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二十五、梅心惊破,箫音和愁飞5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88 2019-05-07 21:38:27

  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

  爹很疼爱她的。

  “你们胡说!教主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吩咐,我要见教主。”她秀脸涨得通红,厉声吩咐侍卫。

  侍卫依然一动不动,两柄寒光闪闪的大刀也依然横在她面前。

  “你们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了。”见侍卫一动不动,她怒声斥责道。

  两个侍卫对视了一眼,都深深皱着眉头,其中一个一脸苦涩:“小姐,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另一个语气柔和地劝道:“小姐,还是进房去吧。”

  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从走廊前经过。

  “哥!”白衣少女看见男子的身影,急急大声喊了起来。

  是苏玉轩。

  苏玉轩慢慢走到白衣少女的房门前。

  侍卫们俯首行礼,神态恭敬:“大公子。”

  苏玉轩轻轻挥了挥手,拦在门前的侍卫应了一声“是”,立刻撤开横在白衣少女身前的大刀,垂手待立两旁。

  白衣少女激动地抓住苏玉轩的衣袖:“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说爹不许我出门?”

  苏玉轩深深皱着眉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妹妹的问题。看着她那双一向灵气自信的眼里透着迷茫和不解,他轻轻牵着妹妹的手,像牵一个小孩子一样把她牵进房内,柔声道:“盈妹,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在房间休息,什么都别想,好吗?”

  “爹呢?”

  苏玉轩静静道:“爹正在跟教中长老们商量大事。”

  “什么大事?”

  苏玉轩没有回答,情绪似乎比较低落。

  两个人沉默相对。

  苏盈盈看见哥哥看她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哀伤和爱怜的目光,想起白日里与他横刀相对的情景,她一时间有些自责。

  沉默了许久,苏盈盈语气平静了一些,她静静问:“你们是打算利用西公子来要挟金刀峡,不想让我插手,所以要将我软禁,对吗?”

  苏玉轩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可在此时,在盈盈眼里,这样的沉默就等于是默认她的猜测是对的。

  看着哥哥那沉默冷寂的脸,苏盈盈的一张俏丽的面容变得惨白,眼里写满了悲伤和失望,语气里还含着些许怨愤:“爹和哥哥就这么不信任我?”

  苏玉轩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她那张苍白的脸:“盈妹……”

  苏盈盈扶住桌角,努力掩饰着心中的悲伤和失望,眼睛却直直地盯着苏玉轩的脸,似乎想从他脸上看见她想要的答案。

  苏玉轩避开她的目光,努力让自己不去在意她的难过和失望,好心劝道:“盈妹,你要知道,对敌人动情就是对自己的放弃。”

  “哥,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她的话语不依不饶,像尖锐的刀锋一般落在两人之间。

  很安静,烛火在空气中发出“噼啪”的一声响。

  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

  一边是深爱的情郎,一边是深爱的家人。

  一边是为救自己而甘愿舍弃性命的敌人,一边是为了擒获敌人不惜将自己当作诱饵的家人。

  苏玉轩不答。他没有想过,也不是他该想的。

  他没有爱过,所以不懂爱。但妹妹的伤心和失望还是深深地震撼了他。

  他不想看见妹妹这么伤心,但是……

  他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和理智:“盈妹,不要忘记你最初的目的。”

  最初的目的?

  他认真看着她的眼睛,用斩钉截铁的语气:“你最初答应过爹什么,你是为了荒火教的利益而去接近他的,你不该对他动情!”似乎想用这句话斩断妹妹的情思和烦恼,让她回到从前的样子。

  “哪怕那个人愿意为你死,哪怕他是你所爱的人?”苏盈盈看着她哥哥,大大的眼里滚落出泪水,丝毫没有从前的样子,自从遇见他以后,她无法再做从前的她了。

  似乎被她的泪水和那眸子里哀伤的光震撼了,苏玉轩轻轻后退了一步。

  他无法说服她。

  “他为了救我,他……”苏盈盈的喉头梗住了,没有再说下去,“我不能原谅我自己。”

  苏玉轩静静站在一旁,终于轻轻叹了口气:“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苏盈盈听到这句话,抬起脸来,眸子里亮起一丝希望的光:“放我出去,让我见他一面。”

  “好吧。”苏玉轩无奈地叹了口气。

  囚室里,冰冷的石地上,一个青年男子昏迷在地上,一袭白衣上染满鲜血。

  “西郎,西郎。”苏盈盈蹲在他身边轻声呼唤,一滴滴泪水从那张白梅般的脸上滚落下来,滴落在满身鲜血的男子脸上。

  苏玉轩静静站在一旁看着。

  “哥,他会死吗?”她此刻的目光,分明像个无助的孩子。语气里还带着哭腔。

  难道爱情真的会让一直坚强的人变得失去理智,变得脆弱到不堪一击吗,这不像他以前的妹妹。他蹲下身来查看了下男子的呼吸和脉搏,淡淡道:“他受伤很重。”

  “养心丸会对他有用。”他说。

  苏盈盈立刻从怀中取出一个青玉瓶,取出一颗养心丸塞进昏迷的男子嘴里。

  “盈盈,盈盈……”吞下养心丸,男子恢复了一些意识,然而依然双目紧闭,似乎在昏迷中他依然在继续追寻着她。

  “西郎,我在,我在。”苏盈盈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苏玉轩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轻轻推开了房门,兄妹俩走进房间。

  “早些休息。”苏玉轩说,正转身要离开。

  “哥,”苏盈盈喊住了他,“谢谢你!”

  “今天的事,就算了。”苏玉轩止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叹了口气,说,“爹知道了会有麻烦。”

  苏盈盈不说话。静静地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盈盈!”苏玉轩惊异!

  “哥,我求你一件事。”苏盈盈抬起脸来看向他,一张白梅般的秀脸上写满了哀伤,“我求求你放了他,然后带我去见爹,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置……”

  “妹妹,你何必,这样作贱你自己?!”苏玉轩深深皱眉。

  她何苦这样来为难他?!

  也或许,让她知道事实会更好,他静了静,终于咬了咬嘴唇,从嘴里吐出了一句话:“爹已经把你许配给了廊西槐影的‘鬼面廊君’,三天后过门!”

  “什么?!”跪在地上的她张开嘴问,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