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三十五章 情窦初开的年纪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725 2019-06-06 17:50:33

  杜莫玄眼神闪了一下,迅速的抓住她的胳膊,语气不悦:“谁让你走的”

  吴漾睁开他的手,挣扎了几下失败了,他抓得有点紧。

  杜莫玄看向站在旁边的魏闵童,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说:“你先回去”

  魏闵童垂下眼眸,什么也没说,低着头进来拿着包包,低着头走出去,低着头关门,似乎有说不出的委屈。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气息缠绵着,偶尔飘来淡雅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香味。

  “你是不是往那方面想了”他盯着她,很直白的问。

  吴漾不承认,偏要和他打哑迷:“我想什么了?”

  杜莫玄嘴唇勾了勾:“你不往那方面想为什么说话阴阳怪气的,还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明显就是不高兴了”

  吴漾不想搭理他,语气又冷又硬:“今天你生日,礼物我送到了,我就回去了”

  杜莫玄一脸挫败和受伤:“我在英国二十天里,你连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从不主动给我,我回来了,你没对我说几句话就走,这么几天了,也没给我发短信,也没给我打过电话,今天我生日,你来了,没说几句话也没看我几眼又要走,你就不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这样子,怎么这么像一个失宠的怨妇。

  吴漾淡然道:“魏闵童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都离婚多久了,难道又旧情复燃了?”

  “我对她没有情,哪来的旧情复燃”

  “你们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还喜欢口是心非,她打扮得这么好看的来你房间,你还洗了澡,准备盖被子聊天吗?”吴漾察觉不到自己酸溜溜的语气,反正她现在心里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

  他很不乐意的皱眉:“胡说八道什么呀,我跟她早就没关系了”

  “她是怎么知道你住这里,是怎么进来你房间的,她来做什么,她来了你干嘛还要洗澡,我看你们相处的挺融洽的,说你们没关系了谁信哪。”吴漾不依不饶的说。

  “我没回家,我妈让她给我送饭的。”杜莫玄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下,“自从我跟闵童联姻后就很少回家,和她离婚后我父母又总埋怨我,我也很少回去,但我知道,他们有让我们复婚的意思,所以让魏闵童把饭给我送来”

  他爸妈居然还想让他们复婚,吴漾感觉心里真不是滋味。

  吴她嗤笑:“下面就是餐厅,不愁没得吃的,你妈真有心”

  杜莫玄把她抱进怀里,吴漾情不自禁的心跳加速,“吴漾,我胃不太好,我妈给我熬的粥,让她带给我的”

  她陡然从他的怀里钻出来,看着他紧张的问:“你怎么了?为什么胃不好”

  “我从小,养成的坏毛病,跟我爸妈吵架的的时候,我心情一不好,就不吃饭,后来这习惯维持到了现在,吃东西不像别人胃口那么好。”

  吴漾的心里感觉像被针扎了一下,有一丝一丝的揪痛,责怪道:“你怎么会养成这种习惯呢”

  他的身材高大,比例协调,精壮挺括,面目精神很好,皮肤也很好,一点也不像有病的人。

  难怪他平时吃东西吃得这么少,而且很多东西都不喜欢吃,她一个女孩吃得都比他多。

  他宠溺的捏她脸蛋:“我没事,平时也不犯疼”

  “那你吃了吗?”

  “是她提来的,你那么爱吃醋,我吃了你又要给我摆脸色看了”

  “我有这么小气吗?”吴漾眸光流转着,终于在角落里的小圆桌上看到保温盒,走过去把它提过来打开,一股浓浓的香味弥漫开来。

  “你妈熬的粥好香,还有虾和鱼片,还有菌丝”刚刚才和路辛如在外面吃饭,现在好像又有点饿了,“我跟你一起吃吧”吴漾的眼睛亮了起来,那模样好像饥饿的猛兽看到了猎物。

  “可惜就一个勺子”吴漾还是把粥盛进一只小碗里,把粥递给了他,自己却一口都没吃。

  杜莫玄奇怪的看着她,刚才还一副饿死鬼的样子,现在怎么又不吃了:“你怎么不吃了”

  “我和辛如在外面吃过了,现在不想吃”

  他端着粥,用勺子喂了她一口,吴漾微微一笑,接受他的喂食。

  杜夫人熬的粥真的好吃,她老妈也没煮出这味道,而且早上大多数时候都是白米粥加白煮蛋,她不喜欢吃。

  杜莫玄吃饭很快,他吃好,吴漾就自觉的把餐具拿去洗干净了。

  出来的时候才想起她给他带的礼物。杜莫玄此时端着白开水站在落地窗前,一边点着手机一边喝了两口白开水,头发看起来还湿答答的,吴漾又给他找来吹风筒递给他:“你的头发还没干呢”

  他厚着脸皮笑说:“我需要你帮我吹”

  吴漾自然不乐意,她从来就没伺候过人,“你想的美”

  他不管她如何拒绝,此时他已经坐在沙发上,吴漾无语,看了沙发旁边有个插座,就插了电,打开吹风筒,一股暖风拂过她的手背,。

  她帮他把头发吹干,他的头发浓密柔软的,透着健康黑亮的光泽。

  吴漾没什么反应,心里毫无波澜,吹好头发才想起来把生日礼物交给他,“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你打开看看,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她和路辛如路贠一块长大,但三个人都不过生日,所以都没有礼物,她也很少收到礼物,以前倒是几乎每年生日都收到母亲的礼物,都是衣服和裙子之类的,也有国外品牌的。

  她不是个心灵手巧的人,第一次送人礼物,里有点别扭,不知道该送什么,又怕对方不喜欢,怕被嫌弃。

  包装上很庄重高档,光从包装来看就知道里面的东西价格不低。

  杜莫玄满怀期待的打开包装,发现是一只很高贵精美的腕表,他从出生就享受着奢靡的生活,他从小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也是经常接触各种大品牌商品的人,一眼就认出这个牌子的手表百达翡丽的,这种高端品牌一直走在奢侈品排行榜的前端,每出一件单品价格都不菲。

  杜莫玄目光沉了下来,吴漾忐忑的问:“你不喜欢吗,我第一次送人礼物,实在想不起来该送什么给你,我在一家店里看到这表挺好看的,所以就买下了”

  她喜欢看他带手表的样子,名贵的手表戴在他精壮的胳膊上,显得他很高贵优雅,散发着浑然天成的荷尔蒙气息。

  “不是不喜欢,让你太破费了,你不需要买这么贵的礼物给我”这么贵重的礼物,他实在不好收。

  “又没事,我爸把公司股份转到我名下的时候,顺便他个人一大半的资产和公司收益都转到我名下了,平时我又不怎么花钱,偶尔奢侈一下毛毛雨了!”

  她平时很少花钱,在萧敬鸣没把资产转给她的时候,她和萧岂出门买东西,萧岂掏钱,她和黎岚出门就黎岚付钱,吃的用的都是家里的,很少用到钱。

  现在她拥有上亿资产,却没有奢侈消费的概念,她很少出去逛街购物,也不像大多数女孩一样爱网购,买衣服鞋子的话,依然像以前那样,喜欢就买,不喜欢就不买,她以前也是这样,要么就不买,要么就不管价格,只要不去奢侈专柜,贵也是她能负担得起的。

  杜莫玄温柔的笑了:“现在变成小富婆了”

  吴漾谦虚的说:“还没有你富”

  “谢谢,你送的我都喜欢她,只是太贵重了,以后我娶你的时候,一定得十里红妆,不然对不起你这番心意”

  吴漾乐了:“你家离我家就六百多米”

  “那就从我家门口摆到你家门口”

  吴漾:“………”

  外面的都市,已然进入喧嚣,层林尽染,五彩斑斓的霓虹灯闪着迷离炫目的光芒。

  房间已经开了一盏暖色的灯光,不知不觉,吴漾觉得此刻的气氛和温馨,很惬意,很祥和,她靠在杜莫玄的脖颈上安静的看着脚下的夜色。

  有多久,没有和他坐在一块安安静静的彼此依靠了。

  吴漾似乎听到他节奏有力的心跳,一时觉得无聊,无意的伸出手轻轻的抚在他胸口,发现心跳越来越快,杜莫玄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出来了,顿时两人四目相对,彼此的气息在鼻尖缠绵着,他忽然眼神变得暗晦,眼睛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视线缓缓的向下移,一直到嘴唇,他缓缓的吻上来,柔软的触感让她心跳加速,心荡神迷。

  只愿得一人心,把彼此的时光留在最美的那一刻。

  礼拜三,晚饭的时候,萧岂还没回来,吴漾想问问他怎么还不回来,抬头看向发现萧敬鸣脸色僵冷,顿时感觉气压有的低,又把话咽回去,黎岚把菜全部端上桌,吴漾又看向她,她也是面色冷淡。

  这什么情况,萧岂每天放学都回家吃晚饭的,今天到饭点了还不回来。

  她有不好的预感。

  “我们吃饭”萧敬鸣说。

  吴漾试探的问:“不等萧岂了吗”

  “别管他”

  三个人,三菜一汤,这一顿饭吃得很勉强,很乏味。。

  吴漾帮忙收拾洗碗,过了一会,就听见从外面传来萧敬鸣怒骂的声音:“臭小子,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准备风流在外舍不得回来了呢”

  在她心目中,萧敬鸣性格沉稳自持,很少在人面前破口大骂。

  老人家此时火气很大,萧岂惹祸了。

  “你说你丟不丢人,你才多大呀,就和人早恋,还手牵手逛商场,被老师抓个现行,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丢人”

  黎岚低头若无其事的用抹布抹灶台,外面的声音仿若未闻。

  吴漾是听出来,十六岁的少年早恋了,萧岂早恋了,还牵着小女友的手逛商场。

  “妈,我出去看一下,”她放下手里的活,出去看看情况。

  黎岚连忙劝到:“你可别帮着你弟”

  她虽然疼爱孩子,但她从来不溺宠,做错了就该惩罚。

  萧岂站在萧敬鸣面前低着头,一声不吭,一副虚心受教育和批评的样。

  萧敬鸣一板一眼的瞪着他,“把你的手机拿出来”

  萧岂这才抬头看向萧敬鸣,升起一腔孤勇驳嘴道:“不行,手机不能给你,我没了手机多不方便哪”

  萧敬鸣瞪着他冷哼:“把手机给你,让你在学校玩吗,今天你们班主任把我叫去办公室,他告诉我你在学校里偷偷的拿手机玩游戏,老子都大把年纪了,从来都是我训别人,今天却当着几位老师的面被你班主任给训了,说我纵容你,说我教子无方,看你这么着调,我无理由反驳,没想到你居然还敢玩早恋”

  校园里的规矩是不能带手机的,萧岂已经犯了原则性问题。

  萧敬鸣想到自己向来英明神武的形象大跌心里越来火。

  这下萧岂挺直腰杆,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爸,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人不彪枉少年吗,趁着还年轻,不谈谈恋爱岂不是枉费青春,谁在年轻时没有几个喜欢的人,爸,你年轻时就没有吗?”

  这家伙,看青春校园剧看多了。

  “你这混球”萧敬鸣脸都被气歪,他噌~的站起来,目光似乎在寻找着东西,忽然眼睛定在镂架最底下一层的球杆,萧敬鸣脚步生风的走过去,拿起球杆又冲着萧岂那边去。

  这是准备家法伺候啊,萧岂脸色都白了,吓得瞪大眼睛,同时被吓的还有吴漾,这么粗的一根球杆,打在人身上可想而知。

  她赶紧跑过去拦住一腔怒火的萧敬鸣,“爸,别动气,萧岂还小,经不住这么打的”

  “他还小?都知道谈恋爱还小,犯了错不承认就算了,居然还敢跟老子顶嘴,他就是欠收拾,你让开,别拦着我”

  这时,杜莫玄来了,看这阵仗他一愣,问道:“这是怎么了?”

  萧敬鸣气急败坏道的指着要躲起来萧岂,“这混球在学校和女同学谈恋爱,还跟人家牵手逛街,这还不算,偷偷的把手机带学校里去里玩,他班主任还怪我教子无方,今天我就好好收拾他一顿。”

  杜莫玄看向萧岂,情窦初开的年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说着他举起棒子,朝着萧岂挥过去,萧岂蹲着身子,双手本能反应的抱住脑袋,声音颤抖的求饶,“不要啊,爸”

  杜莫玄此时想过来挡住已经来不及,吴漾来不及思考,鬼使神差的把萧岂护在怀里,重重的棍棒落在她的背上,发出一声闷响,她咬紧牙,忍着剧痛,脸色发白。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杜莫玄满眼惊慌的跑过来伸手扶住她:“你怎样了”

  吴漾疼得紧紧的皱眉头:“爸,你太狠了”

  萧敬鸣眼睛里闪过一抹不忍,嘴上却严厉的责备道:“你这丫头,我教训你弟弟你来挡什么呀”

  黎岚刚好从厨房里出来,看到被挨了一棍的女儿,紧张的跑过来看她伤势:“怎样了,有没有受伤”

  吴漾捂着背摇头,两人把她扶到沙发坐下,黎岚说:“我刚才都跟你说了,不能帮你弟弟,你还来替他挡这一下,真是便宜了他”

  萧岂心里很受伤,看着见死不救的老妈,心里埋怨着,这是亲妈吗?

  也许是本能反应把,她怕伤到自己的亲弟弟,却来不及想会伤了自己。

  确定伤得不重,萧敬鸣和黎岚松了一口气。

  萧岂的房间里,靠墙的白色架子上摆放一些游艇飞机之类的模型,有男孩天性爱好的味道。书桌上摆着一堆他的书本。他伸出手随手拿起一本英文书靠在椅子上洋装正经的看了起来。

  杜莫玄抱着胸慵懒的靠在书桌上整以睱似的看着他,嘴角微搐:“书拿反了”

  萧岂神色自若的把书纠正过来认真的看着,实际上是人在读书心在外。

  吴漾也随手拿了一本语文课本翻了翻,忽然一个心形的折纸从书上掉到地上。

  这种东西她不陌生,以前上学的时候很多小女生的情节。

  她也会折,但从没有送过人。

  吴漾捡起来,没有打开,而是放在萧岂面前,这只是其中一个,往后翻几下,又有一个粉红色的信纸夹在书里,她又拿出来放到他面前,别有深意的笑道:“萧岂同学,可以呀,到处藏着情书”

  她不是那凶狠的爹,萧岂根本就不怕她。

  他用手撩拨那一头漫画型的发型眉飞色舞的,感到无比的自豪,自恋到不要脸:“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吴漾冲他翻白眼,严肃的警告他:“我跟你说,你少年那点心思,得收敛着点,你才多大呀,就敢牵人家女孩的手”

  他不以为然,“怕什么,你以前上初中就没有喜欢的人,就没有想牵你手的男生,没有追你的男生?”

  吴漾有种想揍人的冲动,她突然很后悔为他挡的那一棍,“我以前长得丑,没人追”

  没人追是胡说八道的,除非她长得丑,但她不屑搭理。

  她以过来人的身份认真的教育道:“你可以有喜欢的人,但不能有肢体接触,不能对人家动手动脚,更不能晚上把人家约出来,做出格的行为!这样对人家女孩子很不尊重”

  萧岂对这样的禁忌不满:“那还不如不要搭理人家呢,连碰都不能碰。”

  “你最好是这样”

  “人家也是心里有我”

  吴漾摇头,无语望天,真想替他老爹教训他一顿。

  萧岂撇嘴,将注意力转移到杜莫玄身上,一脸笑意的说:“莫玄哥,我想学英文,你可以教我吗?”

  吴漾说:“你不是说要爸给你请外语家教吗?”

  “我忽然觉得没必要浪费那些钱”

  吴漾嗤笑,毫不留情的拆穿他的心思:“你是怕请来了老师不学也得学吧”

  萧岂完全没有被拆穿心思后的羞耻感,没搭理吴漾,转向杜莫玄,热情的喊着他:“莫玄哥,我想学点高难度的英文,你教教我吧”

  杜莫玄把他手里的英语课本拿过来翻看了一下,问道:“基本的英文交际语你会了吗?

  萧岂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又伸手拨弄着自认为很帅气的发型,用一口还算标准的英文说:“Am I handsome today?”

  吴漾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杜莫玄也被他逗笑了,不过他笑意浅淡优雅,有点高冷禁欲的气质,刹是好看。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are talking about major developments in China-US joint economic and foreign trade”接着,杜莫玄很流利的念了一串英文,对萧岂要求道:“你能把这一句用中文翻译出来吗”

  他念英文时,朗朗的口音很悦耳动听,吴漾听着有些痴迷。

  念大学的时候,杜莫玄是那种看起来爱好吃喝玩乐,潇洒快活的富家少爷,其实他头脑可是很聪明的,还是个超级学霸,超级校草,再加上不俗的气质,那些女生见到他时都激动了好久。

  萧岂一脸呆愣茫然,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吴漾:“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杜莫玄对他放低要求:“你把这句话拆成单词来念,可以理解吗?”

  萧岂杵着脑袋憋了半天才憋出一个单词:“中国………什么美国”

  真是没救了。

  “中方和美方在谈有关于中美联合经济外贸的发展,你还是从单词开始学吧?我回房间了。”

  他已经上初三了,成绩很一般,不上不下的,现在又是叛逆期,他老子也管不动他。

  不过就是小祸頻发大祸不敢惹,吴漾表示可以理解,她也是过来人。

  吴漾回到自己房间,打开了灯,发现在干净整洁的桌上多了一瓶消肿止痛的药,应该是黎岚拿上来给她的,也许是看她和莫玄在萧岂的房间,没去打扰他们。她心里一暖,嘴角扬起一抹浅笑。

  虽然她和长辈住在一起,但他们从来不干涉她的私事,即使生活在这里时间不长,却让她感到与他们相处得很轻松,生活也毫无心理压力。

  洗好澡,她换了一条白色蕾丝的吊带睡裙,她想给自己上药,这才想起伤在后背,根本就没法自己抹药,只好放弃药物治疗,干脆让它自己好得了。

  已经八点半,她打开苹果笔记本电脑,开始处理工作上的事物,自从接手公司后,她经常把工作带回家,洗好澡才开始加班,经常加到十点过后才睡觉。

  她也是个会偷懒的人,宁愿在工作日的时候加班加点的把工作做完,也不愿意留到周末,她的周末是用来睡美人觉和娱乐的。

  她还是个有点文艺腔的女子,不上班的时候会亲自去买菜回来,亲自下厨,做一桌好吃的,有时候还在网上搜查一些做美食和甜点的方法,大半天的时间都呆在厨房捣鼓着。

  吴漾正进入工作状态,有人来敲门,敲了两下就自己开门进来了。

  是杜莫玄,吴漾瞥了他一眼,又继续工作,他对萧家的每一个角落估计比她还熟悉,他的出现不足为奇。

  “还在工作?”他走到她身后问道。

  “是呀,你看我多不容易啊,用睡觉做美梦的时间来工作”

  “你的伤还疼吗?”

  “还好啦,其实也没这么疼”可能是连疼都变麻木了。

  杜莫玄微蹙眉,那一棍子力度可不小,当时那球棒落到背上都声音把他吓得不轻,不疼才怪。

  他问:“上药了吗?”

  “没有”

  他看向桌子上的一瓶药膏,拿起来看了一眼药物名称和说明书,“是不是自己够不到,我帮你抹药吧”

  “不用了,真的不疼了”开玩笑,上药可是得脱衣服的。

  他猜出她防备的心理,“我不碰你,就给你上药”

  “真的不用”

  他眼神一闪,把她扳过来靠进他怀里,轻轻的把她睡衣的肩带往下拉,她穿的睡衣宽松版的,把伤口露出来,还冷冷的说:“这么不配合,有棉签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