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三十一、轻唤盈盈,明月对往事2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80 2019-05-11 16:55:04

  西念琴看着眼前那张白梅般的秀脸,眼里又惊又喜,颤抖着嘴唇,好久才吐出一句话来,就连语调都变了:“盈盈,你…怎么会在这儿?”

  那白梅般的女子身子微微后倾,眼神怯怯的,避开他:“你……”

  一旁扎着双髻的绿衣婢女道:“二公子,是大公子让姑娘住在这翠云轩的。”

  “大哥?”西念琴皱着眉头,惊异道。

  西念琴看着那白衣女子看自己的陌生的眼神,心中一呆,她分明是苏盈盈,可是。

  “你不记得了吗?”西念琴温柔道,“盈盈,我是西郎。”

  月光照在他那英俊的眉眼上,他脸上写满了温柔和关爱,他温柔地注视着面前的女子,满眼都是爱怜。

  “我一直在找你,盈盈!”

  那白衣女子看着面前那男子近在咫尺的脸,小步地后退,身体靠在了石亭中那冰冷的石柱上,一双宝石般的大眼里露出怯生生的目光,小声道:“你说的那个…盈盈,到底…是什么人啊?”

  西念琴的心猛地像漏进风一般,凉意横生,她不记得他了?

  他静静地盯着她的脸,她的眼,似乎想要找到她记得自己的证据,找到他们相爱的证据。

  她白梅般的秀脸在月光下仿若精细的瓷器,那眉、那眼、那鼻、那唇,都是他爱着的盈盈,可是她看他的眼神,分明是看着一个初次见面,而且蛮横闯入她的居所,打断她抚琴雅兴的陌生人,充满了戒备、疑惑还有一丝面对陌生男子的羞涩。

  “你……”西念琴语音顿住了,他转过头来问站在一旁的绿衣婢女,“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绿衣婢女惶恐低头道:“奴婢什么也不知道,大公子只让奴婢在这儿服侍姑娘。”

  突然听得一个年轻男子的笑声:“二弟,怎么有雅兴到这翠云轩来。”不知何时一个身穿淡紫色衣袍的年轻男子出现在石亭边。

  “大公子!”那绿衣婢女微微行了一礼。

  “嗯,你下去吧。”那男子点头道。

  那身穿淡紫色衣袍的年轻男子约莫二十五岁左右,月光下的他,眉目俊美,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眉宇之间有股霸气,只是肤色略黑,但也不失为一个美男子,和西念琴站在一起,一个阳刚炙热,宛若骄阳,一个阴柔温暖,仿若月亮。

  他正是金刀峡的大公子庄盛。

  “这位是梅姑娘。”庄盛说。

  “梅姑娘?”西念琴惊异道,看向一旁白梅般面颊的女子。

  “庄公子,”那白衣女子轻轻走到庄盛身边,“他是?”

  庄盛拉起她的手,笑着看了她一眼,道:“这位是我二弟,西念琴。”

  那白衣女子笑了:“原来是西公子!”

  西念琴看着那白衣女子的笑脸,眼眸瞬间暗淡无光,她叫他‘西公子’,她对着另一个男人言笑晏晏,她真的不记得他了,还是,她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只是有着和盈盈一样的容貌,可她分明弹奏着他们初识时所弹奏的那首曲子。

  “大哥,梅姑娘她……”西念琴想问。

  “二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庄盛说,说着温柔地看着他身旁那白衣女子,“你也累了吧,早些休息吧。”

  那白衣女子温柔地点点头,在庄盛的搀扶下慢慢向屋内走去。

  西念琴呆呆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在月光下站成了一尊雕塑。

  那白衣女子回眸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疑惑和不解,仿佛在问:“你为何喊我盈盈?”

  往事成殇。他却甘之如饴。

  许多天没有听到琴音了。

  不知道那位梅姑娘在干嘛?

  庭中,西念琴站在月光下望着天边那轮残月,静静地喝酒。

  她分明记得他们的歌。

  他只是一个庶子,在金刀峡没有什么地位,平日若是父亲无事差遣他,他就会留在这座冷僻的“枕云居”内等候命令和消息。

  这次攻打荒火教他没有任何功劳,庄夫人更会好好抓住这次机会打压他,这些天来,父亲也都没有派人来传召他。

  府中的下人们在窃窃私语。

  “大公子要娶那位梅姑娘为妻呢!”

  “夫人不答应呢!?说一个平民女子怎么配得上金刀峡的少庄主。”

  “不,我听小樱悄悄跟我说,不是一个平民女子,是……”

  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这话当真?”

  “小樱一直服侍大公子身边,寸步不离,不会错的。”

  “这么说,梅姑娘是大公子从荒火教抢回来的……”

  “嘘!小声点……”

  “啧啧,不过那位梅姑娘真是貌若天仙……”

  围墙这边,西念琴听得清清楚楚。

  她的确是他的盈盈,或者,她有她的苦衷,或者她失去了记忆,但她,至少,她还记得他们的那首曲子。

  如果是失去了记忆,那他就帮她唤醒她的记忆。如果是有苦衷,那他就等她吐露她的苦衷。

  一连几夜,他都坐在院中,拿出那只玉箫,轻轻吹奏,他在等她的琴音,等她想起他,或者说等她来认他。

  一连几夜,都是同样的箫音。箫音飘过那长满青苔的院墙,绕过那一丛丛火红的开得灿烂的迷你玫瑰,飘向翠云轩。

  一个白衣女子坐在铜镜前,拿着一把桃木梳,细细地梳理着头发。她侧耳倾听着那从窗口飘进来的箫音,对着身边那梳着双髻的绿衣婢女笑道:“小樱,不知道是谁在吹箫,真好听。”

  那梳着双髻的绿衣婢女笑道:“一定是二公子,二公子擅长音律,时时吹箫,府中上下人等都喜欢听他的箫声。”

  “就是那天晚上突然出现在石亭中的那位白衣公子吗?”白衣女子轻锁双眉,微微沉思。

  “是的,姑娘。”绿衣婢女替她梳着如云的秀发,轻轻笑道。

  箫音,每夜都会在同一时间响起,每夜都是在明月爬上树梢,她坐在铜镜轻轻梳头时响起,每夜都是同一首曲子,如怨如诉,如思如慕。让人忍不住沉浸其中。

  这日,白衣女子坐在铜镜前轻轻梳弄着自己的秀发,箫音也在同时响起,白衣女子凝神静听了一会儿,桃木梳顿在了半空中,她幽幽道,似乎在自言自语:“我总觉得,这首曲子,好像很熟悉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