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八、曲径难行,相思枫叶丹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147 2019-04-20 15:30:32

  马车在大道上急速地奔跑,走的却是出城的路。出城不远处是连绵的群山。马车走的路越来越偏僻幽静,竟是在往山里走。

  深秋了,山里的枫叶红得像火,阳光透过头顶叶片洒下来,落在铺满落叶的山间小径上,形成一块一块深绿的、鹅黄的、鲜红的光斑。

  红枫在日光下摇曳着,谱写着一首首美好的诗句。

  远远的传来几声寺庙的钟声。

  走了半晌,已是正午了,马车却入山不深,大黑马似乎有些疲累,打了个响鼻,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马车中的人问道。

  “夫人,马不肯走。”车夫抽打着马臀,马只摇了摇尾,长嘶一声,低头吃路边的青草。

  一只玉手掀开了黄绢车帘。

  一片红枫悄悄落进车厢里。

  倦马懒秋阳,枫叶一帘香。

  不过车中的人却没有闲情逸致来欣赏这如画的美景,她的一双眉头皱得紧紧的,以至于她好看的额间出现了几道深深的竖纹。

  “你确定老爷是来这儿了?”语气里有些不悦。

  “不会错的夫人,庄主吩咐小的给他准备马匹说要出门,每次出门都是来这山里。”

  “来这山里做什么?”声音有些严厉。

  “这个小的不知道,庄主从来都不让人跟上去。”车夫答得小心翼翼。

  一眼望去,翠茵遮天,红枫耀眼,山不知有几许深,忘不断前路。

  到底这山里有什么那么吸引他的,让他一呆几个月连金刀峡都不回?马车中的丽人皱着眉头沉思。

  寺庙的钟声响在耳边。

  这山中除了寺庙,还有什么?

  难道她的丈夫有断尘之念?

  大黑马低头吃着脚边的青草,车夫擦着额头的汗,秋阳下这个寻夫的美丽妇人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金刀峡为川蜀一霸,这几年来陆续铲除和收服了荒火教、天虹门和掩月宫,就连一向势均力敌的廊西槐影的鬼面郎君也退隐江湖,不再过问江湖事,这样便等于是承认了金刀峡在川蜀的霸主地位。

  而她,药王宫的药王之女孙春蕊,更是一路竭力辅佐自己心爱的人,一路走来,风风雨雨,夫妻二人本应坦诚相待,而她做妻子的,竟然不懂丈夫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难道他真的已经厌倦了江湖中这种争名逐利,勾心斗角的日子?

  可身为金刀峡的庄主的他又怎能放下大事不管?

  小径上远远地走来一胖一瘦两个小和尚。

  “去问问。”马车中的丽人吩咐。

  “两位小师傅,我家夫人有话要问。”车夫走上前拦住了两个小和尚。

  两个小和尚对视了一眼,缓缓走到马车前,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女施主有什么事?”

  “哦,”马车中的丽人探出头,淡淡笑了笑:“请问两位师傅,这山中有什么大的寺庙,我想去上柱香。”

  “哦,施主你说大的寺庙啊,”那个瘦和尚双手合十道,“锦屏山上有座常若寺,是这一带山里最大的寺庙了。”

  丽人抬头望了望前路,绿荫掩映,只听钟声遥响,不见绿瓦飞檐,不知常若寺在那里。

  “请问常若寺怎么走?”

  “翻过这个小山坡,再走十几里山路就是了。”瘦和尚说。

  “那儿有座深谷,常若寺就在深谷旁边。”胖和尚补充道。

  “谢谢两位小师傅。”

  “山路难行,女施主你要小心啊。”胖和尚好心叮嘱。

  车中丽人看了看崎岖不平的路,连马都不肯向前走了,看来马车是不能进山了。

  她背上一个小包袱,下了马车,对车夫道:“你先回去吧。”

  “夫人,你……”车夫有些惊讶庄夫人竟然要独自一人徒步进山。

  “今天的事我不想其他人知道,不然……”丽人严声道。

  车夫惶恐低头:“小人明白。”

  马车渐渐远去,丽人才启程。

  金刀峡的庄主有断尘之念,若是真的,这个消息若传了出去,别说是那些被收服的门派会起异心,不再臣服,怕是一直痛恨金刀峡的廊西槐影会趁机发难,就连庄中那些有野心的人也会跃跃欲试,来取代庄主这个地位。

  川蜀一霸,金刀峡的庄主宝座,谁不想坐上去。

  若真是如此,那么他们这些年的努力和牺牲就毫无价值。

  若不再是金刀峡的庄主和夫人,那曾经那些结仇的仇家恐怕会蜂拥而来,将他们剁成肉酱。

  如今,他们手中还握有权势,就是还握有生机。她无法想象,若离开了如今这个身份和地位,他们在江湖上该如何继续生存。

  而且,她曾经所做出的牺牲也不容许她失去如今所拥有的一切。

  丽人提起裙角,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

  枯瘦的树根突出地面,绊着每一双走过的脚。

  无论如何,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她丈夫。

  走了一段路,她突然觉得心间一股寒气上涌,头晕眼花,赶忙扶住了路边的枯枝坐下身来。

  她的一张俏丽的脸在正午的日光下苍白无血,脸上的血液似乎在一瞬间凝固了,明亮的眼眸似乎被冰冻住了,泛出淡蓝色的寒光,嘴鼻间竟然涌出一股雾白的寒气。

  是寒疾犯了,她颤抖着手从包袱中掏出一个青玉瓶来,倒出一粒火红的药丸放进嘴里。

  她努力地平复着呼吸,许久,脸色才慢慢地缓和过来,稍微有了点血色。

  她将玉瓶中的火红丸药倒在手掌中,一、二、三、四、五、六、七。

  只有七颗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多年前她为助他打败对手,登上帮主之位而炼制毒药,误中奇毒,毒性侵入肺腑心脉,使她饱受寒疾之苦。

  而这种毒性只有一种叫九阳草的药草才能暂时压制毒性,可惜九阳草在世间竟已绝种,他的父亲药王孙宇终其一生只培育出一棵,但他年轻时曾服用过九阳草,在他弥留之际,竟然用自己的血和仅剩的一棵九阳草制成了这一瓶火红的药丸留给了女儿。

  然而即便如此,也只是能够压制住她体内的毒性。

  每逢月圆之夜她的寒疾便会发作,几年过去,一瓶药丸只剩下七颗。

  而最近,她寒疾发作得更是越来越频繁,此时虽是正午,竟然也发病了。

  若是再找不到解毒之法,恐怕她的生命不会长久了。

  最糟糕的是,她们的儿子从娘胎出来,也带着这个病,如今快满周岁了,每日都要在滚烫的热水里泡上三个时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