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三十六、雪影梅香,冷暖遇东风3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16 2019-05-18 14:53:37

  “西郎,来,喝杯茶。”一袭黄衫的女子端着托盘走进房中。

  一袭白衣的男子正坐在窗前的一张书桌边处理着手边的文书。

  桌上的红烛已经燃尽,唯余长长的烛泪挂在烛台上。

  白衣男子低着头,他那如云的长长的黑发倾泻到背心,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映着他英俊的侧脸,他长长的睫毛在书页上投下一排细密而柔软的阴影。

  “蕊,”他抬起头来,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脸,就像春阳瞬间从云层后露出,融化掉满地霜雪一般。

  “这是什么茶?”他接过黄衫女子手中的茶盏,轻轻啜饮一口,笑问。

  “是‘浮云抹’,从药王谷出来就带了这么一点,”黄衫女子站在他身后,轻轻替他揉着肩膀,道,“刚刚收复了金刀峡,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怕你累坏了身子,喝点‘浮云抹’会好些。”

  男子回头轻轻一笑:“你真细心,真是谢谢你了。”

  女子站在他身后轻轻替他揉着肩膀:“笑道,这是我应该做的嘛,再说,我们也快成亲了。”

  男子面上的笑容静了静,眼里露出一抹忧伤,轻轻道了声:“嗯。”

  仰起头将茶一饮而尽。

  他眼里浮起一层朦胧的水雾,眉头微微皱着,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疲惫的神色来。

  黄衫女子见了,道:“西郎,你一个晚上没有休息,不如去躺躺吧?”

  白衣男子道:“好。”

  他静静拉着她的手来到软塌边,她替他脱掉鞋子,将薄被轻轻盖在他身上,正要起身离去。

  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蕊!”

  她轻轻地、温柔地笑道:“怎么了?”眼里满是宠溺的爱意。

  他看着她那充满爱意的眸子,刚到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

  他有些黯然地摇了摇头。

  “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她柔声道,轻轻替他拂去脸上的乱发。

  “蕊!”他捉住了她的手,静静看着她的脸,“蕊,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盈盈她……”

  她有些慌乱地避开他的目光,只勉强挤出一个笑脸:“你放心,苏姑娘再服十几天的解药就会恢复神智了!”

  他静静地放开了她的手。

  她强笑着看了他一眼,退出了房间。

  软塌上的那个一袭白衣的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着窗格中透进来的日光,细小的尘埃在光线中飘飞舞动,像阳光下的精灵,然而即便如何努力飘飞,却怎么也逃不出那一张灿烂的光线织成的大网。

  他眼前浮现出一张白梅般的笑脸,他静静地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黄衫女子急急逃出了房间,她静静地捂住了嘴,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角,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眼泪还是不争气地从面颊上滑落。

  走廊上,一个绿衣婢女端着托盘走过来。

  黄衫女子赶紧擦掉了眼角的泪水。

  “去哪儿?”春蕊静静问。

  “回孙姑娘,是去给苏姑娘送药。”婢女细声道。

  “我来吧。”她接过了婢女手中的托盘。

  “可是,庄主吩咐过……”婢女道。

  “苏姑娘的药都是我采的,难道你不相信我?”她问,语气有些严厉。

  “奴婢不敢。”婢女小声道。

  “你去吧,以后给苏姑娘送药的事你不用管了。”春蕊道,“我会亲自送去的。”

  “是……”

  轻轻掀起绿竹门帘。

  一位白衣女子正坐在窗前的一张美人椅上,捧着一本书。

  阳光从绿格窗纱中透进来,照在她一张白梅般的面颊上,照在她如瀑的黑发上。日光在她那寂静的黑发间跳舞。

  她那修长的玉手放在书页上,在日光中犹如玲珑的白色翡翠。

  她神情专注,修长的柔荑般的手指轻轻翻起一页书页。

  “苏姑娘,我给你送药来了。”春蕊那白芍药花瓣一般的面上露出一个和暖的笑容,柔声道,“该吃药了。”

  那白衣女子从美人椅上缓缓起身,看见端药的黄衫女子,眼里露出一丝欣喜:“孙大夫,是你?!”

  “你,记得我了?!”春蕊惊异道,手轻轻颤抖着。

  “嗯,”白衣女子那白梅般的脸上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我记得你,还有……西公子。”她说到‘西公子’三个字时,那白梅般的面容上露出一抹红晕,嘴角流露出一丝羞涩的笑意。

  春蕊眼神复杂,眼波转了转,看着白衣女子那羞涩的神情,嘴角牵起了一丝笑意,将手中的药碗放在梨花木茶几上,笑道:“那真是太好了,看来我的药还是很有效果的。”

  白衣女子点点头。

  “来,快把药喝了。”春蕊说,查看着白衣女子的神色,见她一张白梅般的脸上泛着淡淡的欣喜和平静的幸福,心中却如打翻了调味盘,简直百味陈杂,还有股火烧火燎般的痛楚。

  “孙大夫,真是谢谢你。”白衣女子抬起脸来,那白梅般的脸上泛着温柔的笑意。

  “没……哦,不,”春蕊似乎怕被她发现自己的心事,立刻扯出一个笑容,,“这是一个大夫该做的事。”

  “孙大夫,”喝完药,白衣女子却拉住了她,“我最近总是可以想起一些零星的片段,但是又不太确定,是否,曾经认识西公子。”

  “是吗?”春蕊不自然地笑着,“可能吧……”

  “孙大夫,有没有药能够让人快速恢复记忆的,我怕我会想不起来,我怕我继续这样下去,真的会忘掉过往……”白衣女子抓住她的手,那晶莹的大眼里有一丝不安和惶恐。

  春蕊眼波闪了闪,看着面前白衣女子那眼里的不安和惶恐,看着她那张绝美的容颜,想起那日她掀起门帘,看见情郎与面前这个女子翻云覆雨的那一幕,眼底露出了深深的、有些寒冷的笑意:“有!”

  “真的吗?”白衣女子欣喜道,眼里泛出希望的光芒。

  “对,”春蕊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不过,凡是药都会有副作用的。我不敢保证会出现什么问题。”她看着白衣女子那白梅般的面颊,眼光闪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