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四十章 形同陌路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676 2019-06-08 16:36:02

  吴漾转身背对沈缙,已经满眼泪水。

  泪眼朦胧总中,看见杜莫玄站在出口看着她,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反应,那是一种濒临绝望,悲痛欲绝,哀默心死之下的沉静。

  吴漾心跳都要停止了,他看到了,不只看到了,也许还一字不落的听进去了。

  沈缙用情的吻她的时候,用很很低沉的声音说:“不要拒绝我,这是最后一次”

  然后她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回应,她的情债,能不能用这一分钟的吻来还清。

  过了今天,他们真的一别两宽,告别过去,忘记曾经,希望他能遇到一个好女人。

  吴漾回头看向沈缙,沈缙也看着她,只见他嘴角微微上扬,有得意和示威的味道,原来他早就知道杜莫玄的出现,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吴漾转身离开的时候早就不见杜莫玄的身影,她顿时心乱如麻,她有预感,他们这段感情走到头了。

  晚上,夜幕渐拢的时候,吴漾出了门,选择往南边的方向走。

  经过杜家别墅,一辆白色奥迪停在别墅门口,吴漾认出杜莫玄的车,车门打开,从驾驶上下来一位中年男人,他打开后座的车门,杜莫玄也从车上下来,他豪无表情的看着吴漾,一步一步走向她,司机已经把车开进车库。

  他们没有说话,杜莫玄往着前面走,她也跟着他往前走,一直到在一条小河边的小桥上停下,他才看向她,很平静的问:“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吴漾愣然,有一种羞耻感从脚底爬到她脸上,让她在他面前无地自容。

  他这种质问的语气像是再声讨一个水性杨花的贱妇。

  “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们在酒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他的问题很犀利,每一个字都如一根刺扎在她心上。

  “我说了,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她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被游街示众,让她生不如死。

  他绝望的瞪着她:“吴漾,你还狡辩,今天你跟沈缙说的话我真真切切的听到了,我没那经验,我跟你在一起没发现有什么不正常,你说你为他动心过,你说你主动诱惑他,你说你把自己交给他,你说你不后悔,你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我们交往那么长时间,你什么时候主动告诉我,你喜欢我,你什么时候主动约过我出来幽会,你什么时候主动亲过我,你什么时候主动牵过我的手,你什么时候向我撒娇过,你什么时候主动关心我,你什么时候主动给我打过电话聊天,他字字珠玑的击中她的心。

  “你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的,是三年前,你脚扭伤了需要人照顾才打电话给我,现在主动联系我也是为了工作的事。你给我过的第一个生日,说要请我吃饭,带我去一家火锅,你喜欢吃辣,一吃辣得你就觉得很过瘾,你恶作剧的夹了很辣的菜给我,你知不知道我不能吃辣的,那天我吃了你给我的辣椒,我一天胃都很不舒服,你却很开心的吃这个吃那个的,我还得装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陪了你一天,我知道这样的自己很傻,但是我喜欢你,因为喜欢你,想陪着你,我才这么蠢。”

  吴漾看着他眼里有一种悲愤渐渐破裂,眼眶猩红,隐忍着胸腔里翻江倒海的愤怒,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

  她以为,他们相处的那两年里,没有任何问题,他没有不好,她也没错,她也从来没想过,她在他心里,是这么自私的一个人。

  她是个不太会主动的人,她的朋友圈里,她从来没主动找别人聊过天。

  几年前,她在乔屿的业务部,梅娅也曾经问过她:“你平时会主动找别人聊天吗”

  她想都不想就摇头回答:“没有”

  后来好久,她才知道梅娅这么问她是想看看的性格主动性和沟通能力。

  她就是这种没有主动性的人,也不喜欢主动跟人沟通的人。

  吴漾感觉此时火辣辣的疼,这比挨了一巴掌还疼,本来她没觉得那是不能原谅的事,也不是什么大错特错的事,却被他说得这么难堪,已经到这地步,她的心已经支离破碎,不在意和他撕破脸:“我是跟他睡了,但那时你已经结婚了,你都已经结婚,我凭什么为什么还要为你守身如玉,我们是成年人,做成年人该做的事,你跟你那魏闵童呢,我们俩谈了两年,你一句话都不交代给我,而我就成了你们的牺牲品,我的脚受伤,加起来一个多月都不能下地走路”

  “我打电话给你,你却一次都没来看我,是沈缙一直在不厌其烦的照顾我,他也是养尊处优的天之骄子,他也是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他什么都不会做,但他为了照顾我,他什么都愿意学,你呢,你有关心过我一句吗?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别的女人拜堂成亲,洞房花烛,我什么都不能做,你能明白我那种心情吗,你说你吃辣的会胃疼,为什么你不告诉我,明明胃疼,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还要装什么事都没有,我又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你只会怨,只会恨,却从来就没有真正谅解过我”他语气很平静却是面目狰狞,一句话诠释了所有的悲哀,他无力解释了,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绝然离开。

  那段婚姻,他是被逼无奈的,痛苦的不只是她一个人,他比她更痛苦,更受折磨,却没有得到她谅解,还反过来抱怨他。

  当初他主动提出离婚,魏家要求给他们家四个亿。

  为了离婚,他付出了天大的代价,他甘愿把名下所有的财产,豪车,别墅,豪宅,各别公司股份,全部都兑现,足足凑了四个亿,

  魏家只给了两个给杜家重振旗鼓,他却多花了两个亿解除婚姻,他离婚后想找她,可这个世界这么大,他根本不知道从何找起。

  那一年,因为他的私自决定,父母气得和他断绝关系。

  他为了萧氏避免破产,为了帮公司渡过经济危机步入正轨,为了帮她减轻负担,经营一家公司面对最多困难的就是经济压力,她一个女子势单力薄,只靠她一个人能撑着总有一天会撑不下去,他为了她,宁愿花多花几个亿买萧氏的股份,堂皇而之进入萧氏和她一起管理公司,而她根本不相信他,还让他签下各种条约来防着他。

  他为她付出的这么多,她却只会活在自己狭隘的思维里。

  在一进去婚礼迎客区,沈缙和吴漾碰面时两人见的交汇的目光就被他看在眼里,那时就猜出两个人有隐情。

  他从她的眼神里看出,她对沈缙是有感情的,他吻她时,她没有拒绝和厌恶,她满眼的泪水告诉了他,她的眼泪是为了沈缙而流的,没有感情,怎么会为他伤心流泪,她漂亮的面孔上,挂着让人怜惜的悲伤和泪水,那都是因为沈缙。

  如果沈缙当时看她梨花落雨的样子,也许会更舍不得放开她。

  他爱着她,她心里装着别的男人,难怪他向她求婚,却迟迟一句话都没有,他和她之间,到底算什么。

  一连几天,没有人看到杜莫玄的出现,也没有人知道他去哪。

  好在,公司的一切主使权还在吴漾手上,他不来,她照常可以主持工作。

  吴漾组织临时会议,召集西北区项目的投资股东,把完成的设计稿向大家展示,并一一解析,只要他们都认同她的设计,接下来就打版,申请专利,开始投入工程。

  礼拜一的那一天早上,李秘书进来向他汇报工作的时候顺便告诉吴漾:“吴总,杜总来上班了”

  吴漾手上拿着笔,在一张纸上勾勾画画,听到李秘书的消息,她的笔一顿,漫不经心的说:“知道了,我待会去工地,有你事去找他去”

  李秘书如大赫天下,心里欢呼雀跃着,脸色绽开了娇美的笑容,因为她知道,她这么笑着,吴总裁性格这么冷,也不会抬头看她笑的。

  她现在每天的生活,已经不像是坐在办公室里吹空调的霸道总裁了,而像个劳动工匠,天天穿着普通的衣服裤子和布鞋,带着灰扑扑的安全帽在工地里审查监督工作,几乎每个细节都是亲力亲为,建筑师有时候不太赞同的地方会跟她指出,她也虚心接受别人的意见,她每天在这里进进出出的,还跟工人吃一样的盒饭,工地里的工人几乎都认识她,这种大公司管理式就是各其所职,天天在工地里忙活的老板几乎没见过,

  杜莫玄几乎看不到她身影,他也听秘书说,她这段时间天天都去工地,很少呆在办公室。

  唯一见过两次面的是在公司例会上,两人相对无言,一句话都不曾跟对方说过,连看都不多看一眼。

  吴漾回办公室处理几分文件的时候打开抽屉,看见一枚戒指安然的躺在里面,她拿起来细细打量了一会,拇指轻轻划过精心篆刻的英文字母,戒指没有繁琐的样式,但每一个点缀都是点睛之笔,低调而华美,戴在手上很轻盈舒适,不管做什么完全没有碍事的感觉,这就是这枚戒指设计的特别之处,她也不太喜欢太张扬的东西,反而喜欢这种低调不失精致饰品。

  和戒指放在一起的还有环亚酒店十八楼的房卡,她好像放在这里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

  公司离环亚酒店很近,吴漾每天中午累的时候都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凑合休息,杜莫就把房卡给她,让她每天中午吃好饭可以在那里好好躺在休息,实际上她很少去。

  总觉得他的房间太干净,雪白的床单每天被酒店工作人员被收拾得一丝不苟,她怕她在那里睡一觉,床单就被她压出皱折来会尴尬,杜莫玄他那变态的强迫症,她怎么好意思把他的被子弄糟了。

  这些东西,该物归原主了。她把房卡和戒指拿去他的办公室,先敲门再进去,杜莫玄低头处理工作,没有抬头看她,他的头发剪短了,低着头,依然看到他完美立体的轮廓。

  见她半晌不发声,他低沉的问:“有事吗?”

  吴漾走上前,在他面前的椅子坐下,把东西放在他面前:“这个还给你”

  他看着放在他面前的一枚戒指和一张房卡,心头发紧,表面波澜不兴,又将视线转移到文件上,从头到尾就没有看她一眼,冷冷的说:“我给你的东西,就是你的,如果不想要了,你就自行处理”

  “我留着也没用”她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东西我已经还给你你,我出去了。”

  看似没问题的关系,其实早就生出间隙了,两个高傲的人,一旦把丑陋的弱点暴露出来,没有人会愿意主动去遮掩,而是选择形同陌路。

  他们之间的隔阂根本不是谁不够关心谁,而是他们无法维持被玷污的爱情,他的揭破和在意都让她很难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