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十九、多情自苦,知否那人心3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5 2019-05-01 19:05:10

  她想起那一日,药王谷中。

  他打算离开,将一块碧绿通透的美玉交给她:“多谢孙大夫与孙姑娘连日来的照顾,没什么可以报答的,如果姑娘不嫌弃,不妨留下做个纪念吧。”

  她接过美玉,从此小心地挂在腰间。

  她以为他会离开,可他选择了留在她身边,或者说,他选择了留她在身边。

  他留下,她固然欣喜异常。她也知道,他的心中有的,不只是她。

  他的心中装着霸业,装着江湖,或者,还有另外一个女子。

  但是,她终于一步步努力,让自己成为他生命里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她全力助他,收复荒火教、灭天虹门和掩月宫。

  他登上霸主宝座后。

  大婚那一日,他挑开她头上的喜帕。

  她像个初恋少女一般含羞低头。

  他静静地看着她,静静地握住了她的手,静静地对她说了三个字:“谢谢你!”

  那一刻她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她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不管付出多少代价,哪怕身中奇毒,毒入肺腑,无药可救。

  她掏出他曾送给她的那块玉佩,一块碧绿通透的美玉静静躺在她白皙的手掌里,她含着泪,楚楚可怜地看着他,怨念与爱意交织地看着他:“我一直好好留着。”

  他微微地笑,从怀中掏出一块一模一样的美玉,修长的手抚上她秀丽的脸,轻轻替她擦去眼角那滴泪水,温柔道:“嗯,我知道。你一块,我一块。”

  她再也忍不住,将脸埋进他宽厚的怀抱里,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哭得花枝乱颤。

  她等这一刻,等了太久,等到几乎已经麻木,等到快要绝望。

  她想,她终于换到了他对她同等的爱,哪怕只是这一瞬间,哪怕他从不说:“我爱你!”

  他将她静静地放倒在床上,烛光柔美,纱帐柔美,他的眼色也很柔美,她的依然美好的身躯与他融为一体。

  第一次灵与肉的完美结合。

  不仅仅是身体的情欲,还有灵魂上的无边的包容与爱怜。

  她知道,从此以后,他将不会再离开她。

  她疲惫地睡去。

  似乎是因为支撑着她多年的信念或者说目标终于达成,她像一只脱力的风筝一般深深地荡进了幽幽的梦里。

  她好累!

  睡到日上三竿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看见他坐在床边默默地注视着她,她挣扎着起身,喊他:“相公。”

  他淡淡一笑,为她披上一件薄薄的衣衫,将她紧紧拥在怀中,伸出手,手心里躺着两块碧绿通透的美玉,他将其中一块轻轻套在她的脖子上,柔声道:“蕊,这玉世间只有两块,是我父亲送给母亲的定情物,叫做‘不离’‘不弃’。”

  她也温柔地将另一块轻轻套在他脖子上,温柔地看着他的眼睛,温柔地吻了吻他的眉毛,软软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嗯,不离不弃。”她静静地说。

  此刻,看见这块在他们新婚之夜为彼此挂在脖子上的另外一块美玉出现在灰衣小和尚手中,她惊呆了,她摸了摸,她脖子上那块还在。

  “小师父,这块玉是谁落下的?”她急急问。

  “我也不知道,”小和尚如实道,“刚才打扫蒲团时发现的。”

  这么说,他的确在这山里,而且还来过这庙里,他在这儿。她有些激动,呼吸一时间急促起来。

  一旁的灰衣僧人看她神色有异,有些疑惑:“莫非女施主认识这块美玉的主人?”

  她没说话,轻轻取下脖子上那块美玉,摊在手心,递给灰衣僧人。

  “咦,女施主的玉和这块一模一样。”小和尚道。

  灰衣僧人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她柔声问:“大师,丢玉的人是我丈夫,若他寻玉来了,可以麻烦大师告知我吗?”

  灰衣僧人道:“丢了这么珍贵的东西,贫僧想那位施主一定会回来寻找的,出家人与人方便是应该的,女施主请放心!”

  她决定守株待兔,于是便在常若寺的客房里住了下来。

  寺庙中素食清淡,每日晨钟暮鼓,寂静幽美,倒跟她少女时期住在药王谷中的感觉有些相似。

  推开窗,园中一株白芍药开得正艳。

  她在这山中的什么地方?他会来吗?她想。

  “女施主,有位施主找你。”有个小和尚过来传话与她。

  他来了,她想。她就知道他不会落下这么珍贵的美玉不管。他对她说过,他们夫妻“不离不弃”。

  “在哪儿?”她急急问,两只大眼睛闪闪发亮。

  “那位施主说在后院外的竹林里等你。”

  她走得有些急,两个月不见,她一定憔悴了很多,她害怕他见到自己这番憔悴不堪的模样,但她太想念他,寺院里并无铜镜,她只好在盆中蘸了点清水,轻轻抚平两鬓的碎发,便急急从出了后院门。

  竹林静好。阳光从竹叶缝隙中洒下来,照在她一袭淡黄色的衣裙上。

  她像个要与情人偷偷幽会的含羞的少女。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他,她的心情愉悦起来,苍白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些红光。

  鸟儿在枝头欢叫。她环顾四周,并不见一个人影。

  正疑惑间,突然有个人轻轻拍搂住了她。

  她正要惊喜地询问,然而耳畔出现一声呼唤:“春蕊!”

  不是他!

  是他!水云谷中的那个救过她的白衣少年。

  她几乎都忘了他让她在这庙里等他,他答应替他寻找阳元草的事。

  她正要挣脱他的怀抱,他却轻轻搂过她的身子,他爱意深深的眼神,让她一瞬间有些恍惚。

  她正要开口问,他却笑意盈盈道:“春蕊,我替你找到了阳元草!”

  “真的?”听他说找到了,她也非常惊喜,这意味着,她还有救。

  “嗯,”他似乎比她还要兴奋,轻轻从怀里掏出一块白手绢,小心翼翼地打开:“你看!”

  一根红褐色的细细的阳元草静静地躺在白色的手绢里。

  她有些激动,小心翼翼地接过来,眼里含满感激的泪水:“谢谢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