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二十章 煎熬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249 2019-05-20 01:23:42

  送吴漾到家楼下,路辛如看着前方忽然一脸笑意说:“看来你今天的头发没白做,裙子没白买”

  吴漾莫名其妙的看她,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下了车辛如开车走了,淡淡的灯光下,她看见一道身影孤冷的靠在车上抽着烟,她这才反应过来辛如那话的意思。

  一圈一圈的白雾消散在夜色里,她仍然闻到一股不浅也不浓的烟味,不紧不慢的走过去,沈缙听到声音回头看她:“回来了?”

  “嗯”吴漾点头。

  俩人一起上楼,不知从何时起,他们无数次一起回到这个家,好像成了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回到家里吴漾打开灯,像往常一样给他倒杯水,他看着太手里提的东西问道:“和辛如去逛街嘛?”

  她说:“是呀,我们还一起去吃火锅,你吃饭了吗?”

  他摇头:“没有”

  “我给你下碗面吧”

  他点头:“嗯”

  吴漾转身要去厨房时他突然叫我,他幽黑眼睛深谙,神情复杂看着她,却又沉默着,吴漾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他微微一笑:“没事了”

  吴漾给沈缙煮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他吃面吴漾去洗澡,等她出来时沈缙已经走了,桌子上也收拾干净了,她打开窗户往下开,他的车也不在了。

  过了两天,她回公司上班,倪思一副很稀罕的样子迎着我她,肉麻兮兮的说:“漾姐呀,你终于回来上班了,两个月不见,我都难受死了,天天想着你在干嘛,你还要不要回来,我们以后还能不能见面”

  宁栩清抖了抖一身鸡皮疙瘩瞪着她:“死丫头,能不能别这么恶心,真受不了了。”

  倪思撅嘴不客气道:“我又没恶心你,受不了就闪开一边去”

  宁栩清大人不计小人过,转头对吴漾说:“听说你请了病假,现在没事了吧”

  她笑道:“我没事了,谢谢你们关心”

  她低头打开电脑,倪思抱着水杯一边喝水一边打量着吴漾,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奇怪越发不对劲:“漾姐,我发现你好像变了”

  她轻笑:“我怎么变了,瘦了还是胖了,白了还是黑了”

  “哎呀,你别打岔,你拿出镜子看看你自己,眼神恍惚,神情寡淡,笑意清冷,变得少言寡语了。”

  “不到半分钟,你就能找到一连串的形容词来应景,不去写小说真是可惜了。”

  突然,宁栩拍了一下倪思的后背,用怪异的眼神瞥着从另一边进来的于贞粟,倪思才悠然自得缩回自己的位子上。

  “上班时间就有上班的自觉,上班时间别聚众聊天影响公司形象”她凌厉的眼神扫向她们三人。

  这种情况,她们会选择装聋作哑,默不作声。

  “宁栩清,今天上午10点,你负责和杜氏集团的杜经理联系,约个明确时间把合作敲定了”

  宁栩清目不斜视的回:“好,知道了”

  “倪思,关于高宇的项目,你赶紧跟进进度,再写一份数据报告,今天下午我就要。”

  “知道了”

  于贞粟把安排下去的工作督促他们赶快完成,唯独忽略了吴漾。

  她问:“那,于总我今天做什么”

  她刻薄的笑看着她:“你,你请了那么长时间的病假,才来上班,哪敢再让你劳累呀,我们部门不缺人手,你暂时闲着吧”

  让她一天无所事事的呆在公司,存心让她难堪的吧。

  一群人齐齐的看着吴漾,有同情也有幸灾乐祸的。

  宁栩清仗义解救说:“唉,于总,我突然想起上午我约了江氏的项目负责人面谈,那个杜经理我没法按时联系他。”

  于总扫向一办公室的人,看大家都在忙着手里的工作,思索了良久才勉为其难的定格在吴漾身上,“由你负责和杜氏的面谈,只准成功不许失败,栩清,你把合同书和她交接详细,不许有任何纰漏。”

  那不容一点商量的语气让她如临深渊,要见的人是杜氏杜经理,杜莫玄哪,那个人既想见又害怕见的人。

  有工作安排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不答应,那她这几天肯定被打入冷宫了无事可做,挺难为情的。

  等于贞粟离开,吴漾忍不住问宁栩清:“那个合作对象的人是谁,是杜莫玄吗”

  其实公司里的人都不知道她跟杜莫玄谈恋爱,只知道她有男朋友。

  “对呀,杜氏杜经理,不是他还是谁”

  她很不解的问:“我们公司是做计算系统的,他们公司是做房地产的,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两家公司怎么还能合作呢”

  宁栩清白眼瞪着她,有恨不得有把她脑袋敲碎的冲动,扶额道:“那根据你所知,杜氏除了房地产还做什么”

  她想了想,杜氏产业庞大,貌似除了房地产开发,杜氏的财政还涉猎其他多方面发展,“开发,建造,投资………”其实她也不太清楚,还有什么,胡乱的猜着。

  宁栩清以前是技术部出来的的,专业知识这点是她不能及的:“现代建造术大多数都离不开计算机技术,还有一些科技方面的远程操作技术,都跟电子系统挂钩,他们建造业自然也需要买我们乔屿研发技术的专利,这样你应该明白了吧”

  倒是讲得通俗易懂,就像现代高耸入云的建筑,都离不开量子学,同样与科学家的研究挂钩,不懂的人自然也也会问,科学家和盖房子怎么可能会有关系呢,不过吴漾只一知半解,点点头假装懂了,如果她摇头,她敢打包票,她肯定又被宁栩清打击一番“你读那四年的建筑知识都学哪去了”

  坦然说,她是个做什么都不用功的人,但成绩都不会太难看,勉强还能拿的出手。

  餐厅里,吴漾远远的看到杜莫玄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抽着烟,他穿着黑色修身衬衫,衬得他高贵优雅,气质不凡,与之前风流不羁纨绔子弟的气质大相径庭。只是他的神情索然,眉目间透着冷漠疏离感,五官也清瘦了些。

  才短短的时间,他的变化如此之大。

  吴漾拉回飘远的思绪,提着公文包踩着步子朝他走去。

  “你好,杜总”

  莫玄闻声抬头,看到她之后目光凝滞了几秒。

  吴漾在他对面的位子坐下,从公文包里拿出资料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宁栩清把案子交接给了我,由我负责跟你谈合作案的事,这是系统工程的详细数据分析,请过目一下,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我们会回去整改。”

  杜莫玄将熄灭放进烟灰缸,手抚着额头,看起来似乎有点疲惫。

  吴漾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问道:“你最近没休息好吗?”

  “最近有点累”他的声音似乎缺乏点中气。

  她不冷不热的说客套话:“那你应该多休息”

  “嗯”莫玄点头,把资料拿过去,翻阅了几眼,拿出随身带的钢笔在落款处签字,不拖泥带水,干脆利落,吴漾看着飞扬利落的字体,愣了一下。

  “你不用再看看吗?”

  “我已经通过你们技术部的解析了解过了,不用看了”

  吴漾确认他的签名后,利落的把合同书和资料都收进公文包里,收拾好之后站起来才说:“杜总,谢谢你的合作,希望你和乔屿合作愉快,我还有事,先走了。”

  “可以留下陪我吃一顿饭吗?”莫玄看着她,语气像是乞求。

  吴漾愣愣的看着他面容憔悴神情孤独的样子,不知道该如何决定,他已经结婚了,他已经有了娇美的妻子,她应该死心的,她应该决然的离开的,可看他在自己眼前脆弱疲惫的样子,她怎么都狠不下心来。

  犹豫后重坐回凳子上,杜莫玄把菜本放在吴漾面前:“我还没点餐,你来点吧”

  “莫玄,我不是来吃饭的,既然事情谈完,我该回公司了”吴漾困难的开口。

  杜莫玄漠然片刻后说:“那我送你吧”他站起身来,快速的把手机香烟打火机一并收进口袋里。

  “你送我不方便,我可以自己回去”他现在的身份,吴漾得避嫌。

  “走吧,我送你”根本由不得她拒绝。

  吴漾看着如此固执的莫玄,无奈的叹口气,在停车场,吴漾惊讶的发现,莫玄把车给换了,换了一辆中端低调的奥迪。

  他开着车,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突然一辆大众速度之快的朝着他们开过来,杜莫玄灵活快速的拐了方向给大众让道,因为急转,车里产生一定的冲击力,人都往前倾了一下,幸好系了安全带,不然人都被撞伤了,吴漾被吓得脸色发白。

  “你没事吧,没受伤吧!”杜莫玄把车停在路边,打量着她问。

  她惊魂未定,看着大众车若无其事的离开视线,确定化险为夷后好一会才摇头看他:“杜莫玄,我看你状态不太好,你是不是需要休息了”

  他这状态,分明就是疲劳驾驶。

  突然,吴漾被拥进一个结结实实的怀抱里,莫玄紧紧的抱着她,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吴漾,我好累,真的好累,我快撑不下去了”

  她鼻头一酸,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除了悄悄的抬手把眼泪擦掉没其它动作。

  “你回去好好睡一觉吧”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这样苍白无力的劝他。

  杜莫玄缓缓放开她,启动车子往前开,一直到一家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停下。打开车门,拉着她的手下车,往电梯里走,吴漾觉得这形势不妙,一边挣扎一边说:“你要干嘛,你放开我,你已经结婚了,我可不想别人说我是小三”

  他沉默不语,拽着她熟门熟路的进了一个酒店房间。

  开门,关门,一气呵成,把她抵在墙上狠狠的吻着,宣泄着无尽煎熬的思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