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十八章 不寻常的夜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220 2019-05-15 20:52:52

  “你来参加杜家的婚礼,你也认识允凡吗?”

  吴漾任由她拉起自己的手,木然的说:“他是我前男友”

  她的笑容立马凝固,怔怔的看着吴漾,面露茫然,不可思议道:“怎么会这样”

  “是呀,怎么会这样”吴漾怅然若失的看着那迎客的门口赫然立着的新郎和新娘的婚纱照呢喃自语着。

  男才女貌,门当户对,看似多么登对的一对璧人,谁能想到婚纱照上的新郎在一个多月前还和她在八百万的豪车缠绵悱恻。

  “我走了,再见!”吴漾决然,转身离开。

  “吴漾,对不起”她悲痛的说。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至少这些年来你过得很好不是吗?”她停住脚步,头也不回。

  “可我心里一直惦记着你,以前每次我一去看你,你就对我又哭又叫的赶我走,你十五岁的时候我去找你,你却对我说,我每次去找你你就十分不开心,看到我就觉得烦,我在你面前出现一次你就厌恶我一次,让我以后不要出现在你面前,我怕你不高兴,所以我就一直不敢去找你,也不敢打扰你。”

  “是我对不起你,说的那些话让你伤心了”吴漾眼里不知不觉的溢出泪水。

  其实谁都没有错,谁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她的母亲她没有错,错就错在自己性格太执拗,太心胸狭隘,太不解人情世故。

  她对儿时的记忆几乎一片空白,但唯一记得大概四五岁的时候,她母亲把她带到她新组建的家里生活了几天,那个家里很有钱,是个很气派的庄园。当时的小吴漾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在他们家大哭大闹,那个和见面次数屈指可数的继父买了好多水果零食哄着小吴漾,她不领情,就知道又哭又闹还绝食不睡觉,后来她也想不起来是怎么回到父亲身边的,反正是回去了,还和父亲生活了三四年,后来父亲把唯一的房子卖了,他自称要在外面闯荡事业,从此吴漾就被寄养在叔叔家,这些年里,母亲时常来看她,但每次吴漾都恶语相向,莫名其妙的发脾气,她来的次数也就慢慢少了,吴漾是记恨他们的,寄人篱下的生活的她心情一直都不好,那样的境遇没法让人开心起来。

  如果当时不是她吵着从那个家回来,说不定现在她现在占着千金大小姐的名头,说不定杜莫玄今天娶的人也是她吴漾。

  “给我一瓶酒,要烈的”我对吧台小哥说,小哥很不理解的看着吴漾,愣了几秒才他才质疑问道:“你确定吗?喝了会醉的。”

  此时的迷夜酒吧已经挤进无数吃喝玩乐的人,劲热的歌曲加上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环境,让他们像吃了兴奋剂的,一堆男男女女抱在一块又跳又唱的。

  因为太吵,怕他听不见,吴漾大声的说:“我酒量好,酒性也好,不,你给我拿三瓶”天生酒精耐力好的吴漾,觉得一瓶份量太少,根本不够她买醉。

  小哥在半信半疑之间才慢吞吞的给他拿了三瓶威士忌,她接过来徒手拧开,靠在吧台上嘟噜一口去。辛辣的液体穿过她的五脏六腑,小哥目瞪口呆的看着吴漾,被她喝酒的豪放吓到了,于是警戒的把另外两瓶酒收走:“漾姐,这地方有点乱,你还是少喝酒为好,喝醉了可就麻烦了”

  “我就是来买醉的”,她把酒抢回来我自言自语着,“忙你的去,别管我。”又打开第二瓶灌下去,余清这时看到了她不要命的给自己灌酒,也跑过来阻止,吴漾冲她生气的吼道:“都说了别来管我”

  余清没把她发脾气放在心上,还耐心的劝道:“酒喝多了伤身,等会老板来了他肯定也会阻止你的”

  心好痛,她无法承受他抱着别的女人亲吻,她不敢想象他们新婚之夜的欢女爱的样子,她不甘心被他抛弃后又另娶新欢。

  她只想借酒来麻醉自己,只是喝完三瓶,除了胆子变大,周围的人和物在眼前来回摇晃,还是忘不掉那些痛苦的回忆。

  吴漾摇摇晃晃的走上歌台,一首歌才唱到一半,她突然把麦克风从一头短卷发紧身皮裙又谈又唱的女歌者抢过来,她突然一脸懵圈的看着吴漾,

  吴漾把她推开换自己站中间,余清意识到太要闯大祸,急得上来阻止,路贠拉住她,淡然的远远的看着吴漾,沉沉的说:“随她吧”

  今天的舞台属于她吴漾的,他把下面的人当成自己的观众,没有任何配音,只有我悲伤沙哑又清晰的歌声。

  曾经的照片还留在那个房间

  曾经的一切还留在我心里面,

  感谢你曾经来过

  就算你是个过客,我也无法割舍

  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听不见

  回忆的一幕幕不断在浮现

  不后悔曾经爱过

  痛过哭过都值得

  如果难过也不要忘了我

  忘了我……

  忍着眼泪撕心裂肺的唱着,宣泄压抑在心里的痛苦和悲伤,宣泄她的的落寞和绝望,宣泄她的不甘心。吼完她无力的撑在麦克风上。

  下面的一群人纷纷拍掌呐喊,有人意犹未尽的喊着:“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她几近撑不下去,摇摇晃晃的离开舞台,从人群里挤出去,大概是看她喝醉,想趁虚而入,一个男的拉住她,眼神在吴漾身上游荡,不怀好意的笑道:“美女,怎么走了呀,我们还想听你唱歌呢”

  吴头晕目眩,他再这样拽着她不让她走,兴许下一秒吴漾又靠在他身上睡觉了。

  沈缙突然走来,阴冷着脸的粗暴的把男人胳膊的掰开,路贠见状大步流星的走过来,怒不可遏把他丢给出去,对酒吧的工作人员严格下令,禁止他再进来。一些刚才对她虎视眈眈的男人缩着脑袋不敢再靠近一步。

  迷迷糊糊中,吴漾感觉被人粗鲁的丢在车上,在车上他强撑着眼睛,醉眼朦胧中,看到沈缙的那张俊朗帅气的脸。

  他送吴漾去酒店开了个套房,门一开他又粗鲁的把她扔在床上,她眉头皱成一条线:“好痛”

  他又像个暴力狂似的,怒气沉沉的拽着她去洗手间,让她对着镜子看:“你看看你现在,你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就为了一个男人这么折磨自己,你不是很骄傲吗,不是有骨气吗,小时候有胆把我的书扔进河里,现在又没勇气接受现实,你这么没出息,看来还是我高估了你”

  他好像生气,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吴漾摇摇欲坠的站在镜子面前,蓬乱的头发遮住半张脸,因为哭过,妆容被全都花了,唯独嘴唇依然是大红的口红,这副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第一次,她十岁的时候,吴漾妈买了衣服和吃的来看她,她走后无语心里莫名其妙的觉得很烦躁,她很生气,却说不上来为什么生气。十五岁时,她妈妈带着她不到一岁的小儿子来看吴漾,吴漾又很烦躁,很生气,那天晚上,我心里好难受好难受,难受得生不如死,为了自残竟拿开水烫自己。在那一段时间里,每到夜晚她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那时蓬头垢面,满目疮痍,眼睛很空洞无神,在没有开灯的黑夜里,她就站在镜子面前盯着像鬼一样的自己。

  今天晚上更像个女鬼,红色的裙子,两只眼圈黑的像熊猫眼,乱糟糟的头发一张脸苍白的吓人。

  相比之下,沈缙站在她旁边,她不堪入目,更衬得他矜贵优雅,气宇轩昂。

  吴漾甩开他的手,激动睁大眼睛的冲他大吼:“你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面前,你就不能离我远点吗,我这副样子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不要你管我,我讨厌你,我从幼儿园就讨厌你,为什么你就不能离我远点”

  “你是不是欺负我没有父母,欺负我没人撑腰,我从小就不开心,你还总来招惹我,我更不开心,现在我好不容易过得开心点,又有人让我不开心。”

  “我爸妈为什么要抛弃我,他为什么要抛弃我,难道这就是我的命吗?”

  越想越委屈,感觉自己的人生就是个悲哀,吼着吼着,吼累了又趴在他肩膀上大声的哭着,以前总是用沉默和冷漠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用平和的心态掩饰自己的脆弱,可是今天她却装不下去了,平生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毫无形象哭的一塌糊涂。

  他任由吴漾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浸在他衣服上,过了好久,她渐渐平复情绪,抬起头看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看他薄薄的嘴唇,没有任何思考,抱着他的脖子吻着他的唇,他错愕的看着她。

  吴漾一边吻一边顺手解开他衣服的扣子,他慌张的把我推开一脸怒容:“吴漾,你知道你现在做什么吗,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我是你最讨厌的男人,不是你最爱的男人杜允凡”

  他看着她,表情刚毅,眼睛里有一丝沉痛的哀伤,吴漾看着他冷冷一笑:“我没喝醉,我知道你是谁,你一直这么跟在我身边照顾我,不就是因为喜欢我吗?”

  她踮起脚又主动吻着他的唇,很热情,就像在宣泄着深情,没有一丝紧张,无所畏惧的扯开他的扣子,他缓缓离开她的唇,近距离的看着她,急促的呼吸喷打在她脸上,声音略带低沉沙哑,:“我是喜欢你,但我不是什么好人,我更不是柳下惠,希望你不要后悔这一天晚上”

  换成他主动吻她,灼热颤栗又陌生的感觉让她全身百骇。

  穿透,撕裂,剧痛,吴漾大概不会忘记那一夜的缠绵给她留下的感觉,她也没忘记,她不过是为了不甘心,带着报复和自虐的心理那样折磨自己,践踏自己,作践踏自己,毁灭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