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二十三、梅心惊破,箫音和愁飞3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10 2019-05-05 21:43:09

  那白衣女子一甩衣袖,急急往囚室外走去。

  “你去哪儿?”黑衣男子面色一变,在身后急道。

  “我去找爹讲道理去。”女子说着大步往外走。

  黑衣男子急步走上前去拉住她的衣袖:“妹妹,你疯了?为这事去打扰爹。”

  女子不答,挣脱开他的手,依然大步朝前走。

  黑衣男子在她身后冷冷道:“你就算去找爹也没用,就算是爹答应放了他,总有一天金刀峡和我们荒火教会面对面,到时候他知道了你的身份,又知道你欺骗他这么久,你以为你们还有可能吗?”

  白衣女子听到这番话,脚步果然顿了顿。

  黑衣男子见话语凑效,连忙又道:“而且,就算你放了他,他知道你与敌人串谋,骗他入陷阱,你觉得他还会信任你?”

  白衣女子听到这番话,一张白梅般的秀脸上满脸怒容,转过身怒斥道:“陷阱明明是你设的,派杀手高阁伏击我、点我穴道,虏劫我,引他入你的陷阱……”

  黑衣男子听到这番话,突然笑道:“原来妹妹你早就知道我的计划,如果早知道干嘛还要那么配合我?”

  白衣女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黑衣男子不紧不慢地笑道:“妹妹,其实你是想知道他对你的情是真是假吧,所以将计就计,看他会不会为你舍命,现在证实了,他对你是真心的,就够了。而且我们也达到打压金刀峡气焰的目的,何必节外生枝呢?”

  “你,你……”白衣女子气得脸色发白,嘴唇颤抖,她颤抖着嘴唇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你…胡说…”说着扬起手来,劈向面前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轻轻侧身避开,一伸手抓住了白衣女子的手腕,皱眉道:“你敢对兄长无礼?”

  白衣女子怒道:“你又何曾对我有礼过?”说着飞起右脚踢向男子腰间。

  男子只得放开她的手腕,后退一步避开踢向腰间的这脚。

  女子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男子似乎有些无奈,语气柔和了一些:“到底要怎么样,妹妹你才能消气?”

  白衣女子冷冷道:“放了他。”

  男子的眉头锁起,柔和的语气不见了,也冷冷道:“不可能!”

  白衣女子不说话,一张白梅般的秀脸上泛着冷冷的寒意,眸子深深,她缓缓地、缓缓地从衣袖中抽出一柄泛着淡蓝色寒光的短剑。

  黑衣男子看见那柄泛着淡蓝色寒光的短剑,脸色变了变,苦笑道:“盈妹,何至于此?”

  女子不说话,手中的那柄短剑在她修长洁白的手中泛着冷冷的寒光。

  黑衣男子的眼色也渐渐凝重起来,他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女子。

  敌不动,我不动。

  走廊上一片沉寂。

  正午的风将一片绿叶吹落下来,飘飘晃晃,在两人之间的空气里舞动着。

  叶片落地,就出手。两人都这么想。

  千钧一发,敌未动,我先动。

  “轩儿、盈儿,你们在干什么?”一声严厉的呼喝声出现在走廊的另一端,在绿叶落地的那一瞬间,那声威严的呼喊,打破了这死般的沉寂,也切断了即将决斗的两人之间的紧张气氛。

  一个身穿青衣,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走到两人之间,踩在那片绿叶上。

  两人同时收起身形,低头敛眉,同声道:“爹!”

  白衣女子悄悄将那柄短剑藏进衣袖中。

  “嗯,”那中年男子语气有些严厉,“到底为何事兄妹两怒目相向,拔剑相对?”

  “没有……”黑衣男子似乎有些害怕被责备。

  “哥哥说要和我比试比试,看我功夫进步了没有……”白衣女子眼珠子一转,笑着挽起了中年男子的胳膊,“爹,你最近好吗,女儿很记挂你!”

  中年男子看了看身旁女儿白梅花瓣一般的笑颜,轻拍了拍她的秀脸:“爹也很想你啊,”说着捧着她的脸仔细端详了端详,笑道,“盈儿,几个月不见好像清瘦了很多,外面很辛苦啊……”

  白衣女子笑道:“听爹的吩咐做事就算辛苦女儿也很乐意啊,”说着撒娇地靠在中年男子的肩膀上,“爹,女儿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嗯,你说。”

  “我们荒火教是光明正大的门派,对吗?”白衣女子道。

  “当然。”中年男子回答。

  “那不该用卑鄙的行径对付别人,哪怕是敌人,对吗?”白衣女子从中年男子肩膀上抬起头来,认真地问。

  “盈盈,你想说什么?”中年男子看着女儿的脸。

  “我想说,即使我们荒火教要对付金刀峡,也不应该利用他人的感情来引他们入陷阱。”白衣女子一口气说完想说的话,紧紧盯着父亲的脸色。

  中年男子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似乎在深深沉思。

  “爹!”身后的黑衣男子喊到,声音惶恐。

  中年男子抬了抬手,阻止了黑衣男子的话语,他抬眼看着面前的白衣少女道:“盈盈,爹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哥哥这么做也是权宜之计。”

  “爹知道?”白衣少女惊异道,眼里露出不可质疑的神情。

  中年男子默默点了点头。

  “爹知道怎么还能允许他这么做,你们当我是什么,引诱敌人的诱饵吗?”白衣女子脸上写满了失望,她失望地大喊出声。

  “盈盈,你胡说什么?”中年男子怒道。

  “不是吗?”白衣女子愤怒道,“让我处心积虑地接近金刀峡的二公子来获取情报,然后写信用假消息骗我回来,再安排杀手途中虏劫我入峡谷,引他前来中伏,难道不是?”

  “住嘴!”中年男子脸色大变,怒道,“要知道你是我荒火教教主苏天霸的女儿,你最好先弄清楚自己的身份。这是你应该为荒火教做的事!”

  白衣女子略略沉默了一下,似乎思考着父亲话语的意思。停了停,她抬起头看着中年男子,她一张白梅般的脸上苍白如雪,语气却平静了很多:“不是,”她说,“我厌倦这种欺骗的生活,我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