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十二章 情歌对唱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671 2019-05-13 17:07:32

  蔺西扬把吴漾拉进一个他们那一届小学的班级群里,某个晚上,四十多号人纷纷的跳出来你一句我两句,聊得那叫一个火热朝天,吴漾开着电视,耳边却传来叮叮咚咚的手机铃音。

  吴漾好奇的打开手机,发现以前的小学同学都在聊天,群上面都备注的同学名字,还有他们现在的照片头像,吴漾一声未发,

  时间太长了,吴漾几乎不太记得他们了,名字也也叫不上来。

  她不得不感叹互联网的强大力量,因为互联网,把他们这些相忘于时间的洪流的老同学又聚集到了一起,不然现在,谁还记得谁。

  已经十点半了,吴漾刚把手机调静音准备睡觉,蔺西扬又打电话进来问她:“有没有看同学群,他们在组织同学聚会”

  后来聊什么她也没再看,真难得蔺同学有心特意跟她说这事,估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问道:“是吗,什么时候?”

  “周六晚上星澜KTV,到时候我来接你和辛如”

  其实吴漾不太喜欢这种大集体聚会,她就喜欢几个关系较好的人玩玩,可以肆无忌惮的开玩笑喝酒。这种大集体在一起,说话行为多少都得收着点。但想看看十几年不见的同学的变化,这挺有意思的,她都不由的期待了。

  她忍不住打趣道:“你想来接还是想接辛如的”

  蔺西扬机灵的给出合理的解释:“你们家不是离得近吗,我只接你们其中一个另一个又说我的不是了”

  吴漾仍死心调侃道:“你跟我同班九年,跟她才同班三年,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熟了”

  “你跟她这么熟,我们什么时候熟的你还不知道吗?”

  跟她邻居姐妹那么多年,有点风吹草动她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有点什么也得追溯到很多年前,几乎不值得一提。

  我投降,“好吧,不过辛如那丫头到处旅游,那天在不在淩城我可说不准,还有,我早就从家里搬出来单住了。”

  吴漾挂了电话转头就给路辛如发短信,她很快回了一串字,显然不感兴趣:“你们的同学聚会,我去凑什么热闹”

  后来吴漾才想起,她们从小学三年级就跟我们没在同一个班,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也怪那时候除了上课时间,她们几乎天天见面,天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以至于后来很多年别人问起她们什么关系,吴漾张口就说:“同学,朋友,发小,闺蜜,姐妹,邻居”

  从记事开始,她们就一块屁颠屁颠的到处撒欢了,掰掰手指头,她们真的是老革命党友了。

  “你跟我们班的关系比我还好,说不定他们更欢迎你,对了,前两天你说从哪里给我带了好货,我的货呢”

  “我和朋友约好明天早上要出发香港,我让人送去给你,你们的同学聚会我就不参加了,你们玩开心点”

  “怎么又要走了”吴漾有些失落,恐怕听到这消息失落的人恐怕不止她一个吧。

  她失落的是,没人陪她一起,某人失落,就不言而喻了。

  吴从小性格就有点孤僻,人缘浅薄,每次看到路辛如和自己同学有说有笑的不亦乐乎的,其实也见怪不怪了。

  礼拜六的那天,晚上才七点左右,蔺西扬就打电话来说开车来吴漾和辛如,问吴漾要了地址。到了接她的地方顺便看了吴漾身后两眼,发现只有她一个人依然不露声色,吴漾一眼看穿他的心思却没说破,而是旁门左道的自顾解释:“路辛如和朋友约一起去香港那边,所以就没来了。”

  他神情索然,漫不经心的回话:“嗯,她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旅游的”

  我吴漾想了想:“好像大学毕业后和人合伙开了一家蛋糕店,之后每年都出去玩一段时间”

  以前吴漾也没听说辛如有这个爱好,不知怎么滴,自从出了趟远门之后就跟上了瘾似的,一年都有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在外面,当起了名副其实的甩手掌柜。

  到了定好的KTV,因为路段有些远,吴漾蔺西扬到的时候人差不多到齐了,有一些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同学不能来,也有可能因为那么多年没见,关系就淡了,对这样的聚会不感兴趣,所以这次来的人只有二十个人,因为人多开了一间豪华大包厢。

  老同学们见到吴漾和蔺西扬进来,一群人纷纷打量着他们,有人笑盈盈问道:“这是蔺西扬和吴漾吧”

  有人附和,开玩笑着说:“还真是,吴漾脸上的美人痣,错不了”

  吴漾哑然失笑,小时候,她特羡慕别人干干净净的脸蛋,她的眼睛下面却长了一颗泪痣为此感到困扰,有人曾说,眼睛周围长痣的人人缘薄,她也在相书上也看过这样的解释,幸好从来没人说它丑,本来她想把痣点掉的,后来在电视里看到很多脸上长一两颗痣的明星都有种特别的味道,现在看来她脸上的泪痣就是我这张面孔唯一的特征了,不过颜色和形状好像比以前浅淡了些。

  说这话的人吴漾认得,是蔺西扬小学的同桌,以前小小年纪总喜欢把荤话挂在嘴边,跟他接近的时间长了一致心理早熟,两个人还为了在学校耍酷竟偷偷学起抽烟来了。

  “吴漾”我笑着和他打招呼,突然听到有人叫她名字,吴漾循着声音看去,第一眼就能认出来的人,是宋龄,她小学到初中的同桌同学,说起来这个同学她不免愧疚了,宋伶是老师和同学眼中乖乖女,性格内向腼腆吴漾多动症,吴漾纯属善变,喜怒无常的那种人,有时候一副看似热情开朗,有时候一副看似沉静冷漠,虽然她成绩中等偏上,但上课也不怎么听,无聊的时候总找宋龄聊天,后来宋伶被她培养成话唠,每次她趴在桌子上睡觉宋伶都找她聊天,常常在上课的时候也找她叽叽喳喳的说话,不过宋龄胆小,不敢学她上课睡觉,他们俩偏科,吴漾语文好,宋龄数学好,有语文作业宋龄抄吴漾的,有数学作业宋龄帮我吴漾抄,现在想来都觉得很不耻。

  今天她们故友相见分外激动,坐在一块聊得不亦乐乎。

  都还没开始点歌,沈缙坐在沙发上和其他人聊天,时不时的点头应和,时不时儒雅一笑,看到蔺西扬现在的样子吴漾想起一句古语,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此时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指尖夹着着烟,一边和同学聊天一边吞云吐雾,,还像以前那样放荡不羁。

  尽管分别那么多年,今天见面似乎比以前更亲近,关系也更融洽了,个个都热情似火,真是应了那句话,距离产生美

  他们点了些歌曲,其中一首叫光阴都故事,唱完光阴的故事又唱童年,唱了童年又唱飘洋过海来看你,歌词里都透着光阴里流逝而去的故事,几个男同学勾肩搭背的唱着,让我们跟着一起唱,包厢里气氛达到高潮,在女同学悠扬的歌声中,大家欢呼雀跃,一曲完毕,大家掌声雷动起来,举起杯子杯觥交杂。

  有人闲事不够大,明知道吴漾和沈缙是冤家对头,还点了一首情歌让他们俩对唱,这首老歌叫知心爱人,一群人使劲拍手起哄,看这盛情难却的架势,他们不好扫兴驳了大家的面子,吴漾勉为其难的从某男同学手里接过麦克风,沈缙清冷的五官,掐掉烟头丢进烟灰缸里,面无表情的拿起话筒,这是人家夫妻两为表达爱意唱的,他们怎么唱都觉得暧昧又不得不都硬着头皮把整首歌唱完,吴漾平时没事喜欢听听音乐,偶尔和同事去KTV唱歌,唱歌对她来说信手拈来,沈缙的嗓音略带低沉,唱歌的时候歌声中带着淡淡忧伤,挺好听的。

  已经十一点多,大家依依不舍的散了,因为喝了酒,没人亲自开车回去,一辆接着一辆出租车从娱乐所门口停了又走,看着大家都走后,我吴漾站在路边等出租车,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要不要我送你”

  她回头,刚好一束五颜六色的彩灯光从沈缙身上略过。

  想起上次自己喝多被他抱着去开房,感觉浑身不自在:“不用麻烦你了,我打车回去挺方便的”

  他薄唇浅笑:“我是有东西要给你”

  吴漾疑或着,他会有什么东西要给我,他看着她愣愣的站着不动补充道:“放在车上,我车在停车场,走吧”

  到了停车场,吴漾发现他的车是自己喜欢的宾利,她在心里感叹着,真是有钱人,刚才的同学聚会上,事业有成的人不少,但能开得起宾利的大概也就他了,果然大身家呀。

  他从车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又高档的袋子递给吴漾:“路辛如让我帮她交给你的”

  她把东西接过来说:“谢谢”忽然又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过冷淡显得不近人情,随口一问:“你们经常见面吗?看你们挺熟的”

  “他和我妹妹从小合得来,以前也会来我家里玩,我和西扬有空时也去经贠的酒吧,难得遇到她,就聊了几句”

  今天不提,吴漾都忘了辛如和她妹妹的关系,恍惚想起,还在念小学的时候,那天是星期六,路辛如说带她去玩,走了二十分钟走才到离政府机关不远联排别墅的区域,那片地方环境幽雅,花草树木都种了很多,绿化搞得很好,当时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就连别墅院里樱花都开得一树蓬勃,路边的野花都开的好娇艳,吴漾还以为是路如兴致高涨,带她来看别人家的豪宅或者风景的。

  突然她说:“沈甯她家买了一只很像狐狸的小狗,我们去她家看看”

  吴漾顿时连看花的兴趣都没有了,对那只长得像狐狸的狗也不感兴趣,因为讨厌沈缙,连同他妹妹也讨厌,他妹妹跟他哥一个德性,整天就知道自恃清高,目中无人,她知道,那都是她爸妈给的资本。

  “哦”吴漾淡淡着回应着,一抹微风吹过来,她抬手把发丝捋到耳后:“谢谢你,我先走了,再见!”

  吴漾转身就走,沈缙又叫住了我:“吴漾”

  她回头看他,看他欲言又止,等着他把话说完,“你跟我谈的投资项目,我很抱歉……”

  吴漾灿然一笑:“没关系,你不用觉得有歉意,是我把它转交给其他人负责的”

  说到项目,吴漾想起叶修曾说过的一番话,东裕给乔屿项目投资背后不为人知的交易难免产生好奇,她欲要问的话,想想这不是她该问的问题又把话咽了回去。

  吴漾走到马路边重新等车,不料目睹了一场儿童不宜的画面,一男一女站在KTV门口的暗处紧紧相拥着亲热,男的对女的上下其手,她不禁脸红,想着这做这种事情就不能回去或者找个宾馆关起门再做来吗?这人来车往的,吴漾低着头假装没看见,打算离他们远点的地方等车,刚转身抬头发现沈缙站在身后定定的看着那暗处的两人,她膛口结舌,心里想他该不会是有偷窥的癖好吧,看到他阴冷的眼神嘴唇紧抿着,后知后觉的才想起那个女的背影有点眼熟,思索了足足十秒才想那个女的是吴漾见过两次沈缙的女友,头发,身高,身形。

  目睹自己的女友出轨,这是一件多么难以启齿的事,这会她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好尴尬,连她的一双眼睛都无处安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