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二十六章 意外降临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920 2019-05-23 23:04:31

  吴漾撑着脑袋,正对着一份报表昏昏欲睡。

  突然她的助理韩文昊行色匆匆的来找她:“吴总,西北区的工地出事了”

  吴漾脑门突突直跳,一瞬间睡意全无,沉声问到:“怎么回事”

  “摩天大厦南面的附楼全部倒塌,还砸伤了四名工人”

  吴漾皱眉,已经盖了八层的附楼倒塌,砸到了人,这事可大了,那可是人命关天。

  她拿起包包行色匆匆的往外面走,边走边说:“你现在马上开车送我去医院,还有你把情况详细告诉我”

  韩文昊快步的跟上她的脚步,有条不紊的说:“附楼已经施工了两个多月,已经到封顶的阶段,今天中午就突然倒塌,幸好是午休时间,大家都去休息去了,我问过那些在场的工人,当时就只有四个人在附楼的空旷处打牌赌钱,没想到大楼会倒塌,这摩天大厦是各大开发商投资建造的,他们一听到这消息就纷纷打电话来问情况,讨个说法。”

  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吴漾突然感到一阵眩晕,韩文昊扶住她:“吴总,你没事吧”

  她努力的让自己镇定,摇头说:“我没事,先去医院看看再说吧”

  四名伤者的女眷都在外面焦急的等着,看到穿着正式,气质不凡的吴漾和韩文昊急匆匆的走来,四个女人面面相觑,七嘴八舌的道:“你就是摩天大厦建筑工地的负责人?”

  吴漾说:“我就是,你们知道伤者的情况如何了吗?”

  “医生还没出来,还在抢救中”女子嗓音拔高了几分,伸手抹掉流出来的眼泪,带着浓重的哭腔说:“要是我男人出来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另一名妇女也大声说:“就是,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建筑会倒塌了,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成了这样子”

  四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激动,护士走过来严肃的训道:“这里是医院,请你们不要在这里大声喧哗”

  护士走后,吴漾说:“我向你们保证,如果有什么事,我会负全责,我也会把工地倒塌的原因调查清楚,给你们一个交代,绝对不会推卸责任,再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吴漾让韩文昊回去给讨要说法的投资商老板做心理工作,担心一群人一着急全部都堵到公司去,她留在医院陪着女眷们焦急的等待了两个小时,终于有医生出来说:“有两名伤者失血过多,幸好抢救及时,血已经止住,也给他们输了血,人也抢救过来了,还另外两名,一个腿部骨折,一个手部骨折,四个人都有不同程度受伤,后期还有很多治疗,但目前生命特征平稳,没有威胁到生命………

  发生这么大的事,吴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说,万幸没有出人命

  回到公司韩文昊给她倒了一杯温水问了她工人的情况,吴漾疲惫的坐在办公椅上,把高跟鞋脱下光脚踩在地上,说:“两个砸到脑部,另外两一名胳膊骨折另外一名腿骨折,四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不过目前已经脱离危险了”

  韩文昊呼了一口长气:“已经是万幸了,没有出人命,目睹的工人说,当时有人发现建楼上有东西掉下来,那四个人就赶紧跑了,只是还没来得及了躲开建筑就倒塌了,如果再晚一步,他们都会被埋在下面”

  吴漾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喝,李秘书又来传话说:“吴总,杜氏的董事长要见你,我已经把他安排在会议室里了”

  她点头:“嗯,知道了”转头对韩文昊交代了几句,“韩助理,你去看看那四名伤者的后期治疗费用大概需要多少钱,你把医疗费给交了,再去找四个专业护工照顾他们,找个机会把工伤赔偿款跟他们家属谈清,你去财务部说明情况,然后再把账单拿给我”

  韩文昊眼神一顿,看她此时乱得跟一只无头无尾的老鼠,毫无方向感的乱窜,为难的说:“吴总,建筑公司有关安全规章法则,工地停工期间,未经批准,任何人不能在建筑底下活动和休息,他们这是明显知法犯法行为,出了事也不能由我们负全责。还有,公司有规定,每用一笔超过一百万的公款都必须先通过申请书,写一份用款详细说明,再到董事长和下面大股东签字才能生效,财务部才会给拨款”

  现在她已经全权处理公司一切事务,这次一拨款就是几百万的巨款,申请进度太慢,医院里的伤者不能等,吴漾思虑了几秒才说,“你照办吧,你跟医院说,晚点再把医疗费交上去,两三个小时应该能全部办下来了吧”

  韩文昊觉得这有点难办了,“吴总,你得亲自跟他们说明,让他们抽空来公司确认签字”

  吴漾觉得麻烦得要死,这规矩得改改了,就跟皇上一样,明明手握江山大权,实际上每用一次兵权都得找将军,还要出示军令状,还要跟下面的朝廷百官有商有量,要是擅自处决说不定还会引起叛乱:“你打电话让他们来公司找我,我一堆事要忙,没空跟他们讲电话,让他们越快越好”

  韩文昊只好点头应道:“好吧,吴总,你也不用太着急,等把伤员的家属安抚好,其他的总有解决的方法”

  他不由的同情这女子了,这位子还没坐多久,现在军心还不稳,又发生这样的事情,换作谁头都大。

  现在还得查明工地倒塌事故的原因,还得给各大股东个几家投资商,还有广大人民群众一个交代。

  她如约来到会议室,看到了杜康成,李秘书端进来两杯茶各自放到他们面前。

  杜康成看着他面露诧异,吴漾却淡然自若礼貌的跟他打招呼:“杜董,你好,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就是来看看你,敬鸣的身体怎么样了,他跟我说以后萧氏就交给女儿打理,我很吃惊,我们朋友认识那么多年我竟然不知道他还有你这么个女儿”

  吴漾一怔,没想到杜萧两家还有这交情,只是她想起来杜氏恰恰是摩天大厦是最大投资股东,实际上杜萧两家企业有很多年的合作,他们也是亲密的合伙关系,她笑了笑:“我父亲这几日身体恢复得挺好,也怪我,上次跟他大吵一架就把气他倒了”

  “西北区的工地的事情我也在第一时间听说了,真是难为你,才接手公司没多久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我能帮的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话都说这份上了,吴漾也不好拒绝,于是委婉的说:“谢谢你呀杜董,如果我碰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可就麻烦你了,只是工地倒塌事件,我需要时间来查明原因,我也会尽快给投资股东和大家一个交代。”

  他笑着点头,目光不由的打量着她若有所思,良久才唐突的问:“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面,我看着你有点眼熟”

  吴漾没避讳,神情坦然自若道,:“三年前,杜莫玄结婚我跟你见过一面”

  他的眉梢一挑,随后眉目舒展了下来,“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你跟沈缙是朋友,自然也认识莫玄,没想到你是萧敬鸣的女儿,现在说来,你的确跟他有几分相似”

  察觉到杜康成脸上讳莫如深的深意,吴漾低头,样貌这回事,拿人和人之间对比,说像就像,说不像就不像,她现在姓吴,别人也无法理解她既然是萧敬鸣的女儿为什么还要姓吴。

  送走了杜康成,吴漾又马不停蹄的开车回家换衣服和鞋子,打算去工地看看。

  建筑倒塌不可能无缘无故,她去看看或许能看出什么来。

  事发的第五天,吴漾让韩文昊通知各大股东和投资商在萧氏的会议室开会。

  会议室很大,灰白的装修给人一种威严敬畏的感觉。有四十多个平方,能坐下四十个人没问题,不过会议上也就三十号人,其中萧氏的六位股东和几位部门经理,还有四家摩天大厦的重要投资商的高层。

  一群人围坐在会议桌上窃窃私语着,实在好奇萧氏新上任总裁是个什么样的女子,还有突然组织临时会议是为什么。

  吴漾到会议时人几乎到齐了,所有人都不由的打量着站在会议主位上女子,她并没有过多繁杂的修饰自己,化了了个淡妆,长长的卷发被盘起,只穿了一条简单的白色修身裙子和一双简单精致的高跟鞋,整个人看起来干练大方,因为表情严肃给她增添了几分气场。

  吴漾眼神自然的扫视襟坐各做各位的高层人士,忽然两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她先是一愣,又不着痕迹的移开目光,又看向另一个空着的位子上,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眉头皱了起来,都过了五分钟分钟了,就王副总还没到了,她只好再等,又过了五分钟,她已经没耐心再等那个不守时的人。

  她低头看着她的秘书给她准备的报告,准备挑重点的来说。

  忽然会议室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男人,一进来就面无表情的坐在空的位子上,连一个礼貌的抱歉都没有,彻底无视了站在会议中央已经愤怒的吴漾。

  吴漾忍无可忍,脸上却是阴阳怪气的笑意:“王总,好大的架子呀,竟然让我们三十多个人等着你一个人”

  吴漾入不了他眼,他也不甘示弱的讽刺着:“吴总,好大的派头,这位子才坐几天,就开始捣鼓着给我们这么多人开大会了,大家都这么忙,你何必耽误大家的时间看你耍派头呢”

  “真是难为你了,这么忙了还得来这里耽误时间,你若忙,现在可以出去了。”吴漾依然笑着,委婉的朝他下了逐客令。

  他脸一黑,冷哼了一声,没说话也没出去。

  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对她异议颇深,用鼻子发出冷哼的声音:“我还以为能继承萧氏的肯定是有阅历丰富的人有见识的人,没想到是这么年轻的小女子,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温室花朵,还怎么治理公司呀?”

  呵呵,能当老板一定都是满腹经纶,大腹便便的重量分子吗?

  很好,有人起了开头,下面就有人顺水推船,都对她这个年纪轻轻的上司不满。

  “就是呀,看你还这么年轻,一看就不经世事的丫头,萧董事长把这么大的公司交给你,这事关到公司的发展和我们每个人的利益,让我们怎么放心呀”

  然而,对她不满的不只两三个,至少公司里一大半以上都不服,就这样在她的眼皮底下肆无忌惮的抗议着。

  反正她今天组织会议又不是为了看他们对自己满不满意。

  她抬头看向他们,眼神无波里面却毫不掩饰愠怒,不骄不躁的问:“你们说完了吗?”

  她的眼神很坚定,具有临危不乱的气势。

  终于安静了。

  吴漾继续说:“你们说完轮到我说了。”

  “我今天召开这个会议是揭开西北区摩天大厦附楼倒塌的原因,有必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事发的第一天,我就去了工地,发现建筑的建材有问题”她把目光转向距离两米远张铮,表情高深莫测,语气轻飘飘的:“张经理,你是采购部的经理,你有没有亲自核实过建材的质量问题”

  张铮的眼神轻微闪烁了一下,随即恢复淡然:“我有按照公司规定,每进一批材料都要经过细密审查,确定无误后再进入工地”

  吴漾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是吗,如果你确定无误才进入工地使用,材料还出现这样的质量问题,那么就有另一种可能,你是故意而为之,故意把不合格的建材放进工地。”

  张铮脸色聚变,激动的跳起来:“不可能,你无凭无据的把罪名栽赃到我身上,我告你诽谤罪”

  “附楼建筑倒塌跟钢筋选料上有关系,建材供应商是你找的,进货和使用时间你清楚不过了,那你告诉我,你进的那批钢筋使用了多久,决定了正楼和其他建筑会不会发生附楼那样的情况”

  “118层的大厦和其他建筑没使用过这一批钢筋,不可能会出现问题”

  她心细的捕捉到话里面的漏洞:“那你的意思是告诉我,附楼和其他建筑用的是不同一批的钢筋,所以其他建筑不可能像附楼那样发生意外咯,”张铮这才意识自己掉进圈套里,已经来不及迂回心跳都快要停止了,但他能坐上这个经理的位子具备一定的应付能力,稳住情绪,很快他又恢复从容不迫:“你只是个只会坐在办公室里看看资料报告的主,我想你连建筑建材和用料都不认识,凭什么仅凭一面之词就说我进的那批钢筋有问题,别说大家不能信服你,连你自己也不能说服你自己”

  她悠然自得的走到他旁边,把建材的检测报告都扔在他面前:“连你自己都找不到托辞为自己辩解,所以就怪我不识货。这是我这几天在忙的检测报告,你自己看看。事发当天,我去过工地看了,你那些建材明眼看不出问题,但我是学建筑专业的,我对建筑材料这一块都不陌生,我也让监督局检测员来看过,他也发现你这批钢筋选料有问题,如果在没有被发现的情况下,这些建材可以用到工程竣工,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不过前段时间淩市经常下雨,风雨天较多,这批建材被雨水潮湿长时间侵蚀,它的缺陷就暴露出来,就算盖起来房子也会缩短质量期,使得建筑物失去抗压力和稳定性,你就是以李代桃僵从中牟利,把这批不合格的建材放进工地使用,造成了建筑倒塌,造成了公司的重大损失,造成人员伤害,你说我把你交给警察局处理,他们会怎么处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