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河祭

第154章 他不傻

长河祭 霜罗幕 1418 2019-05-16 10:32:49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古来稀,秦国近日有大典,秦王要大办七十大寿。

  齐国王后特地赶回为祖父贺寿,齐王为了表示诚意,让太子田升一同前往。

  没等大典开始,嬴稷便得一个消息,燕王薨了,谥号燕孝王。秦攻邯郸时,嬴稷得到燕武成王薨逝的消息,他没放在心上,短短三年,燕国再次易主。

  “新燕王多大了?”燕国来使立刻回了句十九。“这位燕王该是燕昭王的玄孙了吧?”燕使连连点头。

  满头的白发,嬴稷注视着镜中的自己,他觉着有人在拽他的衣袖,是田升,一个五岁的孩子。

  “来,曾祖父抱抱。”楚王大概是不想要秦国公主给他生的儿子了,齐王却是不同,孩子一出生便立为太子,嬴稷要对齐国好些。

  “小家伙,还挺重的。”嬴稷觉得心力不继,他怎么抱个孩子都吃力了?

  华阳夫人坐在嬴柱的左边,夏姒坐在嬴柱的右边,嬴子楚坐在他的对席,身边坐着他的夫人和不满周岁的嬴成蟜。

  “来,把寡人的曾孙抱来。”秦国人心知肚明,这个孩子会是未来的秦王,因为这个孩子是嬴子楚的嫡长子,可是嬴子楚不会忘记他的嫡长子在赵国。

  “启儿,祖父打算今日为你赐婚,可有看中的女子?”楚王不要这个儿子,嬴稷也不想巴着楚国,熊启不再是楚国的公子,而是秦国的王孙。

  “多谢祖父,只是婚姻大事,还是祖父做主为好。”嬴稷哈哈大笑,这孩子还挺讨他欢心的。

  “孋儿,祖父把你许配给表兄可好?”孋儿是嬴朔的庶女,她这才知道依她的身份,为何可以坐得离祖父这么近。

  “一切凭祖父做主。”一份诏书静静躺在嬴稷的书案上,上面写着封熊启为昌平君,并不日迎娶悼太子的女儿,宴席结束,熊启便会接到这封诏书。

  云儿不日就要回齐国,夏姒觉着嬴子楚有些排斥云儿,都是她生的,是因为多年没见吗?

  “娘做过什么,她做过什么,难道要孩儿挑明吗?”自幼埋在嬴子楚心中的秘密,有些话,他要说给娘听。

  “我那时还小,可我记得爹很久没来看过我,可娘给我生了妹妹,大些就懂了,妹妹不是爹的骨肉,妹妹的爹是谁,我也猜到了。”

  是夏姒忽视了早就懂事的嬴子楚,还好她和嬴朔只有那一次,那一次她有了云儿。

  “妹妹哭了,娘就去哄妹妹,有一次我故意哭了,娘没有看我一眼,还是哄着妹妹,孩儿可以确定一件事,孩儿是爹的亲生骨肉。孩儿恨啊,不是她,爹怎么会把我送去赵国,孩儿在赵国受了十几年苦,可她却得爹多年疼惜,还嫁了齐王,如果不是她给了我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如果她没有允诺将孩儿接去齐国,孩儿会把她的真实身份告诉爹。孩儿的嗣子之位是祖父给的,爹如果迁怒于我,也不能废了我,忌惮楚系外戚,爹也不敢废了我。”

  嬴子楚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他凭一己之私抢了宁儿,为了王位抛妻弃子,他恨云儿,一直都恨。

  在外人看来,夏姬母子三人老实无争,殊不知他们三人都有常人难以察觉的心机。

  夏姒曾经很单纯,娘要她管燕太子叫爹,她叫了,可有一天娘对她说燕太子靠不住,她们便去了赵国。

  娘有一日结识一位赵国公子,夏姒很快做了姐姐,生下弟弟后,娘却带她去了楚国,理由还是那个人靠不住。最后娘把她托付给在楚国求学的魏无忌,夏姒被嬴柱关住的几月,她才慢慢理解她娘说得不可靠是什么意思,然后她杀了曾经单纯的自己。

  紓儿体弱多病是夏姒造成的,那个差点死在她腹中的孩子,云儿嫁了,嬴柱便拿紓儿替代云儿,在嬴子楚回来之前,夏姒暗里减少了女儿的用药量,紓儿总是病殃殃的,以此换来嬴柱的关心。

  她曾说过好生待女儿,她食言了,这个孩子本就是她利用的工具。这两年,她开始细心照顾紓儿,因为她没有利用价值了,这孩子也是命大,居然可以活到现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