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四十六章 终成眷属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4464 2019-06-23 03:12:26

  杜总裁的突然驾到,蔺西扬倍感吃惊,主动站起来把椅子给他让座,杜莫玄却走到落地窗前,习惯性的手插在口袋,面对眼帘之下的城市。

  每一次,心里有很多愁绪的时候,安安静静的站在这眺望着远方,很多旧时记忆都渐渐浮上脑海,还带出一丝丝惆怅。

  看到蔺西扬站起来给他让位,他依旧纹丝不动:“你坐”

  蔺西扬并没坐回去,而是走到皮质的沙发上闲情雅致的喝着茶,一脸笑意的打趣道:“走了这么久,对这个位子就没一点怀念吗,你该不会真打算一直在那边不回来了吧”

  现在想起来,都离开这里八个月了,杜莫玄都有点情不自禁的感叹时间如流水,“你说得对,我选择离开的第一天,就没打算回来,所以你替我好好管理公司”

  “我到底何德何能,居然让你这杜家太子爷这么信任我。”

  他转身过来看向他,毋庸置疑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早就摸透你的性格,我相信你能做好。”

  蔺西扬是个有胆有识的人,而且为人处事气魄果敢,你若拿着枪指着他脑袋,他依然处变不惊,临危不乱,昂首挺胸的拍拍胸脯说:“有种你就来,谁怕谁”

  他就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他八面玲珑,处事圆滑,对真朋友两肋插刀,他的交际圈很广,上到名流商贾下到街头地痞,都对带着几分敬意。

  而杜莫玄跟他,成为很多年的朋友,从初中,两人在少年叛逆期的不可一世,到意气相投。

  杜莫玄也说不上来,两人都心气高,不会轻易交朋友,他是怎么跟他成为朋友的,两但一定是循序渐进的建立起来的。

  蔺西扬呵呵笑着:“托你的福,我现在成了众迭之失,怀疑我是商业间谍。要是我做不好,岂不是辜负你的委以重任。”

  杜莫玄不以为意,转身背对着亮光看向蔺西扬,缓缓的说:“吴漾知道我把你安排过来,还跟我大闹一顿,说我挖她墙角,要是让她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估计我们俩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他对她那天的暴跳如雷的样子心有余悸。

  蔺西扬缓缓抬眸,惊讶的看向他挑眉:“不是吧,像她这么冷静到没人性的女人居然为了我找你大吵大闹?”

  他陷入沉思,想起了吴漾,他从小学二年级就开始坐在她后面,一直到初中毕业,对她的性格脾气有点了解。

  看似文静,却说不上十分内心,但绝对不能得罪她,如果对她使点小动作,或说她不过分的坏话,她就装聋作哑不会计较的,倘若触犯了她的底线,把她惹火了,她一定会睚眦必报。

  她安静的时候看起来很温柔恬静,是很多男生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孩,但她发脾气的时候,脾气真的火爆,蔺西扬就曾经见过她跟班里的女同学打架,她打起来架来特别狠,比男孩子打架还凶猛,当时她把对方骑在身下,把人家的嘴都撕破了,脸都抓出血来。

  因此,在女汉子这样的词组还没普及社会的时候,很多男同学都叫她男人婆。

  上了初中之后,初中生都比小学生安分很多,很少有打架滋事事件,没人招惹她,她就更加安静。

  上初中的时候因为人长得漂亮,因为有个富裕的媽,所以穿衣服都是高档货的,有很多各别班的男生对她慕名而来,但她都视而不见,下课不是睡觉就是看小说,用蔺西扬的话来说,她是属于那种过份的安静和淡定的女孩,性格很冷,但还是有很多女同学想跟她套近乎,她有时也会跟同学们聊天,但一堆人聚众聊八卦的她从来不加入。

  做了七年后座同学,蔺西扬跟她关系很近,更有共同语言,他也习惯了她的冷淡。

  在两人闲聊中,程璟南再次不请自来,嘴边携着慵懒的笑意:“杜少爷,你还知道回来?我们公司的女同事知道你已经不在公司都伤心欲绝,离开了这么久对你还念念不忘,准备打包袱追随着尼去那边了”

  蔺西扬添油加醋的打击道:“看来程少爷也不过如此,你的魅力和你皮囊都没有让她们留下的资本”

  程璟南顿时有种人格被羞辱的恼怒,不服气的嚷嚷道:“靠,蔺西扬,你欠扁啊,居然侮辱我的人格魅力,晚上我们去酒吧坐一会,看谁揽聚的美女多。”

  “你这风骚的花孔雀,我哪敢比上你一分。”

  程璟南早就习惯他的毒舌,跟他唇枪舌战也是自讨没趣,于是把注意力转移到杜莫玄身上调侃一下:“莫玄,你都离开这么久了,该不会真打算把自己嫁到那去舍不得回来了吧,我都多久没见到你了,我天天来公司,见不到你人我到现在还真不习惯”

  杜莫玄悠闲随意坐在案桌一角,手中拿着一个方块一边思考一边转动,这是他前几年就丢在这里的,一直留到现在。

  他正儿八经的问:“你打算一直游手好闲到什么时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理他就是神经病。

  在他们这个圈里,所有人都知道程家少爷风流潇洒,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吃喝玩乐,美女成群,只要是快活的娱乐活动都有他的光顾,因为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加上他那副的称心如意的皮囊和多情的气质让各种女人对他趋之若鹜。

  程璟南坐到蔺西扬旁边的沙发上,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边说,“我可不想像你们那样天天扎在一堆文件和资料里泡十几个小时,我的人生应该充满着快乐和自由”

  蔺西扬嗤笑:“有人还能把好吃懒做说得这么高尚”

  程璟南毫无在意的笑笑,一副我有的是钱我就是大爷的神采,理所当然的说:“每个人的生活领域不同,你们选择了劳务和束缚,我选择了安逸和自由,再说,公司里有董事长杜老先生,总裁位子有蔺西扬,还有我什么事。”

  杜莫玄心说:若是你能定下心来好好管理公司也就不需要蔺西扬了。

  但他和蔺西扬同样的想法,对程璟南这种只会挥霍金钱的人无法和他谈关于劳动光荣的话题,你和他谈酒烟美女,估计他能谈三天都道不完。

  杜莫玄和蔺西扬如此,曾经也是爱好吃喝玩乐潇洒快活的混日子,但随着年龄渐渐上增,接受的教育和思想让他们知道以后的人生需要力争上游,一味玩混下去只会让人生越来越颓废,所以他们迷途知返,悬崖勒马,一大学毕业就开始进入公司工作。

  对于程璟南的说辞,蔺西扬只是无语的摇头,杜莫玄淡然一笑。

  程璟南依然意气昂扬道:“我们好久没聚聚了,今天晚上夜色酒吧喝酒去,我请客!”

  夜色酒吧自然是路贠所经营的酒吧,那里有经过优胜虐太挑选出来酒吧驻唱,酒类繁多,装修设备精良,而且气氛好,绝大多数有钱人都会选择去那里。

  这个嘛,杜莫玄和蔺西扬程璟南意见一致。

  “杜莫玄,你现在近水楼台,晚上也把你们公司的吴总裁给约出来玩玩,昨天我可是见过她了,真是大美女呀,看她那美若天仙的脸蛋和那美妙的身材,见到她之后我认识的那些莺莺燕燕都变得黯淡无光了”

  这一句足以让蔺西扬暴跳起来,猛踹他一脚,程璟南吃痛的爆粗口:“靠,你大爷的,居然敢踹老子”

  蔺西扬眼神狠厉的盯着他严厉警告道:“程璟南我告诉你,你认识的那些女人不配跟她相提并论,吴漾不是你能宵想的,要是你敢像用对待那些女人的方式打她主意我弄死你”

  听到他这一番话,程璟南顿时不怒反笑:“蔺西扬,你这就不对劲了,你不是有女朋友吗,怎么还把其他女人当宝似的护着,要是你女朋友知道可不把你给踹了。”

  “要是让我女朋友知道,估计倒霉的是你”

  程璟南不解的皱眉,心想他们这关系不简单。不过蔺西扬说得是真的,那些常常混迹夜场的女人的确不能和她相提并论,吴漾身份高贵,美艳干净,那些女人天天在各种各样的男人堆里左右逢源,怎么跟她比。“

  晚上的八点开始,不眠的人夜生活才开始,夜色酒吧已经挤进一堆吃喝玩乐的人,整个酒吧充斥着酒香奢靡和颓废的气息,悠扬的歌声飘荡在酒吧的每个角落。

  吴漾路辛如相约来到夜色酒吧,在柜台上和路贠聊了几句。

  约在这里喝酒小聚的三人里,程璟南眼尖,一眼就认出了吴漾,眼睛都亮了起来:“那不是你女朋友和吴漾吗,你看,你当宝的两个女人也喜欢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

  杜莫玄和蔺西扬舒服的靠在沙发上,听他这么一说就看向柜台,果真是她们,真是巧了,八百年难得来这里一次,竟然还能遇到她们。

  路贠用看向那一桌,眼神示意,漫不经心调侃道:“那边有你们认识的人,过去坐坐?”

  路贠自然知道,自家妹妹在和某人谈情说爱。

  路辛如和吴漾也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一名俊美的男子正在朝他们这边挥手打招呼,笑得如同花开一样。

  路辛如问吴漾:“你们认识?”

  “西扬公司里的人”

  “哦”

  吴漾只是远远的朝她点头一笑,看他收起手,又回过头来跟路贠说:“有好的酒吗?”

  路贠笑开玩笑说:“知道你有钱,我必须那拿最好的给你。”

  他是个爱好收藏各种好酒的人,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分享他的珍藏没有几个。

  吴漾也笑了:“路老板,算个亲情价打五折好了”

  “这怎么行,我还想让你拿钱来砸我呢。”

  “下辈子吧。”

  路贠又从柜台的底下的保险箱里拿出珍藏之一的红酒,用红酒专用启瓶器把木塞拧开,缓缓的倒进高脚杯里,烈红醇厚的液体在杯子里舞韵出美妙的光芒。

  他将一杯放到辛如面前,一杯放到吴漾面前,故弄玄虚道:“欢迎品尝,谁能尝出酒名谁就有幸免单。”

  吴漾微怔,她对酒名的认知能力很少,从中端到高端她都喝过,但对品牌没有那么多考究。

  她只能从味觉感官上,给出酒口感的客观评价。

  酒液色泽深沉,有薄荷和黑加仑的香味,口感如丝般的柔滑,回味悠久,一定是年份已久的红酒。

  吴漾细细品尝了一口,眉头微动了一下,这味道和口感似乎有点熟悉,又再喝偿一口,一边回想了半天却毫无头绪,毕竟她喝过不少酒,喝过的也不太往心里去,她又不是嗜酒如命的酒鬼。

  “96年的拉菲”路辛如准确无误的说了出来。

  辛如跟路贠有个共同点,就是味蕾敏觉,对名酒很感兴趣,而且记性好,只要喝过,便能记住名字,而吴漾,是转身就可以把上一分钟的事情给忘记的人。

  经她这么一提,吴漾恍然想起,上次和杜莫玄约会在环亚酒店吃饭,杜莫玄特意点的,价格贵的吓人。

  因为年份已久,酒精度高,她喝了三杯就染上醉意,脸颊和耳垂都晕红了起来,浑身变得热血沸腾的热起来,杜莫玄酒量比她好,喝了几杯依旧神色不变。

  忽然的想起,她竟怀念过去,也怀念他,她在心底自嘲,她也是这么一个执着的人。

  路贠对自家妹妹品酒的本事了如指掌了,而且她喜欢旅行,尝过很多食物和酒类,是个不可多得眼界开阔,有见识的女子,即使她能准确无误的说出酒名和年份也见怪不怪了:“不错,你也算是个奇女子,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这杯酒就免费送给你了。”

  辛如受宠若惊,微笑着说:“好大手笔,吴漾妹子也算是你妹妹吧,要不……你也贈她一杯?”

  路贠微笑,俊逸而沉稳的脸上挂着温暖宠溺的笑容:“你们两个就是合起伙来坑我酒喝的”

  “哪敢啊,好哥哥”辛如嘴吧甜甜的,让路贠颇为无奈。

  过了好一会,蔺西扬走过来,一只手酷酷的搭在辛如肩膀上,脸上漾开如春乍现的笑容:“你们怎么也来了。”

  路辛如说:“来喝酒的”

  “我跟朋友一起,你们也来坐坐,顺便认识认识,也好陪陪我。”

  那又温柔又暧昧的接触,吴漾艳羡不已,转头看向路贠,与他心领神会对视一笑。

  十多年的兜兜转转和跌跌撞撞,看着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真心的替他们开心,希望他们永远永远,彼此珍惜,几十年如一日的相爱下去。

  路辛如从小心气高,蔺西扬同样是心高气傲,偏偏他们俩就对上眼,也曾经因为各自维持着自己的骄傲,他们阔别了六年,这六年,他们各自走向不一样的人生,谁也没有参与谁的生活。

  四年前,在这间酒吧里,他们六年后的第一次相遇,辛如和蔺西扬目光交汇的短短几秒,却暗藏微妙的因子,吴漾深刻的记得他们在年少懵懂时产生了羞涩于启齿的情愫。

  她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但最终,她们在一起了,这是她们最好的归宿。

  路辛如和吴漾加入他们的三人组,路辛如和蔺西扬坐在一起,吴漾单独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杜莫玄和程璟南坐在双人沙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