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十、宝刹难寻,深谷入迷途2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5 2019-04-22 22:05:49

  那浑身是血的男子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然而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便软软地倒了下去。

  面对这个突然倒在院中的陌生的青年男子,她不知如何是好,但为人医者,看见病人自然无法不闻不问。

  她慢慢走近男子,蹲在他身边,轻声唤他:“喂,你醒醒,你醒醒啊……”

  男子只微微张了张眼睛,扯出一个痛苦的微笑,便晕了过去。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男子弄到了药房里的软塌上。

  日光有些偏西了。

  药炉里散发出浓浓的药味。

  黄衫少女一边查看软塌上男子的神色,一边小心翼翼将药倒进药碗里。

  软塌上的男子在昏迷中嘴里不停地唤着什么。

  黄衫少女轻轻在他身边坐下,男子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可能是伤口太疼了吧。

  看着面前这个昏迷中依然皱着眉头的男子,少女心头突然没来由地涌上一股怜惜,她掏出怀中一块淡黄色的手绢,轻轻替男子擦额头上的汗水。

  药王谷中一向只有她与爹两个人,鲜有人来。看着面前这个有着坚毅的脸部轮廓的男子,长长的剑眉微微皱着,薄薄的嘴唇都干裂了。但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是个好看的男子。

  “盈…盈,盈盈……”男子嘴里唤着,“别走……”男子似乎在睡梦中挽留着谁,“别走!”他伸出双手捉住了她正为她拭汗的玉手。

  “你醒了?”看男子睁开眼睛看着自己,黄衫少女惊喜道。

  “姑娘,是你……救了我?”男子疑惑的眼神,缓缓放开了少女的手。

  “嗯,”黄衫少女笑着点点头,眼里微微有些羞涩,“你昏迷了好几个时辰了。”

  “谢谢姑娘相救。”

  “把药喝了吧。”黄衫少女笑着端过手边的药碗来。

  男子挣扎了几下,但伤势太重,无法起来。

  黄衫少女略微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嘴角道:“如果你不介意,我来喂你。”

  男子微微点了点头。

  纤细洁白的玉手,细腻的瓷勺,黄衫少女缓缓舀起一勺药,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然后缓缓送到男子那干枯的唇边。

  不知道是否是错觉,那一抹红晕缓缓爬上了黄衫少女的双颊。

  男子张开嘴,配合地喝着药。

  一勺又一勺,小心翼翼地,慢慢地由一双纤纤玉手送进病人口中。

  一碗药终于喂完了。

  黄衫少女端着药碗站起身,双颊滚烫,她深深吸了口气,细细道:“喝了药,好好调理一阵子就好了。”

  说着又从药柜中取了一个白玉盒过来,坐在塌边道:“公子内伤外伤皆重,内伤每日服汤药调理就可,外伤还得靠这个。”

  软塌上的男子问:“这个是什么药?”

  黄衫少女嫣然一笑:“这个叫做透骨草,是专治外伤的,可以止痛。刚才的汤药是白芨,可以凝血生肌的。”

  软塌上的男子轻轻笑了:“姑娘对医术真是精通。”

  第一次听见一个青年男子夸赞自己,黄衫少女的脸更红了。

  “姑娘怎么称呼?”软塌上的男子问。

  “孙春蕊。”黄衫少女羞涩地一笑,“公子呢?”

  “西念琴。”

  “西念琴?”黄衫少女轻声重复,“很好听的名字。”

  “是嘛?”软塌上的男子温柔地笑了。

  看着男子那明朗的笑容,黄衫少女的心噗通噗通跳了起来,她轻轻扭开白玉盒,看着男子受伤的身体,有些犹疑,男女有别。

  “你的外伤……”

  男子淡淡地笑了:“有劳孙姑娘了。”

  第一次接触到一个青年男子的肌肤,黄衫少女的小手轻轻地颤抖着,她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绪,将药膏尽量均匀地涂抹在男子手腕、脚踝处那红肿的关节处和手臂与小腿的伤口上。纤细的玉指下,男子的肌肤也似乎在轻轻颤抖。

  暮色笼起,柴扉轻响。

  “爹,你回来了?”少女迎出门去。

  “蕊儿……”青衣老人卸下满满一筐草药,看见了软塌上的男子,眼神严肃。

  “爹,他受伤了,倒在了院门口……”少女急忙解释。

  “多谢孙姑娘相救。”软塌上的男子挣扎着要坐起身来。

  青衣白须的老人动手制止了,手指轻轻搭上了男子的脉门,眼神严肃:“公子受伤不轻,是从高处坠落的?”

  软塌上的男子轻轻笑着点了点头:“孙大夫高明,晚生是坠崖受伤的。”

  青衣白须的老人站起身来,道:“既然如此,就暂且在此养伤吧。”说完拂了拂衣袖,提着药筐出去了。

  黄衫少女开始变得快乐充实起来,每日殷勤地为软塌上这位受伤的公子洗药煎药,亲手喂他服药,只要看见他对自己微微一笑,便可以开心很久。即便他不怎么跟她讲话。

  睡梦里,都是他那温柔的笑意盈盈的眸子。

  “我自己来吧。”这日,她像往常一样,端着药碗坐在他的床边,正要给他喂药,软塌上的男子却撑身坐了起来,“连日来让孙姑娘喂我喝药,真是过意不去。”

  “其实,没关系的。”黄衫少女红着脸道。

  男子伸手从她手中接过药碗。

  “小心烫!”她话还没说完,药洒了男子一身,她马上拿出手帕替他擦着身上的药汁。

  “我自己来吧。”男子接过她手中的手帕。

  她愣了愣,有些闷闷的,道:“那我再去煎一碗药。”说着急匆匆走进厨房。

  她蹲在药炉前静静地扇着火,心里有些莫名的失落。

  等他伤好后,他马上就不再需要她了。她将又会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在药王谷里,陪伴着她的永远只有数不清的草药和医书。

  药已经滚沸了,她终于回过神来,药炉滚烫……

  她端着重新煎好的药来到他身边:“西公子,药煎好了。”

  他接过药碗,看着她通红的手腕,问:“你的手怎么了?”

  她淡淡地笑着将烫伤的手腕往身后藏了藏:“没事,擦点儿烫伤膏就好了。”说着走到药柜前,取出一个淡蓝色的小瓷瓶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