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三十二章 物是人非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2829 2019-06-03 09:11:50

  雨后初晴,瑟瑟清晨

  一觉睡到下午的两点,吴漾醒来的时候,杜莫玄已经穿戴整齐,又恢复到了一副衣冠楚楚,精神焕发的模样,从他脸上完全看不到一丝疲惫。

  她昨天晚上被折腾的两条腿打颤,在心里把某人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去。

  她艰难的去卫生间洗漱洗澡,洗去一身的粘腻,再出来时杜莫玄叫的外卖已经送来了。

  他说:“吃好我们就回去吧,明天早上我要飞英国出差,可能半个月才能回来”

  吴漾惊讶,却也反应淡淡:“明天早上,这么急吗?”

  “嗯,也是临时事务通知,我不在这段时间,晚上早点休息!我有时间会打你电话”

  “嗯!”

  回到淩市,已经是下午四点,吴漾回到别墅,黎岚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萧敬鸣聚精会神的,微眯着眼看报纸,俨然一副退休干部的悠闲生活。

  和他们打了招呼,她回房间,在床上躺了一会,换了一条闲适的连衣A字中裙,再下楼时,萧敬鸣从看报纸打发时间又变成了下围棋,对手竟是道貌岸然的杜莫玄,他也换了一身衣服,现在穿了一身白色休闲的服。

  吴漾一怔,他怎么突然来了。

  想到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那种缠绵悱恻的画面,吴漾现在看到他都有点不好意思,杜莫玄朝她轻轻一笑,吴漾低眸,走过去打招呼:“你来了”

  萧敬鸣正困惑的皱眉,对着棋盘深入研究,研究了半天也没找到出路,:“漾漾,你帮我看看这,他的白棋把我的黑棋给围住了,现在就这么两个退路,但不管退哪一个,他都能攻上来”

  吴漾看着错综复杂的棋子,一脸的茫然,她小时候和小伙伴下过象棋,技术含量太小儿科,对围棋一窍不通,但从明眼就能看出,她爸的黑棋被杜莫玄的白棋给堵的进退两难,已经处于四面楚歌的状态

  她哭笑不得:“莫玄,你什么时候会下棋的,你干嘛也不让着我爸”

  萧敬鸣抬头看看吴漾,又看看杜莫玄,显然没抓住形势的重点:“你们早就认识了?”

  杜莫玄笑得意味深深:“我们同一所大学,关系还不错”

  “噢,原来如此,还挺有缘的,怎么也没听你们说起”他看向吴漾,爽朗一笑:“莫玄小时候常常来家里四处乱窜,要是你一直在这里生活,那可是青梅竹马的交情”

  还青梅竹马,老人家最有联想力了。

  她想到了和杜莫玄青梅竹马的魏闵童。

  “你们玩,我去烧饭”

  “你妈在厨房,晚上莫玄留在家里吃饭,多烧点好吃的。”

  吴漾无语的看着两人,张着嘴欲言又止,杜萧两家的关系已经超乎她想象,她一头钻进厨房帮忙打下手。

  黎岚看她进来低声的问:“莫玄晚上留下吃饭”

  吴漾没什么反应,淡淡点头:“哦”

  “昨天晚上你们在一起了吧”

  冷不丁的被这么一问,吴漾愣了,又不好意思承认,感觉耳朵和脸颊在发烫,像是在做贼心虚,黎岚又说:“昨天下午我跟他妈妈在一块,莫玄打电话来说在A市和大学同学聚会,可能晚上不回来,晚上打电话你也说留在A市不回来,我就知道你们俩在一块了,如果你们俩能重新在一起也挺好的,只要你们还爱着对方,只要他对你好,我们两家离的得近,你也能经常回来,我们和你爸也没什么可反对的,可毕竟,他结过一次婚,你嫁给他,他也是二婚了,肯定传出不好的流言蜚语,你自己想清楚了”

  她姓吴,却以萧家长女的身份继承公司产权,外面议论她的人还少吗,还有更难听的话,说她是养在外面的私生女。

  反正她是不必理会的。

  要说杜莫玄,这么多年,,虽然性格变得沉着了,但还是跟以前那样有心机。去A市参观A大,到朋友聚会K歌,再以喝酒不能开车为由,留在A市,趁她接电话的时候擅自开了单独房间,好让她跟他共处一室,再来个霸王硬上弓,等生米煮成熟饭。

  真是有计划,有计谋,有心机的大灰狼,她就是乖乖听话的小红帽。

  他对她望眼欲穿的样子,引诱着她沉沦,根本就没给她思考的空间。

  她不是保守的女人,但那件事情却在毫无心理准备的发生了。

  黎岚她一边切菜,一边说话,一边若有所思,有点分神,菜刀一下划了手指头,鲜红的血液瞬间从伤口滴到地板上。

  吴漾吓得赶紧过来,用纸巾把伤口捂住,黎岚安慰她说:“没事的,就一点小伤口”

  吴漾什么也没说,利落的帮她清理伤口和再用创可贴包扎起来。

  这么多年来,黎岚在家做专职相夫教子,这么大的别墅没请一个保姆,就请了一位专职司机,家里很多事情都是她亲力亲为照料。

  黎岚的手受伤,这一顿饭只能吴漾一个人了,过了一会,杜莫玄进来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她看向他,又若无其事的低头切菜,“你就帮我把青菜给洗洗吧”

  然而,他问:“怎么洗,我不会洗”

  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还指望他给你洗菜,简直天方夜谭。

  她只好移开话题:“你怎么不陪我爸下棋了”

  “没什么,看你一个在里面忙,我过意不去,就进来给你帮忙”

  看在他这么有心的份上,她只好耐心教他洗菜,他倒是很聪明,看了一会,动了一下手,就顺利把菜洗好了,不过从他那洗菜的仔细程度,可以判断他这个人有强迫症,第一次洗菜竟然洗的这么干净,而且还放得很整齐,换作是她,肯定放得很乱。

  周末的时候萧岂也在家,吃饭的时候,杜莫玄还陪着萧敬鸣喝了点红酒聊天,三个人有说有笑的,萧岂跟杜莫玄的关系意外的好,萧岂把在学校里的琐事说出来,杜莫玄有说有答,面面俱到。

  在萧家,吴漾第一次下厨,黎岚和萧敬鸣一直夸她菜烧的好,杜莫玄似乎也比平时多吃了点,看在气氛如此的和谐融洽,吴漾心里有点沾沾自喜,从小生活在吴家,又是寄人篱下,又要看人的脸色,她都不是那么开心,知道自己跟吴家没有血缘关系后,跟他们相处时更加觉得和那个家格格不入,好像产生一种难以言说的隔阂,反正那些年里,她的心理压力很大。

  反观现在,虽然他们才相认没几年,也并非无话不谈,但完全没有那种遥远的距离和隔阂。

  吃好饭时间尚早,两人出来散步,走在只有偶尔出现三三两两的人的路上,因为周边都是联排别墅区,不远处又是近几年搬迁来政府机关,所以这片地方治安良好,环境很幽雅。

  吴漾看着暗下来的夜色,看着人迹稀薄的道路,突然心神恍惚,“莫玄,其实我回国没多久,我就碰上了魏闵童,她告诉我你们之间的事”

  杜莫玄沉默,表情冷硬寡淡,吴漾继续说:“我感觉有点对不起她,她是那么单纯,又那么善解人意一个女子,却深陷在我们之间感情的纠葛里,她很优秀,我看得出来,她很爱你,我在外面的那些年里,我时常在想,你跟她在一起时间长了会不会跟她培养出感情,等有一天,我回来了,你已经有了儿女和爱的人,一切物是人非,但没想到,才一年的时间,事情竟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你和她离婚了”

  “我承认,是我对不起她,但是,感情的事情,我没办法控制,去接受一个我不喜欢的女人,既然不能给她完整的人生,我更愿意放开她,对她,对我都好,她是魏家的千金,她性子单纯,我不值得她托付终身,她出身优渥,她更值得别人去爱,如果有一天,她能遇上一个给她快乐的男人,我会替她开心。”他也少一些愧疚。

  走着走着,他突然在一栋别墅前停下来,吴漾也跟着他停下,他说:“这就是我家”

  她以前从来没去过他家,也不知道他家在什么地方,其实跟萧家的距离就隔了几栋别墅。

  这一片区域是十几年前的开发区,商家特意盖了联排别墅出售,所以从别墅的外观来看,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只是院子里各有独特,有的人在别墅院里种花种草,有的人在里面种果树,有的人在里面做葡萄架,有的人在里面挖了个小水库,在水里种几株荷花,在水里养一些观赏鱼,而杜家的院里只有几棵伶仃小树,还有几棵说不上名字的花,此时花开正浓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