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四十三章 一切重来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4559 2019-06-15 12:01:09

  萧岂已经做好挨打的准备,他闭着眼,准备挨痛,一棍子又抽过去,这次吴漾不像上次那样一股脑的冲上去挨打,但那一鞭子没落在萧岂身上,而是抽在杜莫玄的身上,吴漾猝然心里发出震颤,她似乎听到了皮开肉绽的声音。

  三个人同时错愕的看着他,萧敬鸣更是气得吐血,每次要教训自己的儿子都有人来替他挡鞭子。

  吴漾也在想,他为什么要去挡这一棍子。

  疼肯定是疼的,但杜莫玄脸上没什么太大反应,只是微微蹙眉,象征着属于男子气概的倔强,吴漾踱步过去,轻问:“你没事吧”

  “没事”

  他看向萧敬鸣:“萧叔,萧岂现在十六岁,有叛逆心理是正常的,大多数的少年都会有这样的阶段,你也不要太动气,慢慢的,他会明白的”

  最后萧敬鸣只能气哼哼的断绝儿子的经济。

  回到房间,吴漾带着一身疲惫心事重重坐在桌旁的椅子上一靠,无意间看见桌子的一瓶药膏,或许是睹物思人,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上次,在这个房间,杜莫玄亲自给她上药,她趴在床上不知不觉的睡着,那天晚上,她是被他吻醒的,两人顿时心潮澎湃都动了情,和他共度了两个小时宝贵时光,他看还不适宜留在这里过夜,只好重新穿好衣服,深深的吻了她一会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这么长时间,她一直选择用这种视而不见的方式彰显自己的骄傲自信,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天晚上躺在被窝里,她似乎从他用过的枕头闻到属于他的气息。

  尽管他们之间,重归于好的不慎重,突然的分手也不慎重,但只有她的大脑和心是诚实的,她可以死鸭子嘴硬,可以自信昂扬和他擦肩而过,对他视而不见,但她心里和脑海里想的都是他。

  一时之间,浓浓的思念如潮水般卷席而来,她不再犹豫,不再思考,拿着药匆匆的下楼,出了门口,朝着杜家的方向而去,如果可以,她乞求一次机会,一切卷土重来也可以。

  到了这里,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不应该来这一趟。

  昏黄的灯光下,一男一女抱在一起心无旁骛的热吻,她没有认错人,真真切切的看到杜莫玄和魏闵童在亲吻,魏闵童踮起脚,双手抱着他的脖子,这画面有多么的浪漫,有多么的甜美,而她的心就有多痛。

  有那么一片刻,吴漾感觉自己的心一点一点裂成碎片,大脑一片空白,几近缺氧的状态,后来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躲在被窝里撕心裂肺的哭,哭够了就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双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差点睁不开,这鬼样子实在没法出去见人,庆幸是周末不用上班,不用出去见人。

  像往常一样,她依然一副精神抖擞的去上班,仿佛什么事都没有,一切照旧,一连过了半个月,蔺西扬终于给她打了电话,他说:“我今天早上去你公司应试,你们公司的杜总,他问我,愿不愿意去杜氏,说那有比这里更高的职位”

  吴漾心头大骇,蹙眉沉思,过了几秒才平静的问:“他要给你什么职位”

  “行政总裁,我没有跟他们说你的事,我只是通过正常程序到你公司应聘管理之位,至于你们杜总的安排,我想问问你这事”

  “他既然安排你去杜氏有他的理由吧,我待会问问他,再给你答案”她真心希望,蔺西扬能体体面面的留在这里工作,不想让他陷入尴尬境地。

  挂了电话,吴漾脾气就上来,手机用力的扔在桌子上,这个杜莫玄到底想干嘛,他这身份从来不会去管人人力资源的事,怎么这次又有闲情去翻牌子了。

  她脚步生风的去隔壁的办公室,连礼数都甩到一边去,直接开门进去。

  杜莫玄被突然进来的人惊得眼睛一闪。

  “杜莫玄,你到底在搞什么,为什么来我公司面试的人怎么被你安排到你们杜氏去了”

  他微蹙眉,不动声色:“你说的是谁”

  “蔺西扬”

  他不疾不徐拿起笔盖把钢笔合上,抬头望向他:“就一个还没进来的人,就值得你发这么大的脾气?”

  “你这已经犯了原则性问题,你们公司缺人不会招聘吗,为什么要来我这里挖人。”

  “我单纯是看中他的才华,他在这里,撑死也只能混个部门经理,他去了杜氏,还能给他更大的提升空间,再说,我也是萧氏的第二股东,在这里谁去谁留我有决定权,蔺西扬跟你是什么关系,让你这么维护他”

  “跟你没关系,你想动谁都行,但这人你必须留在这里。”

  他坚决:“我说不呢”

  他盯着,她也狠狠盯着他,两人剑拔弩张,以前,再不高兴也是短暂的冷战,这是第一次,两个人第一次吵架,还吵得这么凶。

  “你……”吴漾瞪着他哑口无言,胸口激烈起伏着。

  魏闵童在这个时候进来,又提着吃的来,吴漾看向她,冷冷的说:“我看我应该给公司好好的立个规矩,在办公室门口挂着闲人免进的提示牌,免得谁都能随随便便进来,显得我公司越来越没规矩,办公室成了谈情说爱的场地”

  杜莫玄嘴角扬起一丝冷意:“好呀,你赶快立下这规定,好让我第一时间就拿属下部门里的那几对开刀”

  他也知道那些部门有人搞办公室之恋。

  他竟然威胁她,吴漾气得脸色发红,有越来越强烈的危机感,现在的杜莫玄一步一步的爬到她头上挑衅她的权威。

  她火冒三丈,像失控的豹子,伸手在办公桌上大力一扫,所有的物品如数落地,玻璃水杯和玻璃笔筒在地板上碎片横飞,发出刺耳的恐怖声,一张张的资料在空中飘起,吴漾气结难消,这还不足以让她泄愤。盯着他并郑重其事道:“我告诉你,蔺西扬是我让他按正常程序应聘进来的,这合情合理,我也没打算插手人力资源部的事情,你没理由让他从这里离开,你是怎么把他弄走的,就怎么把他哄回来”

  她转移视线看向一脸惊慌失措的魏闵童颐指气使着:“还有你,这里不是你随随便便进的,以前我可以不计较,但从今天开始,没事就别出现在我公司,你们要想约会,就到外面去约”

  充满庄严的办公室变得一片狼藉,杜莫玄难以想象她的脾气会这么大,她以前可是处变不惊的,越是生气越是冷静,如今为了一个男人就来他这里撒泼,大吵大闹的,简直颠覆了他对她的认知,他顿时被激怒,气得冲她大吼:“够了,你还要无理取闹到什么时候”

  她脱口而出:“我无理取闹?现在是你一步步把我逼成这样,你进萧氏的目的就是为了取代我吗?”

  吴漾心里本来就有火,想借题发挥把这一对骂一顿魏闵童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泪吧嗒的滴在地上,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小孩:“对不起,我不应该来的”说着就红着眼睛跑了出去。

  杜莫玄愤怒的瞪了他一眼,深呼吸,平复情绪,叹了一口气大步追出去。

  看着他急匆匆跑出去追魏闵童,吴漾只觉得一颗心仿佛被掰成了两半,一半已死去,另一半垂死挣扎的跳动着。

  吴漾缓缓蹲下来,把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憋回去,她一边调整情绪一边把资料一张一张的捡起来,再理整整齐齐的放回办公桌上,让保洁员进来把办公室收拾干净恢复到原样。

  杜莫玄腿长,步子快,很快就追上魏闵童,“闵童”

  魏闵童低着头盯着地上,眼睛挂着莹莹泪水很楚楚可怜的模样,杜莫玄看着心都软了。

  “对不起,别哭了”他柔声的安慰着。

  “莫玄哥,不是你的错,我知道,吴小姐她毕竟才是公司的继承人,她有权利定拒绝我这个外人进入,我知道我不该来这里,我以后不会再来的”她伤心委屈的抽泣着。

  杜莫玄轻轻的把她拥在怀里:“她现在压力大,脾气也大,你别跟她计较”

  她柔软的身子依偎在他怀里,被一股暖暖的气息包围着,心里生出越来越强烈的贪婪,小心翼翼的试探:“莫玄哥,你还爱她吗”

  杜莫玄的心脏似乎被什么攥住了一样,一簇一簇的被攥紧让他无力思考,眼神暗了下来,沉默了一会才说:“你再给我一点时间。”

  过了这么长时间,该淡的也淡了。

  “那这个饭,是阿姨让我带给你的”

  “拿去放我车上,今天我们在外面吃”

  知道他胃不好,胃口也不好,吃东西很挑剔,所以杜夫人天天换花样给他做好吃的,有时候熬点粥给他养胃。

  吴漾回到自己办公室,整个灵魂仿佛被抽离了一样,没有一点力气,也没有任何思想,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盯着落地窗发愣。

  李秘书进来时被她一副魂不守舍,目光空洞,满目疮痍的模样吓了一跳,她都差点以为自己走错地方认错人了,这还是那个骄傲霸气的总裁吗?

  “吴总,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她摇头,声音很虚弱:“有事吗?”

  “这是需要你签字的文件,不过不着急,你可以晚一点再审核签字”李秘书担心她这状态,不适宜工作。

  “其实,你和杜总的事,上次的聚会我们就看出来了,你不要难过,你的条件这么好,以后找到比他更好的男人气死他”李秘书试图安慰她。

  发现他们之间的内情,是因为他们俩表现得很异常,两个老板在一块应该和气生财,有商有量才对,而他们却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谁也不理谁,话都不和对方说一句,像是有很深的怨念,论谁看了都知道不正常。

  还有那天晚上在吃夜宵,她为他们点了一份砂锅粥,还特意吩咐老板不要放葱花和香菜,那一定是很熟悉的人才了解对方的口味。

  “在你们眼里,她比我好吗?”吴漾茫然若失的发问。

  李秘书咬了咬唇,发自内心的说:“没觉得,在我眼里,吴总你虽然在公司里平时看起来挺严肃,很难相处,但和你相处之后,大家都觉得你说个很好相处,很随性自然的人,反倒是那个魏小姐,看似温柔又知书达礼,但我们和她在一起,感觉很格格不入”

  想到魏闵童那柔柔弱弱的模样,吴漾之前对她的几分好感此时已荡然无存。

  之前明明一副大彻大悟的感悟,放下了主动和她离婚的男人,还跟她说了这么多,现在又纠缠不息的,天天变着花样在她面前秀恩爱,这不是存心恶心她吗。

  午休过后,吴漾依旧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开始投入工作,她低头仔细的看一份数据报告,杜莫玄敲门进来,她没有抬头,但她能分辨他的脚步声。

  他说:“我们来谈谈”

  吴漾依旧不动然波:“你说”

  看她这副爱搭不理冷漠疏离,杜莫玄的,心里感到一阵烦躁,只好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中间隔了一张办公桌。

  “我查过蔺西扬在原来公司辞职的原因,华辰老板有个女儿,是独生子女,她的女儿看上他,并且非要嫁给他不可,蔺西扬没答应,华辰老总把女儿视如珍宝,很宠爱她,蔺西扬本身业务能力很强,每次有商家招标,他经常比其他公司领先一步,他也是在商界上抢手的人才,华老板用公司继承人和将来财产继承人为诱惑,让蔺西扬入赘华家,还胁迫他选择,要么结婚要么离开,蔺西扬在华辰公司的职位是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坐的位子,最后蔺西扬什么也没说,干脆利落的递上辞呈信”

  见她依旧不动如山,杜莫玄更加烦躁,却还是耐心的继续说下去:“他最后选择来萧氏,是因为他知道,萧氏企业的实力比华辰要强大,一方面是为了摆脱华辰老板他们父女俩的束缚,上次,我在娱乐城看见你和他聊天,看得出来,你们关系很好,所以我推荐他去杜氏,我也征求他的意见,他答应了,我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他是在给自己一次机会证明自己的价值,好让自己在华辰父女面前扬眉吐气一番,在我的告知和提议之下,他并没有拒绝。”

  吴漾心想:这倒是符合他的处事风格,从不虚以委蛇,从不扭捏作态,很雷厉风行。

  “知道了,谢谢你”听到最后,吴漾只是冷淡的回应,依旧没抬头看他一眼,平淡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甚至让人不解,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吴漾对蔺西扬的了解,他骄傲不羁,性格又是风风火火,是个行事干脆果断,常常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也明白了,蔺西扬为了扬眉吐气,留在这里的确有点屈才。

  但现在看来,杜莫玄更不按常理出牌。

  杜氏企业的业务覆盖范围广大,实力在淩市名列榜首,是很多上市公司都望尘莫及的,他如果在那里,得到更多发展的机会。

  只是一去就是行政总裁,杜莫玄未免也太信任他了吧,退一步来讲,这样的做法实在很难服众。

  吴漾想想都觉得匪夷所思,只要不是圈套就好。

  她最后还是忍不住看向他问道:“你打算怎么跟你父亲和下面的人交代”

  “杜氏现在正在聘任总裁代理,我在那边还有实权,我亲自推荐的,他们想反对也由不得他们干预,当然,如果蔺西扬有这个能力管理好公司,那些人也无话可说,也不枉费我的一番心意”

  “你有没有想过,等有一天你再回去杜氏,那里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

  他笃定:“我就没打算回去”

  她发现,他这个人很难懂,比如他明明是每天披星戴月,走路带风的大集团总裁,偏偏要来这里跟她争这一亩三分地,吴漾看着他,沉思良久,气馁的低头,她感觉自己的智商越来越不够用,认识了那么多年,她对他依旧捉摸不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