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二十五章 没得选择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373 2019-05-23 12:17:23

  飞机在淩市的机场降落,走出机场的那一刻,恍若隔世,吴漾深呼吸,嗅到了熟悉的气息,抬头,也是熟悉的天空,出了机场坐在入市区的车子里,入眼的是熟悉的建筑,街道,餐厅。

  她回来了,最终还是回来了,她心情复杂的惆怅的看着车外略过一道道的风景,黎岚握住她的手,深深的看着她,眼里有太多含义。

  十五分钟后,车子在一栋别墅院前停了下来,萧家私人司机利落的把行李从车上缷下来。萧敬鸣昨天晚上就从医院回来了,现在看来并无大碍,只是还得躺在床上休息。

  吴漾去看他时面容憔悴了些,床头柜的手机还时不时的响,在电话里交代公事几句之后就挂了,然后带着歉然的笑意看向她:“抱歉,公司里的事实在太多”

  吴漾笑说:“没事,可以理解”

  萧氏是一家大型建筑公司,他作为公司董事长,怎么可能不忙。

  她关心的问:“你的身体没事了吧,医生怎么说的”

  “没事,医生就说是劳累过度才病倒,休息休息就好,你不需要太担心”

  回国的这两天,吴漾一直都没出门,要么是在庄园里走走,要么就是呆在别墅里画设计图打发时间,她把原来在中国的电话卡放回手机恢复使用,其实这张电话卡即使不用,她也时不时的往里面充钱,怕停机时间太长就作废,她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要做这些。

  手机卡插入卡槽,不一会一大堆信息鱼贯而入,她登录了三年未登过的QQ和微信,有很多人发来信息,都是关心比较好的朋友和之前的同事。

  在她离开医院的那一天,方辛如给她发信息:“你这死女人,去哪了,出院也不说一声”

  辛如每次生气的时候都叫她死女人,疯女人。

  下面还有沈缙发的信息,就简单的一句:“无论你去哪,好好的活着,好好照顾自己,因为有很多人都在关心你!”

  吴漾眼泪夺眶而出,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只觉得伤感来的突然,是因为想念还是近乡情怯,她想念的是辛如吧。

  小的时候,辛如比她更疯,每次来找她时都懒得上楼,就在楼下大声喊她名字,还喊好几声,隔壁几栋楼都能听见,辛如的嗓子好,从小就唱歌很好听,她那高分呗的嗓音有点扰民,她这么一喊,隔壁的正在睡午觉的宝宝都哇哇大哭了。

  如果换作是她,她宁愿爬到三楼去敲门,她可不好意思在楼下大喊大叫的。

  她犹豫了一下,决定告诉她:“辛如,我回来了”

  很快,她也回了信息:“好呀,什么时候回来的,什么时候有空,出来给我揍一顿”

  吴漾哑然失笑,约了晚上在以前那家她们常去的餐厅见面,就她们两个人,她不想太多人知道她回来了。她希望,倘若有一天,她还能悄悄的离开。

  晚上,她跟黎岚说好,她约了朋友出来,不在家吃晚饭。

  到了约好的地方,吴漾找了个位子坐下,先点了两杯果汁,没过几分钟,路辛如就到了。

  辛如打量了她半晌,坐在她对面的位子上,脸上又绽开迷人的笑容,完全没有责怪她当年不声不响的不道而别的意思:“吴漾,是你吗?变得更漂亮了,我都快认不出来”

  吴漾不领情,笑着说:“就知道拍马屁”

  她看着她,除了头发长长了,皮肤变白了,其它的也没什么变化。

  “真的,瞧你现在自信的眼神,比以前有神多了,而且还烫了卷发,更有女人味了,看来,当初你走的时候沈缙没有满世界找你选择了沉寂是对的”

  吴漾把菜本递给她点菜,低着头喝饮料,始终没提前那个和她有滴水情缘的人,不着痕迹的绕口这个话题:“你最近店里生意怎样了,你还到处旅游吗”

  “店里呢,还和以前那样,不过这两年我很少出远门了”她一边看菜单一边说。

  吴漾讶异的看她,她继续说:“玩了那么多,去了那么多地方,已经玩够了,所以就决定留在淩市好好打理生意,你呢,这些年在哪,过得好吗?”

  “我挺好的,在法国念书,还是钻研建筑设计,以前都是毫无人生目标,糊里糊涂的混日子,就想学点拿的出手的技术。”

  “可以呀,都跑去法国了,你还有什么熟人在那边吗,你有没有学会法语什么的,应该也交了不少法国的朋友吧”

  以前都是辛如天南地北的跟她聊,现在换成她聊那些远在千里之外的事。

  “法语实在拿不出手,倒是英文交流无障碍”没办法,英语是国际语言,从初中就开始学英语,学到大学毕业才掌握基础,足以可见,做个有知识有文化的现代人是有多好,不然就见光死,在国外那种文化时尚国度不会讲几句英文根本混不下去。

  辛如随口问问:“嗯嗯,你在法国哪个地方,和谁一起呀?”

  “巴黎,我妈也在那边,我弟弟放假的时候也会去,我爸也经常往那边飞,我跟他们住一块了。”她终于可以在多年的朋友面前坦白了一次,以前,她总是很避讳这样的现实,刻意的避之不谈。

  辛如瞪大眼睛看她,一脸的震惊:“你的亲生父母?”

  吴漾心里苦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事情,犹疑一会才说:“其实,很多年前我就知道我的那个父亲不是亲生的,三年前,因为我妈,我才跟我的亲生父亲相认。”

  辛如仍满脸的不可思议,思索了片刻才叹了口气:“你那父亲,根本不算什么父亲,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他几回,在你需要照顾的时候他宁愿在外一个人潇洒把你丢在家里,都没怎么管过你,我以前就觉得,这根本就不像是亲生的,现在这样也挺好,你已经有个完好的家,其实这也是一桩好事,只要你过得好了,其他一切的恩恩怨怨,计较起来也没有任何意义,太伤感情!”

  吴漾点头,过了七八分钟,菜已经就上来了,她们一边吃一边聊着。辛如也会忍不住好奇问她的家世情况,她也大方的有问有答。

  吃好饭两人出来逛街了,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了,吴漾一进大厅就看到黎岚和萧敬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两人的脸色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对。

  黎岚脸上无波澜像往常一样和她打招呼:“漾漾,你回来了”

  她点头:“嗯,你们还没睡吗?”

  “吴漾,你过来,我有点事想跟你谈谈”萧敬鸣开口说。

  吴漾走了过去,心里七上八下,感觉好像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

  他开门见山,有商业人士雷厉风行处事果决的气魄:“医生说我身体状况不太好,需要好好修养,不能太劳累,我就和你妈商量,我想把公司继承权交给你,你在国外的三年学了不少知识,你打理一家公司应该没有问题,你到了公司我的助理和秘书会给你交接工作,你有不懂的都可以问他。”

  吴漾惊呆了,这消息来的也太猛烈了吧,但她一点也没有继承家业的想法。

  难怪他一直让她去学商,还特意帮她在法国名校安排个名额,看他早前就有这想法了。

  她直白的说:“爸,我不想接手公司,从来都没那想法,你的公司庞大,事关到上下上百号人生存,我没有自信能管理好”

  “吴漾,你不要拒绝了,现在我的身体状况,你弟弟的年龄还小不能继承公司,除了你我还能把公司交给谁,懂事那边我已经通知他们了,我把我的股份都转到你名下,你就是萧氏的最高掌控人”

  最高掌控者,多么的威风,多么牛掰,多么诱人。可她是那个没有自信,有时候还是个唯唯诺诺,缩头缩脑的吴漾,怎么号令震慑一公司的人。

  她是有私心的,她只想做个自由的职业者,没有束缚,没有压力的普通人。

  “吴漾,你都二十八了,按理说这也是该成家立业的年纪了,但你现在这样悠闲下去也不是办法,你尽快做好的接手的准备吧”萧敬鸣威严的脸上,那不容不得别人有任何一点反抗的余地。

  吴漾生气了,忘了他刚从医院回来不能受刺激的事,语气大声起来:“这是我的人生,容不得任何人来替我决定,你连商量都没跟我商量,就擅自计划我的人生,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是不会继承你公司的,如果你找不到人继承,就放他随波逐流好了”

  “你……”萧敬鸣瞪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顿时脸色发青,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撑在桌子上,黎岚紧张的过去扶着他坐下,神色慌张道:“老萧,你怎样了,快来人,快打救护车”

  她拂着他的背给顺气:“你别动气,放松一下,别跟女儿生气了”

  萧岂听到声音噔噔的跑下楼,知道吴漾跟父亲吵架把他气倒了,他愤恨的瞪着她,吴漾惊慌失措的跑过去,低声的说:“对不起”

  黎岚看了她一眼说:“先别说了”

  医院的走廊上,吴漾靠在墙上盯着抢救室的门盯了好久,她不敢坐下,心情也没办法平静下来,她也无法面那种后果,倒是萧岂和黎岚沉默的坐在凳子上神情凝重。

  一个半小时,就像半个世纪那样漫长,突然,抢救室的灯暗了,门打开医生从里面出来,摘下口罩轻呼了一口气

  他说:“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但还需要留下再观察观察,如果情况稳定,没什么问题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

  三个家属同时大乎一口气,吴漾有不敢想象的后怕,好几次想哭又忍了回去,如果萧敬鸣出了万一,不但萧岂和母亲不能原谅自己,她更不能原谅自己。

  三天后,吴漾正式接手公司,后来的一连半个月,她几乎把毕生的精力的投到工作,她需要了解各大股东的名单,还有正在实行的业务,还有合作的公司,她还要掌握公司的发展趋势。

  头疼啊,她累,却不敢喊累,委屈啊,她却不能抱怨。

  她的人生太他妈的跳跃性了,她从籍籍无名的小市民爬到大集团的总裁。

  萧敬鸣醒来后虚弱的躺在病床上也说了:“现在是没办法,这是我一步一脚印,历尽千辛万苦才打拼下来的公司,如果我这一病倒,公司后继无人,下面的股东也会为了争权夺利取而代之,最后说不定公司解体,萧氏就彻底垮了,我一生的心血就真随的波逐流了,如果你不想继承公司,在萧岂大学毕业之前,你怎么都得把公司维持下去。”

  所以,她没得选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