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四章 聚会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072 2019-05-12 23:24:54

  为了尽善尽美,吴漾让那热爱吃喝玩乐的资本家方经贠帮找一个环境好,味道好价格公道的地方,没想到他用最短的时间里就给找着地了,是一家自助火锅,里面除了火锅还有点菜的烧烤的,据说是本市好评最高的美食城,光听着都心动了,吴漾责怪他这么好的地方以前也不告诉我一声。

  同事们经常约一块去吃火锅,吃过好几家都觉得味道一般般有找下家的打算。

  吴漾把地点在公司的业务内部群通知的他们,她第一个到宁栩清第二个到。

  一身红裙,一朱红唇,浓妆淡抹,性感的长卷发随着步子闪闪跃动,走路时腰肢妖娆的扭着,有几个路过男的人频频回头,我惊艳的啧啧赞到:“不得了了,这是用了多少心思打扮的才能这么美艳动人呀”

  她也在吴漾身上打量了一圈,不吝啬的对我拍马屁:“你瞧你,随便一小黄鸭的装扮都这么清新脱俗,让我这个精心打扮过的情何以堪?”

  我低头自我审视,明明就是有档次有质感的鹅黄色,我不满的说:“这裙子可是我在商场花了八百多买来的,别人都说好看怎么就被说得这么不堪了”

  宁栩清呵呵笑道,虽然嘴唇涂了大红的口红,却一点也不俗,反而有种成熟冷艳的美:“我可没说你这么不堪,我只是在表达你穿得很好看,小黄鸭长的也蛮可爱的,你的裙子的颜色就像小黄鸭一样,可爱得招人喜欢”

  吴漾顿时乐哈哈的傻笑:“好吧,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话又说回来,昨天谁让你跟叶修说我要请客吃火锅的”

  她机智的绕过吴漾的问题不答反问:“怎么了,你钱不够付这顿饭吗?”

  “跟钱没关系”吴漾质疑的盯着她的眼神,半打趣半试探道:“你该不会是另有所图吧”

  “什么另有所图,你想的真多”一语双关,眼神闪烁,虽然轻微到几乎不着痕迹,可惜我擅长察言观色,她任何一个表情的变化都逃不过吴漾的眼睛。

  吴漾一一搜刮着目前对叶修的了解点到:“名叶修,男,三十出头,单身人士,风度翩翩,相貌堂堂,风华正茂,的确符合单身女子向往的对象,你该不会是为攀高枝拿我来当垫脚石吧”

  “什么叫我攀高枝,难道我条件很差吗,难道我这样的人跟他在一块就叫高攀了吗?”

  眼看她越来越激动我不可置否道:“我只是开个玩笑,你竟当真了”

  她忽然眼神里有一丝微不察觉的恍惚,随即又闪烁其辞的道:“吴漾,我是在给你拉人情票,你进来才多久呀,就当了几个大项目的负责人,下面多少人对你手里的项目虎视眈眈,鱼和熊掌都被你拽在手里,你不拉几个人情还能风光多久,趁今晚这个机会跟大家搞好关系!”

  一时陷入沉默,吴漾在思量宁栩清的这番话,她是为了钱,为了买房买车,为了建立自己单独的,只要给她机会就从不没想过让给别人,其实一些同事对自己的不满她不是没感觉到,只是觉得他们又不能影响自己的生活和正常工作,其它的她都不在意。

  吴漾毫不在意的扯了扯嘴角,宁栩清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两人就站在夜幕下的吹着晚风,微微的晚风吹过她的长发,五彩迷离的霓虹光打在她脸上,她安静的看着夜色的时候那股沉静刚好衬得她冷艳妩媚。

  在这之前已经在店里订好了位子,等大家都到齐了之后自行点菜,因为大多数男同事都是开车来的所以都没点酒,就喝了些可乐或雪碧。

  吴漾和宁栩清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跟大家吃着火锅时不时的讲笑话,宁栩清的眼神至始至终都没在叶修的脸上停滞过,让人无法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如果不是刚才在我面前泄露那么一点消息我也看不出来。

  叶修随和自然的性格八面玲珑,行事待人面面俱到,只要他愿意,跟谁都能和谐相处。谈笑风生之余,他当着我们大家给我们出了一道谜题:“一只蚂蚁从飞机上掉下来,死了,你们猜它是怎么死的”

  然而大家都配合着,杵着脑袋开始思考,半分钟后小廖第一个回答:“风干死的”

  这么没水准的回答,偏偏大家都要猜这答案对或不对,叶修对着他轻蔑的嘴角微扬:“你脑子才风干了呢,你们再想想,这脑子再不多用用真的要风干了”

  小周一本正经的回答:“是被踩死了之后又被踢下了飞机”

  倪思一口饮料当场喷了出来,幸好反应快只喷在地上,脸才抬起来就笑得七仰八叉。

  小周被笑得一脸懵,不服气道,“你笑什么笑,有本事也答一个”

  “要是我,既然想不出最合理的答案我宁愿装哑巴”

  叶修摇头无奈道:“你们才幼儿园毕业吗,这种常没什么难度的问题居然想不出来解答”

  然后个个都跟焉菜似的,没人敢冒着被毒舌的风险前来回答,如果回答被踩死的,估计他又被消极两句,“你脑子是被踩坏的”要是说被吓死的,估计又他毒舌的说,“你是被吓大的吗,脑子被吓坏了吗”

  吴漾说说:“叶总,这是你想出来的题,真正的答案在你心里吧,我们又猜不着你的心,无论我们怎么猜,都不是你心里的答案那都是错的”

  “你的辩晰很合理,不过不管什么问题它都有一个很合理的答案,你要是能答对了……”叶修欲言又止。

  她问:“答对了怎样”

  “答对了当然还是你买单”

  “那我答对或答错都没意思,答题也算是一场赌注,既然是赌注就得有筹码吧”

  “好吧,答对了你买单,答错了我买单,这总可以吧”

  “这什么操作呀,叶总你真是……独出心裁”我几乎对这混淆概念的男人甘拜下风。

  就像一道送命题,答错了显得没智商,答对了,得掏腰包请客。

  “不独出心裁那就玩得没意思了,你说是吧!”

  觉得这样玩也没意思,吴漾腹诽着,几个人在一旁乐不思蜀看着他们俩像看一对相声组合表演。

  吴漾没喝酒,但她头晕,是被他给带晕的。

  她稍稍思索,假设蚂蚁从飞机上掉下来是什么样的,空中都是大气层,想着想着,我意识到这是个常识问题,它掉下来能是啥样,蚂蚁又轻如鸿毛,吴漾张口就说:“蚂蚁从飞机上掉下来,飘的太久,饿死了”

  答对了,起码证明她脑子没被风干,没被踩坏,也没被吓坏,输了,还省了一顿饭钱,其实也不亏。

  叶修颇为意外的凝视着吴漾,在大家伙在注视中,他儒雅一笑:“这答案很合理,这都是考常识的冷门题,你居然还能想得出来。”

  到了九点半,大家在嘻嘻哈哈的气氛过后渐渐离开,倪思和宁栩清说玩累了早点回去,顺便坐就近同事的车子回去,吴漾去柜台买单的时候收银员告诉我,我们那一桌的账已经结过了,她愣了一下,才疑惑的问:“你却定我们的账已经结了吗?”

  “是的,是那位个子高高的,穿黑色衬衫的先生刚刚结的。”

  吴漾回到座位上,发现人都已经走光了,看看桌子上有没有落下东西,发现椅子上还挂着一件黑色外套,这时叶修从卫生间回来,一边绕过她身后去拿他的衣服一边说:“回去吧,我送你”

  “不用麻烦了,我跟你不同路,时间不早了,你送我回去一趟还得绕一圈,太耽误时间,我打个车回去也方便的”

  夜修没理会她的拒绝,走在她前面,吴漾也迈着脚步跟他同步:“叶总,说好我请客的怎么你却把单给埋了,要是同事知道了我多不好意思呀”

  “我是你上司,还要你一个初升小斗来请客吃饭该不好意思的是我,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安全一点”

  吴漾在心里微微叹息,说好她请客请同事吃饭结果换成他买单,怎么说吴漾心里都过意不去,但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因为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显得矫情,她能想的就是,可以遵从礼尚往来,找个机会回请他吃饭,想着就说了出口:“好吧,既然这顿你请了,下次有机会一块吃饭你可别跟我抢着买单了”

  叶修温雅的勾唇浅笑。走到火锅店外面的停车场,他已经把副驾的车门打开,吴漾察觉已经无法拒绝这番好意只好矮着头钻进车子里,车子启动了她才把地址告诉他。

  他惊讶道:“你住得离公司这么远,平时得早早就起床了吧”

  “是呀,每天得提早一个多小时起床,还得赶地铁,我就说,你送我回去得耽误时间了”

  他笑而不语,吴漾转头看向窗外,即使是繁华的都市,过了九点半在街上就很少看到行人,只有陆陆续续的车子奔腾而过,以前这条街有很多各种各样夜档,一到晚上就人满为患,直到晚上的十一点才渐渐人潮散去。这几年搞城市面貌整治,不能在这市区里摆摊,那些摊贩子搬到城南那边去了,那边热闹了,这里却从热闹变成现在冷清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