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四十二章 少见多怪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4711 2019-06-15 05:23:21

  不知不觉,两人竟聊了四十分钟,吴漾看了腕表的时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要是再不回去里面那群人以为她要躲债了。

  “我都出来好久了,待会他们该到处找我了,要进去了,你也进去喝两杯玩会?”

  蔺西扬笑着心领了:“不用,我情况跟你一样,出来那么久,我该进去了,有时间我们再聊”

  “嗯,刚才我跟你说的事,如果你那边不太如意,你可以把我的建议考虑进去,到时候打我电话,或者发个信息”

  “谢谢,不过我得需要点时间”

  “吴总,你干嘛去了,上个洗手间要将就一个小时,手机也不带,你再不回来我们可就要报警人肉搜索了”回到包厢,传来小笛激动的责备声,吴漾心虚到不行:“不好意思,刚才遇到多年不见的同学,一聊就忘了时间”

  过了一会她去前台结账时,收银员告诉她,账已经有人结了,吴漾心里想,应该是杜莫玄趁她不在的时候把账给结了,吴漾没太计较这个,他也是公司的老板,请员工唱歌他结就结呗。。

  从KTV出来,已经十点,有四个人玩累了就先走了,剩下的八个人还精神焕发,想着明天不上班,今晚上什么时候睡觉都行,于是有人提议去吃夜宵。

  杜莫玄目光柔和的看向身边的魏闵童,低声问道:“你累吗,累的话我们现在就回去”

  魏闵童摇头,笑说:“不累,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迎面吹来的清风,带着一丝薄凉的秋意,她看着在前面欢声笑语的人群之中的女子,心绪有些浮游,但她很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八个人里,有三三两两的同行,吴漾和另外两位女同事走在前面谈笑风生,她穿着高级鹅黄色,只及大腿的修身连衣裙,搭配薄薄的肉色丝袜,把腿部线条拉得又长又直,头发编成麻花辫,长长的发尾垂在前面,脚下是一双金色的舞鞋,站在人群中,她的气质和外表尤为显眼,既有几分清新脱俗又有几分熟女的性感,杜莫玄和魏闵童走在他们身后,距离不远也不近,偶然间,吴漾的手机响起,她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接了起来,没过几分钟就讲完挂了电话。

  在东边的一条街上,有一家人气爆棚的经营各种夜宵小吃的门面,征求得他们的认同,吴漾把他们带进去。

  四十多岁一脸和善的老板见到吴漾时候眼睛都睁得大大的打量着她。

  “陈老板”吴漾笑着率先跟他打招呼。

  “吴小姐?”听到她声音,陈老板才确认。

  吴漾看向里面稠人满座的位子,店面不算很大,已经换了崭新装修,里面可以容纳十张桌子,空气中散发着熟悉的味道,心里随之而来的是怀念的旧事,“你们家的生意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好”

  老板谦虚道:“十年如一日的经营着,还过得去,倒是你,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你了,这些年上哪去了”

  “出国去了,回来快一年了,我们八个人,还有位子吗?”

  “你既然来了,还带这么多朋友照顾我生意,肯定有位子给你,里面那一间包间,我这就让人给你收拾收拾”老板热情的招待他们。

  “谢谢!”

  靠近楼梯口的一间大包间,似乎很少有客人来这里面,所以这里显得很干净舒适。

  “你好像跟老板很熟,你经常来这里吗?”魏闵童打量着这里的环境,她难以察觉的皱着眉,她的眼神和表情都表示她不喜欢这种地方。

  “四年前,经常和朋友来,有四年没来过了,这里都重新装修了,进来的时候我差点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和情敌交流,吴漾表情自然无异。

  她和她,和杜莫玄的交流次数,说是惜字如金也不为过,吴漾很少很少很少跟这两人讲话,距离上次的对话是什么时候,吴漾也想不起来了,反正比陌生人还陌生。

  有女同事不可思议道:“这里一点都不像是你会来的地方”

  吴漾指着外面吃香喝辣的人,毫无避讳:“你看外面的那些人,那是我以前生活的常态,以前,偶尔也会和朋友约在这里,这里的比其他地方卫生,且味道也不错”

  她一个抑郁成疾的人,时常对自己说人为什么要矫情这个矫情那个的,该吃香的吃香的,该喝辣的喝辣的,美食是她唯一感兴趣的东西,如果有一天,她连美食都不感兴趣了,那她一定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

  公司里的同事们,有的是出生于普通家庭,有的是出生书香人家,也有出生于小康之家,但有杜莫玄和魏闵童这样的出身的,几乎很少,没有强大的背和靠山景,能爬山公司中层和高层的,都必须靠自己很多年的付出和努力。

  他们出身普通,和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他们的生活的方式很平民,更喜欢这种人间烟火的气息,于是招来老板,点了几道特色小吃,大份小龙虾,泡椒凤爪,还有烤活鱼。

  显然,看着红油油的各种食物,两个从小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少爷和千金无法动筷子,只有眼明心慧的杰西,意味深长道:“你们点的全是辣的,也不知道照顾人家杜总和他女朋友的感受。”

  吴漾这才注意到他们难以接受的神情,发自内心的叹了一口气。

  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天作之合,天生一对,就是形容他们这样的,连一个为难和嫌弃的表情都如出一辙。

  “老板,再来一份海鲜砂锅粥,不要葱和香菜”吴漾冲老板嚷道。

  老板好奇一问:“香菜和葱都不要?以前你不是都喜欢放吗”

  “有人不吃”

  她的饮食习惯和生活习惯,和杜莫玄都不在一路的,她喜欢吃辣,他不能吃辣,她喜欢吃香菜,他讨厌香菜,她喜欢看电影,他总是能在电影院睡着。

  边吃边聊着,氛围很热烈,有人问起:“吴总,听说你之前是在法国,都说法国是一个很浪漫的国度,你在法国做过最浪漫的事是什么?”

  吴漾想了想,脸上立即笑出花来:“做过最浪漫的事当然有”

  “是什么?”大家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在大街上看着人家接吻”

  “噗………”有人喷茶在地上。

  未经男女之事的姑娘脸红了起来。

  杜莫玄眉头皱成一团,这种事情也能在这种场合讨论,他突然有点后悔来这里了。

  只有脸皮厚的小笛笑盈盈的说:“看不出来你居然有这种癖好。”

  “不是我想看,你们知道的,法国人喜欢浪漫且开放,我要是一副不知所措捂着眼睛害羞的样子法国人肯定骂我没见过世面”

  “后来他们吻了多久才散场的”

  “被我看到不好意思为止”

  “哈哈哈………”有人捧腹大笑着,吴漾漫不经心的剥着龙虾放进嘴里,油亮的小嘴一张一翕着。

  “你们别笑,我没这癖好,我一个朋友他是心理医生,他对心理治疗方式很独出心裁,他跟我说,如果你能一直盯着小两口接吻五分钟,以后你的人生观会有所不同”

  “那后来,你有什么感悟没?”

  “感悟就是……少见多怪”

  一群人看她完全没了总裁的高冷严肃,肆无忌惮的和她聊天,聊得很愉快。

  有人八卦兮兮的问:“那在法国,有人向你表白吗?那些浪漫的法国人是用什么方式求爱的”

  “有啊,一个白人帅哥,不过他虽然生活在法国却不是法国人,在元旦的日子里,在晚上的艾菲尔铁塔下,捧了九十九朵玫瑰,捧着钻戒,在我面前单脚跪下向我求婚,让我嫁给他。”

  有人羡慕得两眼冒着粉色泡泡,抱着更多的是向往:“哇,好浪漫,艾菲尔铁塔,我在资料上见过,据说到了晚上,那里特别的美,那你答应他了吗?”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我不喜欢用下跪的方式求婚,我不喜欢玫瑰花,更不喜欢姐弟恋,当时他脸都方了”

  众人甘拜下风:“够狠!”

  从洗手间出来,有个男的靠在洗手间门口抽烟,吴漾吓了一大跳,如果不是看见此人是杜莫玄,她要骂他变态狂。

  他吐了一口烟,白色的烟雾缭绕着,他眼神凌乱的看着她,许久才说:“公安局打来电话,你弟弟在警察局里”

  “what?怎么回事?”吴漾瞪大眼睛看向他。

  “先去看看上面情况再说吧”

  吴漾回包间,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并结了账,就到路边等出租车。

  杜莫玄也跟着出来,吴漾看着他说:“你进去吧,我一个去就可以”

  “已经很晚了,你一个女人不安全,萧岂是我看着长大的,他也算是我弟弟,他出事了我不能不管”

  “你女朋友在里面,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里不好吧”

  用沉默结束了对话,不多时一辆灰白色的保时捷停在他们面前,杜莫玄上前打开车门,示意她上车。

  一眼,只要一眼,吴漾就被流畅的线条,豪华的外观给吸引了。

  杜莫玄又换车了?这车真漂亮,一看就价值不菲,她突然有一种冲动,把她那辆宝马给换了。

  “杜总,现在要去哪”担当司机的年轻男子问道。

  “警察局”

  一路上,吴漾还是再想车子的事,看这座椅的皮质,手感,还有车室里的空气,无一不透露这资本主义的奢侈腐败的气息。

  她对他的车感兴趣,却始终没问,也没开口说话,这样的安静一直保持到警察局门口。

  此时的萧岂坐在警察局办公区的椅子上悠然自得,虽然脸上挂了彩,却不妨碍他优美的姿态。

  年轻的警察叔叔向他们交代了原由,签名确认之后就可以把人带走了。

  警察说,他这是见义勇为,下晚自习回家的路上,看到有两三个男的拉着一位瘦小的女同学,看见女孩一直挣扎抵抗,他为了出手相救,又寡不敌众,被三个男人揍了一顿,女同学趁乱逃了,当时刚好有巡警从那里走过,然后萧岂连同三个小混混也被带来这里。

  吴漾不知道该说什么,从小老师就教育他们,做人的多多行善,路见不平要拔刀相助,但显然,他这是鲁莽的行为。

  “吴漾”

  已经打开车门,正准备上车,突然有人叫她。

  “乔队”送吴漾和杜莫玄萧岂三人出来的警察看向那丰神俊朗的男子。

  若明若暗的灯光下,她看着那个穿着警服的丰神俊朗的男子朝她走来,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在一点一点凝固。

  吴漾凝视着着他,愣了好久,直到他走到她面前,她看清他的脸。

  “吴漾”乔洋冲她微笑。

  “乔洋,是你?”已经十年不见,当初那个不可一世的初中生变成丰神俊朗警官,吴漾不敢置信。

  “嗯,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这是………”他看向萧岂和杜莫玄。

  “我同事,和我弟弟”

  杜莫玄忿忿的咬牙,依旧儒雅一笑:“我们也是邻居”

  站在一边的警惊掉了下巴,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乔队长,这是杜氏企业的总裁杜总,原来你和吴总也认识啊”

  乔洋微笑:“嗯,我们有好多年不见了。”

  “这么巧,你今天因为公事特意从公安部来这一趟就遇到故友,算不算一种缘分”

  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两人随便聊了几句就道了别,说有时间改天约见面聊。

  在车上,吴漾没精力想其它的,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到了别墅门口,车停下了才醒来。

  “姐,没想到,你居然认识警察局里的人,还是个公安局的大队长,早知道,留在那里喝两杯茶再走,跟他混熟了,说出去多威风”萧岂越想越沾沾自喜,脸上挂着青红绿紫的缤纷色彩,在这样的夜晚笑起来有些瘆人。

  吴漾看着别墅里从窗户透出来的光:“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大晚上的让人去警察局捞你,你得有承受你老爹怒火的准备”

  萧岂一身浩然正气:“我这是见义勇为”

  “回去你自己跟他说”吴漾心情不好,连话都不想说

  看见家里头的灯还亮着,萧岂还是心里发慌,向吴漾和杜莫玄求助道:“最近老爹脾气挺大,你们可要帮我说几句好话”

  时间已经不早,杜莫玄没打算进去,见萧岂那一脸的伤动了恻隐之心。

  吴漾一路沉默着,自顾自的走进别墅。

  客厅里,萧敬鸣坐在沙发上眉目沉静,那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爸,怎么还不睡”吴漾换了一双家居鞋,问道。

  萧敬鸣沉着脸看向她身后的萧岂冷哼,“大晚上的,家里有人被拘留在派出所里,能睡得着吗”

  萧岂见怒气沉沉的老爹赶紧解释自己今天晚上的光荣事迹:“我那是见义勇为,他们人多,我就一个人,肯定打不过他们,”

  萧敬鸣忽略了他的光荣使,绕过他的话题:“你的班主任又打电话给我,说你又把手机带进学校里玩游戏,我都已经把手机没收了,你怎么还有手机”

  吴漾想到他有钱,只要有钱,想买多少就买多少。

  她觉得,萧岂虽然上了高中,依旧和以前一样没什么长进,恣意得不知所以。

  萧岂皱眉,叫苦不迭,明的不行,就暗的来,怎么还是被她抓到把柄了:“那刁妇,我怎么这么咋就这么倒霉”

  他低着头喃喃自语,萧敬鸣却听进去了,眼睛像冰刀子似的划过他的脸,“你说什么?”

  萧岂一哆嗦摇头不承认:“没什么?”

  “我听见了,你一个初中学生,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作尊重吗”

  “她不需要尊重”

  萧敬鸣老脸都抽搐了,暴脾气又发作,从旁边的小桌子下拿出一根仿真藤条。

  杜莫玄急忙拦住怒气爆发的萧敬鸣:“萧叔,别动气,可以好好跟他说”

  “好好说?你现在也看到了,说一句顶一句,说了也白说,他就是欠收拾,我今天晚上就好好收拾他一顿,让他长长记性,你让开,都这个时候了你也该回去睡觉了”

  说多了也浪费口水,现在他选择信奉棍棒出孝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