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七章 阔别十年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384 2019-05-13 00:40:38

  那个依然星空点点的夜,吴漾一个人呆在公寓里百无聊赖看电视,可翻来覆去竟然没有喜欢看的。

  她这个人生活圈子很简单,要是要是没人约出来真能两天整两夜足不出户,一个人窝在公寓里,若问她呆在家里干嘛,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家干嘛,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一天很容易就过去了。

  忽然她的手机响了一声,吴漾打开一看,是一条微信,是那志在四方此时不知在何处的路辛如发来的信息:“你在干嘛?现在有时间来酒吧,我在这里等你”

  吴漾微微诧异,回复道:“你可舍的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来我们再聊,我在这里等你,还给你带了好东西”

  吴漾不禁有些期待了,这姑娘怀着一腔诗意和远方,常常和驴友组团到处去游玩,去过很多地方,今天三亚,明天成都,后天武汉,哪一天又去了西藏,远一点的还到新加坡香港法国巴黎的,回来的时候还淘一大堆洋货回来,朋友圈里常常晒着各个地方的美食令人眼花缭乱,那恣意潇洒的人生委实令人羡慕。

  吴漾感叹着,终于有个人约出门了,她快速的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就穿着一双小白鞋出门拦了一辆的士。

  到时酒吧时,远远的就看到方路辛如一身红裙眉开眼笑的和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的在聊天。那人吴漾认识,不但认识,还是看着他曾经站在路边放水,脱光衣服跳到河里游泳,换牙齿说话漏风,走路被石头绊倒的路贠,那是半点大的童年事迹,那是比她和路辛如大半岁的堂哥。

  吴漾朝着他们走过去跟他们打招呼:“嗨!”

  两人齐齐看着她,路辛如笑如繁花:“哈喽,许久不见,最近又变美了。”

  “你这丫的,满世界各地的跑,油嘴滑舌须溜马屁的本事又见长了”

  路辛如笑盈盈的谦虚道:“哪里哪里,我还是会说真话的”

  被一个长得国色天香貌美如花的美女猛夸,吴漾笑的比她更灿烂了。

  “前两天看你发的朋友圈还在香港,这么快就回来了”

  “玩够了自然就回来,都出去了二十天了,再不回来我爸妈都要以为我抛家弃亲了。”辛如眼睛瞥向路贠,又向他索要了一杯酒,方经贠顺手从柜台上拿了调制好的鸡尾酒给她倒上,辛如皱着眉说:“谁要喝鸡尾酒啊,我大老远的回来你就请我喝这种酒不像酒,饮料不像饮料的液体,我要喝的是白马堡”

  “我的酒喝了容易醉,你要是在我这里喝醉了最后麻烦的是我”

  路辛如斜着眼冷嗤一声:“得了吧,明明就是心疼你那瓶洋酒,还找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今天吴漾也在呢,不打算拿出来分享分享?”

  吴漾坐在吧台凳子上,听着似乎那酒挺有来头,也期待着一探究竟何物,她也喝酒,并且酒量还过得去,基本上一顿能喝掉一瓶48度的白酒,结果就是有点头晕眼花浑身发热想睡觉,酒后乱性这种事情从来没在她身上发生过,路贠眼神哀怨的瞪着方如一眼,叹了一口气,只好弯下身从一个储物柜里就出一瓶红酒,给俩人各倒半杯。

  紫红色的液体在高脚杯里缓缓跃动,在斑驳陆离的灯光洒射中衬得美妙绝伦,吴漾欣喜的欣赏着这成色美妙的酒,浅酌了一小口,一股甜甜的强劲芳香在整个口腔里弥漫。

  白马堡有一个很高雅的身份,它产自法国白马庄圣埃米伦法定产区,不但是顶级的名酒,最大的优点就是于它的年龄,资料上把它描述得很诗意,年轻时和年长期的白马堡都很迷人,年轻时有一股甜甜的味道吸引入接受的韵味,酒力微弱,经过十年,白马堡又散发出很强,多层次既柔密的个性,一九四七年份的白马堡又获得“本世纪最完美作品”的评价。

  路辛如一边品尝着红酒一边问我:“怎么样,这酒的味道不错吧”

  吴漾点头,想着这酒劲不高,有一种果香的味道,要是有一瓶放家里没事的时候喝点也不错,“嗯,挺不错,有一股强劲的芳香,这酒在哪买的,改天我也买一瓶,没事就在家品味品味”

  “在圣罗酒庄,正版一万八,二十年的”方经贠比了个八K的手势。

  圣罗酒庄吴漾也知道,那是市中心的一家酒庄,里面卖的都是各种高端品牌酒,据说在圣罗酒庄里一瓶普通年份的拉菲在里面售价一万人民,相比之下这二十年的白马堡才一万八,好像不是太贵,当然是对于路贠这种有钱人来说,这钱根本不算啥。

  只是这价格,吴漾被惊吓到了,像她这样的平民买一瓶将近两万的酒很肉疼。

  她轻轻摇晃了一下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皱着眉说:“二十年的酒,就这么点酒劲,实在对不起这年份”

  路贠幽怨的眼神看她,还没来得及骂她不解风情,忽然一道男音从身后飘来,“路老板,在和美女聊天呢,也不介绍介绍”

  我和方辛如同时看过去,一时之间我们几乎同时露出一副惊鄂的表情看着眼前的人,高大帅气,眉眼带笑,眼熟,很眼熟。

  路贠看了吴漾和辛如一眼,笑道:“还用介绍吗,不用我介绍你们也熟悉不过了”

  我打量着眼前相貌俊朗的男子,想了好一会才想起他的名字,皱眉道:“蔺西扬?”

  吴漾跟蔺是小学,初中同学,小学的时候蔺西扬可坏了,给她取了个外号,小荡漾,最不正经的时候就咬文嚼字的说:“吴漾,是别来无恙的恙还是春心荡漾的漾”

  十年不见,蔺西扬肯正儿八经的跟她打招呼了:“你好,吴漾,路辛如,好久不见”

  蔺西扬看到吴漾和路辛如时同样大吃一惊,眼神在路辛如停了几秒又不着痕迹的移开。

  只是路辛神情变得淡漠了些,蔺西扬又把目光移到他身后,激动又热情的说:“沈缙,我们都是老同学了,这么多年没见面今天难得一见,一起坐下喝酒聊聊天吧”

  在蔺西扬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吴l已经看到他了,那高大挺括的身影想不注意都难,吴漾假装若无其事的跟他打招呼:“你好,好久不见!”

  他轻轻一笑也配合她说:“好久不见!”

  蔺西扬和沈缙的关系关系挺不错的,这些年他们一直保持联系,今天是约着来喝酒叙旧,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吴漾和路辛如。

  十年的时间,足够让人成长蜕变。曾经的一个群体里,有人出国劳务,有人已结婚生子,有人事业有成,有人各奔东西,与我们隔着天南海北,他们都以为我们可能都不会再见面,甚至相忘于时间的洪流里,也未曾想过会再见。

  路辛如吴漾是发小,她们同一年出生,,同一天年入学,后来的每一天结伴同行,开始的那四年,她们还在同一个班,到后来两年,路辛如被分在二班,吴漾则被分在一班,但她们是邻居,家离的近,几乎是一块混着长大的。至于那些小学的同学,关系说不上亲近,吴漾人缘不路方辛如好,相比之下吴漾的人缘就显得有点淡薄了。

  尽管阔别十年,再怎么蜕变,如今他们依然是熟悉的模样,虽然有那么一点模糊不清了。

  蔺西扬笑着说:“路老板,给我们找一个好一点的位子,再上几瓶好酒吧”

  路贠别扭道:“别一口一口的叫我路老板,想当初我们一起爬树掏鸟窝一起挖老鼠谁扬言要喊我一声方哥的。”

  他们都是同一个级,若不是同一个班就是隔壁班,要么就是隔壁班的隔壁班,

  看到路贠和蔺西扬,吴漾依然清晰记得,不管小学和初中这俩人当真好哥们,隔三差五一起逃课泡网吧,去游戏厅打游戏。被当时火遍整个大江南北的的香港电影古惑仔的洗脑,以打打杀杀称霸江湖的桥段令人热血沸腾,一群锋芒毕露玩世不恭的少年经常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和其他学校的人打架,不论输或赢,他们都觉得威风到不行,不干几次架都觉得枉为堂堂男子汉,由于当时那年代他们所在的城区处于城乡结合部,在一个放学后午休期间路贠和蔺西扬在人家田里挖老鼠,还带上打火机,结果用火不慎,一把火就把人家的稻草给烧了,火势还蔓延到广大田地。当时两人的一番作为震撼了整个校园。

  上初中的时候蔺西扬跟吴漾分在同一个班,蔺西还坐在吴漾后面整整三年,吴漾依然能想起他那总是一副高傲不屑,整天吊儿郎当放荡不羁的样子,很少认真听课不说,还经常找她要作业本和笔记本来抄,上初中吴漾跟他关系倒是不错,他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看美女,经常有事没事拉着吴听他一一搜刮的名单,哪个班有几个长得好看的姑娘,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等,吴漾当时觉得他就是个花心大萝卜。

  路贠极致发挥了资本主义家的本性,把他酒吧里最好的酒都拿上来,又让人端上来一些价钱比较贵的小吃,还特别豪气冲天的说:“你们尽管吃喝玩乐,今天我请客。

  “真有大老板的气魄,看来你这里生意挺好的”蔺西扬观望四周,舞台驻场歌手动情的唱着时而忧伤时而激昂的情歌,再到热榜上多愁善感民谣歌曲,歌手身后是奏乐队,喝酒聊天听歌的人几乎坐满了位子。

  路贠的确是个很有生意头脑的人,混了四年的大学后与人合资开了从一开始的一间小酒吧,后来那个人又因为合伙人想改行,路贠却坚持把酒吧揽过来自己干,凭酒吧借人气高客流量大,逐渐扩大经营,为了增添酒吧的气氛和特色,优胜虐汰的想法专门请了一些业余且有一定能力的歌手当酒吧驻唱,从而酒吧的生意更火了。

  路贠难得谦虚道:“还过得去,不过跟你经营的华辰大公司相比,我这小酒吧根本不值得一提”

  吴漾问道:“是淩程西南那边的华辰建筑吗?”

  “是呀,不过老板不是我。”蔺西扬苦笑。

  吴漾愣愣的沉入思绪里,赫赫有名的华辰建筑公司,她除了在外上大学,大学毕业后我就一直没离开过这座城市,竟然不知道蔺西扬在里面上班,竟然一次也没见过,可见这座城一点也不小。

  吴漾是学建筑的,毕业后第一次找工作发的第一份简历就是华辰公司的招聘网上,等了两天没人联系我,路贠还问她工作找得怎样,吴漾说:“说我看上人家,人家没看上我人家看上我,我没看上人家,有的还在等消息”

  路贠:“说我要是愿意,可以去我舅舅的公司,省得找工作这么麻烦”

  都说业务部钱来的快,吴漾索性就去他舅舅公司,还进了业务部。

  吴漾暗自的感叹道,这座城也就那么大点,我他们居然那么多年都没碰过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