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二十一章 无法抵消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069 2019-05-21 12:56:14

  吴漾慌张的推开他,再这样下去她晚节不保,两人名声败裂。

  可男人力气太大,推了几下推不动。

  “杜莫玄,你疯了,你是有老婆的人,我们这样算什么”等他松开,她愤怒的说。

  “我是疯了,我他妈的快疯掉了,我娶了别的女人,却没日没夜的疯狂的想你,我想得睡不着,吃不下,连婚房里的新娘都勾不起老子的一点欲望,满心思满脑子想的都是你,我要怎么撑下去”

  看着他痛苦的表情,看着他几近失去理智的样子,吴漾身心俱裂,眼泪不受控制的哗啦啦的流下来,撕心裂肺道:“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既然你宁愿为了你的公司发展抛弃了我,既然娶了别的女人,就应该好好对待她,我已经妥协了,我也认命了,可你为什么还要把我带来这种地方还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还要揭开我的伤口”

  他把她拥进怀里,无力的说:“对不起,我舍不得你,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得选择,玩不得不这么做”

  不管有再多的理由,错了就是错了,说什么都抵消不了那种伤害。

  吴漾抬头看着他已经悄然增添几分成熟的俊朗逼人的脸,“我该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他拉着她舍不得放手,乞求道:“你能不能留下陪我,就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候后我放你走”

  ………

  爱一个注定会失去的人,必定要承受很多痛苦。

  吴漾坐在床边,陪着他到睡着,他似乎已经很久没好好睡过一觉,拉着她的手不愿放开,那安静的睡颜和脆弱又固执的样子看起来像个孩子。

  她看了时间表,杜莫玄已经睡了半个小时,看他睡得很沉,她悄悄的把手抽出来,这才好好打量这房间,豪华的装修风格,有一道落地窗,可以俯瞰城市的风华绝代,而她在卫生间里看到的私人用品齐全,像是常住的地方。

  难道他一直住这里吗,他的妻子呢?

  吴漾收回思绪,不带留恋,头也不回的离开酒店。

  吴漾刚回到公司,倪思左顾右看,发现头头不在又迫不及待的湊过来八卦兮兮的:“你去见杜莫玄了吧,我听说他长得很帅,怎么样,见到他以后有没有流鼻血呀”

  吴漾对着电脑目不斜视道:“我可不敢,他是有老婆的人”

  “有老婆又怎样,又不是让你去横刀夺爱”倪思把矛头对宁栩清:“你看她这副性冷淡的样子,你应该把和杜莫玄见面的机会让给我,你把这种机会让给她这样的人实在浪费。”

  宁栩清打击道:“看你整天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要是让你去见他,生意都不用谈了,直接把自己贴上去了。”

  吴漾不必介意,已经见怪不怪,她们纯粹是沉闷的工作疲倦怠惰时的八卦消遣。平时她们也会私下聊哪个部门谁最帅,谁最有魅力,哪位女同事找的男朋友怎样怎样的,哪家的专柜扶肤品最好用,哪家的服装店衣服最好看等等。

  突然,策划组的小米来传话,“吴漾,外面有人找你”

  吴漾好奇,会是谁来找她呢,倪思又操闲心问道:“谁呀,是男的还是女的?”

  小米说:“是一位富太太。”

  吴漾出来时,一眼就看见那位富太太仪态端着的站在接待室的窗户边,那是她的母亲。

  听到她脚步声,黎岚回头:“漾漾”

  这称昵只有她的母亲从小叫到大,她冷淡的问:“你来找我有事吗?”

  “有时间一块喝杯咖啡吗?”

  吴漾看了腕表上的时间,现在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不敢给他人留下话柄,实在不好走开:“我还有半个小时下班”

  “那我在对面的咖啡厅等你下班”

  简单华丽的咖啡厅里,只有三两桌的人,吴漾端着咖啡心不在焉的喝了两口又放下,微微蹙眉,好苦,她实在不习惯咖啡的味道。

  她看她,开门见山:“你找我有事吗?”

  “我就是想见见你,已经好多年没见你了,这些年你过好吗?”黎岚满脸疼惜的说。

  吴漾微低着眸,生硬的说:“挺好的”

  “可是你跟杜莫玄他………”

  吴漾立即打住这话题:“过去的事就别提了”

  黎岚忍不住心疼:“漾漾,你回来我身边吧,二十多年来我亏欠你太多,我想以后好好的照顾你,我们好好在一起,好不好。”

  二十五年的人生,她埋藏了十年的伤口,又被摊在桌面上撕开。

  吴漾努力平定情绪,冷冷的笑:“亏欠?何来亏欠,你能跟我一一道清吗”

  黎岚错愕的看她。

  吴漾继续说:“你能亲口告诉我,我的亲生父亲是谁吗?”

  黎岚惊慌失措的眼神闪烁着,“漾漾,对不起”

  “对不起,你们就知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二十五年的人生,是谁一手铸就的”吴漾没了耐性,越来越激动,眼里的有泪珠在流转,深吸一口起,又忍了回去:“我不过是你们一段错综复杂的关系牺牲者,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无辜的我就活在那种看不到真切的亲情世界里”,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她的人生有多凄凉,在冰库里走几遭也没有这么凄凉,有多狗血,电视里都演不出来的狗血。

  从小到大,她对父亲这个角色的印象很稀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很少见到他,一年难得一两次回寄点钱回来,直到她十四岁,那父亲从外地就回来了,是处理户口上的事情,也是在那个时候,她意外发现自己的和血型父亲血型不匹合,那时候她已经上初三,对生物理学有一定的认知和理解,她抱着疑虑难解的心情去医院里问医生,医生判断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那一刻她就明白了,那个跟他生活的父亲不是亲生父亲,也几乎没行使过父亲该有的责任,那么多年来宁愿在外面过着漂泊日子也不愿回来看她这个留守儿童,她看不到一点亲情的感觉,而她寄居多年的叔叔家实际上也毫无关系,也是在那个时候,她在失控的情况下逼问他,他也把真相如实说出,只是他并不知道她的亲生父亲是谁。

  夜幕降临,夜空很阴沉,吴漾在便利店买了一瓶黄酒,听说黄酒后劲很大,所以她一瓶全喝进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习惯借用酒精麻醉自己,即使只能短暂的忘记伤痛。

  她回到公寓楼下,沈缙已经站在门口。

  他看着她,微笑着说:“你回来了,我上去看你不在家,我等了你好久”

  没过多久酒精发作,吴漾浑身发热,头昏眼花,看着一张一会清晰一会模糊的脸在她面前摇晃。

  沈缙看她晕红的脸和摇头晃脑的毋庸置疑,伸手扶住她:“你又喝酒了。”

  她挣脱他,困难的开口:“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

  忽然狂风四起,天变得更沉郁,吴漾冷缩着身子,沈缙紧紧抱住她,而吴漾此时比任何时候更清醒,也更决绝,“沈缙,你走吧,我们该结束了”

  他痛苦的说:“吴漾,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你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

  “我不要你管,以后也不要你管,你对我再好我都没办法对你动情,你懂吗?”

  “你不是无情的人,我愿意等你把他给忘了,吴漾,我从来没有真心喜欢一个人,我很清楚你就是我想要的人,或许是我遇到你的时机不对,得付出很多努力才能走进你的心,你以前这么讨厌我,现在不也释怀了吗?”

  “那是两码事,我可以把你当朋友,但我的心已经死了,心死了就不可能复苏了,你走吧!以后我们不要在见面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把绝情的话说出口,因为沈缙渐渐的形成她的依赖,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吴漾决然转身,留下沈缙站在原地痛定思痛,忽然天空刮起了狂风暴雨,吴漾在雨里大喊,“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我也不想再接受任何人,你为我做再多都没用”

  “那我就赌,如果你为我回头,我就赢了,如果雨停了你依然没出现,就认输,以后不再打扰你。”他愿意赌一次,赌她的一点点恻隐之心。如果她肯为他回头,就说明她心里还是在乎他的,即使那份量微乎其微,赌一次又未尝不可。

  如果她坚决的把他扔在这里,他愿赌服输。

  只是还能不能全身而退,他心里生出一种迷茫来。

  她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沈缙看着她决然的背影,顿时无法言语。

  窗台被大风刮呼呼的响,雨大得恐怖,像是给依然站在楼下静如泰山的沈缙像加戏码似的。

  吴漾想起,很多年前,天空刮起了大风骤雨,四处被刮得一片狼藉,今天就像很多年前的那一天一样。

  这是一个很凄凉的夜。

  她从窗户看见他依然固执站楼下,绝望暴怒的却是自己,她在电话里,失控的撕心裂肺的对着手机大吼着:“你一直站到天亮也没用,我是不会回头的,你也不可能会赢的,我都叫你走了为什么你还不走,你个傻子,笨蛋!”

  杜莫玄离开她时,她一点都没挽留,而这个男人却为何这么固执。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如果在沈缙每一次靠近她时,她就退避三舍,在他们中间画一条分割线,谁也不能跨过这条界线,或许这一切纠葛都不会发生。

  电话那头像死一般的沉静,吴漾像失控的疯子,手机被重力的砸在墙上后摔下来,屏幕粉碎,然后疯狂的把桌子上的东西用力的挥洒落一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