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十七章 无尽悲凉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2999 2019-05-15 20:32:12

  荏苒岁月覆盖了过往,白驹过隙,匆匆铸成一抹哀伤。

  一个月后,她依然喜欢一个人在房间里坐在阳台上发呆,一呆就是整整一个下午,直到太阳落山,直到星星和月亮渐渐露出影子,没有孤独,没有绝望,没有悲伤,只有无尽的空白。

  维克多雨果曾说,人的心只容得下一定程度绝望,海绵已经是吸了足够的水,即使大海从它身上流过,也不能再给它增添一滴的水。

  她早就无期无望的活了二十多年,不过是享尽了人间欢乐兜兜转转了这些年的又回到原点而已,

  这也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从习惯到麻木,有些事情我们阻止不了它的发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发生。

  在一场爱情面前惨遭完败,如果是为了钱财让我们分道扬镳,虽然很俗,但它就是这么回事。

  沈缙说怕吴漾想不开割腕上吊服毒自残还无人收尸,自作主张的拿走了她的钥匙,一天两趟的往她这里跑,早上带早餐,中午帮她叫外卖,晚上给她煮面条,因为他只会煮面条,吴漾虽然感到厌烦,但不得不感激他对自己一个多来的照顾。

  吴漾从来没想过,也从没问过他为什么会这么不厌其烦的处处帮着自己,他以前总是欺负她,难道又是为了年少无知赎罪吗。

  一个多月里,除了他就没人来过她这里。

  房间里他们两个人,吴漾的身后只有他轻微的脚步声,吴漾目光空洞没有聚焦点的看着外面婆娑的树影与几乎暗淡灯光融为一体,脚步声在我身后停了下来,她不动如山很平静而迷茫的问:“如果是你,你会为了钱财名利放弃爱情吗?”

  沈缙慢慢走到吴漾旁边,双手插在口袋里,也沉沉的看着外面模糊的夜色,很客观的分析着:“在越有钱人眼里,爱情就变得越奢侈,越深沉,他们就看的越明白,就像古代的历朝历代皇帝,他们权揽天下,坐拥金山,但有几个能有一场独一无二的爱情,他们知道,只有与自己合适的人才能稳固江山,什么叫合适,就是可以给自己的仕途大业带来利益和帮助的人,所以他们就是三宫六院妻妾成群,对谁都可以真心真意,也可以假情假意。”

  这比例让感吴漾到很沉闷,她低声呢喃道:“所以,他不过是我的黄粱一梦,我也不过是他人生中的一个痕迹。”

  沈缙和杜允凡一样,都是位居高位的人,如果有一天,他结婚了,可以不为爱情,只因是合适人选。

  他又尽力的迂回,“当然,也有一些男人为了美人而放弃江山。”

  吴漾意兴阑珊随口一问:“那你是哪一类人”

  “我,后者居多吧”

  “下个礼拜他的婚礼你敢去参加吗”他侧过身来望我着她,嘴角的笑意有些薄凉“如果你看见他和别的女人举行盛大的婚礼,你还能像现在这么冷静理智吗?”

  她沉寂的时候几乎毫无思想,也不敢想。

  老话说,人不到黄河不死心,。

  “如果你亲眼看着他玉树临风的姿态迎娶娇美的新娘,或许就会想开,也该死心了”沈缙面无表情的自说自话。

  魂不守舍的渡过了伤残的一个月,却在杜莫玄结婚的那一天足够让她形神俱灭。

  新娘温婉大方,长得漂亮可人,她挽着她父亲的胳膊缓缓走向另一端的新郎,脸上挂着幸福甜蜜的笑容,只有杜允凡苍凉冷淡的表情的站在那里,有时候深深的看了吴漾一眼,他穿着量身定制的燕尾服,头发也稍稍打理,整个人显得气宇轩昂,英姿勃发,他全程毫无兴奋的牵起新娘走到司仪面前,新娘只顾着自我满足感沉浸在新婚喜悦里,根本没在意新郎那冷淡的表情,在司仪的致辞下互换戒指,最后掀开新娘的头纱在她唇上轻轻一吻,新娘顿时双颊稍染腥红,娇羞的靠在新郎怀里低垂着眼眸。

  在一片激烈的欢呼和祝福掌声里,新郎新娘完成了婚礼仪式,吴漾淡淡的收回目光。

  仪式结束后,新郎新娘都避免不了给客人敬酒,既然已经该看的已经看了,吴漾想着她也该走了。

  吴漾正想跟沈缙说一声,就有人端着酒杯过来,杜夫人和他身边的男人朝着他们走过来,男人的眉眼间与杜莫玄又几分相似,应该这人就他父亲,吴漾今天还是第一次见他真面目,以前是在财经周刊里见过他,杜康成的名字在商界上赫赫有名,方圆八百里几乎无人不识。

  夫妻二人端着酒杯朝她和沈缙笑脸相迎,杜夫人眼神凌厉的的看了吴漾几秒,又若无其事的转移视线,全程就当不认识她一样,她想这已经很不错了,没当着大家的面把她骂出去。

  杜康成笑着客套道:“沈总,很高兴你能赏脸来参加我儿莫玄的婚礼,如有招待不周请你见谅。”

  沈缙笑说:“杜董,你太见外了,你和我父亲是好友,我父亲这几日身体不方便,我理应来这一趟”

  沈缙跟老夫妻俩相互碰着着高脚杯,也意思意思了两口,这时杜康成也发现吴漾的存在,他看向沈缙问道:“沈总这位是………”

  沈缙微笑,神色自若道:“我朋友,姓吴”

  一位侍者端着红酒过来,杜康成拿起一杯递给吴漾笑着说:“你好,吴小姐,很高兴你能来”

  她勉强的笑了笑,接过酒杯和他轻碰了碰,轻呡了一口。

  片刻闲聊过后,突然杜康成视线转移到另一边的方向叫道,“莫玄和闵童你们过来”

  吴漾遥遥的看着新娘子挽着杜莫玄的胳膊如胶似漆的走过来,他也遥遥的望着她,那一瞬间,杜莫玄的脸色很沉重。

  她的新娘已经换了一身传统的婚服,加上脸上落落大方的笑容衬得她高贵优雅。美丽动人,更衬得自己像是来奔丧的。

  她承认,此时此刻,她心里好堵的难受,她嫉妒他们,她恨他们,她很不甘心。

  突然的,吴漾鼻头发酸,眼睛里一股浅浅的热流隐现,他重重的深吸一口起,逼着自己忍下去。

  沈缙像个变态一样哄诱吴漾陪他来这一趟,而我吴漾也像个神经病一样,跟他来看着这对新人有多般配,看着他们对着所有人宣誓携手白头,不离不弃,还要看自己身心怎么受折磨。

  吴漾站在沈缙的身边像木头一样同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脑海里翻江倒海着,一会臆想着他满脸幸福的来娶她的样子,一会想起他们大学时的点点滴滴,一会想他们抱在一起热吻的画面,一会又想起他对自己决然的表情。

  “莫玄闵童,给你们介绍介绍,你们认识认识,你们都是年轻人,比我们这些老人家更有共同语言,这位是东裕集团的沈总,这位是吴小姐,我们杜家唯一的孩子,杜莫玄,还有我的儿媳魏闵童”

  杜康成很热情的互相介绍着,有打算把他们关系拉进的意思,从他脸上喜上眉梢的的表情看来,他对这庄婚事非常满意。莫玄和魏闵童把酒杯举向沈缙,然后目光看向我,语气淡淡:“你好,谢谢你们能来”

  沈缙面不改色道,“杜少爷魏小姐,恭喜你们,祝你们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魏闵童娇羞的笑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杜莫玄,“谢谢你们的祝福。”

  吴漾至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沈缙被一群达官贵人拉着聊天的时候,她默默的退出人群。

  “吴漾”她走到远离嘈杂的人群的花台,突然有人叫自己名字,她循声回头,此时此刻,吴漾才知道什么是无尽悲凉,她目睹着自己最爱的男人娶了别的女人,亲吻着别的女人,在压制所有的悲痛独自离开的时候,一个她一生最亲又最避讳的女人又出现在她面前,那就是她母亲。

  距离上次见过她还是十年前,十年不见,虽然面容上露出淡淡的岁月痕迹,却依然风姿卓约,优雅高贵,从小就有很多人说吴漾的母亲很漂亮,吴漾长得很像她,可吴漾和她不同命,她已经结过婚生了孩子,离婚后还能找一个对她视如珍宝又有钱的男人,而吴漾却因为身份卑微而被有钱的男人抛弃,这是多么的讽刺呀。

  她专注的看着吴漾神情激动:“吴漾,是你吗?”

  尽管面前富太太是吴漾十年没见过的亲母,但她却无法对她生出一点感情。

  吴漾定定的看着她,她打量自己,然后激动得又哭又笑:“漾漾,真的是你,都变成大姑娘了,刚才在允凡的婚礼上我看了你好久,变化太大,我都不认出你来了”

  小学的时候因为每天不惧风吹日晒走路两公里的路去上学,皮肤也被太阳晒黑了,后来上了大学,吴漾就很少在太阳底下活动,加上平时护肤保养,皮肤好了很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