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十二、宝刹难寻,深谷入迷途4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49 2019-04-24 21:51:13

  春阳暖照,庭中的草药在日光下安静地生长着。那盆雪白的芍药花依然在春阳下灿烂得盛放着,香气逼人。翩翩彩蝶绕着芍药花飞舞,有一只大翅膀的灰蝶收了灰翅静静落在了白芍药的花蕊上,安静地采蜜。

  木门轻轻开了,西念琴背着一个灰色的小包裹走到庭中。

  孙大夫出诊了,整个药王谷中只有他与春蕊两个人。

  他看着满庭的药草,又看了看她房间的门,走近,抬起手来想要敲门,犹豫了一下,终于作罢,准备转身离开。

  青竹门“吱呀”一声响了,春蕊双眼红肿地出现在他面前。

  他没有说话,只默默看着她。

  她的眼里满是哀伤和不舍。

  “我送你。”春蕊说。

  西念琴不忍拒绝,只默默点了点头。

  风很轻很暖,天色蔚蓝,一对璧人肩并肩地走在林中的小路上,阳光从树叶缝隙中投下,照在西念琴的一袭青衣上,他穿上了她为他缝制的那件青衫。

  他一低头,瞥见她黄衫衣襟边挂着一块碧绿通透的美玉,是他昨日送她的那块。

  “谢谢你。”西念琴看着她,低声说,声音十分温柔。

  春蕊抬起脸来迎向他的脸,面上现出一个浅浅的笑:“没关系,出谷的路西公子不熟悉,我送你到谷口吧。”

  西念琴点点头,看着面前这个眼睛红肿着的美貌少女,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歉意。

  她太温柔,太懂事,若是她再霸道一点,自私一点,或许,他会更轻松一些,会得到些许解脱。

  她对他实在太好了。

  而且,她救过他。

  春蕊打破了沉默:“西公子出谷后打算去哪里?”

  西念琴道:“回一趟金刀峡。”

  春蕊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至于江湖上的事,她不懂,也不知道金刀峡在哪里,她关心的只是他的伤。

  “西公子的伤还未全好,不适合长途跋涉的。”春蕊说。

  西念琴默默点了点头。

  走了一段路,西念琴有些累了,伤口还未完全愈合,他似乎的确不该急着离开,此时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么急着离开药王谷到底是为了快点去找盈盈,还是为了早些避开春蕊?或许,他也开始喜欢她了,毕竟,整日面对着一个温柔、单纯、善良,而且又对自己情意绵绵的美貌少女,作为一个青年男子,很难不心动。何况,这个姑娘还对他有过救命之恩。

  “西公子,你累了吧?不如歇一会儿吧。”春蕊说。

  西念琴点了点头。

  两个人在草地上慢慢坐了下来。他与她隔了一段距离。

  春蕊看了西念琴身边的草地一眼,一脸严肃地说:“西公子,到这边来吧,别坐那边。”

  西念琴疑惑地看着她,并未移动。

  春蕊见他不动,突然冲过来,一把抓住他的大手,将他拉了起来。

  她的力气大到他无法想象,他突然一瞬间厌恶起身边这个少女来,原来,她终于爆发了,她并没有他所想的那么无私温柔,她依然不甘心而已。她想将他据为己有。这一瞬,他刚才对她的那点歉意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离开是对的,他不该因为她救过他而必须留下来。他该遵从自己的内心。

  他被她拉到了她的身边。

  “西公子,喝水。”她将一个装满山溪水的竹筒递给他。

  他皱着眉头接过。

  春蕊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指着他刚才坐的那片地方的草地,笑着说:“在那些‘醉人草’旁边坐着会不知不觉中毒的。”

  西念琴猛地抬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见一片青翠的草地中开着朵朵五瓣的白色花朵,在风中摇曳生姿,散发着清郁的香味。

  “那些开白花的就是‘醉人草’吗?”西念琴疑惑道。

  “嗯,”春蕊看着他,轻轻笑着,摘了一朵花过来,拿在手里把玩着:“它叫‘醉人草’,又叫‘白曼陀罗’,种子毒性最大,叶子次之,不小心在这些草身边坐上一盏茶功夫,人就会身热心跳、面红耳赤,像喝醉酒一样。”

  西念琴看着她桃花瓣一般的小嘴滔滔不绝讲述着草药的毒性,白玉般的面颊泛着淡淡的红晕,突然轻轻笑了,原来,是他误会了她。

  “姑娘真是博学。”他轻笑着说。

  突然一个念头闪电一般掠过他的脑海,她这么熟识药性,或许可以助他。

  春蕊听他夸她,开心地笑了笑。

  西念琴看着面前这个深深迷恋着自己的少女,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出现在嘴角。

  她对他或许有用,他正好需要她。

  他转过头看着她,看向她望着自己的那双盈盈的亮亮的大眼,那依然脉脉含情的眸子,眼里泛出深深的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她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轻轻别转开了脸,轻声道:“西公子……”

  他不说话,只静静瞧着她,然后他的大手轻轻握住了她纤细洁白的玉手。

  春蕊有些惊喜,心中雀跃,毫不犹豫地伸出双手握住了他的大手。

  那朵洁白的‘醉人草’掉落在草地上。

  “你真的不走了,西公子?”春蕊很惊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西念琴笑意深深地看着她,语气显得很温柔:“嗯。”

  春蕊很兴奋,白玉般的面颊上泛起一片红晕,他愿意为她留下来,他居然愿意为她留下。从此以后,药王谷中,她将不再寂寞了,以后陪伴着她的将不再是数不清的药草和医书,还有他,他会一直陪着她。

  “蕊,”他唤她的闺名。

  她低着头,满脸羞得通红。

  她感觉到他在慢慢靠近她,他轻轻地、温柔地将她搂进怀中。

  她幸福地将头靠在情郎的肩膀上。

  树林中弥漫着春的气息。

  阳光暖暖的,风清甜清甜。略带忧伤的世界一下子变得绚丽多姿。连空气,都似乎变成彩色的了。

  在春蕊心里,没有什么比得上这一刻。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她的脑海。

  她从他怀中抬起脸来,皱着眉头,看着他的脸,有些担忧的,小心翼翼地问他:“可是,可是,你不是说你有必须要去找的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