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二十九章 是是非非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167 2019-05-28 00:10:57

  叶修说:“乔屿早在一年前就被东裕集团收购了,所以现在的乔屿姓沈,已经不姓孟了”

  吴漾愕然:“是沈缙?”

  “还记得三年前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东裕和乔屿达成合作,里面有千丝万缕的利弊必定联系,当初只是一个小项目的合作,东裕却以最大的投资股东身份加入乔屿董事会……”他语气一顿摇头作罢,“算了,几年不见,还是不要说工作上的事了,看你现在容光焕发的,看来离开乔屿的日子,过得挺不错的,还出国念书了。”

  吴漾谦逊的一笑:“哎,不下点功夫,都没点拿得出手的本事。我也好久没见过梅娅姐了,她现在孩子都三四岁了吧”

  “嗯,是个男孩,梅娅已经回乔屿上班两年了”

  “是吗?说实在,她也算是我师傅,当初我走的时候没跟她打招呼,现在我都不好意思去见她了”

  “她那性格,没那么小气,谁都有自己的人生,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才不计较你这点事,但她若知道你还把她挂在心上她也开心”

  “还是叶总你了解她”吴漾低眸,压低声音,笑眯眯的说:“我跟你说啊,我刚进乔屿的时候,好长一段时间我以为你和梅娅姐是两口子,因为你们看起来好合拍,都好有才气,男才女貌的,后来,才从同事口中得知,你们只是大学同学,关系好,才不是什么夫妻关系。”

  叶修无语的失笑,吴漾又冒昧一问:“不过,叶总,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吗?什么时候结婚哪?”

  他笑的很坦然:“不不,我女儿都出生了,孩子她妈是宁栩清”吴漾惊呼,又惊又喜,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这俩人居然不声不响放了个闷大雷,她都语无伦次起来,好半天才消化这消息。

  “我的天哪,你们藏得够深,不知不觉,孩子都出生了”两人终于走到一起,实在是宁栩清太能憋了,以前她怀疑她暗恋叶修,但又什么都不透漏,藏得死死的。

  叶修眼睛看着别处,对吴漾说:“吴漾,你看,那边的人好像在看着你”

  吴漾顺他目光看去,是杜莫玄和一群商业人士,此时他们不约而同看向她和叶修。

  两人都只光顾聊天说说笑,聊得有点得意忘形了,没发现此时有人看着他们。

  他们俩站在这里谈笑风生,聊得不亦乐乎,手上端着的酒都忘了喝。

  叶修说:“是杜莫玄,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吴漾笑容暗淡了些,最后还是和叶修走过去了。

  “这就是萧氏的吴总吧,听说吴总裁还很年轻,长相秀美,果真如此,你和叶总也认识?”一位带着眼镜的男人温和的问。

  吴漾没注意到叶修睇来异样的目光,风轻云淡的瞥杜莫玄一眼,淡笑道:“是呀,我们认识了好几年了。”

  真奇怪,她越来越反感别人这样夸她。

  杜莫玄眼神似有若无的看着她,平时看她为了方便都是把头发盘起来的,显得很干净利落,今天晚上,她长长的卷发披在身后,化了一个很精致又接近自然的妆,穿了一身裸色的裙子,脚上的高跟鞋和裙子很搭配,在华丽柔美的灯光之下,她的肌肤白皙干净,身材比例很协调,凹凸有致,线条完美。她的气质优雅大方,举止投足之间都透着矜贵高雅,她美到令人神往,美得在场的女性无可替代。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她,在这样的夜晚,似乎像现在这样近距离的接近她,心里竟生出从未有过的紧张和心动,以前他追她时都没这么紧张。

  叶修对这样的交际会也不大感兴趣。

  吴漾找了个理由,和杜康成道别就和他一起离开了酒店,到了门口外面,叶修说:“原来你就是萧氏的新任总裁,我之前看到网报新闻,说是萧氏集团的董事长提前退休,由她的女儿全权掌管公司,但对你的真实身份一点也没透漏,没想到竟然是你”

  吴漾叹气说:“我父亲三年前把我送去法国学这个学那个的,我当时竟没想到他把我计划成他的继承者。不说那些了,回头我打你电话,到时候你叫上宁栩清和梅娅,还有倪思,我们一块聚一聚”

  他点头,看向从里面出来的男子,笑道:“可以,今天我就不送你了,有人更乐意代劳,再见!我该回去了。”

  杜莫玄已经站在他们身后,叶修对他笑道:“杜总,我先回去了,你们聊。”

  杜莫玄默然点头致意。

  看着他坐上车子扬长而去,吴漾收起笑容,面色恢复淡漠,侧过身来对杜莫玄说:“杜总,我也要回去了,再见!”

  他两手插在口袋,姿态悠闲优雅:“时间还早,陪我走走吧”

  “那里面,你不需要应付一下吗?”

  他没理会她的有意拒绝:“有我爸妈招待就够了”

  喝了酒,谁都没开车,吴漾和他同步,漫无目的的走着,没多久就走到繁华的市区,路过的人都纷纷看向吴漾,她这才想起来,现在还穿着晚礼服上街,不被人打量吃怪呢,

  杜莫玄看见时不时的有男人看着她两眼发直,本来她长得就好看,身材又好,穿这样的裸色吊带裙更显得身材曼妙性感,露出一排雪白精致的锁骨,路过男人没差点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他郁闷的蹙眉,把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

  属于他的气息纷沓而来,吴漾吸了一口气才说:“我不冷”

  “披着吧”他不喜欢别的男人用那种淫靡欲的眼神看她。

  他把她带进一家火锅店,吴漾疑惑的问:“要进去吃东西?”

  “我还没吃饭”

  吴漾看他比以前消瘦的轮廓,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经常不按时吃饭哪”

  他缄默几秒才说:“像是吧,没什么胃口”

  “你这毛病得改改,对胃不好”

  他突然眼梢轻扬,看向她笑了:“吴漾,你在关心我”

  看他心情很好的样子,她抿唇不说话,就当是默认了。

  现在的人越来越会享受,这个时候尽管已经晚上八点半,来吃火锅的人还是挺多的,他们有的是和几位朋友一起,有的是和家人一起,虽然是夏天,但火锅店里的空调开得有点低,所以这种季节一点也不打消火锅爱好者的热情。

  只是她想不明白,杜莫玄不太吃辣的东西,又这么挑食,为什么要选择火锅。他倒是点了挺多菜,不过几乎都是吴漾吃得比他多,吃得比他重口味,看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挑素菜,她想起来,以前每次在外面吃饭他都吃得很少。

  她觉得他这个人从小娇生惯养,养成东挑西捡的毛病。

  他看着她,微蹙着眉:“你在法国三年多,还能吃惯这么辣的东西?”

  “在法国,朋友经常带我去一家中国餐厅,那只有家餐厅的辣椒有中国的味道,我经常叫厨师给我多加辣椒,他不高兴,说在法国的辣椒成本价太高,我朋友知道我喜欢吃辣椒和火锅,后来不知道他是从哪弄来的中国产的辣椒,又买了好多菜去我家做火锅,他不怎么吃辣的,所以都是我吃得多”

  “关系挺不错,她是女的?”

  “男的”

  其实那天乔沥还带了和他同母异父的妹妹一起来的,两人都不太能吃辣。

  杜莫玄脸黑了几分,男的,都到家里一起做饭吃了。他条件反射的摸口袋找烟,语气有些僵冷:“我出去抽根烟”

  心里闷得慌,堵的慌,他站在外面连抽三根烟,每吸一口都用尽力气,像是要把压在胸腔里的怨愤都给抽出来。

  很好,三年多的时间,又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

  吴漾吃得很饱,还剩一些菜,又不能退,看来是要浪费了。

  杜莫玄出去十几分钟还没回来,她无聊的拿出手机随便看看,过了一会他回来了,脸色明显不太好,吴漾嗅到空气中散发的压抑的气息。

  肯定是刚才她说在法国和朋友一起到家里吃火锅,还是个男的,所以受刺激了,吃闷醋了。

  他埋了单,从里面出来,两人一起走在街上散步消食,看他明显不高兴,冷着脸不说话,吴漾特意的找话题:“莫玄?你是怎么知道我去了法国?”

  “你爸说的?”他语气冷淡。

  “什么时候”

  “他还在医院里住院,我问他的”

  “你们,两家关系好了好多年吗”

  “我小的时候,他就抱着我,看着我长大,你说呢?”

  “哦”,吴漾低头,看着比他纤长的影子,耳边又传来他讽刺的声音:“我跟你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你竟没告诉我你的事情,当你从法国回来,在例会上看到你以萧氏继承人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当时我觉得这该有多讽刺,为什么你就不肯全心全意的信任我。”

  从她知道这些事情开始,这些成为她的禁忌,既然是禁忌,她又怎么说出口。

  那他呢,就没有想隐瞒的事吗?现在看来,那些都无所谓了,现在较真起来已经没意义了。

  “这不重要,我跟你认识开始,我也没问过你的家世吧,我也是从别人口中得知你的真实身份的”

  从小到大,她性格太执拗,太固执,又是那么的骄傲,从来不在别人面前哭诉衷肠,所以心理承受太多压力,所以患上抑郁症,也是在法国接受很长一段时间的治疗和调节,她才能摆脱那种心理的负重,渐渐的,很多事情她看开了很多,生活也轻松了许多。

  那些不开心的事,能放下就放下吧,从今以后,她会接受她心里想要的人生,不去计较是是非非。

  礼拜五,午间过后上班,吴漾又对着桌子的文件昏昏欲睡,听说喝咖啡能提神,她又这么讨厌咖啡,只能强撑着打开眼皮。

  她的李秘书神情慌张的来找她:“吴总,张经理的太太来公司门口闹了,被保安拦下了,但她一直嚷嚷着要见你,说见不到她就一直在公司门口闹”

  吴漾微眯着眼,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那位叫张太太的人。

  蹲在监狱里的采购部经理张铮,他的老婆,张太太。

  “她来做什么?”

  李秘书说:“我们公司的负责律师和张太太多次沟通,让他们在一个礼拜之内搬出别墅,但他们死也不肯搬,只好按照你的要求,司法部过了一个礼拜就把他们的房子和车子给封了条,不允许他们再使用,现在他们没地方住,气不过就来这里闹了,要不你等韩助理回来再说吧,他对处理这些事情比较有经验,如果你现在出去,怕有什么意外,张太太现在在楼下不管不顾的发疯。怕她伤到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