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四十七章 不醉不归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4618 2019-06-23 11:58:41

  听着悠扬的歌声,呼吸着熟悉的气息,还有很多回忆,吴漾心神恍惚,她已经四年没来过这里了,以前,她经常和辛如路贠还有其他几个朋友在这里小聚,还有杜莫玄,不过这俩人很不对盘,两人一见面要么是谁也不理谁,要么是针锋相对,好像两人早就认识,而且结怨不浅,吴漾一直也没想起来问他们怎么回事。

  路贠亲自送了几瓶上等好久上来,程璟南乐呵呵的说:“路老板,坐下陪我们喝两杯?”

  路贠笑了笑,保持一贯的风度翩翩和礼貌的推辞:“不了,我还有事情,你们慢慢喝着。”

  “你下面那么多人替你干活,你有什么可忙的”他嫌路贠不会享受生活。

  路贠得意的说:“我老婆怀孕五个月了,我得早点回家陪老婆孩子”

  吴漾惊讶得睁大眼睛,惊讶于路贠都要当爸了,他们同年出生,这进度简直把她甩了几条街:“这么快,要当爸了,我们得衷心的恭喜你,大家都给他敬他一杯”

  她倒了六杯酒,六个人笑着端起酒杯祝贺他。

  他们从小关系要好,长大后就各奔前程,甚至聚在一起的次数也少了起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好于,无论多久不见,坐在一块都不会感到促狭和尴尬,依旧和以前那样亲切的聊天说笑。

  “谢谢大家”路贠一杯酒爽快下肚,看向吴漾一脸玩味的说:“你也要争取早点,都这把年纪了还不把自己嫁出去”

  吴漾幽怨的眼神瞪他:“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妹妹,都开始嫌弃我来了。”

  路贠胳膊搭上她的肩膀,一副好哥们的样子:“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哥哥这里资源可是很多的”

  她嫌弃的推开他:“去你的”

  程璟南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靠上,眼睛瞟向吴漾,笑道:“吴总,我也单身,要不要把我考虑进去呀。”

  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瞪他,那样子好像再说:不要脸。

  吴漾不介意他开玩笑,说:“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吴总吴总的叫着,在这种地方听起来感觉像个油腻的大款。

  程璟南暧昧的看着她:“好,我也觉得叫你吴漾好听”

  路贠准备下班回家,剩下的几个人一块喝着酒聊天,程璟南和蔺西扬很健谈,杜莫玄和路辛如也偶尔搭腔,舞台上传来近两年的流行歌曲,气氛还算融洽。

  忽然两个女的笑盈盈的走过来,声音也清脆如黄鹂:“程少爷,好巧,你也来喝酒呢,都好久不见了呢。”一个红色抹胸裙的女子脸上挂着风情万种的笑容。

  程璟南抬头看向她们,一双眼睛在他们身上游走一番,假正经道:“这谁呀,我可不认识”

  “你这么一说,人家就可伤心了,亏人家还一直惦记着你呢”红裙女子娇魑的笑着,侧头看向蔺西扬和杜莫玄,笑盈盈的和他们打招呼:“杜少和蔺少也在呢,玉廷啊,你不是一直念念不忘你的老相好吗,他人现在就在你面前呢,可别乐坏了,还不过去陪陪人家。”

  两个女人看向安静的端着酒杯的杜莫玄,他懒懒的眼神看向她们五官紧绷着,这画风突变,吴漾自然不错过看好戏的机会。

  蔺西扬的脸色都变了,是出于心虚的变化。

  那位廷玉的女子生的极好,无论身材样貌都很养眼,脸型是瓜子脸和鹅蛋脸的综合,所以显得很俊俏。虽然只有一米六的身高,但穿着一身黑色抹胸短裙裙把她的娇俏玲珑的身材裹得凹凸有致,胸不大不小刚刚好,胸部以上是一片引人入胜的锁骨,臀部以下两条腿修长又性感,配上一双百搭的高跟鞋随便往哪里直挺挺的一站都美的像一只高贵的黑天鹅。

  不要说吸引男人了,就连路辛如和吴漾都忍不住多看几眼,毕竟她们都没胆这么穿,只好看着别人穿得这么性感妖娆。

  廷玉优雅的微笑,朝着杜莫玄走过去:“杜少爷,好久不见!”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清灵动听。

  “我说,我们杜少爷都浪子回头了你们怎么还不把自己嫁出去”程璟南翘起二郎腿,玩味的说道。

  红裙女子坐到程璟南身边,胳膊搭在他肩上笑得颠倒众生,“我们的廷玉一直心心念念的是杜少爷,对他余情未了,心里想嫁的人自然是杜少爷,蔺少程少,你们还不懂吗。”女人颇有意味的说,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看向杜莫玄和蔺西扬。

  杜莫玄安静的坐在那里端着酒杯泰然自若。看着玉面含羞的廷玉,红衣女子推波助澜的把廷玉推到他身边坐下,笑盈盈的打趣道:“杜少爷,以前你不是去哪里老喜欢把玉廷带上一起玩吗,这么久不见,难道就把人家给忘了吗,哦,还有蔺少,小怜最近身体不太好,不方便出门,要是今天在这里见到你估计都高兴坏了,你有时间可要去看看人家姑娘啊。”

  杜莫玄沉默着不动,脸色越来越阴寒,蔺西扬浑身不禁冒出涔涔冷汗,不敢看辛如一眼。

  而辛如却无比淡然的喝着酒,脸上任何表情都没有。

  吴漾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什么,眼神都变得锐利起来,这两人,早就认识,而且,还有这么丰富的阅历和情史,真是令人刮目相看了:“你们早就认识了?”她看着蔺西扬问。

  蔺西扬尴尬的低着头,不是因为他和杜莫玄的关系尴尬,而是认为这两个女人不该出现在这里,搅和气氛。

  吴漾冷冷的问:“怎么不说话,有人不能说的吗?”她看向杜莫玄,他依旧默不作声。

  蔺西扬视死如归,猛然挺胸:“我们上初中就认识了”

  吴漾意识道,他们俩之间的关系,这牵扯到很多问题。

  她站起来怒指着两人气急败坏道:“你们竟然合起伙来骗我,你们两个大骗子”

  她说呢,非亲非故的,好端端的,杜莫玄怎么会把蔺西扬安排到杜氏呢,而且一去就是行政总裁,太不合常理了,太不正常了,这分明就是暗箱操作。

  廷玉和红裙女子有点眼劲,看情况不对劲,想了想是不是刚才自己说了不该说的。第一想法就是,赶快桃之夭夭,女子拉着廷玉转身就走,吴漾眸光一转,冲她们嚷着:“你们两个留下,告诉我,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怎么认识的,你们是什么关系。”

  蔺西扬为了阻止事情往更坏的发展,赶紧下逐客令:“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你们赶紧走吧。”

  两人女人一脸尴尬,要笑不笑的站在一边不知所措。

  吴漾铿锵有力道:“说呀”

  两人吓了一跳,红衣女子看她身上穿的名牌的外套和不凡的气质,还有那不怒自威的凌人气势,她心想着是不是他们当中一人的太太,她夹在这种处境实在进退两难,再看看两位大少爷的脸色她哪敢在这里嚼舌根。

  “还是不要说了吧”

  吴漾嫣然一笑,语气柔和了下来:“我不是什么杜太太和蔺太太,不会对你们怎么样,我只是需要了解一些情况而已,你们放心的说吧。”

  红衣女子看着两个男人没有反应,迟疑了一会才说:“我们十年前是在另一家酒吧认识的,他们经常在酒吧和KTV玩,也经常把我们带上,不过我有工作就很少去,倒是杜少和蔺少,他们各自都带着廷玉和那个小怜的女孩一起玩,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的就这么点,我们可以走了吗?”

  十年就这么点历史记录,?鬼才信。

  话说十年前,他们都还在上高中,那个玉廷的女子年龄跟他们几人差不多,人长得蛮漂亮的,该不会是初恋女友或者前任吧。

  她冷笑:“走什么呀,留在这喝酒,你们两个一块,把杜少和蔺少伺候舒服了我给你五万块”

  廷玉和女人眼睛都亮了起来,两人面面相觑,感觉不可思议,五万块钱,陪他们喝酒就有五万块钱,这么大的诱惑力怎么能狠心拒绝。

  可看到两个男人越来越阴寒可怕的脸色,她们哪有这胆往枪口上撞。

  “两位小姐,我们还是走吧。”红衣女子摆了摆手笑得一脸诚惶诚恐。

  她拉着廷玉走,但廷玉似乎还不想走,恋恋不舍的看着杜莫玄是满眼的希冀,她期待他的回头,哪怕看她一眼也行,红衣女子无视她眼里的情欲,用力的拉她走了。

  吴漾目光冷冷的扫过两人,心里越发气恼,她深呼吸,努力稳住情绪。将五个酒杯摆成一排,利落的倒满:“继续喝酒”她拿起一边杯放到程璟南一杯放到辛如面前,转头对程璟南说:“程少爷,我们一起喝酒吧。”

  辛如已经面无表情的端起来喝了,没有阻拦,但心里努力的让自己淡定,程璟南兴奋的挑眉,眼睛充满了自信,他经常喝酒,酒量可早就练得炉火纯青了,自信洋洋的说:“这个可以,我们不醉不归。”

  他察觉气氛有微妙变动,嗅到不寻常的味道,也察觉到吴漾和辛如心情不好,他也不是没眼劲的人,也不是爱侵入人家私事的人,所以当下,他就装作若无其事的喝酒。

  路辛如慢悠悠的喝着,淡漠的表情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这才是她的性格,心里越不高兴越是冷静,这点跟吴漾有点相似。但此刻吴漾的心情却无法平静,在这么生气的情况下,她若不选择甩袖离开,就是留下来喝酒解愁。

  过了一会,辛如觉得没了兴致,起身就走,蔺西扬心里暗叫不好,这下在她面前百口莫辩了,他慌张的追上去,临走前交代了杜莫玄一句:“这下我麻烦了,你留在这里看好他们。”

  吴漾她闷闷的给自己猛灌了几杯酒,程璟南慷慨的跟她碰杯痛饮,杜莫玄怕她喝多,伸手阻止她,吴漾用力的扯开他:“你不喝酒就滚开。”

  “你再喝就醉了”再好的酒,她这么个喝法不用一瓶人就醉了。

  “我不认识你,不要你管”她语气冷冷的说。

  这陌生的态度,杜莫玄拿她没办法,忽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看来她今晚不把自己灌醉就不罢休,杜莫玄只好随她去,只要她不出事就行。

  程璟南第一个倒下,趴在桌上上胡言乱语,不知道嘀咕着什么,吴漾的大脑依然清醒,感觉这酒度数太水了,又猛喝了几杯,终于摇摇欲坠的在沙发瘫下意识涣散,嘴里低声细语的呢喃着:“杜莫玄你这混蛋。”

  她真的生气了,她第一次这么骂他,杜莫玄也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彻头彻尾的大混蛋。

  杜莫玄招来酒吧的代驾司机,把程家地址给了他,让他把程璟南送回去。

  然后去扶吴漾起来,程璟南被两个酒保架起来,他突然动了一下,迷迷糊糊的抬起眼皮,拉住吴漾的手含糊不清的说:“吴漾,我们继续喝。”

  杜莫玄看着心火,踹了他一脚,用劲把那只讨厌的手扯开低咒一声:“给我滚蛋!”

  吴漾醉如山倒,第一次醉到意识不清,根本不能走路,杜莫玄只能抱着她走。

  把她放进车后座之后回到驾驶座,他又迟疑了,到底是把她送回家还是依了自己的私心。

  他从小到大,只要想要的从来没得不到过,也从来不是犹犹豫豫的人,可这次他竟为了这种问题犹豫不定。

  按理说,他跟魏闵童就在一个礼拜前彻底断绝来往,跟她在一起无需顾忌。

  他回头看着吴漾,凝思了一会,突然做了一个决定。

  到了酒店,还在某男人怀里的吴漾朦朦胧胧的睁开眼,醉眼迷离的她只感觉一张熟悉的脸在她面前,一会模糊一会清晰的,她都不确定是谁,却有一个影子在心里摇晃着。

  “杜莫玄,你混蛋,我恨你,讨厌你,你为什么又丢下我”因为醉得不清,她的声音显得软糯无力,恐怕她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

  杜莫玄的心里像是被触动了某根弦让他猛之一颤。

  把她放在床上,他两手撑在她身体的两侧,低声试探的问:“你恨我什么”

  吴漾的思想不受自己控制,他问什么她就说什么:“你为什么又要娶别人,每次看到你和她在一起我就好失落,好难过,好失望”

  杜莫玄心说:看不出她一点难过,要么就是太会装,不过听她说这些心情就明朗了起来,原来她还在乎他。

  他一直以为,她的心已经偏向别的男人了。每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总是有很多话想跟她说,可她对他如同陌生人,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他又拉不下面子主动跟她说话,万一他主动开口跟她说话又被当空气那他多没面子。

  “可我看到你和沈缙在一起接吻,看到你为他流眼泪,看到你为他难过,你心里有他,为什么你不跟他在一起”这一直是他的疑惑,他第一次见到他们走在一起,惬意的散步在大桥上,那和谐的画面就像一对恋人,那一瞬间刺痛着他的眼睛。

  因为她的忽冷忽热和若即若离,让他找不到安全感,当他知道他们曾经发生过男女关系时,他彻底失望了。

  在那一场谈话中,他问过她这事,她全然没有任何一丝愧意,她还明确告诉他,她一点也不为那件事情后悔过,还对别的男人动了心,她的每一句话都生生的在他心窝里砸个血洞。

  他曾经想放下这段感情,他也曾经想过找魏闵童这样简单温柔的女子平平淡淡的,相敬如宾的过一生,可后来还是失败了。

  她摇头,一双眼睛噙着朦胧的泪光:“我没爱过别人,从头到尾,我爱的人是你,就算你很可恶,很讨厌,很人渣,可我从头到尾没想过嫁给别人,从头到尾我只想嫁给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