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四十五章 不介意了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4268 2019-06-19 22:19:07

  吴漾把视线转移到蔺西扬脸上,从学校出来各奔东西后,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难得见面的时候都是休闲舒适的打扮,更见不到他西装革履的样子,说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西装。

  他人本来长得就好看,五官俊挺,身材高大,头发剪的很短,穿起西装,整个人干净清冽,工作的时候还透着几分威严。

  她说:“我就是来看看,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吗,适应这样的环境应该没问题吧。”

  他一脸轻松,干净的脸上带着往昔随和的笑容:“像我们这种在社会上摸爬打滚过来,这点工作没什么不适应的”

  不多时,前台小姐代替秘书端了两杯茶水进来,然后出去。

  吴漾端起茶杯,轻呡了一口,心里觉得自叹不如:“我第一次来你们公司,你们公司可比我那气派多了,你真是牛掰,你竟然是这家大公司的CEO”

  蔺西扬挑眉,有几分淡泊名利的意味:“CEO……对我来说只是一份任务是重或是轻的工作而已,换句话说,你同样是公司总裁,却比我名正言顺多了,你是你公司的第一股东,大老板,最有话语权和掌控权,而我,只是因举荐上位的,又是对手公司来的,被人怀疑是商业间谍也是正常的,稍有差意,一不小心就被拉下去,站都站不住”

  “我比你好不了多少,别看我表面风光,我还不是得小心翼翼的做人做事,生怕做错什么,签错文件或签漏文件,一旦被人抓住把柄,一群老家伙就抓着我的辫子合起伙来挤兑我”这是吴漾CEO当久之后的感悟。

  两人聊了一会,突然有人进来,进来的男子给人的第一印象,五官妖冶,薄薄的嘴唇,一双眼睛生得狭长,潋滟柔软的眼神有几分多情的味道。

  男子一进来,发现这里有个长得又漂亮又有气质的女子,他带着好奇的心思打量着她,心里产生别样的兴趣,习惯性的心神荡漾起来。

  吴漾也看着他,见他在用一种探究的眼神打量自己,顿时就浑身不自在。

  他探究过后,转头看向蔺西扬:“蔺西扬,这是谁呀,也不介绍介绍”

  蔺西扬还是客套的将双方介绍一下:“这是杜氏的股东之一,程家少爷,程璟南,这是萧氏的吴总”

  程璟南恍然大悟,咧唇笑道:“原来这就是传闻中萧氏总裁吴总,吴漾,别来无恙,这名字有意思!”他伸出手与她言握:“你好,吴漾,我叫程璟南,程家的少爷,很高兴认识你!”

  吴漾这名字似乎要被他嚼出味来,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程家的程少爷,原谅她的孤陋寡闻没见识,她好像没听说过程家。

  吴漾只是嫣然一笑,没有伸出手,却不失礼貌:“你好,程少爷”然而转头看向蔺西扬站起来:“蔺总,既然你这里有人,我就先走了,改天有时间聊,程少爷,再见!”

  程璟南伤心的看着她娉婷的背影,有挽留的心思:“这就走了,再多聊一会嘛,我才刚进来呢”

  看着门重新被关上,他满心失落的收回目光,坐到她刚才所坐的位子上,凳子上好像还有她的温度。

  “我原来听说萧氏的总裁年轻貌美,我以为是他们瞎传的,才不相信年纪轻轻就能把一家大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的,这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大美女”程璟南依然沉浸在刚才的惊鸿一瞥之中津津乐道。

  蔺西扬没打算理他,语气寡淡道:“程少爷,你有事吗,有事就说,没事就别打扰,我要工作了。”

  “你怎么跟杜莫玄那德行,整天一副性冷淡的样子,我没事就不能来这坐坐吗?”他鄙夷的看着他,无所事事的翘起二郎腿抖了起来。

  蔺西扬只对着电脑上数据分析,目不斜视:“你坐吧,要不要我秘书给你上一杯茶”

  “不用麻烦,这里不是有吗”他面前一杯茶是吴漾刚才喝过的,他伸手过去要端起来,蔺西扬反应很快,立即把杯子拿走,说:“这是人家喝过的”

  程璟南笑得一脸欠扁:“瞧你紧张的,不就一杯茶吗,搞得我要亲她似的”

  蔺西扬气得青筋爆起,真想把这人给揍一顿再扔出去。

  下午,贺敬鸣又打来电给她下达命令:“今天下班了早点回家,赵坦会来家里吃饭”

  吴漾气得嘣八丈高,努力的让自己平静,然后故技重施:“我今天不能早回去,公司里还有一些事务要处理,所以得留下加班”

  没讲两句,通话就挂断了,吴漾满脸挂着愁绪,他爹性格顽固,赵坦又执着,根本说不通,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到点下班,吴漾早就计划好消磨时间的点子了,把路辛如约出来吃火锅,然后逛街,到了八九点再晃荡回去,赵坦也该走了,家里那老两口也该睡觉了。

  她在那个家里生活空间很自由,萧敬鸣和黎岚习惯早睡,房子又大,房间又多,她就算三更半夜回家,只要不搞出大动静,或者夜不归宿,都没人管她。

  只是早上吃早餐看不到她人才会随便问几句。

  从办公室出来,杜莫玄也刚好路过这里,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接听:“萧叔”

  吴漾和他同行,立即竖起耳朵听他讲话,手机隔音好,别人根本听不到手机里的对话

  杜莫玄对着电话说,眼睛却看向她:“最近都不加班,吴漾已经下班了”

  吴漾脸色顷刻变异,千算万算,怎么也算不到老头子竟然用这种方法查她岗。

  现在堵他嘴还来得及,她靠近他压低声音说:“你告诉他,我吃好饭还要回来加班”

  他唇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只笑不语。不知道电话里的老头子还在讲些什么。

  不一会,通话结束,吴漾迫不及待了解情况:“我爸跟你说什么了?”

  他浅笑:“他说,你这不孝女,前段时间天天说加班,合计着是骗他的,从他的语气里,他好像很生气”

  吴漾郁闷:“他生气,我还没跟他生气呢,这是把我往死里逼”

  他看着她:“相亲有这么痛苦吗?”

  “你去试试”想到一见到赵坦那副温润得没一点脾气的样子,她浑身不自在。

  “你刚才知道他要查我岗干嘛还要告诉他我不加班”

  他振振有词道:“你天天加班,我天天不加班,不显得我偷奸耍滑吗?”

  吴漾顿时哑口无言,忿忿的憋着嘴。

  她现在连家都不敢回,要是把她逼急了,她就在外面开房间住上几天,把那个赵坦打发了再回去。

  在这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沦落到相亲的地步,更没想过会沦落到让人帮她找对象的地步。

  在她情窦初开的年纪的青春情怀里,除了那个叫杜莫玄的男人,没出现过其他男人,从二十二岁到二十八岁,她的光阴年华虚度了整整六年,这六年,那个从未真正属于她的男人却占据她所有的思想和喜怒哀乐。

  到头来,他还是成为别人男人,别人的丈夫。

  而她又得重新选择另一种,没有他的人生。

  难得和他并肩同行一块下班。到了公司楼下,又见那辆黑色宝马在路边,车子旁边站着身材又高又瘦的赵坦,此时正用一对柔和的目光看着她,脸上挂着儒雅谦逊的笑容。

  杜莫玄也看向那个被安排给她的男人,忽然露出不屑的冷笑,,不紧不慢的往停车场走去。

  论貌相,不是她看不上他,而她最怕人家抱着这样的心思对她穷追不舍赖着她,如果像赵坦这样的天天跟她阴魂不散,只会给她徒增烦恼,也会让她越来越反感,如果保持一点距离或许还能得到她的尊重。

  见到吴漾出来,赵坦微笑着走上前:“吴小姐,你下班了”

  “你怎么来了”

  “知道你现在没车,回去不方便,我来接你回家,昨天我送你的花还喜欢吗?”

  吴漾没有提及花的事,一门心思的想对他速战速决:“赵先生,其实你不用这样的,老实告诉你吧,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男朋友的身份特殊,我打算找个机会再告诉他们的,没想到这中途就把你跟我凑到一起,但我不能欺骗你的感情,很抱歉,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人”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说完,没再理会愣在原地的赵坦,她头也不回离开了,小跑着追上杜莫玄的脚步,微喘着粗气:“你可以我送去取车吗?”

  “嗯,你跟他说了什么才能让你这么快全身而退的”

  吴漾没回答他的问题,“难怪最近萧岂老在暗地里抱怨他更年期,不是操心萧岂的学习和在校表现就是操心我的终身大事,我妈竟然跟他意见一致。搞得我们俩人心理压力极大。”

  听说家庭主妇当得时间长了,就爱没事找事,无病呻吟,他们俩就是典型的例子。

  总归一句话,都是闲的。

  到了停车场,见杜莫玄走到一辆保时捷那边,吴漾又忍不住欣赏着这赏心悦目的豪车,心想,他真是有钱人,以前,他开了一辆价值六百多万的兰博基尼,后来换了一辆一百多万的奥迪,现在又换成四百多万的保时捷,而她,用的还是自家车库里闲置的宝马。

  现在这时候正是交通高峰期,去汽车维修站经过繁华的市区,堵车堵的厉害,车子夹在车流里开开停停的,吴漾困意又上来,坐着坐着就睡着了,脑袋无意识的东歪西斜着。

  等她醒来,还没到大目的地,不过公路上已经通畅无堵了。

  到了一家餐厅停车场停下,杜莫玄说:“看你这么困,不适合开车,先去吃饭吧,刚好我也饿了”

  吴漾也不着急回去,反正已经是饭点时间,刚好自己也饿了。两人进去挑了靠窗的位子坐下,服务员拿着菜单迎上来招待着。

  老规矩,吴漾先点餐,东挑西选的也不知道选什么,只好随意点了几个就把菜单推到杜莫玄面前,他只是随便的翻开几下就对服务员说:“暂时先上已经点好的吧。”

  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各吃各的,又回到无话可说的漫长日子里。

  饭吃到一半,吴漾的手机又响了,是黎岚打来的,她能猜到她打这电话的原因。

  黎岚问:“在哪呢?”

  “我在外面吃饭?”

  “怎么又在外面吃,刚才赵坦打电话来,说不来家里吃饭了,还说你已经有男朋友了,他以后都不来了,这话是真的吗?”

  吴漾没有直接回答,火爆脾气又发作,因为不堪其扰态度很强硬的说:“不是说好你们不要管我的私事吗,这人你们哪找来的就往哪塞回去,你们要再这样就在外面找房子住”

  杜莫玄不疾不徐的吃着菜,听着她和她的母亲对话的语气,发现吴漾是个很硬脾气的女人。

  他深有体会,正如她是个爱恨分明的人,如果能跟她合得来得人,常常能坐到一块高谈阔论,要是让她不痛快的人,她一概不理,不是当空气就当是陌生人,反正就当此人不存在,仿佛在熟悉和陌生中间画了一条分界线,陌生的人,两者之间都难以跨过那条界线。

  他心里沉重的叹息,不敢想象,吴漾骄傲自信,昂扬气阔,魏闵童那柔柔弱弱的性子每次见到她都只暗暗低头,不敢正面看她一眼。

  也许这段时间,魏闵童彻底消失在她面前,让她淡忘了很多,所以她对他的介恨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减退。

  如果真的可以重来,那些过往,他不介意了,真的不介意了,即使让他背上渣男负心汉的罪名,他也不介意了。

  黎岚在电话里语重心长的说:“我们这不是为了你好吗,你都多大年纪了,之前我以为你会跟杜莫玄好,现在看来,他根本不是你的良人,我们也不想管你的私事,可想想,再过两年,你都三十了,再找对象结婚都得降低标准了,我们能不着急吗,我们也只是想挑几个,让你自己选择个合适的。”

  吴漾听得耳朵起茧,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我在跟朋友吃饭,不适合说这个,先挂了。”

  黎岚也无奈,这女儿从小性格就倔,只要她有自己的心思,别人说什么都油盐不进的。

  一顿饭吃着吃着就没了味。黎岚说,杜莫玄不是她的良人,是呀,她怎么忘了,半年前,在他们中间产生了无法修补的裂缝,他在意的让她难堪的。现在他身边有了个魏闵童,她还对他念念不忘还有什么意思。

  她低着头,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口饭,放下筷子:“我吃好了,先走了,你慢慢吃。”

  这里离汽车维修站还有一公里路,她走路过去花了十五分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