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五、故地萧条,暮色掩城门

埙中歌 听水倚兰 2002 2019-04-17 21:19:43

  城门外的一条灰土小路上,一位头裹灰色布巾的妇人正形色匆匆地赶路,她上身穿着一件深绿色的长衫,长衫外罩着一件半新不旧的黑色的比甲,下身穿一条旧的灰布裤子,脚上的黑色鞋子已经破了几个洞,大拇指露出来,在深秋的风里冻得通红。

  她身旁跟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小女孩穿着一套深蓝色的旧衣裤,裤子的两边膝盖上都打着补丁,小女孩一只手拉着妇人的衣角,在灰土路上走得跌跌撞撞,因为赶路,小小的脸蛋涨得通红,气喘吁吁。

  “娘”小女孩道,“我走不动了。”小女孩抬起头看向妇人的脸,秋风里一张小脸通红,额头上冒着细细的汗珠。

  妇人抬头看了一眼天边,夕阳西下,天边的云像被火烧着了似的,头顶几只乌鸦呱呱叫着飞过。

  再过半个时辰,城门便要关了。

  妇人从怀中掏出一块干净的白布绢,蹲下身,温柔地替小女孩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柔声道:“乖,再走一会儿就到了。”

  “可是娘,我脚好疼。”小女孩带着哭腔道。

  妇人低头看了看小女孩的脚,绣花的小鞋子已经破了,大拇指微微露了出来。

  “来,脱下来让娘看看。”妇人将小女孩抱在膝盖上,脱下来看了看小女孩的脚,嫩嫩的小脚因为赶路已经磨出了几个小血泡。白嫩嫩的小脚上红红的几个血泡,显得触目惊心,看得妇人心里一疼。有一个小血泡已经磨破了皮,流出鲜红的血来,染得小小的脚掌一片殷红。

  妇人将手中的白绢撕下一小条来,包住了流血的小血泡,又替小女孩穿上了破洞的绣花鞋子。

  “来,娘背你。”妇人蹲下身来,笑着说。

  谁知小女孩却一扭头说:“不,我自己走。”说着大踏步朝着前方走去。小脚因为疼痛步伐很慢,步子歪歪扭扭。

  妇人笑着牵起小女孩的手:“为什么不要娘背呢?”

  小女孩却抬起头认真道:“娘的鞋子也破了,娘的脚也疼。”大大的眼睛,黑黑的眸子,认真的神情。

  妇人欣慰地笑了:“离儿真乖,娘的脚不疼。”说着俯身抱起了女儿。

  小女孩在妇人怀中道:“那娘就抱我一会儿,我就下来走好吗?”

  妇人点了点头。轻轻蹭了蹭小女孩的脸,小女孩轻轻在妇人的面纱上印下一个吻。

  夕阳西沉,天边的火烧云慢慢暗淡下去,暮色已经慢慢笼起。乌鸦也呱呱叫着回巢了。

  城门口进出的人越来越少了。

  妇人抱着小女孩加快了脚步。

  “等等,等等。”妇人叫着,眼看城门就要关上了。她抱着怀里的小女孩跑了起来,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推着板车的老汉。

  “对不起,对不起。”妇人连声道歉。

  板车上绑着几个大木桶,木桶里传来阵阵令人难闻的恶臭。

  城门口的士兵见妇人神色冲冲地冲进城门,立刻拦了过来。

  “干什么的?”

  “探亲的。”妇人小声回答。

  “去哪里探亲?”士兵怀疑地看着眼前的妇人。

  “最近查得严,凡是来历不明的人都不能入城。”另一个士兵走过来说。

  妇人没有说话。

  两个士兵对视了一眼,露出怀疑的神色。

  “把面纱取下来看看。”一个士兵说着伸手过来就要扯妇人面上的面纱。

  “娘。”小女孩有些害怕,往妇人怀中躲了躲。

  妇人沉默着往后躲了躲。

  “两位大人,两位大人,”那推着板车的老头凑了过来,一张老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她们是我的侄女和孙女,是来看我和老伴的。”

  另一个士兵看了老汉一眼,笑道:“是倒夜香的谢老头啊,平时都是早上,怎么今天晚上倒?”

  谢老头脸上堆着笑:“老伴今日眼疾又犯了,早上没忙过来,只好等晚些,没人了再倒。”

  士兵伸手在鼻子边扇了扇。

  “她是我侄女。”谢老头指着妇人笑着说。

  士兵伸出去扯面纱的手停了下来,捏着鼻子,转身看了谢老头一眼,问道:“真的?”

  谢老头弓着腰,露着笑,点着头。

  “是的是的,很久没见了,老伴最近身体不好,特别想念侄女和孙女。”

  “这就是他那个丑得没人娶的侄女,”另一个士兵笑道,“你不知道?”

  “人家还是有人娶,你看孩子都有了。”士兵说。

  妇人沉默着低下头。

  “那怎么这么晚进城?”士兵问。

  “回大人,孩子太小,路上有些不舒服,耽误了些时间。”妇人低眉顺眼地回答。

  “好,走吧。”士兵挥了挥手,“以后进城赶早点!”

  “是。”妇人低头回答。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谢老头连声道谢。

  妇人将怀中的小女孩放到地上,伸出手放在木桶上,帮老汉推着车,小女孩也学着母亲的样子伸出两只手推着板车的边缘。

  城门在身后“哗啦啦”一声关上了。

  天色暗了下来,灯火慢慢亮了起来。

  到了拐角处,谢老头将板车停下了。

  妇人感激道:“谢谢你,谢大叔。”

  谢老头笑了:“没事没事,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带着个小孩子要去哪里?”

  妇人淡淡笑了笑:“大叔你帮过我,我也不瞒你,我们打算去清华门。”

  谢老头惊讶道:“清华门离这里还有十多里路,天色又这么晚了,你一个妇道人家带着孩子上路不方便啊。”

  “咕咕咕”,身边的小女孩的肚子不合时宜地连续发出几声咕噜咕噜的叫声。

  “离儿,你是不是饿了?”妇人蹲下身温柔道。

  小女孩默默点了点头。

  “我看天色已晚了,这样吧,不如去我家住一宿,小孩子最经不得饿的。”

  妇人有些犹豫:“大叔已经帮过我一次了,又怎么好意思再打扰大叔你呢?”

  谢老头笑道:“没事,我那老伴最是好客了。”

  妇人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身边的小女孩道:“好吧,那就打扰谢大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