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二十三章 不夜巴黎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529 2019-05-23 11:36:32

  路贠来医院时,在沈缙的病房,看到已经穿戴整齐的沈缙坐在椅子上刷着手机。沈缙察觉来人,抬头看是路贠,把手机按掉放桌子上。

  路贠打量着他,很疑惑的问:“听说你生病住院了,现在怎样了”

  沈缙说:“没事了,我已经准备出院了,叫你来我就是想问你一些事,你方便告诉我吗?”

  路贠扬眉,走到窗户前,背靠着窗户,两只手插在口袋姿态很悠闲,“说吧,你要问什么”

  “关于吴漾的事,你应该知道了吧”

  路贠挑眉问:“吴漾?她怎么了?”

  “她割腕自杀了”

  路贠瞪大眼睛,瞳孔微缩着,顿时脸色发白,不禁紧张了起来。

  不敢置信的问:“什么?她自杀,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前天晚上,幸好发现即使,不然………”想到那种后果,太过沉重,让人无法承受,沈缙哽咽,不敢想像那样的后果,他沉闷的站起来,走到窗户旁,拿出香烟给路贠递了一根,自己点了一根重重的吸了一口。

  路贠心思也变得很沉重起来,久久不能平静,便试图点燃香烟缓解,语重心长的说:“这丫头,怎么会变成这副愚蠢的模样,辛如也没告诉我这事。”

  在雾气缭绕的熏烟里,沈缙微蹙着眉,平静的说:“我问过医生,医生说她可能患有抑郁症,甚至已经严重到患有自杀倾向,她上次经历了感情失败,但也不至于想不开,我想她应该是积郁多年,最近又受到什么打击,就一时想不开。”

  路贠吞云吐雾着,皱着眉若有所思良久才说:“她家里的那些事,我知道的也就表面看到的那样,我们小时候关系好,经常在一起混,但渐渐的长大之后就很少在一块了,她也从来不跟我们提过她家里的事,小的时候她倒是挺活泼开朗,跟其他正常的孩子没差别,我只记得十几岁开始,她就很少来家里找我和辛如,甚至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变得安静了很多。要说她现在自杀的原因,如果辛如不知道,我更不可能会知道了”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察觉事情发展得有点奇怪,侧目斜视着沈缙,打探的语气问:“你怎么突然对她的事情这么感兴趣,难道你……喜欢她?你最近跟她经常见面吗”

  沈缙眼里渐渐露出迷茫:“她不能从上一场爱情里走出来,我又怎么走进她的心里”

  路贠叹息,呵呵笑道:“以前吧,你老对她这小女生动手动脚的,我觉得你这人人品有问题,后来无意中我发现,你就只对她一个人动手动脚,从来不看别的女孩一眼,其实也不难发现,你年少时就看上她了,只是你用这么没品的方式引她关注,她那又骄傲又硬的脾气不讨厌你才怪,她大学时谈的男朋友,她付出全部真心,现在她男朋友又跟别的女人结了婚,你又遇到她的时机不对,她就算不拒绝你,那你也得小心翼翼的对待她,那样你得付出更多,也会很累,甚至最后她都不会多看你一眼,你自己要想清楚点”

  虽然他和吴漾一起长大,两人知根知底,只是长大了就各奔前程,眼睛又看不到,对方很多事情都是不了解的。

  每个人都有不开心的事,都会找朋友抱怨两句,其实也不难看出,吴漾这个人心思深沉,家里的一点事她向来只字不提,也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抱怨过她的不开心,就像是故意隐藏不让人知道一样,宁愿一个人着藏着掖着。

  沈缙又何尝没想过,只是爱一个人,不都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对待吗?如果最后,她还是不能多看他一眼,他甘愿退出,退的干干净净,不给她一点心理压力。

  为了不打扰她,路贠跟沈缙聊完后直接从医院离开。

  晚上,沈缙陪着她吃好饭,看着她睡着已经是八点多,他在医院的这两天,公司里攒了一大堆的工作,看着吴漾睡着,他就回公司加班到将近十二点,从公司出来就疲惫的直接回家睡觉。

  瑟瑟的清晨,沈缙来医院,发现病房里空无一人,病床上的被子已经收拾整齐,明显的早就没有了她的气息,他猛然感到不安,大步流星的走去问护士,护士却告诉他,吴漾昨天晚上十点就办了出院手续,还给他留了一封信。

  沈缙拿着信有不好的预感,他坐在休息区的椅子上把信打开,一行行清秀的笔迹映入眼帘,狠狠的扎着他的心脏,她说:

  “沈缙,谢谢你,在我最狼狈最无助的时候,你总是出现在我身边,一直这么不厌其烦的照顾我,其实你也没这么可恶,只是少年时的你很调皮,老爱扯了我头发后又一抹溜烟的逃跑而已,我以前最讨厌最讨厌你,我做梦都想踹死你,但我却从来没有踹到你就被气醒了,我现在对你已经化解仇恨了,我们也算是化干戈为玉帛了,只是我走了,我去哪里,我就不告诉你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去天堂和地狱,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我思绪很混乱,已经不能理智的思考问题,现在我只想换个环境,离开这里,可能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倘若有那么一天,我真心希望你能遇到一个能真正走进你生命的女人,请保重,再见了,沈缙!”

  简单的道别,只有那么一句,足以让他的世界坍塌

  “可能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倘若有那么一天,我真心希望你能真正走进你生命的女人,请保重,再见了,沈缙!”

  走得这么决然,就如那天晚上的狂风暴雨里,她也是这么决绝的弃他而去。

  他做了这么多,难道最后就换来了她决绝抛弃吗?

  一点希望都不给他,叫他如何保重。

  有些人,明明近在眼前,却觉得距离好远好远,有些人,明明相识多年,却一点也不了解对方,世界那么大,和她的距离有多远,只有离去的她才知道。

  很长很长的时间里,那个叫吴漾的女孩,就像消声灭迹一样,她的不道而别,整整三年毫无音讯,让所有的人都为她抓狂。

  彼时的巴黎,位于战神广场埃菲尔铁塔,灯海层峦,密密匝匝的灯光笼罩着城市之都,这里的夜景太过迷人。几乎每年的圣诞节,法国巴黎都是如此的白雪皑皑,人们却用所有的热情渡过一年一次的圣诞节。

  晚上,从远远的地方看,埃菲尔铁塔挺立高昂,威武雄壮,被华灯笼罩下美不胜收,那是巴黎的独特,是法国的象征。

  克莱拉着吴漾参观这座她只能从资料上看到的埃菲尔铁塔,第一次看到实物,吴漾激动得欢呼雀跃,因为夜晚,这里华灯初上,铁塔就像一座伫立在风中的灯塔,这里的一切太美,这座塔也好美。

  krlai仰着头看着铁塔笑着说:“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想几个的形容词来形容它的美”

  吴漾看他一眼,大方的笑起来,脸上漾开前所未有的笑容,溢美之词信手拈来:“流光溢彩,璀璨夺目,炫目神迷,无与伦比,精美绝伦,美不胜收,叠嶂层峦………哎呀太多了,念不过来,轮到你了”

  她笑看向他。

  “风景如画,夜色……我……”krlai艰难的开口,已经是江郎才尽了,意识到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文盲的身份又暴露了。

  “夜色撩人”吴漾从善如流的接词,幸灾乐祸的大笑着:“克莱,你连中文都快忘了吗?”

  krlai不好意思的笑了,心虚道:“我已经好久没回国了,小学的知识大部分都忘了,要不你当我老师,一节课学费就抵消你的一周期治疗费”

  克莱是中国人,十岁的时候就来法国念书,大学也在法国学心理学,因为他的家人都定居法国,在毕业后他也留在法国发展,已经好多年都没再回中国,他说,留在这里是因为他喜欢这里的一切,他的中国名字叫乔沥,英文却挺拗口的,克莱,他说他当初就是随便给自己取的。

  取什么不好,偏偏叫克莱,每次喊他名字,她就想到牛排,想到佳客来里面的自助餐。

  吴漾毫不留情的立即拒绝:“我才不要给你当老师剥夺我的自由时间,我每天学这个学那个的头都大了,课程都排满了,还要给你上课,我不要活了。”

  “我一天的咨询费够顶小学半学期的学费了,你居然还不领情”克莱煞有其事的说。

  吴漾鄙夷到:“你该回国看看了,现在中国上小学都不要钱了,居然还跟我讲学费,你给我学费我都不给你上课。”

  克莱表情很惊异,转瞬间又恢复到神色自若,辩解道:“中国的政策我不懂,我说的是法国。”

  突然,身后传来呜哇呜哇的尖叫声,吴漾和krlai回头,穿着圣诞装的圣诞老人坐在两只鹿拉的雪橇上,和蔼可亲的笑着朝着人们招手打招呼,他还给大家发了礼物,是个圣诞帽,大家拿到礼物后就纷纷试戴了,也纷纷的拿出手机和圣诞老人拍留念,吴漾和krlai也收到了礼物,也像他们一样戴上了,克莱带着眼镜,五官清俊,斯文儒雅,带上脆筒形状的帽子看起来很滑稽。

  错了这个村没了这个店,吴漾赶快把手机从口袋里捞出来,打开相机吩咐下去:“你摆好姿势,我要给你拍照”

  克莱很听话,站直着身子两只手举在耳朵两边比了个剪刀手,配上比河水还清的笑脸,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二,真够二,吴漾没了拍照的欲望,又不好打击他,只好随便给他拍了几张。

  克莱把手机拿过去欣赏欣赏他的照片,一看照片,嫌弃的皱眉:“小漾漾,你的拍照水平太差了,居然把我人见人爱,帅气无比的形象拍成这么个傻样”

  吴漾忙着给自己洗脱罪状,呵呵笑道:“挺可爱的呀,你看我把你着难以接近的形象拍成这么和蔼可亲,这么稚嫩青涩,你还这么不领情,在中国,女孩子都喜欢像你这样的男孩,这样看起来很平易近人好相处。她们都不喜欢难以接近的男人”

  krlai看着自己的照片,将信将疑的说,“那你回头转发给我,我也给你拍一张吧留作纪念吧”

  吴漾跳的离他三丈远:“不要,穿得跟个球似的,肯定会很丑”

  工作的时候,克莱面对电脑数据资料时,大家对他的印象都是,觉得他是个很严谨,冷淡疏离,不好相处的医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