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十五章 故地重游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2466 2019-05-13 18:51:40

  休息了半个月后,她的脚渐渐的可以走路了,只是还不能走快,弧度也不能大。

  已经大半个月没出门,吴漾感觉整个人精神都不利爽了,出来呼吸一下空气吹一下晚风又感觉精神抖擞了。

  晚上六点过后,天还办明半暗,她一个人慢慢的走在公园的马路边,路上好一些吃好晚饭出来出来散步的人。

  吴漾走累了就在公交车站的凳子上坐着休息,忽然一辆环城行驶的公交车停在站台,只在一瞬间,她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她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硬币,上了公交车,行驶了十几个站,终于在城北的终点站,她也随着乘客下车,走到马路对面拦了一辆出租车。

  四十分钟的车程,吴漾选择在馥湾湖下车,因为那里靠近A大,此时有很多大学生双双丽影在这里散步。

  她看着斑斓的灯影映在湖里,一阵风吹过,湖面上掀起不大的波浪,没多久又重归平静,看着一对一对的情侣从和她擦肩而过,女孩的手抻在男孩的胳膊里,脸上挂着柔和快乐的笑容聊着天,大概睹物思情,她脑海里又闪现我和杜莫玄刚确定关系时他第一次牵着自己手的情形,也是这般模样,娇羞,紧张,甜蜜,开心,心里暖洋洋的非常欢快。

  他脸上如沐春风的笑容透着几分青涩,那是年轻的气息,他出生不凡,从小接受高等教育,一举一动都透着高雅不俗,只有在追她这事情上甘愿放下他与生俱来的骄傲,每天给她打水送去宿舍管理处,每天给她打好饭等着她一起吃,很多人都羡慕他有个长得又帅又有钱对她又好的男朋友。

  她不吃喜欢吃猪肉和鸡蛋,她喜欢吃西兰花,但食堂里的西兰花都有肉片,她喜欢吃的木耳炒黄瓜里面也有鸡蛋,她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之丢粮食就夹到他餐盘里,他没有嫌弃,通通都吃光了,后来在一次喝他几个同学的聚会上,有一个女同学点番茄炒蛋和脆笋炒肉放到杜莫玄面前,其中一个男同学提醒道:“莫玄不喜欢吃鸡蛋和猪肉,赶紧拿开离他远点”

  其实这都算不上事,可这女同学竟然也能尴尬,脸还红了起来,还有一双无处安方的眼神飘忽着。

  如果不是那天晚上,吴漾还不知道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他同样也不喜欢,可她把那些他也不喜欢吃的东西都交给他解决,他也没表现出不喜欢的样子,她想那时候他为了不让自己尴尬,被赶鸭子上架,他既然不喜欢吃又不愿丟掉,那他只能硬着头皮收拾残局了。

  也是那天晚上,聚会散了之后,他的同学都回去了,他们在湖边散步消食,就是这片湖,他第一次牵她的手,似乎还有隐隐的紧张感,她第一次感觉他手掌的温度暖暖的传到自己手中,她也不由都紧张起来,在湖边走了大概十分钟,那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十点,路上几乎没什么人了,她们就在一块大石头和一棵柳树的旁边第一次亲吻。

  回想起来又是大半个月没见面,吴漾内心彷徨惆怅,拿出手机翻开他的号码,很想打电话听听他声音问他在干嘛,但想到心冷失落的那种感受,她忐忑的在信息栏上打了“我们分手吧”几个字,编辑出来又没勇气发出去,我盯着手机发呆,如果这条短信发出去,他会不会挽留,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会不会后悔。

  她突然感觉周身有点发寒,把手机踹进口袋徒步走到A大,古色沉着的校园大门,许多学生在这里进进出出,回想着这所曾经这里的生活,这里的一切,这里的点点滴滴。

  她低头自嘲,她明明不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现在她居然靠着那点回忆慰藉自己了。

  有些人,是不是走着走着就散了。

  回到淩市已经是八点四十五分。

  路辛如从香港辗转去了其他地方,这次她从桂林那边回来,她打电话给吴漾时说约在方路贠的酒吧里见面,吴漾心想她肯定又是在她面前显摆在外地的所见所闻趣事和见识,哪里的古城最有风韵,哪里的什么美食最好吃,哪里的风土人情她最喜欢。

  这次到酒吧,路辛如找了个位子坐着,桌子上摆了一瓶红酒,高脚杯里已经倒了半杯,她半靠在小沙发上手撑着脑袋翘着二郎腿很悠闲的听台上传来的歌声,这次的驻唱歌手唱的是一首叫作假如的歌曲,他学着人家原唱,双手握着麦克风低着头对着地上声情并茂的献唱,唱的很撕心裂肺,很伤感也很好听,台下很多人都安安静静的听着,但在吴漾看来,他好像在演绎一个既有故事又有悲伤还有遗憾的形态。

  “最初的爱越像火焰,最后越会被风熄灭,有时候真话太尖锐,有人只好说着谎言,假如时光能倒流,我不放手,你会怪我恨我或感动”多么好的歌词,每一句无不透着忧伤和无奈时间的流走和失去的遗憾。

  能写出这歌词的人一定是有很多故事的人。

  桌上的红酒吴漾以为是路辛如从哪个酿酒的风水宝地淘来的好货,她随意看了一眼,竟然是普通的黑皮诺,这类葡萄酒通常在各大超市都能见到,价格在两三百左右。

  吴漾意外发现她这次回来比之前黑瘦了,下巴尖了些,一双眼睛似乎也大了点,但眼神却暗淡空洞。

  出去的这些日子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路辛如给她倒了半杯红酒。

  “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回来的”

  吴漾旁敲侧击的问:“这次的旅行还顺利吗,怎么变瘦了”

  她浅浅一笑:“挺顺利的,可能路走路运动多了就瘦了”而后再无其它话,她既然不愿说,吴漾也不多问,但从她眼神里隐约感觉到些什么。

  她望着台上感情透支般着唱歌的男人,而台下喝酒听音乐的人听得兴致勃勃,因为驻唱歌手唱功好又有气场,这里有种演唱会的既视感,只是这里灯红酒绿,有人在舞台旁边毫无章节的舞动身姿,台下的观众欢声笑语。

  她端起红酒轻啐了一口:“你叫我来该不会是让我陪你看演唱的吧”

  辛如皱眉说:“是呀,在家里闷着多没劲”

  觉得有点匪夷所思,难得在家才几天哪,就呆不住了。

  “我还大半个月没出门呢,也没觉得没劲”

  辛如扬着眉看向我:“怎么在家呆了半个月”

  “我脚扭伤,就请假在家养着”

  “漾姐”忽然一道声音传来,吴漾看是余清,笑着跟她打招呼:“余清你好”

  余清穿着工作服,显得身材娇小玲珑,配上那张清秀水嫩的脸怪养眼的。

  她笑着走到吴漾旁,关心道:“你的脚全好了吗,还疼吗?”

  吴漾笑着客气道:“已经没事了,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工作累吗?你坐下歇会吧”

  “不了,我还有工作,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了”余清看向辛如点头示意问好。

  辛如也大方得体的朝她点头微笑,看到余清走开,身上穿的是这间酒吧的工作服,好奇的问问:“这小姑娘新来的吗,以前我怎么没见过”

  “是呀,来没多久,我脚受伤不能走路的时候是路贠让她来照顾我的”

  “嗯,好像挺年轻的,不过你脚受伤不能走路你那男票怎么不去照顾你呀?”

  “别提了”她心里好茫然若失,郁闷着,语气淡淡的说,她不是个爱哭诉衷肠的人,什么事情越不开心,她就越不想说。

  辛如敏感的察觉到她的心事,她的闭口不谈让她抓心挠肝,气急败坏道:“你们都谈了两年了,明明就一副憋屈的样子,跟我多说几句又不会少一块肉”

  吴漾反唇相讥:“那你呢,眼睛里明明就写满了心事,偏偏还死鸭子嘴硬,你看你,才出去几天就又黑又瘦的回来,当难民去了吧你”

  她怀辛如出去的那半个月像是在逃避什么,因为距离上一次的旅行回来没几天又跑出去,这频率这么高难道不累骂?

  辛如打着哈哈模棱两可道:“我有什么好说的,该你知道的你早晚都会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