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四十四章 困惑已久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4461 2019-06-18 22:49:11

  在这里晃荡了半个小时,四个人一起回去,杜莫玄和魏闵童走在后面,吴漾和萧岂走在前面,偶尔听到魏闵童和杜莫玄说话的声音。

  吴漾打算收萧岂为卧底:“下次爸要是让那些人来家里,你可得告知我一声”

  最近这段时间,萧敬鸣老是安排她去相亲,她就以加班为由,他老人家多半是信的,没有电话的时候吴漾以为就不用被安排相亲了,一下班她放心的回家吃饭,结果回到家里就看见家里多了个男人,貌相还不错,长得斯文儒雅,待人彬彬有礼的,身材纤瘦,他姓赵,叫赵坦,家里是做外贸生意的。

  除去内在和外在,重要的是那男的愿意和她生活在萧家,这一点萧敬鸣对他很满意。

  但在吴漾眼里,这个男人完全不是她的择偶标准,对他完全无感。

  能吸引她的男人,偏向于杜莫玄那种霸道又温柔又高冷又柔情的男人。

  只是变成别的女人的男人有点可惜了。

  吴漾在家里见过他两三次,每次在萧敬鸣的威严之下她都得耐心十足的应付着,等到七点多,他就走了。

  陪他聊天的两个小时,吴漾都是强颜欢笑,过的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萧岂趁热打铁:“你让我当间谍?也可以,你给多少酬劳”

  他所说的酬劳就是钱,他手机被没收,连经济财产都被限制了,他一个高富帅变成穷死鬼,很不习惯没钱的日子,这有挣钱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你想要多少?”

  “一次三百”

  “你打劫呀,叫你传个话也要三百”

  现在的孩子都那么奸商吗?

  “传个话就能避免你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再说我还得承担风险,要是被那更年期暴脾气的老爹发现,我又得挨揍。”他一脸后怕的样子。

  的确,萧敬鸣最近脾气有点大,吴漾都有点忌惮他。

  “我挣点钱也不容易,算个亲情价,两百块钱好了。”

  “杜绝讨价还价”他一口咬定。

  “成交!”反正这状态不会维持多久的,她会尽快解决这麻烦,吴漾在心里打着算盘。

  过了一会,她又问:“魏闵童她也住这附近吗?”

  “你说闵童姐呀,她的家离杜家最近,以前魏阿姨和杜阿姨跟咱妈关系好,闵童姐也经常来的,只是这几年就很少有来往了”

  吴漾心里忽然酸酸的,她的亲弟从未叫她一声姐,竟这么亲昵的喊她的情敌叫姐。

  魏闵童和杜莫玄从小青梅竹马,家离得近也是有道理的。

  她一边走路一边若有所思,就到了杜家别墅。眼睁睁的看着萧岂又屁颠屁颠的跟他们一起进去,吴漾心里非常鄙视他,当个形影不离的电灯泡还这么积极,不亦乐乎的。

  暗淡的路灯下,这条路走着走着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一个人闷闷的走回去,到家门口,她发现又是那辆黑色宝马停在别墅门口,那个赵坦还没走。

  吴漾盯着别墅里面从窗台透出来的光,很烦恼,难以抉择,是进去面对,还是继续躲。

  她已经很累,很饿,干脆进去,随机应变。

  开门进去,先在玄关鞋柜换了一双家居鞋。

  传来黎岚的声音:“漾漾,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打电话又打不通”

  她不咸不淡的回应:“我手机没电,关机了”

  “我们还等你回来吃饭呢,让小坦等了你那么久,真是的,这一天天的也不着家”黎岚向来是温柔贤惠,不喜欢抱怨也不喜欢多话,她是故意说给赵坦听的。

  吴漾换了鞋子走进大厅,轻飘飘的瞥向赵坦,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微笑着看她:“没事,吴小姐也不是故意的,吴小姐你吃饭了吗?”

  她昧着良心说:“吃了,我今天跟朋友在外面玩了一天,有点累,我去休息了,你先坐会喝杯茶。”说着就往楼梯去。

  萧敬鸣坐在赵坦对面的沙发上,不满的冲他嚷着:“等会再上去,人家特意在这里等你的,你就把人家一个晾这里,这怎么说得过去。”

  老人家都发话了,吴漾把在A市买回来的东西放在楼梯上,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到沙发上,赵坦麻利的给她倒了一杯茶。

  她双手接茶:“谢谢!”

  吴漾实在没话题跟他们聊,气氛有些局促,她心意兴阑珊的捧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为了缓解气氛只有黎岚和萧敬鸣时不时的和赵坦聊几句,过了一会,吴漾站起来说:“赵先生,我们出去走走吧”

  赵坦愣了一下,站了起来:“好,那我们就出去走走,那萧总,萧夫人,我们出去了。”

  黎岚微笑说:“好,你们出去走走也好”

  吴漾穿着拖鞋出门,走到他的车子旁边停下,转身对着赵坦开门见山:“赵先生,我想我应该告诉你,咱俩不合适,你不用特意来这里的。”

  赵安愣了一下,没想到被拒绝得这么直接,他想了想,才平和的说:“吴小姐,我想可能是我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你还不了解我这个人,所以才会让你感觉到不适应,不过也不用太着急,其实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认定了你,希望你可以给我们多一点时间,让我们彼此了解”

  吴漾抑郁,她最怕别人看上她了,被人喜欢实在是一种负担。

  她绞尽脑汁,努力的抹黑自己:“你应该知道我的年纪吧,我已经二十九,脸上开始长皱纹了,皮肤也开始有点松垮了,我已经不是年轻的小姑娘了,况且,我现在的工作很忙,一天到晚的工作,没时间做饭,没时间陪你吃饭,没时间生孩子,甚至没时间带孩子,没时间陪你看电影,我觉得赵先生你青年才俊,要找那些年轻又居家会照顾家人的女人,娶了我这样天天不着家的女人实在是耽误了你。”

  “我听说你才二十八,从外表看你还很年轻,看起来各方面状态都很好,至于家庭内务,我也可以多花点时间照顾家里。”他很真诚的,自说自话。

  吴漾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完全没有被人夸的喜悦,这个男人是不是打算嫁给她了?

  就是真的,她也不想娶。

  她越说越无力,越来越没耐心:“赵先生,两人在一起讲究的是情投意合,而且,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你人很好,真的,只是你以后会遇见更好的女人,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我愿意等,愿意用我的真心打动你”在一副亮闪闪的眼镜下,一双眼睛里装着款款深情

  能打动她才怪,简直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她浑身散发倦意,内心很抓狂,此人说不通,索性不说了。

  “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今天有点累,要早点睡觉”

  “好,你回去早点消息,我们改天见”

  吴漾心累,心里说,最好不要再见面。

  七天假期浑浑噩噩的就过去了,假期后,吴漾上班的第一天,李秘书就抱着好大一捧玫瑰花到她办公室,脸上浮现笑意:“吴总,外面有位先生让给你送花来了”

  吴漾的目光从电脑移到花上面,依然宠辱不惊,面无表情的说:“是谁”

  “他说他姓赵”

  “扔了”她继续对着电脑工作,语气薄凉,显得很不近人情

  “啊?”李秘书迟钝。

  “我不喜欢这些,你看着办吧”

  “好歹是真材实料的玫瑰花,九十九朵呢,肯定花不少钱,丢掉可惜,如果你不喜欢,我就找几个花瓶,一部分放在格子间,一部分放我办公室,不过我不会说出去的”李秘书是何等聪明,不到半分钟,就把鸡毛琐事给计划得妥妥当当的。

  她赞成的点头:“嗯,那就交给你了”

  一个上午,整个公司弥漫着一股清新怡人玫瑰花香,从格子间,各个部门办公室,到秘书部,每个地方放上十几支,李秘书解释说是吴总让放这里给办公区增添点色彩的,大家看着挺赏心悦目的,也没多想。

  分发到最后,李秘书看还剩下十支,脑子转了了转,又从仓库里找来一个花瓶,将剩下的十支玫瑰花插进花瓶里,抱去杜总裁的办公室。

  “杜总,我可以把这玫瑰花放这里吗?”

  杜莫玄看向她抱在怀里的花瓶,一脸茫然,他一个男的在办公室里放花是不是有点奇怪。

  李秘书看出他的疑虑,连忙解释道:“其实我们大家的办公区都有,我看这花多出来了,还挺新鲜的,魏小姐经常来你这,一般女孩子都喜欢花,我想她来了看到这么漂亮的花心情也会好”

  杜莫玄话很少,没多说什么,也没多问什么,将信将疑的说:“放饮水机旁边的桌上吧”

  李秘书把花摆放好,悄悄的退出去,门一合上就忍不住露出狡黠的坏笑,韩文昊这时路过,就看到这一幕,很奇怪的打量着她:“你一个人在傻笑什么呢?”

  李秘书笑容瞬间凝固,瞪着他,语气带刺:“关你什么事”说完扭头就走。

  韩文昊看她脚步带风,气昂昂的离开,眉峰蹙起:“吃错药了。”

  他收回目光,在杜总裁的门口礼貌的轻敲了两下才进去。

  进去了十分钟,他向杜莫玄汇报工作事务后就离开,刚转身就意外看到花瓶上插了几支艳丽的玫瑰:“总裁,这花……”

  杜莫玄接道:“李秘书拿来的”

  “这不是别人送给吴总的玫瑰花吗?怎么就变成这几朵了。”他恍然想到刚才在门口笑得怪异的李楚昀,想不通她到底在笑什么。

  杜莫玄顿时来了兴趣:“你怎么知道这是给她的”

  “刚才有个年轻的男子捧了一束玫瑰花进来,是前台接待的,他说是要送给吴总的,杜总,我先出去了”韩文昊点到为止。

  杜莫玄从椅子上站起来,两手插在口袋,步子悠闲地走到花旁,眼睛盯着玫瑰花,伸出一只手,在玫瑰花瓣拨弄两下若有所思着,回忆起刚才李秘书说的话。

  悠然自得的在格子间走了一圈,一群女同事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都是惊讶于他的突然现身这里。虽然同在一个公司,两位老板却很少来这里,一两个月见到他们的次数屈指可数。

  果然,杜莫玄在这里看到玫瑰花,再去其他办公室,还是有玫瑰花,好几个部门都有,那个男的到底抱了多大的一捧花来送她的。

  他在心里嘲讽着:“真俗”

  那个女人根本不喜欢这把式。

  回到办公室,眼睛瞥向放花的地方,忽然感觉这玩意有点碍眼,一把丢到垃圾桶里。

  过了两个小时,李秘书再端茶水进来时,看到垃圾桶里的花忍不住发问:“杜总,你怎么把花给扔了”

  杜莫玄冷冷的说:“看着碍眼”

  “哦,实在可惜了,那位先生为了追求吴总这么花心思,我数了一下那一捧花有九十九朵呢,肯定要花不少钱吧”李秘书悄悄的观察他的表情,也不在意被丢进垃圾桶里的花。

  他绷着一张俊脸,淡漠的表情透露这几分不愉悦。

  她似乎在空气里闻到一股酸醋的味道。

  隔天,吴漾看没什么事,悄悄的溜到杜氏集团,从公司出来才想起自己的车子还在维修站,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坐车大概也就十分钟不到的车程。

  她只来过一次这次,而且还是在公司楼外,写字楼里从没进去过,到了前台招待处,一位小姐温柔的问:“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你好,请问你们蔺总在吗?我要见他”

  “请问你是哪位,有预约吗”

  “我没有预约,麻烦你告诉他,说有个叫吴漾的女子来找他定会明白”

  小姐顿时吃了一惊:“你就是萧氏的吴总裁?”

  萧氏的现任总裁,提及名字,在商场上混的没有不知道的。

  她点头:“嗯”

  “蔺总这会应该在办公室,我现在跟他通报一声”

  “谢谢”

  前台小姐在内线交代了两句就挂了电话,转头对她说:“吴总,请跟我来,我带你进去”

  吴漾跟在她身后,走过一条很宽敞通明的走道,左边以玻璃为墙,让整个视觉都开阔明亮起来,而且从这里,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到外面辉煌的都市。

  公司的规模很大,眼睛所到之处都是如此的气派恢宏,穿着职业正装从这里走过,无形之中给人增添了几分精神和几分气场,吴漾不由的叹为观止。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相比之下,萧氏就显得逊色了些。

  由此看来,更加加深了吴漾对杜莫玄的质疑,他去萧氏跟她争那一亩三分地到底是为了什么,这点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一直穿过走道,终于走到总裁办公室,小姐敲门,开门进去。

  见蔺西扬西装革履,严装整戴的坐在老板椅上,把目光从电脑移到两人身上,前台小姐退身出去。

  蔺西扬一见是她又嬉皮笑脸的,俨然没有大老板之风:“今天吹的什么风,把吴总你给吹来这了。”

  这是他们一贯的相处模式,见面聊天一向无拘无束的,足以可见他们牢固的友谊关系。

  吴漾自径坐在他对面的凳子上,随意打量着四周,办公室很大,办公区的身后是一面清一色的大大的落地窗,灰白调墙壁,精装修的天花板,虽然简洁,但所采用的装修材料都是上层的高等品,所以随意一看,处处皆透着非贵即贵的气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