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二十八章 典礼相逢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425 2019-05-28 00:06:00

  魏闵童似乎成熟了些,眼神里有一丝沧桑感,还是那样的漂亮动人,不过是让时间增添几分沉着冷静。

  她声音轻柔的说着:“三年前,我就匆匆见过你两次,后来就没再见过你”

  吴漾疑惑不解的看着她,轻声的问:“你找我是有话要说吗?”

  她不得不承认,她这人有点功利心,故人找上门来,没有事的她都不想招呼。

  魏闵童低头,眼睛里流露出淡淡的忧伤,“你知道吗,我和杜莫玄离婚了,已经离了两年”

  吴漾惊讶不已,他们竟然这么快就离婚了,只是,她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

  回来这些时间,除了工作就是吃饭睡觉,他们之间的事她一点都不了解。

  “我这三年一直在国外,不了解国内的事”

  闵童淡淡的冷笑:“你倒是挺洒脱”

  吴漾眼神一顿。

  她继续说下文:“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名字的吗,杜莫玄和我结婚的一年里,她从来没碰过我,还总是对我保持距离,我知道,我们俩的婚姻只是一场利益关系,但我从小就喜欢他,所以我想嫁给他,但我没想到,结婚后他居然可以对我这么残忍,他赤裸裸的,不顾情面的冷落我,天天把我丢在家里一个人出去住在酒店,有一次,我在收拾房间,发现他抽屉里有很多你们一起拍的照片,他妈妈看不下去我天天一个人独守空房,找他谈话,他妈妈说,你已经结婚了,不要再想着那个吴漾了,收起你那低廉的爱情,那时候,我才知道,他那么爱着一个叫吴漾的女子。”

  “如果不是他父亲因为公司面临倒闭的危险急得突发心脏病,他为了他的父亲才娶了我,后来他公司转危为安,可那一年里,我痛苦着挣扎着,我不甘心,我愤怒,我抱怨,我又想到你在我们婚礼上隐忍着眼泪的样子,其实你也是这么的爱他………我虽然不甘心,但我为了给自己留一点尊严,跟他提出离婚,办好离婚手续我骄傲的走了,离婚后,他为了补偿我,把名下的财产都给了我,从此也不再见面,我想,从小我们就玩得好,如果我们没有那段利益联姻,或许还可以做朋友,见面时还可以聊聊天,说说话,也不至于到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魏闵童是善良的,没有因爱生恨,这点要比她心胸宽厚许多,她当初爱而不得,是带那么多的怨恨和不甘心,折磨自己又折磨别人,为了逃避痛苦就远到国外。

  吴漾看着她依然平静如水的面容,想起三年前她单纯的样子,突然有点心疼她,以前那个羞答答,清纯浪漫的脸蛋竟变得如此忧郁,连说这么伤感的过去还能这么心平气和,安定无波。

  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如此。

  魏闵童和她道别先离开了,吴漾还坐在奶茶店,拿出手机随意翻开,有好几个在她新动态下面留言,其中包括以前的乔屿同事,评论里各种各样的,大多数是问她近况如何之类。

  她随便看了几眼关掉手机。

  礼拜一的上午,韩文昊进来找吴漾说关于张铮的事,因为贪图一己之私,造成公司经济巨大损失他必须面临一定的数额赔偿,他手上户头那点数额根本不够赔公司,所以只能拿他名下的两栋别墅房子和车子来抵账。

  韩文昊说:“他的别墅里住着她的一家人,有他的妻子,十五岁的的孩子,还有一个七十岁的老母亲,他们不愿意搬出来。”

  吴漾一边看着文件一边狠厉的说:“既然他们不肯配合,那就请法律吧。”

  她知道一个家对于一家人有多重要,但张铮的所作所为造成公司经济和声誉巨大的损失,她没办法跟他们讲情面。

  “今天我是带律师一块去协调的,但他们依然抗拒不从,不肯搬出去,他的妻子说,房子的财产证上的名字只有她一个人,我查过他们购房合同,房产证上是他们夫妻俩的名字,如果他们不肯配合,估计会很麻烦”

  吴漾终于抬头,依然坚决的说:“最多给他们一周的时间,如果他们还是不肯配合,那就请司法强制执行吧,现在张家的别墅就是我们公司抵账房,至于他们搬去哪,我们没有义务管,这事你交给去办吧。我还是那句话,他们一个礼拜后还不肯配合那就依法办事。”

  “知道了,吴总!”

  吴漾再次低头审文件,韩文昊没有立即出去,而是稍稍迟疑了一会才问:“吴总,董事长身体好些了吗?”

  吴漾不动声色的说:“已经好多了,谢谢你的关心”

  “那就好,没事我就出去了”

  回到家吃饭的时候,萧敬鸣告诉她,明天晚上有一场酒会,要她去参加。

  吴漾是不愿意去的,她不喜欢这种场合。

  萧敬鸣斩钉截铁的对她说:“这是必须要去的,这是杜氏企业上市的周年庆典,每一年都要举办盛大的庆典活动,我们杜萧两家从创业到发家都是互相扶持的到现在,没理由置身事外,你平时都不怎么打扮,这种场面你可不能像现在这样随意。”

  她气馁,逃不掉,躲不掉,她认命好了,不过她不擅长打扮,平时就会化个简单的妆,穿一些自认为适中的裙子衣服。

  所以,第二天整整一个下午,她对穿衣打扮这种事几乎无计可施,只能求助黎岚帮她挑选衣服,只是打开她的衣橱后,黎岚失望的摇头:“你这些衣服平时穿穿还可以,去参加这么重要的场合你这些衣服根本拿不出手”

  “我平时不参加什么重要场合,所以就没买过晚礼服。”

  黎岚想了想,“现在离宴会开始还有两个小时,我带你去买一身”

  去了一家kimi的高端女装店,里面装修奢华亮丽,吴漾随便拿一件看吊牌,价格都是在五千以上的,她还从没有来过这种奢侈专柜逛过。

  吴漾假装一副很认真的找衣服,一件接着一件看,实际上她对那些都是名媛贵族的场合不感兴趣,所以对挑晚装也兴趣淡淡。

  黎岚却比她认真多了,在一排一排的衣服和鞋子中精挑细选,来回挑了十几分钟,终于给她挑了一条裸色吊带裙和裸色高跟鞋,吴漾只看中鞋子,没看上裙子,因为感觉有点露,自己又懒得挑,她只好勉为其难的拿着裙子到试衣间里试,在黎岚和女店员的惊叹下,她默认了身上穿的裙子和鞋子。黎岚又给请了化妆师给她化妆。

  黎岚以前也经常陪着丈夫出席各种场合,所以比较有经验。

  晚上的七点,韩文昊开着他自己的车把她送去环亚国际酒店,耳边时不时传来吴漾却埋怨的声音:“真不知道为什么非得要我来这种地方,来这种地方的一般都是老有所成的,我跟他们又说不到一块去,早知道要你们董事长亲自来了”

  韩文昊笑着说:“或许是董事长是为了你好,让你趁这个机会跟商场上的人认识认识,见一下世面,以前董事长就经常参加这类活动,如果你实在不喜欢这种地方,你就在里面跟大家随意聊几句,小喝几口,走个过场就离开也没人说你什么”

  吴漾赞同的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要不要我在外面等你”

  她摇手:“不用,你可以下班了,谁知道这过场要走到什么时候”

  十分钟后,她步履轻盈的走进会场,刚进去她就呆住了,宴会厅里跟一个球场差不多大,里面装修极致奢华,用富丽堂皇这词比拟也毫无夸张。此时里面已经来了很多达官贵人,他们西装革履,身边都带了打扮得金光闪闪的女伴。

  吴漾恍然间觉得有点尴尬,那些中年男人都带了女伴,她却一个人。

  她收回打量别人的目光,就有人过来跟她打招呼,是杜康成和他的妻子杜夫人,此时他们满脸笑容的迎上来,杜康成亲切的说:“吴漾,你来了,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好让我们去门口迎接你”

  呃,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大的面子。

  她巧笑倩兮:“杜董事长,杜太太,不好这么麻烦你们”

  “有什么可麻烦的,来,我带你认识认识几个长辈,他们都是商场上大老板,你跟他们认识认识,日后在生意上也好有个关照”

  杜康成对她的亲切,是因为跟萧敬鸣同生共死,患难与共的三十年交情,反正她是这么认为的。

  果然,她就突兀的出现在一群和她年龄反差很大的贵族世家面前。

  “这就是萧氏集团的总裁啊,原来还这么年轻,就有这般本事!后生可畏呀!”建材有限公司的林老板打量着她说。

  迎着一群老男人打量的目光,吴漾浅浅只是一笑:“谢谢林老板的夸奖”

  曲意逢迎,阿谀奉承,怎么都感觉别扭,她不习惯。

  和他们东拉西扯几句后,她在另一个方向发现一道熟悉的背影,高大直挺的背影,风度翩翩的气质。

  吴漾不紧不慢的走过去,轻声的叫道:“叶总?”

  叶修回头,看到眼前的女子瞬间诧异不已,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吴漾?”

  她笑了:“正是我,好久不见了叶总”

  叶修也儒雅的笑起来:“是好久不见了”他礼貌的向与刚才聊天的人打个招呼,才和吴漾走到一个稍微安静点的地方,一人端着一杯香槟,边喝边聊。

  他问她:“这些年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去了法国念书,回来很长一段时间了,你呢,工作上还顺利吧”

  “挺好的,倒是你,今非昔比呀……”他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就你一个人来的吗,有没有带男伴?”

  “没有男伴,就我一个人,你呢,也是一个人?”

  叶修苦笑:“我也是奉命行事,才来这里的,沈总出差去了不能来参加,就让我代替他来走个过场,你呢,怎么说你也是受邀请的吧”

  吴漾拧眉,只有沈总那两个字在她脑海里盘旋着:“怎么是沈总,不是孟总吗”

  叶修说:“乔屿早在一年前就被东裕集团收购了,所以现在的乔屿姓沈,已经不姓孟了”

  吴漾愕然:“是沈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