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三十四、雪影梅香,冷暖遇东风1

埙中歌 听水倚兰 1972 2019-05-14 23:27:48

  石亭中,西念琴拉着苏盈盈坐下,庄盛已经从屋内取了一壶酒来。

  西念琴一袭白衣,白净出尘,如冬日里的寒雪;苏盈盈一袭白裙,那洁净的面容,淡淡的微笑和柔婉的姿态,宛如绽放在枝头的白梅。

  白雪映着寒梅。

  雪影梅香。

  西念琴和苏盈盈才刚刚相认,两人都太过兴奋,只看着彼此的脸,似乎把世间的其余一切都忘记了。

  一袭紫衣的庄盛,眉目如剑,看着在他面前卿卿我我的两人,那目光像一团火,像一道光,像一阵冷风,让人捉摸不定。

  “二弟,你们这一离开,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今日可要尽兴才对。”庄盛眼里笑意盈盈,对着面前的一对白衣璧人。

  青玉酒壶,青玉酒杯。

  琥珀色的美酒注入杯中。

  庄盛端起酒递给面前的两人。

  “谢谢!”西念琴举起了酒杯,“多谢大哥的成全,想不到大哥心胸如此宽大,往日念琴对大哥也有诸多误会,用这杯酒在这里向大哥赔罪了,谢谢你救了盈盈。”

  苏盈盈也举起了酒杯:“谢谢庄大哥救命之恩,盈盈永远不会忘记。”

  庄盛将酒杯举起:“请!”

  两人仰头将酒喝下。

  庄盛笑意盈盈,轻轻放下了酒杯。

  “这酒,这酒……”西念琴一杯酒刚下肚,顿觉不好,身子一软,就要滑落,他用力扶住了石桌。

  “这酒…有毒……盈盈……”

  苏盈盈已经软软到了下去,他刚想去扶,哪知庄盛已经抢过去一把搂住了苏盈盈。

  “大哥……你……为什么,你不是……”西念琴面色惨白,眼里满是不解和愤怒。

  庄盛看着西念琴疑惑的眼神,轻轻摇着头,眼里露出鄙夷的神情:“二弟,你还真是可怜,难道爱情真的会让人智商降低吗?从前那个步步为营、谨小慎微的二公子去哪里了?”

  “你说什么?”西念琴怒道。

  “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把自己心爱的东西让出去,”庄盛搂着昏迷的苏盈盈,看着倒在地上的西念琴,眼里露出刀锋一般的光,“你休想跟我争任何东西。”

  西念琴的脸上泛着痛苦的神色:“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你争什么。”

  “没有吗?”庄盛扬了扬眉毛,冷笑了几声,“是你的存在让爹犹豫不决,如果不是因为有你,少庄主的位置早就是我的。”

  “你现在……你现在已经是少庄主了!”西念琴倒在地上,毒已经开始蔓延开来,他一张俊白的脸慢慢地变得紫青。

  “你恨的就是我……你放过盈盈吧!”西念琴在地上恳求,“你若爱她,就不该让她痛苦!”

  “她不会痛苦,”庄盛看着倒在她怀中的苏盈盈,抚摸着她那白梅般的脸,“我会让她爱上我,让她永远做我的梅!”说着看着倒在地上的西念琴,一挑眉毛,笑道,“你不信?”

  一颗淡黄色的药丸出现在他手中。

  他将那一颗淡黄色的药丸轻轻塞入昏迷女子的口中。

  “你在给盈盈吃什么?”

  “迷心丹!”庄盛一张俊美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笑。

  “你这畜生,你要让盈盈变成行尸走肉!”西念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去抢夺那丹药。

  庄盛轻轻一拖那昏迷女子的下巴,丹药已落入女子喉中。

  西念琴目眦欲裂,一张青紫的脸在月色下甚是可怖,那俊秀的眸子里此刻布满了深红色的血丝。

  庄盛轻轻一推就将他推落一旁,就像推开一个破败的玩具般:“你别动气,你中的毒叫做‘’七步追魂散‘,越动毒发作越快,你就越痛苦。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结局的。”

  一个黑布袋当头罩了下来。

  是一面断崖,乱石堆上,他醒了过来。

  面前是庄盛那含笑的狼一般泛着幽幽冷光的眸子和几个蒙面持刀蒙面的人。

  “挑断他的手筋脚筋!”庄盛吩咐。

  几个黑衣人持刀慢慢走过来。

  天地间充满了西念琴凄惨的喊声。

  “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西念琴染血的眸子,眸子里露出受伤的野兽一般的凶狠的光芒。

  庄盛站在他面前,眼里露出嘲弄的光芒:“我当然会杀了你,也没有人再会怜惜你,你如今已是一个废人,对金刀峡没用的废人。”

  “你…好狠!”满身染血的西念琴,手脚经脉被断的西念琴,在残阳下,就像是地狱里受尽折磨的鬼魂。

  “把他推下去。”庄盛冷冷道。

  山风在耳边呼啸,谷底像是长着一只巨口的怪兽。

  他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箫音猛地停了。

  梅树下那剑眉星目的白衣男子轻轻皱起了眉头,那俊美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忧伤。

  往事,往事不堪回首。

  不堪回首。

  每次吹箫,他都会想起她。

  她那白梅般的笑脸,她那亮晶晶的泛着爱意的眸子,她那柔婉的语音。

  只因她的一句话,他寻到了传说中的这块崖壁,在绝壁上盖了一间小屋,屋前屋后种满了梅花,他等她来,与他一起,倚窗看雪中红梅。

  可是,她此刻到底在哪里?

  他轻轻放下手中的玉箫,拿起来石桌上的酒壶。

  酒入愁肠愁更愁。

  他放下酒壶,从袖中抽出一把短剑。

  一袭白衣,满树绽放的粉梅,日光下闪亮的短剑。

  白衣宛若游龙,翩若轻虹。

  剑舞银光,不染俗尘。

  一袭白衣的人影在梅树下宛若一团飘渺的雪影。

  他静静立定。

  满树粉梅纷纷扬扬飘落满地。

  他已不再是从前那个西念琴,这几年来,他和妻子孙春蕊一起重回金刀峡,收复荒火教,灭掩月宫和天虹门,逼走廊西槐影的鬼面郎君。

  他也从掩月宫宫主手中得到了这套《雪影剑法》。

  如今身为金刀峡庄主的他为川蜀霸主,而他却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他只想找到他的盈盈,与她一起隐居避世,过与世无争的日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