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八章 突然的接触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2260 2019-05-13 14:45:44

  这场小聚里,吴漾和蔺西扬话最多,聊到初中和小学的趣事,还聊到他的光荣事迹,

  蔺西扬煞有其事的说:初三的时候,有一回,他看到某个班级的男孩偷偷把情书塞到吴漾衣服的帽子里,其实信上写着什么吴漾已经忘了。他还告诉吴漾,上初中时和他同桌的同学乔洋高中毕业后就去当兵了,而吴漾跟乔洋恰好关系挺不错,上初一时乔洋帮她开通的第一个QQ号用到现在,他也是她QQ联系人里的第一个人,后来上了高中他们分班了,吴漾在三楼乔洋和蔺西扬都在二楼一个班上,见面的次数就少了,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通讯方便到不能再方面,以前的常通讯工具很有限,无非就是用家庭座机打打电话,有时候只能在网吧登录QQ,到现在,好像上了高中,他们就没再联系过,听说乔洋去当兵吴漾感到还挺意外的,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上了初中蔺西扬可比以前老实多了,没再惹是生非,虽然成绩斐然,总爱抄吴漾的作业,但一点也不影响他们的革命友谊关系,看着路辛如却和沈缙有说有笑的,吴余就纳闷了,这俩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的。

  到了散场的时候,吴漾加了蔺西扬的电话号码和微信,路辛如依然对蔺西扬一脸漠然,而吴漾怀着私心让蔺西扬把她送回去,路辛如却恩将仇报,让自己最讨厌的沈缙送她回去,还偷偷对吴漾递个一副奸计得逞的神气表情,吴漾咬牙切齿的怒瞪她,没想到某人不以为然,把小人本性发挥到极点,闲事不够大唯恐天下不乱:“沈缙哪,吴漾喝了不少酒,你把她送回家的时候麻烦你帮她煮一晚醒酒汤,最好看着她睡着,她这个人酒性不太好,别看现在精神的很,但酒后劲发作起来,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又唱又跳的,这大晚上的扰民可就不好了。”

  语气真诚,表情真诚,关心的话很真诚,沈缙这种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君子没有拒绝的理由,所以答应了她:“放心吧,我会把她安全送回家的”

  路辛如很诚恳的道谢:“那就谢谢你了沈缙”

  因为都喝了酒不能开车,就这样蔺西扬打车送方辛如,沈缙打车送吴漾,她没跟他说话,他也自觉沉默,刚才在酒吧喝了不少酒,加上车子里的环境,吴漾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

  到了她住的公寓楼下,醒来的时候感觉哪里不对头,等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时吓了一跳,吴漾竟然靠着沈缙的肩膀上睡着了,她惊慌失措的离开他的肩膀,“不好意思,我睡着了,我是无意的”

  她急切的给自己脱罪,他似乎没有介意的意思,微笑道:“没关系,我送你上去吧,住几楼?”

  吴漾不加以思考的拒绝了:“不用送了,我可以自己上去的”

  “我既然答应了别人,就得说到做到,走吧我送你上楼”

  他刚还答应了路辛如给自己煮醒酒汤,还要看着自己睡着,他该不会也照做吧,想想都觉得不自在,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喝多了的吴漾没得失心疯,也没发酒疯,但她头晕,感觉天和地都在摇晃,脚也失去了重力,她努力的让脚步平稳着地,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实在不情愿让她讨厌的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可她走路有些不受控制打晃暴露现在的状态,沈缙笑着摇头,微微叹息,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抻着她胳膊上楼梯,因为这是低层公寓房,没有电梯。吴漾条件反射的挣扎了几下:“你不要这样抱我”

  这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好像有点撒娇的味道,就好像闹别扭的两口子,有说不清的暧昧,吴漾顿时荒了,他的手却抱得更紧,她心乱如麻的挣扎着,差点从楼梯摔下去,幸好沈缙的反应快,一只手抓住扶梯手一只手稳住吴漾,脸色顷刻发白,阴冷着脸冲他低吼了一声:“别闹”

  吴漾被吓得心头发紧,说不清是怕摔下去还是被他的发火的样子吓到的,也不敢再乱动了。

  好不容易到了三楼,吴漾摇头晃脑的找着钥匙,结果摸呀摸,我没没有带包包出门,只有休闲裤的口袋,摸完两个口袋除了手机什么也没有。

  沈缙满脸戏谑的看着她到处找东西,问道:“你该不会连钥匙也找不着了吧”

  吴漾撅着嘴脑袋趴在门上晕飘飘的呢喃道:“钥匙掉了,进不去了”

  好想睡觉,好怀念软绵绵的大床,她这个人喝多了就特想睡觉,不管对方是又冷又硬的木板,就把它当成有奶的娘。

  沈缙无可奈何道:“我还是带你去宾馆住一晚吧”

  吴漾大脑意识未糊涂,戒备的摇头:“不要去宾馆”

  “那去我家?”他故意戏谑道。

  “我才不去你家”她摇头更加否决,而不过几秒便失去支撑力,靠在一个宽大温暖的怀里睡过去了,连自己都始料未及。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宾馆里,大号双人床,雪白的床单,豪华却整洁简单的布局,吴漾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掀开被子看看身上,有没有少衣服,有没有失去贞洁,确认衣服还是昨天晚上穿得,身上没有任何一丝异样才大呼一口气,她一一搜索着昨天晚上的记忆,确定没忘记,在她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个人抱着自己,她却放下所有的防备靠在他怀里睡过去了,吴漾烦躁的抓着头发,突如其来的肢体接触让我心慌意乱。

  昨天的久别重逢心情好,他们聊了很长时间,不知道不知不觉喝了很多酒,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喝了多少,平时跟同事朋友在一块喝几杯也差不多收尾,不知道昨天喝的酒后劲都很足,一醒来还是晕头转向的状态,她躺回床上缓了一会。

  床头柜安然躺着吴漾的手机,下面压着一张纸条,是一行简落的字体:“我打电话问过路贠,你的钥匙落在他那里,我让他送去你公司”

  现在字写得挺不错,吴记得他以前写得一手狗啃式的字。

  她想了想,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谢谢,昨天晚上开宾馆的钱我多少我转给你”

  “别说这个,要是感谢我的话请我吃饭”

  吴漾直接了当的回道:“我负责的投资项目已经转交其他人负责了,没机会一块吃饭了”

  梅娅休产假时把案子交给她,她又转手丢给别人,想想都觉得自己真窝囊。

  发了这条短信后再也没有他的回复,吴漾想微信转账给他才想起没有他微信。

  洗漱好,吴漾就在宾馆距离不远的早餐铺吃了一碗粥就顺道去了公司,这里离公司不远,走路只需要十分钟。她不得不佩服沈缙的事无巨细,就算给喝醉的他找地方住也不忘记找个离她公司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