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七、晨光熹微,玉颜已非昨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128 2019-04-19 20:31:38

  烛火渐渐熄灭了,唯留几缕余烟缓缓飘向空中,慢慢散去。

  妇人已经趴在桌上睡着,她手边的衣服上一朵并蒂莲开得正艳。

  屋子里慢慢亮了起来。天光照进屋子,照在熟睡的她的身上,她脸上的面纱落下一半,她眉眼静好,皮肤也很白,本应是个很美的女子吧,但面纱落下,露出半边脸来,脸上的几道伤疤在一张玉脸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任何人都不会忍心看到这样的一张脸上有这样几道丑陋的疤痕,这就像是把一朵世界上最美最香的花扔进了世间最臭最脏的茅坑里,像是在一道世间最美味的菜肴里放进了世间最毒的毒药。

  容貌对于女子而言是多么的重要,尤其是美丽的女子,由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变成了一个满脸疤痕的穷苦妇人,不知道这个妇人心中会藏着多少愁苦,也难以想象会有谁忍心伤害这样一位静好的美人。

  如果没有这些伤疤,相信世间无论哪个男子看见她都难以不心动吧。

  门“吱呀”一声开了,老妇人端着水盆进来。

  妇人惊起,连忙坐起身,慌忙将面纱遮住了脸,连眼睛也遮在面纱下,只露出两弯淡眉,清冷的眸光静静透过面纱。

  “大婶。”

  老妇人似乎看到了妇人的脸,但却什么也没说,只淡淡笑了笑:“姑娘醒了,洗把脸了出去吃早饭吧。”

  妇人看了一眼床上依然熟睡的小女孩,静静点了点头。

  老妇人将水盆放在桌上,看到了妇人手边绣好的衣服,惊道:“姑娘,这是你绣的?”

  妇人静静点了点头。

  老妇人惊道:“我做绣工做了几十年也绣不到这么好啊。”

  妇人笑道:“大婶你真是太过奖了。”

  老妇人道:“看姑娘不像是平凡人家的女子,怎么会……”

  妇人眼眸一暗,没有回答,老妇人也没有再问。

  老妇人那个一向乖巧的即将成为她儿媳妇的侄女,在被大火烧毁容,未婚夫死去的打击中投河自尽了。

  一个女人失去挚爱和容貌会是多么沉痛的打击,何况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女,她在进门那一霎那看见熟睡的妇人和她露出的容颜,虽然她没什么学识,也依然觉得惊讶,感觉到美,而脸上那几道疤痕更是让人看见了心疼。

  一个老妇人,因为目睹了眼前这个年轻姑娘的容貌和她的狼狈,开始心疼起她来。

  见妇人脚上的鞋子已经破了几个洞,道:“姑娘,货有些多,你待会帮我拿到集市后再上路吧。”

  妇人也抱起了床上的小女孩,替她洗净了脸。

  “好。”

  老妇人帮忙拿起了妇人的包袱。

  天气很晴朗,店铺也都热热闹闹地开始了做生意,街道上的车马也越来越多。

  交了货,老妇人将小包袱还给了妇人:“姑娘,路上小心照顾自己。”

  妇人点点头。

  妇人牵着小女孩,看着老妇人离去的背影,觉得手中的包袱比原先沉了些,打开包袱,发现包袱里多了一大一小两双鞋子,几个馒头,还有刚才交货得来的一块碎银子。

  原来老妇人是怕她会拒绝,所以故意说带她来交货,还偷偷将银子和刚买的鞋子塞进了包袱里。

  一个萍水相逢的人都能如此善心,让她冰冻许久的心温暖了起来,也让她一时对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多了些信心。

  妇人看着老妇人离去的方向,一时有些失神。

  或许她应该去找他,也许他还记得她,但随之而来的事立刻便打破了她这种幻想。

  小女孩抬起头看着妇人。

  “娘。”软糯糯的声音,轻轻地唤她。

  小女孩一直很安静,很听话,不吵不闹地呆在妇人身边,这时看见有些失神的妇人,突然唤了一声。

  妇人收回了目光,牵起了小女孩。

  街道上一辆华丽的马车突然从后边飞驰而来,将妇人撞到在地。小女孩被她护在了身下。

  车夫“吁”地一声勒住了马,骂道:“不想活了?”

  街上的人群见有人被马车撞倒,一时都围了过来看热闹。

  妇人急忙扶起小女孩:“离儿,你怎么样?”

  小女孩从地上爬起来,道:“我没事,娘。”

  妇人将小女孩抱到了路边坐下,神情紧张:“来,离儿,动动手脚给娘看看,有时候受伤了也不知道的。”

  小女孩听话得动了动手脚,答道:“我没事娘。”

  “娘,你流血了。”

  妇人的裤脚被鲜血染得一片殷红。

  马车的车帘被一只玉手掀开了,人群一阵惊叹。

  车中坐着一位盛装华服的丽人,她五官很是精美,脸上却没什么表情:“车夫,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是,夫人。”

  一个瘦瘦的衣着非常讲究的中年车夫走了过来,人群自动地为他让开了一条路。

  “没受伤吧?”车夫冷冷问。

  妇人听见询问,抬起脸来,不知道何时,脸上的面纱掉了下来,满脸的紫红色伤疤在阳光下触目惊心。

  人群发出了嫌弃的声音,有个小男孩看见妇人的脸被吓得哭了起来。

  妇人慌忙合上了面纱,小女孩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发出嫌弃的声音的人们。

  人群议论纷纷。

  “真是个丑八怪啊!”

  “真丑!”

  “呸!”

  “那小丫头眼神真凶!”

  “什么事?”马车中的丽人问道。

  车夫匆匆跑了过去:“回夫人,是个丑乞妇,被撞伤了脚。”

  “还要赶路,给她几两银子吧。”车上的丽人说着放下了车帘子。

  车夫将一锭银子扔在妇人脚边,道:“那,我家夫人赏你的。”说完驾着马车离开了。

  人群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慢慢散开。

  “唉,扭了脚而已吗。”

  “就是啊,治扭伤也花不着那么多银子的,那夫人真是大方。”

  “怎么说撞伤了人也是不对的,我瞧那夫人也太蛮横无理了。”人群中有个妇人有些愤愤不平。

  “你知道什么,那是金刀峡庄主的夫人。”有个知情人说。

  “啧啧,真是貌若天仙啊。”几个年轻小伙子道,回头看了一眼正拍打着小女孩身上泥土的妇人,朝地上吐了口痰,“呸,真丑!”

  几个字滑落妇人耳中:“金刀峡庄主的夫人。”

  妇人像被雷击中一样,猛地抬头,看向马车离去的方向。

  突然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冲过妇人身边,抢了落在地上的银子迅速逃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