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六、竹篱木院,素手绕轻丝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16 2019-04-18 21:49:34

  妇人抱起了小女孩,跟在谢老头身后。

  走了约莫半盏茶时分,渐渐有些荒芜,土路不平,板车上的木桶颠簸着,发出“哐当”的响声。

  暗蓝的天幕上一弯冷月静静地俯视着大地。路边的草丛里的蛐蛐儿发出“唧唧唧”、“嘟嘟嘟”的叫声。

  不远处,有点豆大的灯火。

  “快到了。”谢老头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笑着说。

  妇人沉默着点了点头。

  一棵大榕树下,一道竹篱笆的院墙围着两间小小的木房子。

  谢老头拉开了竹篱门,请妇人进去。

  “老头子,回来了?”门内传来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香雪,来客人了。”谢老头把板车推进院内,笑着喊门内的老妇人。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出现在门口。

  “这位大嫂一个人带着孩子赶路不方便,来借宿一宿。”

  老妇人很热情:“姑娘,进来吧。”

  妇人抱着孩子道谢:“那就打扰了。”

  房中素简,青竹制的桌椅,椅子上垫着厚厚的旧布垫子。虽然简朴,但却很干净。

  桌上的一个小竹篮子里放着各色丝线还有未绣完的布料。

  “坐坐!”老妇人忙道。

  “谢谢大婶!”

  老妇人端来了热茶:“天气冷,喝了暖暖身子。”

  “谢谢大婶。”妇人接过茶水,喂给怀里的小女孩喝,“离儿,喝点水。”

  小女孩捧着茶杯静静地喝水。

  “这么打扰大叔大婶真是不好意思。”妇人歉意道。

  “姑娘千万别这么说,”老妇人道,看了刚走进门来的老头一眼,笑道,“我们这难得有客人来。”

  老头点着头笑着:“姑娘别客气了,当自己家一样吧。”

  老妇人端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没什么好东西,姑娘不要嫌弃。”一边说一边往妇人和小女孩碗里夹菜。

  妇人有些感动。

  “平时就我们两老人,难得有人陪我们吃饭。”老头说。

  “快吃吧,”老妇人道,看着妇人的神色,问,“味道怎么样?”

  妇人微微笑着点了点头,问:“家里就只有大叔大婶两个人吗?”

  老头和老妇人对视了一眼,沉默了一会儿。

  老妇人神色黯然,低下头抹眼泪,道:“本来有一个儿子和一个远房的侄女的。”

  老头放下了筷子,叹了口气道:“死了,都死了。”

  妇人心里咯噔了一下,没有再追问。

  屋内的烛火似乎暗淡了下来。

  饭后,老妇人拿起桌上的未绣完的衣料。

  老头道:“你今天早上说眼睛疼,就别再绣了。”

  老妇人道:“西大街的章老板催货,不绣完怎么行?”

  老头见老妇人不听劝,也不作声,出门去了。

  院子里传来打水的声音。蛐蛐儿叫得起劲。

  老妇人借着昏暗的烛光穿着针,妇人坐在一旁轻轻拍打着打着哈欠的小女孩。

  烛火太暗,丝线太细,老妇人怎么都穿不进去。

  妇人在一旁看着,道:“大婶,我来吧。”

  老妇人笑道:“老了,不中用了。”

  妇人淡淡笑了笑,接过了针线。

  丝线穿过针孔,妇人顺着针迹添补着未绣完的地方。

  飞针走线。一片绿叶已初具轮廓。

  老妇人看着妇人道:“姑娘你手真巧。”

  妇人淡淡笑了笑。

  老妇人道:“我那老头子脾气大,但人挺好,姑娘你别往心里去。”

  妇人笑道:“没有。”

  老妇人抱过了妇人怀里的小女孩,爱怜道:“这孩子长得真可爱,我儿子和侄女若还活着,怕是小孩也这么大了。”

  “是怎么一回事?”妇人问。

  老妇人摇了摇头,慢慢告诉了妇人。

  他儿子和侄女在清华门的一户人家为奴婢,七年前,那户人家全家被杀,连带着家中的仆人都被杀了。他们连儿子的尸首都没能找到,侄女逃得了一命,但却被大火毁容,终日疯疯癫癫,最后投河自尽了。

  妇人一惊,针刺破了手指,指头上冒出一滴鲜红的血珠。她不留痕迹地迅速在衣袖上擦掉了血迹。

  “清华门!”妇人轻轻重复。

  老妇人摇了摇头:“不该跟姑娘你说这些。”

  妇人道:“没事。”

  老妇人道:“就怕知道了会给你带去麻烦的。”

  妇人道:“不要紧的。”

  妇人看了看桌上的丝线,问:“大婶什么时候要交货?”

  老妇人道:“明天要交货,怕是赶不及了。老了,眼睛不行了。”

  妇人道:“我帮大婶绣吧。”

  老妇人忙道:“这怎么可以?姑娘你赶了一天的路,也累了。”看了看怀中的小女孩,轻声说,“她睡着了。”

  妇人点了点头,抱过小女孩道:“不要紧,我今天晚上替大婶绣完,大婶好心收留了我,我总不能白吃白住。”

  老妇人终于笑了笑,道:“那好吧。”

  老妇人带着妇人来到旁边一间小木屋,这间木屋比刚才那间小一些,但却布置得很清雅,有一张藤木大床,一张小桌,两把竹椅,还有年轻女子用的妆台和衣箱,墙上还挂着几幅竹框做的刺绣。

  老妇人笑道:“本来是为我儿子和那远房的侄女准备的新婚用的房子的,一直这么空着,姑娘你就在这里住一晚吧。”

  妇人点了点头,将熟睡的小女孩放在床上,轻轻盖上了棉被。

  妇人将灯放在桌上,用针挑了挑桌上的烛火,烛火明亮了一些,她将丝线轻轻穿过细针,一针一线轻快地绣了起来。

  同是一片绿叶,绣在一张水蓝色的丝帕上。

  是晴朗的初夏,池塘里的并蒂莲开得正艳,阳光落在浑厚的荷叶上,映得荷叶绿森森的。莲花娇柔多情。

  凉亭里,一位素衣女子正静静地坐在石凳上刺绣。

  一针一线,纤纤玉指缠绕着丝线在丝帕上静静游走。

  她专注地刺绣,却没注意到一个清眉俊目的男子正带着浅笑静静站在她的身后。

  她手中绣着的是荷塘中的一片绿色的荷叶和那朵开得正艳的并蒂莲。

  “绣的什么?”男子柔声问,“给我看看。”

  素衣女子一惊,笑着藏起来:“不行,还没绣完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