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十六、月轮皎洁,匀泪偎人颤2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0 2019-04-28 17:15:11

  一轮明月寂寞地挂在暗蓝的天幕上,静静地俯视着大地。

  走廊前,数株淡粉色的山茶在月光下寂静地开放,似乎在等人欣赏。

  寂静的廊檐下,一串彩石做的风铃在夜风中发出寂寞的清响。

  白衣少年拿着药来到黄衫女子的房门前,犹豫了片刻,终于动手敲了敲门。

  “姑娘,睡了吗?我给你拿治擦伤的药来了。”

  没有回音。

  他踌躇半晌,正打算离开,突然听得“砰”地一声,房中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姑娘,你没事吧……”他焦急地道,终于皱了皱眉头,一把推开了房间的门。

  如水的月光洒进房内,明月下,黄衫女子从软塌上跌落在地上,单薄的身子蜷缩成一团。

  “姑娘,你怎么了?”白衣少年抢身过去扶起她。

  她蜷缩在他怀中,缓缓抬起脸来,月光下,那张好看的玉颊惨白如纸,一双明丽的大眼里泛着淡蓝色的寒光,一张花瓣一般的嘴唇也像被冰雪冻住了,变得毫无血色。

  “这是……”白衣少年惊异道。

  “药,药……”黄衫女子嘴里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来。

  白衣少年急忙道:“药在哪里?”

  黄衫女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白衣少年从她怀中掏出一个青玉瓶来。

  “姑娘……”白衣少年皱眉道。

  玉瓶已破,那仅剩的几颗九阳丹在她坠崖的过程中不知什么时候早就遗失了。

  看见破碎的青玉瓶,黄衫少女眼中露出一股绝望的神色。

  难道,她会冻死在这里?

  “我去求师父救你。”白衣少年放开她,正要离开。

  “不要……”黄衫少女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不要走……”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月光,今天是月圆之夜,如果没有九阳丹,就算是神仙也无法救她。她不想一个人死在房间里。

  “不要走……”她奄奄一息地说。

  “好,我不走。”白衣少年有些踌躇,终于停下了脚步。

  夜风轻轻从门口吹进来,黄衣女子在他怀中轻轻颤抖着。

  “好冷……”

  白衣少年关上门,笼了一盆火来,将她轻轻包进被子里,紧紧拥抱住她。

  “好一点了吗?”

  “冷……”

  火盆和棉被似乎并未起到任何作用,黄衫女子的眉毛和嘴唇上都结上了一层晶莹的冰珠。

  这么深的寒毒,看来寒毒早已侵入了她的肺腑心脉,她恐怕熬不过今夜了。白衣少年心想,紧紧皱起了眉头。

  他突然想起曾经从哪本古书上看过,冰天雪地里人们赤身抱在一起取暖,以抵御风寒,最后居然都活了下来。

  他看着她怀中奄奄一息的女子,终于轻轻解开她的衣衫,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他像抱着一块寒冰在冰原中行走,冻得直打哆嗦。

  冰雪覆盖的世界,他将她从冰层里抱出来,看着几乎快被冻僵的她,紧紧将她拥入怀中。

  她的结了一层白霜的脸,结满了晶莹冰晶的眉毛和睫毛,她那僵硬的如冰冻住的身躯。

  她感到自己被一盆暖火轻轻地烤着,慢慢地,一滴滴晶莹透亮的水珠从她的眉毛、睫毛和身体上慢慢滑落。

  从未有过的温暖的感觉,她贪恋这份温暖,这温暖给了她安全和希望。

  她在他怀中轻轻地颤抖着。一颗颗泪珠从她面颊上滑落,落进他的脖颈里。

  或许,那些眼泪是她心中的那块寒冰被融化后流出的。

  晨曦,一缕天光从窗中透进来,照在两个紧紧相拥着的男女身上。

  她在他怀中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见面前这个少年俊秀的脸,宽厚的胸脯,轻轻喊了一声:“江公子。”

  少年睁开眼睛看见黄衫女子那惨白的面颊已经恢复了血色,还微微透着一抹绯红,惊喜道:“姑娘,你醒了,昨晚你寒毒发作……”

  女子轻轻从他怀中坐起身,低着头披上衣衫,低声道:“谢谢江公子相救……”

  少年的脸色一红,整理好衣衫,红着脸道:“不不,遇见昨晚的情形,任谁都会相救的,姑娘别太放在心上……”

  空气里有些暧昧的沉默。

  “姑娘饿了吧,我去准备早餐。”说着急忙低头,准备出门,又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脚步,将那个小白玉瓶递给黄衫女子,道:“姑娘的脸上有些划伤,这是白玉生肌膏,能促进伤口愈合,不会留下疤痕的。”

  黄衫女子抬头看了那白衣少年一眼,眼里有些感激:“谢谢你!”

  白衣少年刚打开门,突然见白衣少女端着药碗出现在门口。

  “咦,师兄,你怎么在这里?”白衣少女惊异道。

  “哦,我来送白玉生肌膏给姑娘,你呢?”白衣少年脸似乎有些红。

  白衣少女将药碗往他面前一递,笑道:“我给姑娘煎了药来,姑娘的内伤很重呢。”

  “那,我去弄些吃的来。”白衣少年急急道,急急出门去了。

  白衣少女端着药碗走到床边,看着黄衫女子的面色红润,惊喜道:“姑娘,你看起来好了很多啊。”

  黄衫女子轻轻笑了:“多亏花姑娘和江公子的照顾了。”

  白衣少女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姑娘别这么客气了,你叫我晓莺就行了。”

  黄衫女子有些犹疑:“江公子他……”

  白衣少女抢着答道:“我师兄脾气有些奇怪,平时冷冷的,但他心里很善良的。”说着嫣然一笑。

  黄衫女子轻轻笑着点了点头。

  “姑娘,喝药吧。”晓莺说着端过了药碗来。

  “我自己来。”

  “对了,该怎么称呼你呢?”晓莺笑道。

  黄衫女子低了低头,静静想了想,抬头对她一笑:“我姓孙,你叫我春蕊吧。”

  “孙春蕊,”晓莺轻轻重复道,“挺美的名字。”

  黄衫女子轻轻一笑。

  “春蕊,你怎么会到水云谷中来呢?”

  黄衫女子告诉她自己是为了采药而迷路误入山谷的,之后太累就晕倒在谷中了。

  “原来如此。”晓莺笑道,“你需要找什么药,我和师兄都略通医术,或许可以帮到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