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十六 章商业联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559 2019-05-13 19:38:03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电话没有消息,吴漾隐隐约约感觉到不正常。干脆打车到杜氏公司楼下,刚从出租车下来,好巧不巧就碰见杜莫玄他妈从公司大楼走出来,白色套装a字裙,耳朵两边是两颗精致圆润的珍珠耳钉,脖子上带着华美的吊坠金项链,手腕上带着润泽质感饱满的玉镯,珠光宝气,气质优雅,瞎子一嗅都知道是名门贵妇,都五十多岁脸上还是满满的胶原蛋白,就算长了几条皱纹也不影响她保养得适的容颜,依然还是那么的优雅贵气。

  那么大个人站在公司门口,还穿着一身黑色蕾丝连衣裙,她当然一出来就看到她

  杜夫人踩着高跟鞋走到吴漾面前,眼神冰冷的看着她:“你来这做什么”

  吴漾遇强则强,杜夫人对她对态度越不好,她越不想让她痛快,吴漾扬着下巴看她,嘴角含笑和她对视着:“不用问,你一猜就中”

  她高傲的瞥了我一眼:“来找我家莫玄?他现在没时间理你”

  我家莫玄?她冷哼,在别人面前,她还说他是我的男人呢,我的男人就是跟我一起吃饭睡觉打情骂俏的,虽说是从小带大的亲妈,但也只能止乎于礼。

  “我要找我男朋友,他有没有时间理我上去就知道了”我故意给她添堵。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我就不相信杜允凡见到我还真不理我。

  她没用正眼看吴漾,只是用眼角瞥视,这是瞧不起人才有的眼神,她看不上吴漾,每次在吴漾面前永远都是这么自恃清高,“我劝你还是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你找他没用,我实话跟你说吧,他快要结婚了,但新娘不是你,而是跟我们家门当户对名门望族的千金。”

  吴漾脑袋轰隆了一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杜夫人,不敢置信。

  吴漾指尖不受控制的颤抖,深吸一口气,强装镇定,依然骄傲的微笑着语气平静道:“是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我找他问问就知道了”

  她转身朝着公司大楼走去,身后传来杜夫人的讥讽:“我都说了,他现在是有未婚妻的人,你再去找他就等于自取其辱,你配不上他,做人要有点自知之明吧,去打扰一个快要结婚的男人,还要不要一点脸面?”

  吴漾怒从中来,情绪失控激动的冲她吼道:“谁不要脸,我和他在一起两年了,你却调查我的身份,为了你的嫌贫爱富,为了趋炎附势,就给已经有女朋友的的男人找个未婚妻,是谁不要脸,是我吗,国家有规定穷人和富人不能结婚生子吗?”

  有两个穿着制服的人从公司里走出来,眼睛盯着大吼大叫的吴漾窃窃私语,杜夫人看了一眼路过的两人,怕是丢人现眼,就匆匆的钻进黑色的私家车扬长而去,离开之前还毫不留情的补了一句话:“就算你为了允凡发疯,也改变不了杜魏两家的联姻,我劝你放手吧。”

  吴漾站在原地平缓情绪,拿出打电话给杜莫玄,也没问他有没有时间:“我在你公司楼下,你下来,我要见你”

  挂了电话我走到门口,疲惫的靠在玻璃墙上,过了两分钟,杜允凡走了出来,他看着我,我也沉默的看着他,他慢慢的走到我面前,很平静的问我:“你吃饭了吗,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吧”

  吴漾注视了他几秒,察觉到深深的疏离冷淡感,她点头,和他在公司对面的餐厅找个位子坐下,服侍生拿着菜本过来招呼他们,中国一向秉持女士优先的风气,服侍生直接吧菜本放到吴漾面前,问我:“请问你们需要先点些饮料吗”

  看她不做声,杜莫玄从善如流道:“一杯白开水一杯西瓜汁,不加冰”

  “好的”

  杜莫玄又回过来问她:“吴漾,你要吃什么”

  吴漾心绪飘忽不定,说:“随便”

  他对服侍生说:“就特别推荐吧,另外点一个虾仁冬瓜汤”

  这道汤一直是吴漾最喜欢的汤,夏天和矿泉水和饮料她几乎选择常温的,他已经了解吴漾的习惯。吴漾除了不喜欢吃鸡蛋和猪肉,其他其他的都不挑,。

  第一次相对无言,他优雅从容的喝白开水,吴漾手握着西瓜汁一口都没喝,盯着桌子发呆,过了五六分钟,一道又一道的菜端上来,她拿着筷子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明明旁边摆着几盘特色的大菜,却夹着自己面前的清炒素菜,吃菜嘴里却没滋没味,好像喉咙堵着一块石头,怎么都咽不下去,她干脆不再吃,而是小口小口的喝着果汁。

  “你的伤好些了吗”他像是没话找话,眼神里是吴漾从没见过的冷淡和疏离。

  她幽幽的抬眸看他:“刚才我在公司门口碰到你妈妈了,他说你快结婚了是吗?”

  吴漾看到他眼睛里闪烁过一丝痛楚:“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这事,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看来是真的,就在刚才,在他公司门口等他时,吴漾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看在这段时间杜莫玄的刻意回避她,而她能想到的就是他可能工作太忙,分身乏术,身心疲惫,没有时间见她,现在看来,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她还没跟他说分手,他却给自己重重的一击。

  吴漾的心脏猛然间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心里的滋味不言而喻。一时之间,她鼻子发酸,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胸腔里像压着一块石头让她难以呼吸,重重的深吸了一口起,勉为其难的扯了扯嘴角:“所以,你一直没联系我,就是因为你有了未婚妻吗?”

  “对不起”杜莫玄眼眶微微泛红,无可奈何道。

  吴漾崩溃的吼道:“我不要对不起,我要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她是我爸朋友的女儿,他们产业强大,为了杜氏顺利运转,我们是出于无奈才联姻”

  她冷笑:“你们公司还需要商业联姻才能正常运营,看来也不过是名存实亡的空壳而已。”

  杜莫玄语重心长的说,语气里包含着无奈痛苦和挣扎:“吴漾,做生意的没有表面的那样风光无限,很多打公司都有可能存在商业危机,杜氏现在也面临这样的巨大困难,我……不得不妥协这样。”

  吴漾完全不知,此时的杜氏已经进入摇摇欲坠的逆境,杜氏杜董事长为此心肌梗塞进了医院抢救。

  他哽咽,她声嘶力竭:“那是因为你认为荣华富贵比我更重要,杜允凡,从小到大,我内心都很孤独,我没有快乐,我没有理想,没有追求,可是自从有了你,我从那种黯淡无光的人生里挣脱出来,你现在又狠狠都把我打回原形”

  吴漾没继续说下去,生怕下一秒惨遭完败,眼泪流出来。没有人知道很多年前她就患有抑郁症,少年时期的她面对一段时间暴躁不安,精神崩溃,情绪低落,痛不欲生,到了晚上总是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又似乎在半睡半醒之中熬到早上五点多六点,尽管一天都没什么事,再怎么都无法睡不着,心理上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同时她也是倔强的人,从来没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脆弱无助,每次都是躲在房间捂着被窝撕心裂肺都痛哭,也落下了郁郁寡欢的毛病,不爱说话,不喜欢和人交流,也很少笑过,有时候为了对别人礼貌,也只是淡淡的一笑而过,笑意未达眼底就消失了。

  吴漾从座位上站起来几乎是落荒而逃,忘了的韧带没完全恢复,一时太激动,走得太快,撞到了正在端茶的服务员,不过幸好茶水没泼出来,脚却狠狠的扭了一下,她咬着牙没有哼一声。但走路时暴露了此时的痛苦,杜莫玄神情慌张的走过来扶住她:“脚扭到了吗?”声音透着紧张。

  吴漾冷冷的把胳膊从他手里抽出来跌跌撞撞的离开,多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个地方。

  她艰难扶着路边的支撑物走在,无视别人看我古怪的眼神。憔悴的面容,碎裂的心,瘸着的腿,空茫的眼神,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一一只被主人抛弃的流浪狗,很无助,很狼狈,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吴漾走到离餐厅不远的大桥,桥上的风有点大,一会就把她湿润的眼睛吹干了。

  如果爱过这么一个人,你就会知道心被撕裂是什么感觉。

  她扶着桥坚难的移动着,忽然多了一双手扶住了她,我吴漾没回头,心想是杜莫玄看我她可怜得像狗,或许良心不安的所以才追了上来,吴漾固执的用力把那双手甩开,宁愿扶着桥自己走。

  “你打算这样子回去?”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吴漾抬头看向横空出现的沈缙,皱眉道:“怎么是你”

  沈缙嘴上也不留情,“那你以为是负心汉吗?”

  吴漾瞪他一眼,既然不能走索性就不走了,扶着桥栏一本正经的看风景,桥下是通到另一座城市的河流,桥下有两艘清理河道垃圾的小艇。

  沈缙重新扶住她:“走吧,我送你去医院,再勉强下去你的腿可就真的废了,到时候你摆地摊贱卖都没有人要,我还没见过像你这么硬气的女人”

  吴漾气的挤眉瞪眼,她都成这样了还这么毒舌损人。

  他驼着背示意她上来,吴漾别扭的扭头,他加重语气又说:“你想要抱的还是要背的,你想让我抱我也不介意,上次抱过,我还是能抱得动的”

  吴漾气得吐血,然后在他的威胁和哄诱之下乖乖,双手放在他肩上爬到背上:“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才在星河餐厅和客户谈事情”

  那家餐厅是她和杜莫玄决裂的地方,这个世界怎么就这么狭窄。

  她沉浸在失恋的悲伤里,眼神无空洞,沉默不语,沈缙又说:“现在我们可算是同病相怜,同一条船上了”

  吴漾心想,一点也没见他有被带绿帽的愤怒。

  ,他把她塞到他车里,又送她去上次的医院,沈缙医院里的朋友骨科医生赵明然抓住她的脚看了看,看到脚腕又红又肿皱眉问:“怎么又扭到了”

  吴漾面无表情的说:“不小心扭的”

  他说:“幸好不是骨折,若是骨折像你这么折腾估计下半辈子都得打石膏带着固定板中渡过了”

  他诊断完之后,又给开了些跟上次一样的药,吴漾觉得来这一趟还不如不来呢。

  最后他慎重其事的叮嘱道,“就算是韧带扭伤也得好好的养着,如果韧带反复扭伤会给以后留下后遗症,不然会影响到到以后的正常行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