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六章 敌对位置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610 2019-05-13 00:23:54

  吴漾心灰意冷的回到公司,老孟总召见她时我她战战兢兢的,想着没能完成使命,虽说不上不可迂回,大不了再把项目交给其他人负责,但辜负了他的期望是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老人家,后来也被他埋怨了几句,吴漾也没解释什么,只能又自责又诚恳的低着头认错的态度,没对她大发雷霆让我卷铺盖走人就是最好的宽容。

  前两个月业务部的业务部的业务员,因为私事,整天在公司里魂不守舍,一个策划书的就有几出漏洞,客户以项目计划产品的不稳定性且缺乏成熟度为由让公司损失了一笔三百万的投资,老孟总大发雷霆,这种低级错误还能犯,把这同事贬了职,同事不甘心,只好辞了职。

  五点下班的时候吴漾在超市里买一些水果和车厘子去梅娅那里,去的时候她老公刚好在公司加班,就梅娅一个人在家,梅娅看到吴漾时一脸惊讶,完全没想到她会突然驾临:“哎呀,我当是谁呢,稀客呀!”

  吴漾笑着喊她的:“娅姐,好久不见”

  快进来,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我想给你个惊喜你还不领情,我还特意给你带吃的”吴漾把水果递给她。

  “来就来了,还带东西来,这樱桃这么贵,你是中彩票了吗?”虽然嘴上这么说,却已经拿着水果到厨房去洗,顺便切了点水果摆进果盘里。

  吴漾脱下高跟鞋换上脱鞋,室内面积宽敞采光十足的大厅,无瑕的地板上洁白铮亮,朝南的落地窗可以俯瞰城市,她暗暗的的想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这样的房子。

  吴漾盯着她已经八个月大的孕肚,笑呵呵的惊叹道:“你拿着一年五十万的收入,住着市值四百多万的豪宅,平时花钱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却说六十一斤的进口樱桃贵,你什么时候把你的高逼格给降得这么低了,”

  “那你呢,如果没有业绩,一个月就拿五千的工资,房租去掉一大半,你想怎么活?”梅娅犀利的点中她的死穴,在她还没资格负责项目的时候,靠着每个月那点死工资那日子简直不敢想象,她洋装深沉心里却苦逼:“穷人有穷人的活法咯!”

  梅娅把切好的水果和放在桌子上,吴漾用牙签挑了一块苹果放进嘴里一边看向她圆滚滚的大肚子含糊的说:“什么时候生啊,宝宝在肚子里是不是特淘气,常常踢人”

  她笑着把手温柔的放在肚子上,脸上泛滥着母性的光辉,吴漾呆呆看着她,在她印象中那个雷厉风行,一丝不苟的女强人这么快就变成温柔巧妇这个样子简直颠覆了对她的认知。

  “离预产期还两个月呢,不过现在真的很淘气,有时在我肚皮还踢了几脚,特别是到睡觉时安静的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好像就在里面蹿来蹿去的,搞得我都睡不着”

  吴漾听着有些感动:“这么皮,会不会是个男孩,如果男孩以后肯定会更皮,我弟弟从小皮到现在,天天在学校惹事。”

  想到那个总是在学校惹事又总是叫她去给他擦屁股的堂弟,吴漾又头疼又无奈。

  梅娅点头赞同,眼神流露出简单暴力的样子:“调皮捣蛋是男孩的天性,如果真是男孩,我只能认命了,实在不行就棍棒教育”

  吴漾哈哈的乐着:“我等着看一个沉着冷静的女强人是怎么变成泼辣妇女的”

  “你也有逃不掉的时候”说着说着,梅娅突然想起了什么来,忽然凝望着吴漾,“对了,我离开公司时交接你的项目现在进展如何?”

  吴漾垂着头,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底气内疚的说:“没什么进展,我让老孟总把这案子转交给其他人负责了,你会不会对我失望了”

  她睁大眼睛似乎难以置信:“怎么回事”

  “前两天我去见沈缙,虽然没有到最后的合定,但至少我看到了希望,也说要先通过他们公司的审核再进一步跟进,可今天我把他约出来,一顿饭都吃好了,我借机会跟他谈项目,他却一句话都没有跟项目沾边的,就跟我说我发他短信没有说是要谈生意”我心里窝着火气,埋怨道:“我找他不谈生意难道叙旧吗?分明就是故意跟自己过不去”

  梅娅深深的看着吴漾,欲要训她:“然后你就放弃了?你可是我带出来的人,就为了这点小事打退堂鼓可是很丢我的人”

  碰到屁大点事就找地方抱怨,一副很失魂落魄很没出息。

  想当初梅娅在乔屿可业务能力很强的人了,每每出的业绩表她第一就没人敢排第二,给公司带来很多利益,要不是眼看着她挺着大肚子行动不便,老孟总还舍不得放她产假呢。

  吴漾入行一年,都是在她的手下一点一滴磨砺过来的,她也算是自己半个师傅,毕竟IT电子计算机技术都不是她的专业,进入乔屿科技的业务部,同等于从零开始学习。

  “他还很云淡风轻的跟我说:我这么敬业吃饭时间都在谈生意,,我的公司一个月给我多少工资,看在我这么敬业的份上他给双倍让我去他公司”我把原话原封不动的复述一遍。

  “这项目若拿下可是十五万的奖金,这也不是你放弃一大笔奖金的充分理由啊”娅姐侧着脑袋思索着:“沈缙我见过他几次,风度翩翩的,怎么看不像是这种狂妄傲慢的人,为什么会对你这种态度”

  “或许是记仇吧”吴漾茫然道。

  “记仇?”梅娅皱眉看着吴漾一脸疑问:“难道你们还有什么故事?”

  “从我入学,上学前班第一天开始,他就跟我杠上了,总是欺负我,对我动手动脚的,上小学了还是顽性不改,有一回他和班里的男同学去不知道哪里来黑乎乎的玩意,玩着玩着就扔到我头发了上,拿不掉了,结果我放学回家我爸就威逼着我把几年的长发给剪了,当时剪了个短发,而且还是很短,我每每照镜子想死的心都有,我觉得换一身男装就没人认出我是女的了,在学校同学们都给我取了个外号叫男人婆,还对我一脸的嘲笑,我自尊心大受打击,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生气,为了报复他们,我就偷偷的把他们的作业本和一些书本给丢进河里了,当时还有他们的疯狂痴迷游戏机。现在我还能记得他们两个一脸便秘的脸色,八年哪,这梁子就结了八年,我一直和沈缙处在对敌的位置,谁也不让谁,到了小学毕业,想到被他欺负的那八年,我积怨很太深,为了一报己仇,我看他平时宝贝什么的,在小学毕业的最后一天,我偷偷从教室里带走,放学的时候当着他的面扔进河里了,我就痛痛快快的桃之夭夭了。”

  现在想起那入学到小学毕业,曾经有一个能天天影响自己心情的人,天天都惹自己不痛快的人简直分分钟想让我弄死他

  那是一条流动小河,也是她们上学放学必经之地,在公路下游,至今为止不知道承载了他们多少成长故事,河里流动的水很还算干净,吴漾和几个女同学在闲暇时间会脱下鞋子到水里去摸,天真好奇的我们很好奇水底下会不会有稀奇古怪东西,她们卷起袖子和裤腿,手探入河里就跟瞎子摸象似的,有时候会摸到贝壳的东西,有时候摸到一分钱或一毛钱的硬币,有时候还能摸到几块奇异的小石头,石头常年累月的躺在流动的河里,已经被冲刷得很光滑细腻,如果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石头和贝壳就会收藏起来。后来,也曾无数次有想把沈缙推下去的冲动,恨不得让广大人民群众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让他颜面扫地生不如死,顺便杀鸡给猴看,还可以张扬自己的气势,让他们知道我吴漾不是好欺负的,光想想她就得到抱复的快感。

  “想不到你有这么暴力的一面,后来呢”梅娅哈哈大笑,兴致勃勃的问后续。

  “后来,我们上初中各分一所学校,他去了重点中学,再也没有交集,再也没有然后了”

  “他肯定以为项目从我手上丢失我就会跟着倒霉,他就是想看我落草为寇的样子,可惜他不知道我是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即使我一个失意让公司失去一个巨款投资的机会顶多没了奖金,并不会让我失去工作,他的三言两语还伤不了我。”除了这个原因想不出他是意欲何为。

  现在想想,走后门也挺好,因为有了最强力的保护伞。

  梅娅不可思议道:“他看起来虽然淡漠疏离,但也大方得体,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小心眼的人,那都是年少轻狂的干的傻事,不至于记恨到现在吧。”

  “说不定他有人格分裂症呢,总是做一些非比寻常又没风度的的事情,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合适不过了。”虽然当时只是个少年,但吴漾总感觉他身上似乎有一股戾气,嚣张跋扈,傲慢无礼,没品没风度没教养,性格恶劣,恶虐到无以复加,吴漾不禁怀疑,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

  梅娅盯着吴漾,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也想不到她巴这么毒吧,吴漾在公司里,保持一贯文雅谦和的形象,可是很少骂人的。

  “你不应该放弃这案子,他既没说点头也没否决,就说明还有再谈的机会。

  她也想,如果他能看在曾经这么得罪自己,现在至少鞍前马后的向她赔罪才是,他不但没歉意还故意耍她,让她这么不痛快。

  “算了,我不想再见到他,我可不想让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低声下气的向他讨口饭吃的样子”

  “有骨气没志气”梅娅鄙夷道:“反正我休产假当中,公司的事已经跟我没关系了,我也管不了,这项目丢了,你可以从别的项目着手,有老孟这个坚强后盾,你不会丢了饭碗的。”

  吴漾顺然点头:“嗯嗯”

  大姐看吴漾孤家寡人一个挺可怜的,好心收容了她,把她留下吃饭,她未经思考就答应了,反正她一个人梅娅也是一个人,两个人凑在一块还能排除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三个菜一道汤,都是刚买来回来的新鲜蔬菜,吴漾本想给她打下手,把洗菜切菜活都抢过来干,她还想着顺便把菜给烧了,美娅无语的看着她:“你这女人,把所有的活都干了我做什么”

  吴漾指着暗角的椅子,理所当然的说:“你就做那休息呗,让你这个大肚婆做饭给我吃那我多过意不去呀,让你家先生知道可要怪我了”

  梅娅看吴漾手脚利索的做这些事情,索性举步轻摇的坐一边去,嘴角含笑的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