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二十四、梅心惊破,箫音和愁飞4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12 2019-05-06 22:48:22

  白衣女子气愤难平,苍白了脸,再不说话,径直朝前走去。

  “爹,你别生气,盈妹还不懂事。”黑衣男子看着妹妹离去的方向安慰中年男子。

  “这些年,是我把她惯坏了。”中年男子叹道。

  “爹,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黑衣男子问。

  “金刀峡的二公子在我们手上,量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你觉得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爹,直接进攻金刀峡吗?”黑衣男子问。

  中年男子轻轻摇了摇头。

  “我们还不清楚对方的实力。你知道金刀峡有两样宝物的?”中年男子道。

  黑衣男子眼神慢慢亮了起来:“用他们的二公子作人质换取“龙吟刀”和“鸣凤剑”?”说完轻轻皱了皱眉头,“可是金刀峡的庄主肯愿意为了这个儿子而放弃他们历代的宝刀和宝剑吗?”

  中年男子冷冷道:“我正是想看看他会不会……”

  黑衣男子看了看中年男子的脸色,没有接话。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想起什么,道:“爹,盈妹似乎对金刀峡的二公子动了真情……”

  中年男子轻轻截断了他的话语,叹了口气道:“盈盈也不小了。”

  黑衣男子查看着中年男子的神色,试探着道:“爹,您是想?”

  “廊西槐影的鬼面郎君来信了,他想娶盈盈为妻。”中年男子淡淡道。

  黑衣男子惊异道:“可是鬼面郎君年近四十了,而且容貌奇丑……”

  中年男子缓缓道:“近几年来金刀峡势力迅速扩张,而我们荒火教的势力越来越不如以前了,教众也越来越少,若不联合廊西槐影的力量压制金刀峡,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吞灭……”

  黑衣男子没敢再反驳什么,只轻轻道:“只怕盈妹她……”

  中年男子冷冷道:“这也是为了保住荒火教,她唯一能为荒火教做的事。”

  黑衣男子垂下头,不再说话。

  房间内,白衣女子侧身躺在软塌上,一个人生着闷气。

  房间内的光线渐渐暗淡了下来。

  一身绿色衣裙的婢女端了晚饭进来,放在圆桌上,然后点燃了房中的灯烛。

  房间内慢慢亮了起来。

  “小姐,大公子让我给您送晚饭来了。”绿衣婢女站在床边轻声道。

  “我不吃,你端走。”白衣女子冷冷道。

  “小姐,这样对身子不好,你还是吃一点吧。”绿衣婢女劝道。

  “我说了不吃了,还不拿走?”白衣女子有些微怒。

  绿衣婢女站着不动,只颤抖着身子静静站在床边,似乎在等着什么。

  白衣女子见婢女不听吩咐,转过身怒道:“让你拿走你还不拿走?”

  绿衣婢女一下子吓得俯身在地,身子不停颤抖:“奴婢不敢,只是大公子吩咐过,如果小姐不肯进食,奴婢回去必遭重罚……”说着轻轻抽泣起来。

  白衣女子神色烦躁,看见婢女哭泣的样子,终于皱了皱眉头,语气软和了些:“你起来吧。”

  绿衣婢女破涕笑了:“小姐,快进食吧,今天大公子特意吩咐厨房做了小姐最爱吃的‘桃花虾仁’、‘雪花鸡丝’和‘凤翠汤’。”

  白衣女子慢慢在桌前坐下,看着满桌的精致菜肴,却一点食欲都没有。

  的确都是她爱吃的菜。

  她无情无绪地挑了一口白饭在口中,问:“大公子今天为什么突然这么细心?”

  绿衣婢女沉默了一会儿,小心翼翼道:“大公子对小姐一向都很关心……”

  白衣女子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冷冷笑了一声。

  婢女垂着手不敢说话。

  “今天为什么让你来服侍我,一直服侍我的小玉呢?”白衣女子淡淡问。

  “奴婢,奴婢不知道。”绿衣婢女垂着头,小声答道。

  白衣女子每样菜都挑了几口,然后重重地放下筷子,淡淡道:“好了,我已经吃饱了,你可以拿走了。”

  绿衣婢女收拾了饭菜惶恐地退出门去。

  白衣女子在桌前静静坐了片刻。房中的烛光将她的身影投到窗外,拖出一个巨大的黑影。

  她想起了雪地里他的笑脸,洁净如雪,还有他那泛着星光的眸子。

  一曲箫音,一支轻舞。

  一曲毕,一舞毕。

  他拿出手帕,轻轻替他擦拭着额头上的香汗。

  他轻轻握住她的手,他的眸光与她的眸光深深地纠缠,交织。

  香车宝马,他陪她四处游玩,赏雪赏梅、喝茶品诗。

  软塌上,她静静望着他:“西郎,我们会在一起吗?”

  他安静的眸子,肯定的神情:“一定会。”他将承诺温柔地送入她的唇间。

  她因担心父亲病情,急急赶路,疏于防范。

  峡谷中,她突然被劫,本能地呼救。

  他闻声而来,舍身救她。

  囚室里,他满身都是鲜血,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为什么是他?为什么偏偏是他?

  她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唇角被她无意识间用力咬破,渗出殷红的血珠。挂在嘴角,像一颗成熟的红豆。

  出门前,爹曾嘱咐:“在落梅山偶遇他吧,他会出现在那儿。之后随时向我汇报他的行动。”

  “嗯,爹放心,爹吩咐的事女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她自信满满地笑道。

  中年男子眼中笑意盈盈,柔声道:“爹知道,这四年来,你从来没让爹失望过。”

  金刀峡有霸占川蜀的野心,若不能知道他们的准确动向和计划,荒火教会一直处于被动,所以爹才会让她接近金刀峡的二公子来获取情报。十五岁以来,她的情报就没有让爹失望过,可是,这次……

  她将嘴唇咬得更狠了,那颗红豆一般的血珠滴落在桌面上,发出“啪嗒”的声响。

  不论如何,她欠他一个恩情,他为了救她……

  她轻轻打开了房门,刚要踏出门,突然两柄寒光闪闪的长刀挡在了面前。

  “干什么?”她看着门两旁的侍卫,秀眉竖起,怒声问道。

  侍卫并不收刀,只微微低头,冷冷道:“小姐恕罪,教主吩咐过,小姐不可以离开房间!”

  软禁?!

  不可能!

  爹怎么会这样对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