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第十三章 雨里相遇

和你共筑万里繁花 辛漫 4116 2019-05-13 18:07:31

  吴漾的父母这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父亲对吴漾没承担过多少责任,还在外地老树开花了,只是偶尔像心血来潮似的,高兴了就往叔叔账上寄点生活费。吴漾也认为他是拿钱去养他的情人了,就算是另组家庭,对吴漾来说其实也不会影响她什么,二十多年来有爸也像没爸一样,她对父爱母爱这东西一片空白,有没有都没关系。

  在吴漾脑海里,有无数双冷漠的眼睛,她从小就学会对人察言观色,或许她的心智比同龄人早熟,心里想的事也多,所以工作后她坚决独立自强搬出来单住,也许是叔叔他能看出她的心思,最后不舍交代几句:“你已经长大了,以后你还有自己的人生,搬出来就搬出来吧,不过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一个人住可要小心点,晚上睡觉记得把门窗锁好,可别大意了”

  最后给吴漾拿了六千块钱,怕她遇到困难可以用这钱应付一下,说这钱是她爸之前寄来的钱,除去开销还剩这些。

  吴漾其实不太想要,叔叔生活条件并不富裕,想把这钱留给他,但以他的性格他不会动用她爸留给她的钱,再说她一个女子单独在外生活身上装点钱防身叔叔也放心些。

  离开他们也没什么舍不得,吴漾一直觉得和他们生活的这么多年她至始至终都像个局外人,以前她多渴望快点长大快点挣钱过着无拘无束肆无忌惮的生活,但她是对叔叔怀着感激之情,感谢他对自己这些年的照顾和给予。

  四月的天变化无常,白天阳光明媚,下午五点吴漾下班从公司大楼出来就大雨倾盆,她纳闷了,既没带伞也难打车,走去坐地铁还要一段路,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雨才会停。她站在公司门口胡思乱想着,要是能在公司附近租房子住就好了,这样能节省很多时间,挺方便。

  叶修也刚好从公司走出来,看见吴漾还在门口避雨就站到她旁边跟我打招呼:“吴漾,你还没回去吗”

  她笑说:“是啊,这雨下得挺大的”

  吴漾眼睛一直在看着外面,雨下得太大了,这会谁都不好走,旁边还站着几个人。

  这时她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拿出手机接起来。

  看着手机闪烁着备注的号码吴漾就知道是婶婶打来的,她说她在单位里加班这会走不开让吴漾去接吴余放学,我当即答应了,不为别的,就为她在他们家白吃白住那么多年,他们但凡有要求于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得办了。

  吴漾正想着要不要开口让叶修送我去学校,在不经意回头的时候看见宁栩清从里面走出来,她把话又咽了回去。

  就这样,他们三个人就站在门口东聊一句西聊一句。

  雨小了他们先走了,吴漾看雨势也离开了,可天上还下着沥沥细雨,她顶着雨快步的走在马路上四处张望,希望有一辆出租车奇迹般的出现在面前,这雨天最不好打车,要么没有要么是有客,没一会她衣服头发鞋子都湿了,忽然一辆白色的宾利停在吴漾旁边,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去哪,我送你”

  想着那个项目,杜里桐出面,沈缙那么快就答应给乔屿投资,而自己找他谈了两次都避而不谈,现在对他也不用再捧着笑脸讨好了,她毫不领情的拒绝了:“不用,我现在去坐地铁”

  他车子停在马路上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吴漾看了他一眼就走了,身后的喇叭却不停的按着,像一道崔命符让我心焦得慌,我瞪了他一眼只好回过来钻进他的车。

  他唇微勾着,一脸得逞的笑意看着莫名戳心。

  他问:“去哪”

  “中心小学”

  “去接人吗?”

  “接我弟弟”

  “你还有一个弟弟?”

  “我堂弟”

  吴漾家里的事沈缙多少知道一点,但肯定不知道太多,当然不知道她还有个十岁的堂弟。

  吴和沈缙池到市中心小学的时候吴余穿着校服靠保安室的墙上打游戏,吴漾知道他爸妈对他厚予重望,还怕他不好好学习,不可能给他买游戏机的,他那鬼灵精怪的脑路,不知道是从哪个同学手里套取来的。

  “哪来的游戏机”他在玩恐龙快打游戏打得正入迷,吴漾已经走到他身后都还未察觉,突如其来的质问被把他惊得一抖,吴漾有点愧疚了。

  他淡定从容的都把游戏机关掉收进口袋,神色傲娇又冷酷,没跟吴漾说话也没正眼看她一下,分明是在给摆脸色看。

  十几天没见面也没惹到他,居然好端端的给摆脸色看,现在的小学生真傲娇,吴漾想了想,是不是上次他叫她去学校充当家长的身份应付他的班主任我没去所以记恨到现在。

  才十岁的小少年,但个头已经有一米五了,吴漾盯着他还算坚挺肩头背着沉重的书包,两手插着口袋一副六亲不认的样子,步伐疾快的朝着马路走,总觉得他骨子有一股傲劲。吴漾穿着细跟的高跟鞋,很快,就被甩在身后,她在后面叫住他,这家伙却听不见似的越走越快,她加快脚步跟上去,突然脚一扭,差点摔在地上,他惊得“啊”一声,一阵锥心的疼得她牙齿打哆嗦。

  吴余也被吓了一跳,急忙跑过来看:“你怎么了”

  “我脚扭到了,有点疼”实际是是很疼。

  对一个小孩说真话恐怕会把他给吓着了。

  吴余正惊慌失措的时候沈缙池走到吴漾面前问情况:“你怎么样了,还能走路吗?”

  吴余疑惑看着凭空出现的男人,吴漾什么也没解释,他也没问我。

  她牙齿哆嗦的说:“我脚扭到了。”

  声音带着颤抖,他看她脸色不对,不用想也知道很疼,不容迟疑弯下腰来拉着吴漾两只胳膊放在他肩上把她背起来,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他说:“看你伤的不轻,我送你去医院。”

  吴漾还挣扎抗拒着和他肢体接触,没好气道:“你放我下来,不用你背我,也不用你送我去医院,我可不想欠你人情”

  “你忘了老师以前教过我们,同学之间有困难要互相帮助”

  吴漾还记仇:“老师还教过,男同学不能欺负女同学呢”

  “那现在就当是我给你赔罪还来得及吧,如果还不够,这段时间估计你还不能走路不能干重活,我就去你家给你当牛做马,天天伺候你”

  吴漾噗嗤的一笑:“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你说要是让你女朋友看到你背我,我会不会被她当街撕了”我一时忘了前两天KTV门口目睹的画面,很不合时宜的说了一句。

  沈缙显然没在意,配合她开起玩笑:“若是被你男朋友看见我背着你,会不会冲过来把我揍到半死”

  吴漾默然,杜莫玄经常在外出差,十天半个月都见不上一面,想到上次不欢而散后就没有联系过,我她不禁惆怅起来。

  沈缙把吴漾放进车里,沉默的看着她的脚,这时吴漾也发现自己的脚腕又红又肿,他抬眸看向她,她也看着他。

  “你还是送我回家吧,去医院挺麻烦的,我以前也扭过一次,过几天就好了,说不定这次也没这么严重,回去养几天就好了呢”

  我实在不喜欢去医院折腾,一去医院就做这个检查那个检查的,没啥病也折腾的够呛。

  “我有朋友在医院,我跟他说一声会少了很多麻烦”

  我沉默了几秒,只好对他说了意思:“谢谢”

  在车上婶婶给我发了一条短信给我,我看了上面的内容只能微微叹息,转头对吴余说:“你爸在外出差过两天回来,你妈今晚加班到八点半,让你在我那吃饭,然后写作业,九点她再来接你”

  吴余眼前一亮,乐得终于得了一天的自由之身,眉开眼笑道:“好呀,那今天你带我去吃麦当劳,我要吃全家桶的,可乐要冰的,冰淇淋要草莓味的”

  “你妈让我给你煮面条吃就好,不让我带你在外面吃”

  “那你脚受伤了怎么给我煮”

  “你想让我瘸着腿带你去外面吃吗?”

  “可以叫外卖”

  “你放心,我就算瘸着也会给你煮面条的”

  吴余心如死灰的撅着嘴不搭理我,我想起了那个FC游戏机,又问他:“你那个游戏机哪来的”

  “不告诉你”他眼睛瞥在外面,傲娇的说。

  “如果是别人的,不管你怎么拿过来的,我建议你赶快还回去,毕竟是人家父母花钱买的”

  吴余还是顺了我的意思:“知道了”

  我不是那种爱唠叨的人,吴余犯点错他妈妈就训他个来回一百遍,我跟他好好讲道理,他多数会听进去的。

  他十岁的时候我十五岁,他还是个小奶包时我经常抱他,他哭的时候我哄着他,等他会走路了我就带着他去广场或公园玩,很多人都以为我是他亲姐。

  我们相差十岁,但我们的感情很好,我放假的时候,有他在我旁边叽叽喳喳也没那么无聊了,这小少年的脾气我有点捉摸不透,他有时候乖巧顺从我,有时候泼皮得让人头疼,可能每个人小时候都是这样的吧。从我记事开始,我顺从过谁,没有人对我寄予希望,没有人要求我好好学习考个名牌大学,我跟着自己的心走到了现在。

  沈缙池医院里有朋友,确定我的脚腕只是韧带扭伤没有脱臼,开了点消肿化瘀和一些搭配的治疗的药不到一个小时就出院了,沈缙池把我们送回家,住在三楼还没有电梯,他又背着我一步一步的爬上三楼,我心里还是别扭,不明白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友好,这么帮我,该不会是为了让我消除对他的仇恨吧,

  吴余跟着身后也许是良心不安,看到我伤到不能走路内疚不已向我道歉,“姐,对不起,都怪我把你害成这样”

  “我又没怪你,会好起来的,不过我劝你以后少在学校惹事,你又不敢找你妈,我可没那功夫去给你擦屁股”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装修简单却干净整洁,沈缙池把我小心翼翼把我放在沙发,我别扭的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他淡淡的说:“不用谢”

  来者是客,更何况我一直都在给人家添麻烦,想着怎么都应该给他倒杯热茶道谢的,只是现在形势所迫,我受伤的脚不能着地,哪也去不了,啥也干不了。

  “你渴吗?要喝水吗?”

  “我要喝饮料”吴余不问自答,他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没问你,要喝你自己去冰箱拿”

  “那你打算一蹦一跳的去给这位叔叔拿吗”

  吴漾有一拖鞋把这家伙拍死的冲动,她咋就没发现这混球这么嘴贫呢,“你喊错了,他跟我差不多大,不应该叫他叔叔”

  吴余把书包往沙发一扔,懒着身子往沙发一躺,他来这里几次,已经对这里的住处每一个家具摆放了如指掌,直接把这当成家了,沈缙池笑道:“我叫沈缙,跟你姐姐是老同学,你叫我哥也行”

  吴余两手枕着脑袋,嘴角含笑的看着沈缙,即使不说话也没有尴尬的感觉。

  他突然起来熟门熟路的朝着冰箱那里走,拿了两瓶绿茶回来,一瓶放在桌子上,另一瓶徒手拧开瓶面不改色地递给沈缙池。

  吴漾震惊的看着这过程,小小年纪力气不小哈。

  沈缙也赞许的看着他,接过饮料喝了一口,“力气挺大的”

  “那是因为我姐打开喝过的”

  吴漾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干嘛要拿喝过的给别人啊”

  沈缙也愣了一下,脸上却没有任何情绪,只是笑了笑云淡风轻的说:“没关系”

  “冰箱里就这两瓶水了,男人没你们女人那么矫情,”吴余彻很理所当然,把不要脸的本质发挥到极致,转头就对沈缙说:“缙哥,我在冰箱里看到西红柿和鸡蛋,你会做番茄炒蛋吗?我饿了!”

  吴漾彻底崩溃怒嚎:“吴余你给我滚去写作业去”

  吴余脸不红心不跳道,还是这么的心安理得义正言辞:“难道你想一瘸一蹦的给我做饭?我还小,我又不会做饭,再是玩火有风险,沈缙哥你说是吧。”

  沈缙点头:“你还是个小孩,我就这么把你们一伤一小的扔下饿肚子的确有点说不过去,我不介意留下给你们做饭,厨房在哪,你带我去吧,吴漾你休息一会,等我烧好饭叫你”

  吴漾还没来得及说不人就转身走了,只留下忐忑的她哑口无言。这男人该不会真打算的留下来给她当牛做马给我赔罪吧,还是决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