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十四章 井水不犯河水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3566 2019-05-13 18:39:53

  冰箱里除了鸡蛋和西红柿什么都没有,沈缙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犯了难,“难道三个人就吃一个番茄炒蛋吗”

  吴余也不太能接受这样的伙食,有恃无恐的时候不介意得寸进尺的:“缙哥,下了楼就有一家超市,里面什么都有”

  沈缙很大度:“好吧,我下去买点,你再等一等,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我想吃葱爆虾,我妈总是很忙没给我做,你会做吗,如果不会白煮的蘸酱油吃也可以”

  一大一小的对话吴漾都听见了,看着沈缙出门,她阴沉着脸质问他,“吴余,你是几个意思,有你这么使唤人的吗,你还嫌给人家不够添麻烦是吗”

  “你不觉得人家很乐意吗,不然人家有事没事找你消遣哪,更何况我很饿。”他可怜兮兮的摸着肚子。

  她觉得再跟他聊下去得气出病来来,不耐烦的朝他挥手:“滚滚滚,把你的书包拿到我房间写作业去”

  “我不会写”

  她眼神犀利的扫过去,吴余才认怂的乖乖拿着书包进屋去。

  ………

  她发现自己最近好像跟他有点纠缠不清,总是在受他的恩。

  吴漾像个病号一样坐在外面等吃,坐了半个小时又坐不住了,一边扶着墙一边小心翼翼的朝厨房走去,发现沈缙对着鱼和虾若有所思似乎不知道怎么下手,她问道:“你不会做饭吗”

  沈缙回头看她,脸上露出一丝窘迫,对着活蹦乱跳活物手忙脚乱才不得不坦白:“我的确没做过这些,我以为做一顿饭不会太难,可面对这些的时候我竟不知道如何下手。”

  她脑海里蹦出一句话形容沈缙现在的情形,明明不是金刚钻还揽瓷器活,为何要这么为难自己呢?她叹了口气,扶着墙勉为其难的走到水池面前,看着水里依然游得自由自在的鱼说道,“其实你买鱼的可以让他们杀好”我索性自己动手把鱼给处理了,杀鱼这种事情她不常干,但也不下两三次了,虽然不算熟练,处理一条鱼她来说很简单,沈缙搬来凳子给她坐下,接下来吴漾教沈缙怎么去掉虾线和虾头,他一看就会,但做起来还是有些笨拙。

  “你把烧菜的方法告诉我,我会尽最大努力做好这顿饭,医生说你在脚恢复之前尽量别下地活动,免得影响恢复,你还是去歇着吧”

  她看着他俊美的侧脸,柔和的线条没有了少年时锋锐,感觉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实在看不透这人的脾气,也不习惯他在自己面前这副样子,时而冷漠时而热心,她宁愿他一直和自己保持距离,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井水不犯河水,这样就可以一直假装不认识他,吴漾忍无可忍道:“你该不会是为了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向我赔罪的吗?”

  他低着头处理着虾不动声色的说:“你说是就是吧”

  她看着时间表,一顿饭三道菜差不多要一个小时,她在外面坐卧不宁,一会想着他会不会把锅碗摔了,一会又想着他会不会把厨房给烧着了,虽然她把用火方法和烧菜的方法都告诉了他,但毕竟没干过这种事,她又不想进去像个八婆一样对他指点来指点去的,只好耐心的等待着。

  等他把菜端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看卖相还不错,红白分明,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吴漾把吴余喊出来吃饭,沈缙负责拿碗筷和盛饭,吴漾夹起一块鱼肉,战战兢兢的放进嘴里,生怕他把盐放多伤肾。

  味道淡了点,鱼肉口感有点老,显然是过了火,虽然不够入味,至少已经熟透了,还可以吃,吴余夹了一只闷虾用手剥开虾壳吃,沈缙有些期待都看着他问:“这虾怎么样”

  吴余面不改色都点头:“挺好的”

  吴漾也尝了一只,细嚼慢咽着,心里说,这也叫还可以,腥味这么重,就算白水煮也没这么重的腥味吧,这小伙子是不是饿坏了吧,估计现在给他一碗臭豆腐他也说是香的。

  她没在嘴上攻击,尝了一口西红柿鸡蛋汤,她这个人就是奇怪,她不喜欢吃鸡蛋,但又喜欢和西红柿鸡蛋汤,煮面条的时候喜欢放鸡蛋,但鸡蛋她又从来都不吃。沈缙扒拉了两口饭,菜吃到嘴里才知道有多差强人意,皱眉道:“烧的不太好”

  吴漾一针见血道:“你烧好鱼没洗锅就烧这个虾,烧好虾不洗锅就煮烧汤,都串味了,没关系,还能凑合吃,你第一次做饭能做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心说,只要你不把厨房烧了怎样都好,她十三岁第一次做饭,米里没放水,把锅都烧坏了,学人家做蒸鱼,怕不熟蒸了二十多分钟,口感上简直能和猪肉堪比,味道也不好,倒给小狗吃,结果小狗就吃了鱼头。

  她的脚伤,没有半个月估计还好不了,于是先请了半个月的假,她没请示自己的直接上司于贞粟,直接给老孟总打电话,他老人家一听见她受伤,二话不说就批准了,还叫她好好养伤,要是不够再多请几天,她心想,走后门,有人罩着感觉也不错。

  沈缙发信息问她有没有人照顾,如果没有他帮我找个阿姨暂时照顾,吴漾不想麻烦他,就回他说让我男朋友来,他也没再回她了。

  受伤行动不利的几天里,吴漾深深感到举目无亲的可怜,在心理最脆弱的时候打电话给杜莫玄。

  打他电话的时候是晚上,可能他在娱乐所里,电话那头很吵,男人女人和歌声都传到电话里。

  吴漾难得对他撒娇声音故作娇媸:“莫玄,我的脚受伤了,不能走路了怎么办”

  他问:“怎么受伤的,这么严重”

  “走路扭到的”

  “这么不小心,你别总穿高跟鞋了,要不你回你叔叔家住段时间吧,有空我去看看你,只是最近我有点忙,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你好好养着”他的回答无懈可击,他说他忙,她也不能逼他呀。

  “我不要回去那里”

  他沉默了几秒不冷不热的说,“你不回去怎么办,谁来照顾你”

  吴漾听着心冷了下来,气得挂掉电话,不知道是他变了还是自己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但此刻,他的任何事情都比她重要得多。

  她绝望的闭上眼睛,夜渐渐的深了,而她闭着眼睛却睡不着,脑子里想的都是过去的种种,想起她们肆无忌惮的在路牵手谈恋爱,一起去看电影,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在周边游玩,每次杜莫玄送她回宿舍时都依依不舍的看着她上楼,直到她进宿舍关了门他才离开。

  她闭着眼睛半梦半醒的熬到天亮,熬到太阳升起,有人来敲门,她下床穿着鞋子一蹦一跳的去开门,路贠手里提着一些东西来,她有些惊讶,:“你怎么来这么早”

  “不早了,都九点多了”他看着吴漾金鸡独立的样连忙把东西放下把她背到沙发里放下才去把东西提进来,他们一起长大的,熟到不能再熟悉了,

  她对他的突然出现感到好奇,这地方他来统共不到四次:“你怎么来了”

  “我舅打电话给我说你请假养伤了,我就过来看看你,你这伤怎么弄的”

  “你舅怎么啥都跟你说”

  “那当然,从小他就疼我,还以为你是我女朋友呢”

  她闭着眼睛疲惫都靠在沙发上,眼睛下面的青筋被路贠发现了,“你昨晚没睡好吗?”

  “睡不着,闭着眼睛到天亮了”我说话都显得有气无力。

  “那你吃好早餐好好睡一觉,等你睡醒了我过来,带个人来暂时照顾你,你那半吊子男朋友这时候不是应该来照顾你吗,几天不见就一副憔悴的样子”

  路贠见过杜莫玄,杜莫玄面看生性潇洒,像个纨绔少爷,虽然对吴漾还算专情,说不上坏,但路贠就是横竖看他不顺眼了,而杜莫玄根本就没理会他。

  吴漾吃好经贠带来的香菇滑鸡粥,里面还特意加了虾仁,她洗漱好了就回去补觉,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精神也恢复了很多,没多久路贠就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是他酒吧里的服侍员,看起来年纪不大,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得五官清秀,一见到她就一脸微笑的跟她打招呼:“你好,我叫余清”

  吴漾也微笑:“你好请进,我叫吴漾,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

  这个叫余清的女孩很又勤快又机灵,一日三餐帮她买菜烧饭,还问她喜欢吃什么,吃不吃辣的,帮她洗碗洗衣服打扫卫生,她天天像地主婆似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余清就像个保姆一样忙进忙出的,说实在吴漾挺不好意思的,毕竟人家还比自己小几岁,不知道路贠给人家姑娘多少钱才这么尽心尽责。

  为了减轻自己的负罪感我很友好的跟她相处,吴漾无所事事的靠在单脚靠在门边上跟她闲聊,看她在切菜的时候手起刀落,速度很快,而且切出来的菜大小均匀。吴漾就好奇问问:“看你年纪不大,切菜的动作好熟练,你经常做饭吗?”

  余清眼明手快,立马放下手中的活搬来椅子扶着她坐下,又回去继续切菜一边和她说话:“我爸是开饭馆的,我从初中开始一有空就在店里帮忙,有时候我爸妈正忙的时候我也帮忙切切菜,切的多了就慢慢熟练了”

  她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干起活来这么利落,吴漾又看看她青葱般的年轻面孔,想起了一事,于是她问:“你应该才二十出头吧,你这年龄不是应该在读大学吗?怎么去了酒吧打工”

  余清坦然说:“我成绩不大好,就不想上了,我爸的生意大不如从前,我也就自己出来打工了,那漾姐你呢,你大学是学什么的”

  她漫不经心道:“我呀,学建筑的”

  “那你现在应该在建筑公司上班吧”

  “我在科技公司上班”

  “啊?这样啊”余清清淡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个很跳跃性的惊讶的表情,抬头看向她不解的问道:“你不是学建筑设计都吗,那你为什么不选专业对口的工作呢”

  吴漾苦涩的笑了笑:“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想喜欢做什么,也没什么远大理想,大概每个女孩小时候都梦寐以求拥有一座梦幻般的城堡,城堡里每一处都是自己喜欢的样子,我填选志愿的时候脑子一热就填了建筑设计,其实对这个兴趣不大,后来工作了,觉得只要能多挣点钱就行。”

  余清也笑了,“你说得也挺有道理的,就像很多小男孩,你问他长大以后想做什么,他们大多数都是同样的回答,就是当警察,因为警察叔叔在他们心目中永远都是神勇无比的英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