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十四、宝刹难寻,深谷入迷途6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16 2019-04-26 23:18:09

  庭院中的各色草药沐浴在细柔的春雨里,那盆春蕊精心培植的白芍药花在雨中静静开着,有一片花瓣却悄悄落下,孤单地躺进泥地里。

  不见一只蝴蝶。

  芍药那浓郁的香气,融入细雨里,竟然有股苦涩的甜味。

  细雨轻轻飘进窗中。

  一只纤纤玉手将木窗轻轻关上。

  “西郎,你要的丸药。”春蕊将一个白色的小瓷瓶递给面前的男子。

  “这么快就制好了?”西念琴接过白瓷瓶,笑意盈盈。

  “西郎,你要这药丸做什么?”春蕊依然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西念琴笑着看了她一眼:“对付仇人。”

  春蕊呆了一下,问:“什么仇人?”

  西念琴笑着看着她:“那些将我打下悬崖的仇人。”

  春蕊静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他话语的含义,呆呆地想了一下,她心中惊恐起来:“西郎的意思是要离开药王谷?”

  西念琴看着她,只轻轻地笑,不说话。

  “什么时候回来?”春蕊呆呆地问。

  西念琴没有回答。

  她以为他会一直陪着她,那他的吻,他们之间的……

  春蕊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惶恐地,甚至有些绝望地后退着。

  他俯身过来静静地看着她迷茫的双眼,眼里的神色突然无比温柔,语气也无比温柔,他温柔地问:“蕊,你会相信我的,对吗?”

  春蕊看见他温柔的眸子,想起他温柔的吻和温柔的触碰,一下子迷乱了,居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他轻轻地捧起她的脸,静静地吻了吻她冰凉的唇。

  春蕊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贪婪地索要着他的吻,他的温柔,他的温暖。

  她爱得那么卑微,她害怕他离开。

  她只想他留下来,哪怕只是多留一个时辰,多留一刻,她只想留住他。

  她不能没有他。

  她像一只扑火的飞蛾,毫不犹豫地纵身火海。

  他给了她一线微光,她却当作了整个太阳。

  眼泪不可遏制地从她白芍药花瓣一般的面颊上滑落。

  她有些憎恨自己一般地放纵开自己对他的感情和渴望。

  他似乎感觉到了她浪涛一般汹涌澎湃的感情,他也凶狠地将她紧紧地摁在了墙边。

  他的大手将她的脸紧紧地摁在墙上。

  身体的疼痛和愉悦似乎淹没了心灵的疼痛。

  只有在此刻她才能感觉到他与她在一起,只有此时她才觉得他爱她。

  他给了她温暖和希望。

  她为了拥抱这温暖和希望,而做了爱与欲的奴。

  窗外的雨声突然变大了,滴滴答答打落在绿叶上,桃花瓣在雨中片片落下,满地乱红。

  朦胧的晨曦,雨已停了,院中那株白色的芍药花的花瓣上挂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像女子玉颊上的颗颗泪珠。

  西念琴坐起身,呆呆地看着软塌上熟睡着的女子的脸,她眼角还挂着一滴泪珠,好看的眉头微微皱着,似乎正在睡梦中哭泣。

  他伤害了她。他想。

  她救过他,他却利用她,还伤害了她。

  他突然真心地有些怜惜起面前这个女子来。

  她是善良的。他想。

  他不该这样对她。

  他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想为她擦去眼角那滴泪水。

  “不要走,不要走……”她在睡梦里低声哭泣,“西郎,别走……”

  他叹了口气,轻轻摸了摸她的脸:“我在这里。”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看见他明亮的眸子。

  他轻声说:“我在。”

  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她像个害怕被人抛弃的小孩,静静地寻求着他的肯定。

  微光从窗口照进来,窗口,细小尘埃轻轻浮动。

  屋子里仿佛安静得可以听见时间慢慢滑过的声音。

  “蕊,那就跟我一起离开吧。”西念琴思考良久,终于从嘴里吐出一句话来,划破了空气中的沉默。

  春蕊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西念琴皱了皱着眉头:“我会照顾你,但是,我有必须要去找的一个人,我希望你能够明白。”

  春蕊含着眼泪点点头,只要在他身边,不管以什么身份。

  日光透过厚厚的云层照下来,落在庭院里。

  草药寂静地生长着,默默无语。

  那株白芍药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谢了,雪白的花瓣零落了一地。

  春蕊在桌上留了书,整理好包袱,看了身边的情郎一眼。

  “走吧。”西念琴叹了口气,说。

  春蕊跟在他身后,默默看着药王谷中她呆了十几年的庭院,陪伴她十几年的医书和草药,咬了咬唇,终于回转头,不再回头一眼。

  她害怕她会终老在药王谷里。

  为了一场爱情,她甘愿放弃一切,只要能够陪着他。

  即便,前路未卜。

  她以为只要她真心陪伴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他会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她身上的。

  江湖险恶,人心难测,她不懂,也不想懂。

  她只关心他,只关注他。

  他说的,她都听。

  第一次看见杀戮,从小在几乎与世隔绝的药王谷中,陪伴着数不清的药草和医书的她惊呆了。

  她下的毒,听他的吩咐,混进了金刀峡中,以婢女的身份,将‘醉人草’的药丸放进大公子的酒里。

  看着那个男子红着脸倒在自己面前,她吓得手足无措。

  “醉倒后就杀掉他,用这把匕首。”进府前,他递给她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她有些后怕地接过,颤抖着手:“杀……”

  “不杀掉他,我们迟早会死……”西念琴冷冷的眸子,泛着冷冷的寒光。

  “可是……”

  “等了结了这里的事,我带你去个安静的地方。”他温柔地看着她。

  她点了点头。

  地上的男子瞬间内力全失,昏昏沉沉,全身无力。

  “这酒,这酒……”男子似乎察觉,看着面前的婢女,惊叫起来,“来人……”

  他不死,她就会死。

  仿佛一瞬间明白什么。

  她冲过去,用手摁住那男子的嘴,用尽全身气力,寒光闪闪的匕首穿胸而入。

  像切一块豆腐一般。

  看着满手的血,她惊惧地跌坐在地上。

  桃树下,她扶住树干不住地呕吐。

  他从身后递给她一条手帕,语气冷静:“擦擦吧,这就是江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