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二十七章 各自安好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583 2019-05-23 23:05:36

  她扬着嘴角阴冷残酷似有若无的笑意的,张铮迎上她压迫阴戾的目光,不由的浑身冒着冷汗,但他是个心理素质极好的人,没有在面上透露任何情绪,很快他就恢复镇定,不卑不亢的说:“就算是钢筋选料出了问题,是我的工作疏忽,出了问题我难辞其咎,但吴总你也不能凭一张报告就给我定罪呀,我是董事长一手提拔的,我跟在董事长身边多年,对他可是忠心耿耿,不敢干出这种以公谋私的事情了害公司的不利。”

  吴漾凌厉的眼神盯着他,依然坦荡的神情,果然老奸巨猾,颇有能言善辩又临危不乱的心理素质。

  好一个忠心耿耿,吴漾沉默的想事情,看她好一会没发声。王副觉得张铮说得有条有理,毕竟是跟在董事长身边的人,董事长都没发现他有内情,觉得新上任的总裁,而且又是年轻不经世事的女子,没有直接证据就随便给一个部门经理治罪办事不过草率应付。

  “吴总,张经理说得有道理,就算是钢筋上出问题,是他的疏忽大意的过错,他也该为自己的疏于职守负责,但我们更应该找的是直接供应商,而不是在没有铁证之下轻易的就给人定罪,这样难以服众,看来你还是太年轻,处事方法完全就是率性而为,实在欠妥。”他讽刺的说,用眼角冷睨着她,完全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吴漾又把目光冷冷的扫向为张铮辩护的王副总。

  据她了解,王副总在萧氏干了十几年,也算是公司的元老了,但对她这个新上司有诸多不满。

  经常在公司里给她穿小鞋,对她态度也不太好,几次例会上,她提出的意见他都要反驳,还对她冷嘲热讽,说她阅历太浅,不懂管理,说她的提议都对公司不利,对公司的不利就等同于对下面所有人的不利。

  公司的人也顺着王副总的想法,所以也不太看好她。

  吴漾也看在他是公司元老又跟在萧敬鸣身边多年,手握公司的一半实权,她只好给他几分薄面,所以她忍了。

  但今天,她不想忍,她这个人向来睚眦必报,她就是当着大家的面压压他的气势,她就不信这些人以后还敢跟她作对。

  她又从桌上拿了一份报告不紧不慢的走到他旁边,不客气的扔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掷地有声的说:“要证据是吧,这就是证据,张铮收受贿,还不时的贿赂收买监理员,暗里挪用公款,与翰达建材公司的老板高旻重暗中苟合,高旻重为了长久合作获牟最大利益,利用张铮的私欲贿赂他,并且以低廉价格将不符合使用的建材卖给萧氏,张铮对萧氏公司报价和卖家的报价不一致,顾名思义就是两个人串通做假账,拟定阴阳合同,就正好方便了他从中牟利,张铮和高旻重那点勾当,我若想知道,调查起来并不难,若不信,王总你也可以去查查”吴漾冷若冰霜的五官紧绷着,坚定的眼神里仿佛一切都在她运筹帷幄之中。

  这么一追究起来,很多相干人员的被牵扯出来,就连供应商的老总高旻睿也因此平地落马,毕竟建材能进入工地,必须得通过一层层质检的,如果出了错,那些相干人员都难逃责任。

  王副总拿起报告看了一遍,上面详细的指出张铮的每一条罪行,就连他对公司谎报的价格和建材供应商报的价格,总支出和相差数额,连个小数点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脸色骤然变得比猪肝色还难看,张铮更加坐立不安,额头手心都冒出冷汗来,他们到底是低估了眼前年轻的女子的能力,他和高旻重之间的事自认为处理得很隐蔽,她到底是怎么查出来的,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她看向几近面如死灰的张铮,“你们做的再严谨,如果不是工地出了倒塌事件,我不得不深入调查,很难发现其中的端倪,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他低着头沉默不语,心如死灰了,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见形势她势在必行,这一切已然超乎他的掌控。

  吴漾满脸的愤怒,冷哼着字字珠玑的说:“亏我父亲这么信任,你,而你却以公谋私,贪脏枉法,造成公司多大的亏损,即将完工的附楼就因为你的贪小便宜全部倒塌,造成工期延误,造成经济重大损失,造成公司名誉受损,造成工人重伤,让四个家庭陷入逆境,幸好没有出人命,要是造成死亡倒霉的是我”她越说怒气越重。

  在众目之下,张铮被公安局带走,吴漾的压力也没减轻一分,还有很多麻烦在后头,她面色隐晦,瞥向王副总意味深长的说:“看来,这人事得整改一下了,王总,你说呢?”

  王副总浑身一颤,恐慌的看着她,她话有玄机,棉里藏针,让他突然感觉很不安。

  但现在不是谈公司内部事情的时候,吴漾话锋一转,继续看着王经理:“王总,你说吧,你身为公司副总,张经理又是你带出来的人,你对他也不薄,你说这事该怎么办,该怎么弥补公司的亏损”

  吴漾不带一丝感情色彩,把烂摊子丢给他,让他来善后,公司出这样的腐败分子,出这样的事情,跟他脱不了干系。

  王副总根本心虚得不敢看她的眼睛,别看这女子不火不怒,但她的每一句都像刀子一样划过他的心脏,她看着温柔,实际上就是阴柔。

  他惊惧的低头:“他是我当初主动向董事长举荐的,董事长也是信任我,才信任他,张铮干出这样的事情,我也有一半的责任,请吴总依照公司章法规定处理。”

  吴漾一脸冷傲,气势凌人的语气,一点面子也不想给:“王副总,一朝天子一朝臣,我可不像我父亲那样好脾气,麻烦以后不要在我面前一副好为人师的样子,哪天我一不高兴,你也会很难过,还有我的会议,你可以请假不来,但不可以迟到,否则就给我从这里滚蛋。”

  王副总低着头,怒不敢言,明哲保身:“吴总,刚才对你的不敬,我现在向你道歉,我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这一次。”

  吴漾不接受他的道歉,心狠辣了起来,言归正传:“西北区工地事件,已经找出原因,趁着各位股东都在,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摩天大厦是企业投资建造淩市的第一高楼,出了这等腐败的性质行为,也是出于公司的管理松懈,才会出现漏网之鱼,她有必要向所有的投资人鞠躬道歉,召开这会议这是其一原因,其二,就是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顺便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她眸光冷洌的扫向坐在一排刚才还老气横秋的萧氏集团中层,“你们还要什么要说的吗?”

  其中一个刚才还对她颐指气使的部门经理战战兢兢的开口:“吴总,对不起,刚才的冒犯是我的无心之失,也是为了公司着想,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为公司办事”

  想到刚才她说要人事整改,要是得罪了她,她可是最有权利让自己卷铺盖走的人,还是明哲保身为好。

  王副总混到这把年纪,也算有点眼力劲,知道吴漾这是要把这烂摊子丢给他善后。

  处理好了,他这副总的位子就稳了,要是处理不好,他这个副总的位子就被列入到人事调动的计划里。

  吴漾也诚恳的向各大股东没道歉,但很显然,他们对她都特别宽容,因为这事本来跟她就没关系,她也是运气不好和上位时机不佳,还没几天就无辜的承担这么棘手的大麻烦。

  用了四十五钟的时间结束了会议,从会议室出来,就有人在后面叫她,是公司的股东和投资商的大老板,对她杀伐果断的气魄颇为赞赏,找她拉扯恭维了几句,说说一些场面话,吴漾从善如流的应付着,忽然,沈缙也从会议室里出来,眼神深谙的看着她,吴漾想着,好歹故友相见,理应上前打招呼的,只是她还没上前,他就朝着电梯的方向离开了。

  刚才在会议室她看见他和杜莫玄,也没多大意外,因为她知道,沈缙现在已经子承父业,杜氏企业和东裕集团都是摩天大厦的投资股东,他们又是最高层,他们必然会出席会议。

  吴漾刚收回目光,准备回办公室,韩助理又风尘仆仆的给她传话,“吴总,公司楼下来了好多记者,他们说要采访你”

  吴漾皱眉,不喜欢面对镜头:“采访我做什么”

  “萧氏建筑公司是一家大企业,发生的每一件重大事件都面相媒体,你刚继承公司董事长之位,你的身份对他们来说很件很神秘的事,二是,西北工地倒塌事件影响深远,他们想了解详情,肯定要把你的身份和摩天大厦的事大写文章,其实像你这样的身份有记者采访很正常,以前董事长也常常面对淩市的这样的媒体采访”

  “我不想接受任何采访,你把他们都打发走吧”她转身离开。

  “好吧”韩文昊看着她率然而去的背影也很无奈,一无所获的记者哪有这么好打发的呀,躲得了这次恐怕躲不了下次。

  他怎么感觉这位女BOSS比董事长难伺候多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吴漾疲惫的靠在座椅上闭眼小恬一会,又有人来敲门,她说:“进来”

  她心里又忍不住抱怨,这位子谁坐谁累,想休息几分钟都这么奢侈。

  门一打开,走进来高大的男人,吴漾睁开眼眸,看着他把门合上,她脸色微变,正儿八经的坐了起来,伸出手敲击着电脑键盘,待机状态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亮了起来,她神色自若的问:“杜总,你找我有事吗”

  他就像伫立在风中的白杨,不不悲不喜,静静的看着眼前女人,良久他才问:“这些年你去哪里了”

  三年不见,五官变得凌厉刚毅,性格也变得沉着冷静,成熟稳重的气质完全没了当初洒脱不羁的模样。

  吴漾目不斜视,脸上也毫无热度,冷冷都语气像在对陌生人说话:“杜总,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不谈私事,如果没什么事请你离开吧”

  “吴漾,晚上下班一起吃饭吧,我有话对你说跟你说”杜莫玄俊美的脸上,隐忍着失而复得的激动。

  还有什么可说,肯定是问她这三年去了哪,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为什么的问题。

  她什么都不想说,她只想大家各自安好,谁也不打扰谁。

  至少她能理解了感同身受这回事了,三年前,他被逼无奈娶了有权有势的女人,三年后她也被逼无奈牺牲自己的自由继承公司。

  吴漾目不斜视,沉冷着说:“我们还有这个必要吗?”

  杜莫玄幽暗的眼眸闪过一丝痛楚,语气失落的说:“吴漾,你当真要这样吗?”

  她蓦然抬头看向他,不答反问:“那应该怎样?

  他被她漠不关心的模样气的咬牙切齿。

  他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清澈清灵的眼睛,眼角下面是一颗潋滟的泪痣,泪痣很小,却给她的容貌增添了几分风情韵味,她很有辨识度的面孔给人一种几乎过目不忘的感觉,既有妩媚,有温柔,有恬静,又有热烈和攻击性的美,几种气质混合在一起足够让人难以忘怀,他当初不就是因为她的容貌而动心的吗,从遇到她的第一天,也在此后的五年的午夜梦回时,脑海里都是她这张面孔,还有她昙花一现的笑容。

  杜莫玄离开后,萧敬鸣打来电话说晚上六点四季酒店的饭局,说还有几位重要客人。

  下了班,吴漾直接从公司开车去了酒店,去的时间早了点,只有黎岚和萧敬鸣两个人,其他人都没到。

  她在黎岚旁边坐下,萧敬说要给她介绍几个重要的人认识认识,说是对她的工作上有帮助,吴漾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耐心等着客人出现。

  十分钟后,吴漾觉得这是个很戏剧化的人生,三个家庭,坐在一块聚餐,杜家,沈家,萧家,都还带了家眷,可热闹了。

  吴漾兴趣淡淡,为了萧敬鸣的面子不得不捧着笑脸一一的跟他们打招呼。

  除了两个面瘫的杜莫玄和沈缙,长辈们也特别的给面子,哈哈笑着回应她,夸她在公司里的所为巾帼不让须眉的魄力。

  沈缙的父亲她见过一面,是在小学的时候一次家长会,散会之后他和沈缙说话,接他放学回家。

  因为时间太长,她记得不太清楚他的模样,但今天见到还能一眼就认得。

  只有杜夫人惊奇的看了她一眼,神情很复杂,吴漾假装没看见她异样的眼光。

  这好像是一场普通聚会,长辈们有说有笑的聊天,还很默契的不谈工作这么沉闷的事。

  三个年轻人却各怀心事,都只闷头心不在焉的吃东西,在这种场面吃饭,吴漾确定这顿要消化不良了。

  太尴尬了,太不可思议了!

  她在心里盘算着,拿出手机给辛如发短信,让辛如立刻,马上打电话过来,把她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

  可惜一条短信没编辑完,沈缙他爸打破他们的宁静,笑眯眯的说:“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高冷吗?我们几个老人家把天都聊尽了你们年轻人一句话都没说,就知道埋头吃饭,碗底都快要被你们吃穿了。”

  吴漾轻轻一笑,沈缙这种冰山会竟会有这么会开玩笑的爹。

  他继续满脸堆笑说:“吴漾啊,我今天在公司见到你,就觉得你有点眼熟,我就想啊想,想着在哪见过你,想了半天,才想起我在沈缙的毕业照上看到你,虽然已经过了十几年,变化挺大,但你这张脸蛋的特征可是让人过目不忘啊”

  肯定又是她的泪痣,是她这张脸蛋最具有标志性,眼睛下面的泪痣。

  吴漾无奈的笑说:“是呀,我跟沈总是曾经的同学”

  沈缙他妈妈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嘴边漾开了笑容:“说到他们那时候的事,还记得有几次,我们家沈缙的学校里的书和作业本无缘无故的就不见了,小学毕业之后还两手空空的就回家,说是东西都不见了,我就奇怪了,他的东西好端端的怎么就不见了呢,后来我气的把他打一顿,逼问他东西都去哪了,他妹妹看不下去了,才告诉我他的东西被班上的女同学丢进河里了,我问是哪个女同学谁丢的,她就拿着照片指着你说是你丢的,我想我儿子肯定是在学校欺负人家了,才会把他的书丢进河里,我又气得罚他在门口站了一天。”

  然后他们就像捡到一个笑柄一般,捧腹大笑着。

  吴漾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真是丢脸死了,头都不敢抬起来见人。

  萧敬鸣津津有味的笑着说:“原来你们还有这番典故呀,没想到你们还是小学同学,漾漾,你这脾气,你弟弟可比你友善多了!”

  “我这女儿今年都二十八,也该结婚了,你们要是有合适的给她介绍介绍一个”老萧突然对自己女儿终身大事关心起来。

  沈缙她妈妈温婉的笑道:“你们家闺女长得这么好,还用得着介绍吗?”

  黎岚摇头无奈道:“现在孩子每天从早到晚都忙着工作,哪有时间谈恋爱呀”

  “就因为这样,我才降低标准了,不管家庭条件,只要样貌好,性格好,对女儿好,只要肯入赘我们萧家,愿意和闺女一起打理公司,我就倒贴聘礼,我看我们公司韩文昊就不错韩助理,人长得一表人才,又精明能干,脾气又好,他跟在我身边几年,我也对他家境了解,家世也不错,改天我跟他谈谈,看他是什么想法”

  吴漾一口茶喷到地上,坐在她右手边的杜莫玄很绅士的给她递纸巾,。

  左边的黎岚给她拍着背顺气,“你就不能慢点喝吗?”

  等她缓过来,老萧看向吴漾:“漾漾,你觉得呢,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的想法,把他给炒了”

  老人家闲着没事干的时候都喜欢给人张罗婚事吗?

  她怎么有种尾货处理,被低价贱卖的感觉。

  老萧拉着老脸很不悦:“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

  她在这里坐如针灸,心里盘算怎样才能不失礼的离开这里,又拿出手机悄悄的把刚才编辑好的短信发给辛如,不到一分,电话就来了,吴漾拿出手机接了起来,假装煞有其事的,“嗯,哦,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来,你等我一会。”

  挂了电话她起身歉然道:“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得先走了,你们慢慢吃,慢慢聊,失陪了”

  出了酒店,她迈着悠闲的步子,打开手机看看好友新动态,突发感慨,于是她一时兴起,在手机上发了三年头一次的动态:

  “不知不觉,就到了被催婚的年纪”

  她关掉手机就直奔停车场,刚打开车门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拉住她胳膊。

  吴漾抬头,是沈缙,他淡漠的看着她,好几秒才放开语气淡淡的说:“可以一起走走吗?”

  吴漾犹豫不决,最后还是陪着他沿着河边走,他问:“这些年你去了哪里”

  她说:“我去了法国,去那里念书”

  “我还以为你离开不打算回来了呢”

  她倒是有这打算,可终究还是回来了。

  吴漾默然,他继续说:“没想到你这一次回来,身份都变了。”

  “其实,这三年在法国,我都在和家人在一起,生活得挺好的,这次回来,我也没想过去坐那个位子,只是这事情也来的太突然”

  迷蒙的夜色里,一辆奥迪停在他们身后。

  杜莫玄远远的看着他们,看着他们并肩同行,谈天说地的,心里堵着难受,拿出香烟点燃,重重的吸了几口又突出一圈圈的白烟,白烟从车窗的缝隙钻了出去,他无法排解压抑在心里的悲痛,闷闷的靠在座驾椅上,心烦意乱的皱着眉头。

  他的手机低沉的响了一声,拿出手机打开,无意发现吴漾发的动态,只有那一句令人感慨万千简短的话。

  她以前就很少很少发动态,三年这还是第一次更新动态。

  事情发展得超乎他想象,至少她回来了,再说她现在是公司继承人,不是说离开就能离开,只要她不走,以后有的是机会,想到这里,他心情慢慢的放松下来,惊为天人的面孔上,优美的嘴唇微勾了勾。

  第二天是周末,终于不用上班,吴漾依然像个孩子一样赖床睡懒觉,一直睡到上午十点,才慢悠悠的起床洗漱吃早餐,中午的时候她的电话响起来,是远在千里之外的krlai打来的。

  她在外边边走边聊着电话,跟他抱怨道:“克莱,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我现在是老板,我是集团CEO,可能回不去了,以后我们也不能见面了,可是我想回法国啊,我不想再这里受苦受累啊”

  那个陪她渡过黑暗,解开她心结,带她去中国餐厅,带她去战神广场看埃菲尔铁塔看夜景朋友,那个温文儒雅又聪慧过人的医生,吴漾把他视为最重要的医生兼朋友。

  krlai沉默了一会,才笑说:“你现在都是总裁了,我都得叫你一声吴总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就受苦受累了,有什么不顺利的吗?”

  “天天睡得比猪晚,起的比鸡早,一到公司各种文件资料数据报告纷沓而来,累得想眯一会吧,眼睛才闭上又有人来敲门找你过目签字,你说累不累!”

  “的确挺辛苦你了,今天周末,你应该不上班吧,有朋友找你出去玩吗?”

  说到朋友,她想起了梅娅,当初她离开的时候她快生产了,现在孩子都三岁了吧。

  她当初不辞而别,谁也没说,现在都不好意思去见她们了。

  “上班这么累,只想趁着周末偷懒,听说我爸在公司的时候周末还上着班呢。”

  “也好,你一个女孩子家,不要太累,适当休息放松放松,以后我回中国,还盼着你这东道主给我带路赏景,请客吃饭呢”

  吴漾笑起来,财大气粗道:“那是必须的,以前是你请,现在我是老板,以后我请你”

  和krlai聊了半个小时,她心情好了很多,不知不觉的走好远的路,都快走到街上了,反正没什么事,她索性一个人慢慢逛,看看衣服,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买衣服了。

  在一家大商场东挑西选的时候,有一个人站在她旁边,吴漾头也不抬,想看别的衣服发现那个人就站着不动。

  “你好,吴小姐”

  吴漾抬头循声抬头,是魏闵童,她一直记得她的模样。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她。

  只是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姓吴的。

  “现在有时间吗?方便找个地方坐坐吗?”魏闵童目光温柔的看着她。

  吴漾只好点头,在一家奶茶甜点店坐了下来,各点了一杯果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