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十八、多情自苦,知否那人心2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12 2019-04-30 21:03:45

  他轻轻放开了她的手,皱着眉头,似乎在很认真地想着什么。

  “或许……”她有些无奈的语音。

  “阳元草,阳元草……”他低着头,喃喃自语。

  “江公子知道?”见他这般入神,她有些惊讶。

  白衣少年抬起头看着她的脸,眼神有些不确定:“似乎在哪儿见过,也可能是在某本药书典籍中看到过。”

  她淡淡笑了:“这种药草只在岭南地区有少量生长,是一种寄生植物,一般长在悬崖峭壁,对环境的湿度和温度的要求特别高……”

  白衣少年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

  若干年前,他陪师父上山采药。

  他差点滑下山坡,顺手便去抓身旁一棵老树的树根……

  师父将他救起,看着他手中的那块树根一样的东西,眼神突然亮了起来:“风儿,来,把它给我……”

  他很听话地把那块树根样的东西递给师父:“师父,这是什么?”

  童颜鹤发的师父眼睛亮亮的:“这个叫做阳元草,可以益寿延年,对我们修行之人最有帮助的……”

  白衣少年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亮亮的眸子看着她的脸,打断了她的话语:“你是说‘阳元草’?”

  她疑惑地点点头:“江公子知道吗?”

  白衣少年有些兴奋,问:“你说的阳元草是不是通体红褐色,长在树木根部的?”

  她有些惊异:“对!”

  白衣少年很兴奋地点着头:“嗯,水云谷的峭壁上就有,我见过的。”

  她有些疑惑,怎么可能?

  但转念一想,水云谷气候独特,既然能让春、夏、冬的花在同一时节开放,那么在谷中的峭壁上有少量阳元草生长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也可能,是这里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湿暖的气候造成的。

  想着想着,她的眼睛也慢慢亮了起来。

  “明天,我就去替你找药。”他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温柔地看着她的眼睛。

  “嗯。”她轻轻点头答应。

  “可是,师父要出关了,师父一向不允许外人进谷,所以……”

  “我在谷外的常若寺等你。”她很理解地点点头,看着他的脸,柔声道。

  “好,我一定会替你找到的,你放心。”他静静地握着她的手,温柔地看着她的脸,柔声承诺。

  月光淡淡的,静静地落在两人雪白的衣衫上和那如画般的眉眼上。

  梅花瓣在夜风中轻轻飘落、舞动,落下一地的静谧。

  “打扰你们很长一段时间,我也该离开了。”清晨,她笑着接过白衣少女手中的药碗。

  “春蕊你太客气了,若不是师父要出关了,我们还希望你多留一段时间呢。”白衣少女笑着,星星般明亮的眼睛闪着光,看向身旁的白衣少年,“对不对,师兄?”

  白衣少年淡淡笑了笑,温柔地看着她:“孙姑娘伤还未全好,日常还是需要小心些。不如我和师妹送你出谷吧?”

  “是啊,我们送你出谷吧。”白衣少女也抢着道。

  她轻笑着点了点头。

  浓绿逼人的山谷。

  清晨的雾气刚散,那些雾水在枝头的深绿的叶片上凝结成一颗颗透着绿光的、圆滚滚的翡翠,在晨光中盈盈地笑着。

  三人并排行走在小径上。

  一路只有花晓莺一个人叽叽喳喳。

  他和她都沉默无声。

  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有那份心思去猜想。

  他侧过头看了看身边的她,她对着他淡淡地笑了笑。

  “师兄,前面就是出谷的路了。”花晓莺拉住了白衣少年的衣袖,“师父不许我们随便出谷的。”说着笑盈盈地看着她,“春蕊,我和师兄就送你到这儿吧,你自己保重!”

  “好!”她轻声笑着答应。

  “那……”白衣少年追寻着她的目光,有些不舍。

  她看着他的眼睛,轻轻笑着点了点头。

  “你保重!”他将手腕中的包袱递给她。

  她笑着接过,转身上路。小径上碎石很多,硌得脚生疼。

  白衣少年看着她的背影,楞楞地站了许久。

  “师兄,你怎么了?”花晓莺一拉他的胳膊,在他耳边喊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走吧!”他收回了目光,淡淡道。

  “师兄,师父今天出关,我们那套‘百花剑’中的‘水中捞月’那几招我还不太熟,你再陪我练练……”

  “师兄,哈,我们救了一个人,可以说是做了一件好事啊。你说,为什么师父会那么讨厌外人入谷呢……”

  “师兄,你觉不觉得,那个孙姑娘,还挺好看的……”

  白衣少年侧头看了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少女一眼,叹了口气道:“走吧!”

  宽阔的广场,巨大的石狮、粗大的廊柱、红漆的走廊、恢弘的大殿,袅袅的香烟、偌大的镀金佛像。

  蒲团上人们在虔诚膜拜。

  常若寺不愧是锦屏山中最大的寺庙,香客很多,游人如织。

  一个灰衣僧人迎面走来,双手合十:“施主,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她定了定神,淡淡笑了:“哦,我想进去,上柱香。”

  “请跟我来。”

  巨大的、镀金的佛像微微地笑着俯视着膜拜着他的众生。

  她点燃一柱香,插入香炉中,然后静静地跪在蒲团上,俯下身,虔诚默拜。

  此刻,她不是那个川蜀一霸的高高在上的金刀峡庄主的夫人,不是那个曾经炼制无数致命毒药收复若干门派的药王之女孙春蕊,也不是那个一直冷漠地隐藏着自己软弱的绝情美人。

  都不是。

  此时此刻,她只是一个来寻找丈夫的平凡的妇人,是一个时日不多但依然一心要找到自己心爱之人的无助女子。

  没有人可以帮助她。

  于是她跪下来,默默地向佛祖请求和祷告。

  让我找到他,帮我找到他。

  许久。

  身边那灰衣僧人一直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轻轻从蒲团上站起身。

  突然,一个灰衣小和尚突然急急跑过来:“师兄,不知道是哪位香客落下的……”

  她的眼睛一亮,那小和尚的手心摊着一块碧绿通透的美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