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埙中歌

三、屏山院宇,寒雪夜幽幽

埙中歌 听水倚兰 1155 2019-03-28 14:08:09

  暮色渐暗,窗外的雪光微微透了进来,但却不足以照亮这偌大的房间。

  黑暗中,他思绪飘飞。

  她说她是苏州布庄庄主的女儿,母亲早丧,父亲去世后,留下了一大笔家业和遗产,家中亦无兄弟姐妹。她又无心生意,便将布庄交给家中下人打理,只携了一名婢女,四处游山玩水。

  马车中装着她爱读的各种诗集、游记和她喝惯的梅子茶,一路上走走停停,遇见好的风景,兴致所致,便抚琴自娱。一路由江南游到巴蜀,在灵隐寺中听禅音梵唱、木鱼嘚嘚;在长江泛舟,看水清鱼跃、江天一线。在巴蜀的官道上感受游子的乡愁,在陈楼酒馆里看人情冷暖。

  他专注地看着她说话,看着她的梅花瓣一般的小嘴一张一合,那一字一句如梅花落在雪地上一般柔和动听。

  她的花瓣般的嘴唇和温柔的语音,让他留恋,他有些痴了,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正在赶路。

  “公子,你呢?”她转头看向他。

  他正对上她情意绵绵的眼。

  他?

  蜀中谁人不知他是金刀峡庄主的二公子西念琴,他生得容颜俊美,生性风流,又文武双全,比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庄盛强了许多,因此深得他父亲庄琴的喜爱。

  但是,庄琴却迟迟没有立少庄主,或许也是因为他的身世。

  他其实是父亲婚后与一位江南名妓西南月所生,所以一直不容于庄府。

  当年庄琴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执意纳江南名妓西南月为妾,却惹得她夫人和娘家人大为不满,庄琴的夫人乃是巴蜀廊西槐影鬼影‘幽幽儿’之妹,巴蜀两大帮派廊西槐影与金刀峡,因为利益而联姻,互相扶持,又互相牵制,都暗中各藏心机。而当时以金刀峡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廊西槐影。

  庄琴无奈,只得取消纳西南月为妾的打算,另寻一处隐蔽地方安置西南月,得闲了,便偷偷跑去与她相会。

  后来,西南月为庄琴生下了一个儿子,小名念琴。

  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还是传到了庄琴夫人的耳中,庄琴为保小儿平安,只得将念琴送去出家,所以从四岁一直到十四岁的十年间,念琴都不得不在水云谷的流云殿里度过,跟着水云道长学艺。

  在武林中,出家了的人就不会再过问俗世名利,这样,西念琴将来便也不会影响到庄盛少庄主的地位。这样,庄夫人才会稍稍安心。

  从四岁起,念琴就再也没有见过母亲西南月。

  几年前,庄琴将他从水云谷中接出。西念琴再次出现在庄家,虽然他出了家,但是庄夫人母子依然对他颇为忌惮,生怕他的出现会影响到庄盛少庄主的地位,因为,庄琴实在是太喜欢西南月,爱屋及乌,自然会对他们的儿子更加珍视。

  当然,只要他表现出任何欲望或者一丝恨意,庄夫人母子和廊西槐影会毫不犹豫地除去他,恐怕到时候父亲庄琴也没有能力护住他。

  西念琴只得拼命压抑着自己的野心和仇恨,努力博取父亲的信任和消减庄夫人的疑心。

  他纵情声色犬马,几年下来,他落得一个红尘闲人和风流倜傥的玉面郎君的称号。

  庄夫人终于可以放心,而只有庄琴知道,他的儿子可不像表面这般荒唐。

  落梅山庄是他母亲曾经住过的地方,四岁起,他就再未见过母亲西南月。

  今天,是她的死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