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二十六、梅心惊破,箫音和愁飞6

埙中歌 听水倚兰 1933 2019-05-08 11:27:41

  大殿里,高座上的苏天霸刚刚同长老们商量完大事,从虎皮垫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苏玉轩静静站在大殿门口。

  长老们陆续离开。

  “孙长老。”

  “吴长老!”

  “大公子!”

  “是玉轩吗?”苏天霸在殿内喊到,“进来吧!”

  苏玉轩静静走到苏天霸面前,躬身行李:“爹!”

  “你妹妹怎么样了?”苏天霸坐在虎皮垫上,从手边端起一盏茶,慢慢饮了一口。

  “妹妹依然倔强,也不肯进食。”苏玉轩如实回答。

  “太不像话了。”苏天霸重重地将茶盏放在桌上,茶水溅在桌面上。

  苏玉轩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爹,孩儿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苏天霸抬了抬眉毛:“你说。”

  苏玉轩仔细斟酌了一下,慢慢道:“妹妹的确和之前不一样了,她没有完成爹交给她的任务,只是有时候,孩儿觉得她很可怜,她还只有十八岁,爹可以再给她一次机会。”

  “她还能做些什么呢?”苏天霸缓缓道,“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了荒火教和廊西槐影联姻。廊西槐影想必也备受金刀峡的压力和威胁,所以才想与我们联手。为了表示联手诚意,联姻是最好的办法。”

  “不过,我怕妹妹未必会愿意……”苏玉轩道。

  苏天霸皱了皱眉头,重重地吐出几个字:“她不愿意也得愿意!”

  苏玉轩低着头,没有再说话。

  “你,替我好好劝劝她。”苏天霸语气突然软了软。

  苏玉轩应了,低头道:“孩儿告退!”

  他低着头走出大殿,穿过花园,慢慢在长廊上踱步,庭中的绿叶在日光下病恹恹的样子,是缺水还是缺肥呢?

  苏玉轩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抬头,见一个绿衣婢女一手端着托盘,哭泣着掩面走来。

  “怎么了,小姐午膳也不肯吃吗?”苏玉轩看着婢女托盘中的碗盘碎片,拉开婢女挡着脸的手,婢女脸上有一道被碗盘碎片划开的伤口。

  婢女泣声道:“小姐不但不肯进食,而且见到东西就砸,见人就打,像疯了一样。直喊着要见老爷和大公子,所有的进去侍候她的人都被她打伤了。”

  苏玉轩皱了皱眉头,松开了婢女的手:“你不用再服侍小姐了,去药房擦点药吧。”

  婢女缓缓行了一礼:“是,谢大公子。”

  还未走到苏盈盈的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她带着哭腔的嘶哑的喊叫声。

  “我要见教主,你们放我出去!”

  “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出卖他的女儿?!”

  “你们这些奴才,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放开我,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我不嫁,我死也不嫁!!!”

  “除非你们杀了我,杀了我……”

  苏玉轩看了看将苏盈盈房间围得犹如铜墙铁壁一般的守卫,看来爹这回是铁了心了。他想。

  他慢慢走到了苏盈盈的房门口。侍卫正要开口喊,他抬手制止了。

  他轻轻推开了房门。

  房中满地狼藉,几乎没有一样物件是完整的,苏盈盈被五花大绑地绑在床沿上,秀发散乱,一张秀脸惨白无血,那双如清潭一般的秀美的眼睛里,此刻却布满红红的血丝,眼里只有深深的怨愤、无限的悲伤,还有仇恨!

  这哪里像是他从前那个自信美丽的妹妹,这分明是个疯子。看见妹妹这个样子,苏玉轩的心口蓦然一痛。

  母亲早逝,父亲严厉,对他们兄妹两要求甚高。在父亲眼里,荒火教的利益第一,为了荒火教的利益,好像其余的都可以舍弃。包括女儿。

  而他,却做不到。

  守在床边的三个侍卫向他行礼:“大公子!”

  “你们出去吧。”苏玉轩淡淡道。

  “可是教主吩咐过……”侍卫犹豫着,面面相觑。

  “我自会向教主交待,我有话要跟小姐说。”苏玉轩淡淡道,见侍卫站着不动,他深深皱起了眉头,厉声道,“还不出去?!”

  “是!”侍卫们躬身退出,关上了房间的门。

  看着妹妹的模样,他心生爱怜,他静静坐在床沿上拉着妹妹的手:“盈盈,看着我,看着我……”

  苏盈盈那有些涣散的瞳孔慢慢聚集到了他脸上,恢复了神志:“哥,帮我,救我……”她扑进苏玉轩怀里。

  “盈盈,听我说,听我说,”苏玉轩搂住她,压低了声音,“你如果想要逃出去,要先假装顺从,再想办法,明天就是大婚之期了,你不能再意气用事。”

  苏盈盈在他怀里抬起脸来,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

  “首先,你要吃东西好吗?”苏玉轩说,“不吃东西,没有力气,什么都做不了的。”

  苏盈盈含着泪水点点头:“我吃。”

  苏玉轩打开房门,对着外面侍卫道:“马上吩咐厨房做小姐爱吃的又有营养的饭菜来,小姐饿了。”

  侍卫愣了愣,似乎没回过神来。怎么刚才又哭又闹又打人的小姐,大公子才进去一会儿,小姐就肯听话了。

  “还不快去?!”

  “是,是……”

  苏盈盈狼吞虎咽地吃着面前桌上的饭菜。

  “先喝点汤吧。”苏玉轩舀了一碗凤翠汤递给她,“饿久了,要慢慢把胃冲开才行。”

  苏盈盈接过他手中的汤,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

  苏玉轩看着妹妹慢慢从崩溃的边缘恢复了一些精神,看着她慢慢泛起些血色的脸,心里很高兴。

  “哥,我时间不多了……”苏盈盈恢复了力气的身体,恢复了神志的眼睛。

  “嗯,别着急,等到入夜了。”苏玉轩小声说。

  果然,苏盈盈已经被大公子劝服的消息传出去后,守卫在她房间周围的侍卫都少了一半,也不再用绳子捆着她了,只是在大婚那晚之前不准跨出房间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