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二十八、梅心惊破,箫音和愁飞8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22 2019-05-09 16:23:52

  “教主,属下有事禀告。”一个侍卫急匆匆跑到议事厅门口。

  门口的守卫拦住了他:“教主和长老们有要事在相商。”

  “对对对,小姐的婚礼一定要慎重,不能有损我们荒火教的威风……”

  议事厅内长老们交头接耳。

  “什么事?”坐在虎皮垫座椅上的苏天霸听到门外吵闹的声音,大声问道。

  门口的侍卫松开了手。

  那侍卫急急进厅,俯身单膝跪下:“禀教主,小姐,小姐不见了……”

  “什么,你说什么?!”苏天霸惊异地从虎皮坐垫上站起来,手指颤抖,“你再说一次!”

  “回禀教主,不但小姐逃走了,关在囚室里的犯人也不见了。”

  “岂有此理!”苏天霸握紧拳头,一拳打在茶几面上,将一张梨花木茶几打得粉碎。

  议事厅里静悄悄的,众人吓得几乎都不敢大声呼吸。

  “大公子呢?”苏天霸捏着拳头,目光凶煞。

  “大公子受了剑伤,可能是那犯人逃走前刺伤了大公子。”那侍卫颤抖着语声禀告道。

  下座上一位长老站起身:“依属下之见,不如马上派人去追,明日就是小姐大婚之期,误了婚期恐怕不好向廊西槐影的鬼面郎君交待。”

  苏天霸深深皱着眉头,抬起头来,目光如火炬:“马上派人去追,无论花多少代价都要把他们抓回来。”

  “是!”

  “西郎,你好些了吗?”苏盈盈扶着他坐在草地上。背后靠着一棵大树。

  火堆中的木材在燃烧中发出“噼啪”的声响,西念琴的一张英俊的脸在火光下似乎恢复了一点血色,唇色也变正常了。

  他看着苏盈盈满脸温柔和担忧的神情,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愉快的笑容:“好多了,盈盈真是个‘小神医’,妙手回春。我看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

  苏盈盈见他调侃她,含羞地白了他一眼,嗔道:“亏你到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青玉瓶来,“西郎,要不再吃一粒养心丸吧。”

  西念琴笑道:“我哪有那么脆弱,这养心丸这么有用,你还是好好留着,说不定以后可以用在更重要的时候。”

  苏盈盈脱口而出:“没有什么比西郎更重要的了。”说着红了脸,微微低了头。

  西念琴轻轻搂过她,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只要有盈盈陪着我,我便觉得很满足了。”

  苏盈盈轻轻将头靠在他肩膀上:“我也是。”

  “对了,盈盈,你如何对医术也这么精通,你刚才那个药粉是什么,真是治外伤的好药。”西念琴看着怀中的苏盈盈的秀脸,笑问道。

  苏盈盈有些不自然地避开他的目光:“我自幼爱读书,对医书也有所涉猎。家父,家父生前也爱钻研医学,所以……”

  西念琴笑道:“原来如此,那‘养心丸’也真是好药,不但可以治疗内伤,对练武之人而言,也是大补的药。”

  “是吗?”苏盈盈问道。

  “岳父生前也习武吗?”西念琴调皮地笑问。

  “什么岳父?”苏盈盈在他怀中羞红了脸,佯装要推开他站起身来。却被西念琴一把搂住,抱得更紧了,“盈盈!”

  突然远远的地方有无数点火光出现,应该是荒火教的人发现他们逃走派人追来了吧。

  果然,是数不清的火把,远远的数不清的人影,还有数不清的脚步声。

  “西郎!”苏盈盈惊道。

  西念琴立刻拉着苏盈盈站起身来,迅速弄灭了地上的火堆。四下里,又陷入一片黑暗中。

  无数点火把,从远方慢慢逼近。

  趁他们还没发现,必须赶快逃走。不然……

  西念琴和苏盈盈走在黑暗的山路上,不辨脚下的路。走了不远,突然苏盈盈右脚踏空,向下坠去。

  “西郎!”本能的呼救。

  “盈盈!”他迅速抱住了她,两个人一起向下滚去。

  “明明刚才看到这儿有火光!”一个带头的统领样的人对另外一个人说。

  “咦,你们看!”

  是一堆刚熄灭不久的火堆,还有带着血迹的绿色衣料的碎布片。

  “他们身上有伤,一定没走远!”

  “在附近搜!”

  西念琴抱着苏盈盈向下滚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他伸手往前摸了摸,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只有清凉的夜风从指缝间穿过。

  他猜想他们面前不远处应该是一个深谷或者是一面深潭。

  他在黑暗中喊到:“盈盈。”

  “西郎,我在。”盈盈在他身旁回应。

  黑暗中,他们互相摸索着拥抱在一起。

  背后,是冰冷的岩石。

  “西郎,你的伤怎么样了?”盈盈的手摸在他的腰间。

  “我没事,别担心,”西念琴安慰道,“盈盈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盈盈柔声道,静静靠在他怀中。

  夜黑沉沉的,一颗星星也没有。

  只有清冷的夜风拂上两人的面颊。

  “西郎,你说,我们会这样相拥着死去吗?”黑暗中,苏盈盈靠在他的怀里静静地问。

  “不会。”西念琴坚定地回答,“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死!”

  “西郎,你真好,”苏盈盈柔声说,“我也是,无论如何,我也会让你活着的!”

  黑暗中,两个人相拥着静静休息。

  晨曦,从无边的黑暗中醒了过来,山间的绿叶上那晶莹的露珠仿佛一颗颗透明的珍珠似的。

  西念琴和苏盈盈也从彼此的怀抱中醒了过来。

  朦胧的晨曦里,看见彼此花猫一般的脏脸,都笑了。

  苏盈盈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沾了身旁草叶上的露水,替西念琴擦脸上的污垢。

  两人手牵手站起身来。

  身前果然是一个深谷,谷下是一条河流,不知流向何方。

  背后是巨大的黑色岩石,无路可通,只能从岩石上爬回昨日跌下来的地方,再寻路出山。

  那些荒火教的教众昨晚没找到他们,应该去别处搜寻了吧,他想,现在爬上去,应该是安全的。

  “盈盈,来,”西念琴一手攀着岩石一手拉住苏盈盈,慢慢向上爬。

  太阳渐渐从云雾中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