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四十章 占为己有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4336 2019-06-08 16:04:07

  一个上午,吴漾反复纠结,纠结的心烦意乱,她活了二十七年,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纠结过,临近下班的时候,她才决定给他发短信,把他约出来。

  他简单回短信说:“十八楼见”

   what?这是要潜规则吗?

  吴漾自然不乐意:“公司附近的餐厅吃饭吧”

  他冷冷的回:“没诚意”

  吴漾如约来到酒店的十八楼,她直接用门卡开门进去。

  里面空无一人,她走进房间,步履轻盈的走到落地窗前,远远的望着几乎直入云端的建筑,那是西北区的重大开发项目,摩天大厦,环亚酒店原来整个淩市最高的建筑,有三十八层楼高,现在摩天大厦成整个省份最高建筑,将来还会盛名远扬。

  摩天大厦还没有真正取名,从筹划建造到现在已经四年,现在建筑工程已经封顶完工,附楼她已经重新设计,工程师并按她的设计开始动工,为了缩短工期,她又比原来多请了十几位的最好的工程师。

  很快的,只要她把平面设计图和立面设计图完善,就可以按照她的指示施工。

  全部完工和投入使用大概还需要一年的时间。

  杜莫玄默默的走到她身后,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下巴搁在她肩上,皱眉说:“你瘦了”

  “我们谈谈吧”吴漾目不斜视道。

  “嗯,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他语气清淡,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

  “那你能告诉我你的目的吗?”

  “你只要知道,我没有恶意就好”

  深呼吸,他还是不肯告诉她,失望的闭眼:“我答应你的条件”

  双方都带了协议合同书,每一份都是一式两份,吴漾的协议书上是她所提的要求,不过每一条都是合理要求,杜莫玄先看了再决定与否。

  他已经签字盖章,吴漾仔细的看每一条协议和条款,确定无误后才签字。

  “杜总,合作愉快!”吴漾收起合同和文件,看向他不冷不淡的说,脸上似笑非笑。

  他看着她,没说话,吴漾说:“我先走了”

  “吃了饭再走,酒店人员很快就送上来”他挽留的意思很明显。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吴漾兴致不高,站起来就要走。

  “吴漾”他叫住她:“吃了饭再回去工作吧”

  她心里压着一块石头,怎么吃得下:“我不想吃”

  杜莫玄疼惜的把她抱进怀里,温柔的说:“我知道你很艰难,也很无奈,我也曾经面对这样的问题,但你要相信我,以后你还是萧氏的总裁,其他的有关于你们公司人事行政依然一成不变,我不会干涉你一切决定,但公司往后的发展会更加顺利”

  “吴漾,等这件事过去之后,我们就结婚,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才走到一起,我不想再等了,只是现在杜氏和萧氏之间的交易还处于敏感期,我们之间的关系还不能公布于众。”

  吴漾眉目平静如水,靠在他怀里两眼空茫。

  她感觉他对她若即若离的,至少目前还不是谈婚论嫁的时候,她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模棱两可的说:“结婚以后,我依然会很忙,忙的没有时间生孩子,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没有时间陪你,没有时间和你看电影,也没有时间陪你吃饭,你愿意要这样的女人吗?”

  其实这样的婚姻,跟单身一个人没差别,只是枕边多了个人而已。

  很多人都受不了这种丧偶式的婚姻,如果换作是她,时间长了也会忍不住抱怨。

  他轻叹息:“一切困难都会过去的”

  没过几天,萧氏的董事会上,让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杜莫玄成了萧氏的老板之一,地位和吴漾吴总裁平步青云,然后整个公司都像炸锅了一样,因为杜氏的财力实力,公司股东很欢迎他的加入,并且不会影响他们的利益,还能给公司带来利益,简直是乐观其成的事。

  其中属女同事们最高兴,他要是成了萧氏公司的老板,那见到他的机会岂不是很多。

  在吴漾想过,杜莫玄以后肯定会在萧氏有自己的办公室。

  杜莫玄在杜氏企业,一直都以总裁身份管理公司,他不在杜氏,自然要招聘总裁代理。

  很多中层对她都有种幸灾乐祸的神色,觉得她的地位受到威胁。

  吴漾一直在忙,把所有的心思一直放在设计上,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抛在脑后,李秘书时不时进来跟她汇报工作的时候,看她闷头工作沉默寡言的样子深感同情,似乎没有了没有近水楼台的喜悦。

  不过半个月时间,杜莫玄就在萧氏设立办公室,虽然和两个总裁的职位一样高,但管理区域和处理工作程度不同。

  反倒吴漾,或许是因为有人替她分摊一半的工作,这段时间工作轻松了不少,只是很少跟杜莫玄碰面,有时候,她都忘了在隔壁多了个总裁,直到她走过格子间的时候听到一群女同事眉飞色舞的讨论他才想起来。

  半个月来最值得高兴的事,她终于完成所有的立面设计图和平面设计图,且得到设计总监的十分肯定和赞赏。

  还有另一件喜事,路贠结婚了,她一开始收到路辛如的通知,第二天,路贠亲自给她电话告诉她,并且叮嘱她不能缺席。

  吴漾挺替他开心的,她笑着说:“我一定会去,并且会送你一份大礼”

  路贠也不客气:“那是必须的,你现在可是女BOSS,礼越大,代表地位越高嘛!”

  “恭喜你,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抱得美人归”

  他的新娘是他喜欢了十几年的沈甯。

  沈甯从小生的极好,身材很高挑,长大后拥有模特的身材,大明星的气质,吴漾和她同上一所小学,沈甯比她小两级,虽然他们有共同的好友,但吴漾一直不喜欢和她打交道。

  婚礼那天,辛如当她的伴娘,蔺西扬则给新郎当伴郎。

  沈家是是上流社会的富商,沈家千金大婚,请了很多名流贵胃,同样请了杜家和萧家,沈缙和父母一起招呼客人,吴漾走到他们面前,沈缙的父母满脸笑容很热情的招呼她,她一身淡粉色的裙子配上一双裸色高跟鞋出席,搭上她那及腰的波浪卷发,她的穿着打扮已经尽量低调,却挡不住她那瑰姿艳逸的气质,不招摇,却足以吸引男人的盵视的目光。

  沈缙眸光沉沉的望着她,似乎幽暗深邃的眼睛里有难以酌透的深意。

  吴漾的目光和他的目光交缠许久,很多复杂的情绪在心里交织着,她样子看着他,脑海里浮现着三年前,酒店里缠绵撕裂的一夜,情,那犹如风卷残云的吻,灼热狂野的身躯,她知道,她不该想起这种事情,她也刻意将往事隐埋,但时隔多年,她总时不时想起,每次见到他,她就想起。

  她刻意回避他眼神,和一些来参加婚礼的客人随意周旋几句。

  看着路贠挽着沈甯站在司仪面前宣誓亲吻,吴漾受到他们的感染,笑靥如花的衷心为他们祝福。

  杜莫玄站在她旁边,静如泰山,眼睛看着台上的新人,像高兴也不像高兴的样子。

  吴漾却心有所感,幽幽的感慨道:“我和路贠小时候就认识,我经常在他们家玩,有时候在他们家里吃饭睡觉,小时候,他对我像亲妹妹一样,有好吃好玩都很大方跟我分享,他为了我爬到树上掏鸟窝,从树上摔下来,走路瘸了好几天,他妈妈看他对我这么好,他妹妹以为他喜欢我,让我长大以后嫁给他,后来他喜欢沈缙那漂亮的妹妹,总厚着脸皮在路口跟她来个邂逅,今天,终于看着他们结婚了”

  杜莫玄看向吴漾,她脸上泛着幸福的光芒。

  她的童年是欢乐的,只是在成长的路上增添一些烦恼而已。

  她有路贠和还有辛如的好朋友,有很多孩童时期的欢乐。没事干的时候三个人总是屁颠屁颠的去疯,去河里玩,长大一点了还经常窜到赌场去玩,路贠背着大人偷偷赌钱,要是赌钱赢了,就请吴漾和辛如吃冰棍和小零食。

  婚礼是在淩市海边的大酒店举行的,海风吹过,新娘轻薄的头纱的雪白如莲的裙摆随风飘摆着,加上她美丽的容颜和完美身材,在明媚的日光下,她美的像仙女,客人纷纷夸赞,说沈家的千金长得可真好。

  在日光的折下,海面波光粼粼,折现出刺眼的光线,吴漾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享受着难得放松的时光,无意的眸光流转,发现沈缙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走到她身后。

  吴漾眼神闪过一抹惊异,随口一问:“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出来没多久”

  他站到她身边,和她吹着海风风,沈缙侧过脸看着她那愈发沉静柔和的容颜,长长的头发和裙摆在风中飞舞着,皮肤在白炽的日光下显得很白,他一直没有忘记,上小学时,她经常被人老师和大人夸长得好看,她的确很好看,虽然那时候还小,但已经有了符合正常的审美观,他从小小少年时,只是单纯觉得,吴漾长得比学校里的很多女孩子长得都好看,只是她的性格古怪得让人琢磨不透,有时候看似温柔,有时候表现得很彪悍,脾气古怪。

  学习上也不太用功,一直是懒懒散散的状态,学习成绩有时高的令人咋舌,最低的时候也会有人给她垫底。

  阳光极好,气氛却很沉冷,男人俊朗的脸上充满忧郁,吴漾印象中,外表上,他那股骄傲的姿态没变过,变化最大的得是他的气质,性格,容貌变成女生心目中喜欢的类型。

  完全没有了少年时皮肤黝黑身材粗壮的影子。

  他的身材也不是粗壮,是少年的时候他的身材就很高大,吴漾那时对他无感只有反感,所以用粗壮的词来形容他。

  “听说,杜莫玄已经成为萧氏的股东之一,地位和你一样”沈缙看着海面,很平静的问。

  “是呀,这世间真是世事无常啊”吴漾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一副老成持重的语气感叹。

  “是很无常,以前,我们这么不对盘,没想到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纠缠,三年前,你只在信里留了几句话就悄悄的离开了,让我好久都没缓过来”

  吴漾酸涩的说:“对不起”

  当初他们不应该有太多接触,他让他对自己产生感情。

  沈缙轻笑:“对不起什么,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也没做错什么,错就错在我遇到你的时机不对,错就错在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

  “你知道吗,其实我从来没有对一个这么上心过,我知道,我遇到你的时机不对,所以对你的感情只能小心翼翼,做的太多,怕你又像以前那样厌恶我,你说我们已经干戈化为玉帛,可你却离开了,一离开就是三年多的时间,你离开的一两年里,我时常产生一种错觉,有时觉得你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有时觉得你或许这两天就回来了,三年多后,你回来了,我感觉你好像已经离开了一个世纪,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他依然目光深沉的看向海面,庆幸自己,有生之年还有勇气对她说这些。

  吴漾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她只是静静的听着,心中的滋味却难以言喻。

  “吴漾,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吴漾抬眸看向他,幽黑的眼睛里装着浓浓的情感,不难猜出他要问什么问题。

  “你,有没有为我动过心”沈缙转过身来看向她,似乎问得很小心翼翼,又怕她说出绝情的话。

  吴漾这次没有再刻意回避他的眼神,而是深深的看着他眼睛,脸上有一往无前决然:“我承认,我对你曾经动心过,那么长的一段时间,你不厌其烦的照顾着一个女子,想不动心都难,那天晚上,我虽然喝了酒,但大脑很清醒,我主动诱惑你,我把我给了你,但我从来没后悔过,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也不后悔,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们可以为自己的举止行为负责,那天晚上的事,希望你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吴漾,我多想把你占为己有,三年前,我的朋友心理医生去病房看过你,他告诉我,你眼神很空洞,睁开眼睛看人的像死一般的沉静,他告诉我,你患有抑郁症,而且像是积郁已久,不能再给你心理压力和负担,我怕给你造成心理压力,让你自己调整心态,我宁愿放你一个人走,去寻找你能让你开心的生活方式,我曾想过和杜莫玄竞争,可我害怕给你增添烦恼,我不敢逼你,怕影响你的心情。”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说这番话时,声音很轻,仿佛一阵风就可以风吹云散,但吴漾听见了。

  他低头,突然一个深深的吻把几乎她的世界和她的灵魂全部吞没。

  吴漾瞪大眼睛看沈缙,条件反射的挣扎,他一只手牢牢地禁锢她的腰,一只手抱住她的脑袋,让她没有脱身的余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