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十九章 相遇不易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432 2019-05-16 23:16:36

  吴漾正在在对着阳台的种植的百合花伤春悲秋,突然有人来敲门,她回过神来走去开门,梅娅手上提着一些吃的来,吴漾不免有点惊讶,梅娅第一次来她家,一进来就打量着这屋子,吴漾住的地方家具摆设都很简单,没有那么多红红艳艳的装饰品,所以显得很清冷,一般女孩子都喜欢把自己的窝装饰得很漂亮,梅娅把东西放在桌上嘲讽道:“白白学了四年的建筑,你这屋子跟租来的时候几乎一个样吧”

  吴漾没接她茬,给她倒了一杯水,“你这大肚婆,怎么还特意跑来这里数落起我来了”

  她端着水杯坐在沙发上,“我吃饱撑着,专门来这一趟数落你,我听说你都快两个月没上班了,我就过来看看你还活着吗,打电话又打不通,我也是好不容易打听到你的住址。”

  吴漾低着头不说话,梅娅冷冷的瞥了一眼,“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还学人家林黛玉多愁善感郁郁寡欢的,你有人家一半才华吗,人家林黛玉还会拨弄文墨,吟诗作词呢。你就知道对着墙壁花花草草发呆”

  她承认,这段时间她的确很沉郁,不想说话也不想出门,谁也不联系,甚至经常关掉手机一个人发呆。

  她低头自嘲一笑,始终不怎么说话,梅娅气得差点拿平底锅把她打醒。

  她咆哮的问:“我看朋友圈,我朋友在圈里发你在酒吧的视频,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沦落风尘了。”

  怎么喝酒发泄一下还被传网上了,吴漾郁闷的说:“我男朋友跟别的女人结婚了”

  “什么?”梅娅一副吃惊的表情。

  她平静的说:“他们公司陷入经济危机,为了稳固公司发展,就和他们的世家好友的女儿结婚了”

  “难怪你变这副鬼样子”梅娅叹息,表情凝重同情的看她,“这么狗血的剧情居然会发生在你身上。”

  梅娅感叹完,又有人来敲门,是路辛如来了,她们第一次见面,微笑的自行打招呼,自我介绍。梅娅看到我有朋友来就没打扰我们,辛如亲自把她送到楼下'了,她老公还在楼下等着她。

  待辛如上来时,就冷冷的看着吴漾,“你就打算就这鬼样子一直下去,木已成舟,你也该打开心扉接受现实了吧,我看沈缙他对你挺好的,他长得又高又帅又有钱对你又好,你还想怎样。”

  “杜莫玄不也是又高又帅又有钱对我又好呢”她不合时宜的又想起了他。

  沈缙的提醒了她,他们再好,她跟他们完全是两个人生轨迹的人。

  辛如讽刺的说:“可惜他不是你的良人,还娶了比你有钱的女人,只是没你漂亮”

  辛如从小就能说会道,她总是这么会哄人,只是吴漾的心好像已经死死的被封住了,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别人也打不开她的心结。

  那个给依赖,给她快乐,给她阳光,给他希望,在他如数收回的那一刻,,吴漾又回到那个没有快乐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躯壳。

  辛如死拉硬拽着她到外面去吃火锅,去了上次吴漾和同事们聚会的那一家自助火锅。

  辛如索性丢吴漾我一个人选菜配调料,自己坐在位子上悠闲的玩手机,吴漾现在对火锅对美食毫无兴趣,胡乱的挑挑拣拣一大堆,最后桌子摆满了菜水果和饮料,一些人眼神怪异的看着她们。

  路辛如什么也没说,点的是鸳鸯火锅,她把菜放进火辣辣汤里煮,煮熟了又主动夹菜放吴漾碗里,吴漾只吃了一口,就被辣到要流眼泪。

  辛如恶作剧后幸灾乐祸的笑了:“你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可丰富多了”

  吴漾赶紧喝了几口饮料,呼着热气,“太辣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坏”

  辣到嘴唇发烫,吴漾又报复般的把菜放到麻辣汤底里煮,然后都夹给她,而她却面不改色的吃起来,很津津有味的样子。

  她记得她以前不能吃太辣的东西,吃到辣一点的就狂喝水,而且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辛如自径的解开吴漾的迷惑:“我天南地北走得多了,什么东西我没吃过,就这点辣味还不能把我怎样呢”

  我吴漾也喜欢吃辣的,不过已经很久没吃,都不习惯了。只好吃不辣的,好久没吃那么多东西,吃得肚子圆滚滚辛如又拉着吴漾去逛街,看完鞋子又看服装,试了这件又试了那件,还给吴漾挑了一条裙子推她进更衣室里试穿,出来的时候女店员又表尽溢美之词夸赞我,“这裙子很适合你穿,显得你皮肤很白,又显得有气质,像量身定制一样,很多人看中这裙子,可惜她们穿着不合身”

  想到这么多人试过的裙子吴漾心情不言而喻。

  “挺好看的,就要这一条,就穿在身上了,把里面换下来的衣服装起来”路辛如点头赞许,也没不嫌弃几个人试穿过,因为不是她穿的。

  吴漾几乎是很被动的被她吆喝来吆喝去的,她叫她出来吃火锅她就出来吃火锅,她叫她逛街她就逛街,她让她试衣服我就试衣服,她让我买衣服她就买衣服,不过吃火锅和衣服的都是她付的,真是难为她了,这么用心良苦的花钱给她寻开心。

  买好衣服出来路辛如又心血来潮给吴漾出了一主意,叫她烫个头发,说她头发长的好,烫个卷发肯定好看,别人都说换个发型就像换个心情,还有从头开始什么的,被吴漾强硬的拒绝了,他觉得在发廊里面一呆就是三个小时,还在她头上弄来弄去的,实在没那耐性,辛如很鄙夷的瞥视吴漾,最后在她的威逼利诱死磨硬泡之后吴漾只能答应她做个洗剪吹。

  洗好头出来理发型师又从善如流的吴漾我介哪个卷发好看,哪个发型适合我,哪个发型最显气质,他在那口干舌燥的给我推销半天看我不为所动就果断放弃,只好用吹风筒给我吹了个卷发。

  吴漾这个人性格很倔强,不论她买什么东西,不论卖家把的商品吹捧的多好多好,她一般都不太理会,不管卖家怎么吹,她个人觉得哪个好就哪个好,说破天也没用。

  吴漾的头发已经及腰,波浪卷吹出来效果连她自己都惊艳到了,她对着镜子自我欣赏,这让她恍然想起了三年前在网上曾经收藏了一张美女的图片,其实只是看中的照片里发型,是长长的波浪卷发,吴漾觉得非常的漂亮,那时候她还是中短发,心想着要把头发留长,烫个这样卷发,等三年,头发长了却没了兴趣。

  “我要买衣服,你再陪我逛逛”从理发店出来,录辛如就说。

  吴漾心情稍微好点,不介意陪她多晃荡一会,结果让她无语的是她才逛了两家一件都没试又去了超市,吴漾只好跟她去逛超市,在水果区的时候路辛如被又新鲜个头又大的车厘子给吸引了,其实很多女孩子都吃这种水果,上面标价七十块钱一斤,虽然贵了点,好歹品质上等。

  她和吴漾商量着买几斤回去吃个够,她拿着袋子低头挑选的时候吴漾见到了她只见过一次的人,如果是别人,只见过一面他可能会记不住,但这个人她见过一面大概一生都不会忘记,吴漾深深的记住了她,每每想起她那张着漂亮又带着几分纯真浪漫的脸蛋和那甜美的笑容就像一把利剑一样深深扎进她心脏,扎进我的命门,夺走她的呼吸,又让她生不如死,让她这一个月来形同行尸走肉。

  她挽着杜莫名其妙的胳膊逛超市,看了这个又看了那个,杜莫玄一直只字不说,耐心着顺着她走,最后她拿着两瓶沐浴露比划着拿不定主意要选哪个,抬头问杜允凡:“家里没有沐浴露了,我们买一瓶回去吧,你觉得哪个好,”

  杜莫玄淡淡敷衍着:“都挺好”

  平凡的生活本该如此,两口子谈着生活里的琐事,以前他也陪我逛超市,买衣服,现在是他陪别的女人,我又嫉妒那个女人了。

  吴漾淡淡的收回目光,让自己尽量不要在意他们,路辛如已经拣好水果,忽然一位阿姨走过来叨叨埋怨道:“我们这樱桃不兴这样挑来挑去的”

  路辛如厚着脸皮笑了笑:“我没把他们弄坏,别人也不会不要的”

  路过生活用品区的时候她问吴漾,“你有什么要买的吗”

  “没有”其实家里缺什么她都忘了,脑子一片空白。

  杜莫玄和她的新婚妻子还在挑选用品,路辛如看到了他们,眼神忽闪忽闪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把吴漾拉着往他们那边走,吴余想掉头就走,可这丫头好像非得人家过不去似的,一上去就虚情假意的跟人打招呼:“嗨,莫玄,好巧,你也来逛超市呀”杜莫玄点头致意,又调转视线看着吴漾,眼神里似乎有不忍和不舍,还有一种眷恋的东西。

  吴漾的视线也和他的视线交织在一起,感觉有一种似是而非东西在心间蠢蠢欲动,不过三秒,吴漾又低着头不去看他。

  路辛如闲事不够大,又扒拉着那些没有的事,装傻着问:“这是谁呀”

  那个新娘子一脸微笑很单纯,“你好,我们刚结婚不久,你和我老公是朋友吗?”

  吴漾的心被那个称呼拨动了一下。

  新娘子看着吴漾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什么,辛如假装大吃一惊责怪道:“你们都结婚了我竟然不知道,唉,怎么不请我去参加呀,唉!那真是可惜了,大四的时候我还不小心看到你偷亲我朋友,今年情人节还给她买了一条金项链,还买了定情戒指,总是把最好的东西往她身上堆,我都羡慕死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非她不娶了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我朋友现在肯定被伤透了,杜莫玄哪,既然结了婚就要好好对待人家,不然我朋友该骂你负心汉渣男一个了”

  吴漾一头黑线,这丫的瞎掰胡扯的本事真不小。

  女人脸色苍白,尴尬的扯了扯嘴唇:“那些事都过去了”

  辛如激动起来,呵呵冷笑:“'过去是过去了,但过去的不代表就会忘记呀,你说是吧杜莫玄,祝你们新婚快乐,我们走了,再见!”

  方辛如嘴巴挺毒的,骂人的语气很客气,实际上毫无善意。

  辛如开车把吴漾送回去,她闷闷的说:“你又何必去挑拨人家两口子的感情呢”

  “我这是为了谁呀?如果你还能乐呵呵的我也懒得搭理他们,不过这下子够这女人委屈好久了,该是她嫉妒你了”辛如一边开车一边自言自语着,又突然发出懊恼的声音:“哎呀,我怎么忘记问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了”

  吴漾最近精神恍惚,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她的名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